公务员:珍惜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五年走進大法修炼的,现将我在正法修炼中的一些心得,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珍惜机缘 家中多人得法修炼

二零一五年七月,我丈夫的弟媳(孩子的小婶)得了恶性脑肿瘤。出现这件事,肯定有我要修的因素,在多发正念否定旧势力迫害的同时,向内找出我有执着钱财、亲情等等的人心。面对这一魔难,我谨记自己是大法修炼者,以大法修炼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小婶住院期间,除悉心照顾、经济支持之外,就尽力给她同病房及来探望她的亲戚朋友讲大法真相、做三退。小婶在病发前已明真相并做了三退,但由于各人的因缘关系,虽然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她还是在昏迷四天后象睡着了一样安详的去世了。

小叔一家陷入经济困境,我第一个提出叫他们搬進我家居住,并负担所有的生活费用。我这个在大法弟子中很平常的举动,令丈夫、小叔、家里俩位老人、两个小姑姑及所有知道此事的亲戚朋友都感动,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是法轮功师父教我们要做一个“真、善、忍” 的好人,做一个为他人着想的好人,要谢就感谢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

知道大法的真相,小叔及侄子主动要求学法、炼功。这样,我们家成立了集体学法、炼功点,我们已通读《转法轮》三遍、五套功法全部学会,一般是学习一讲后就炼功。

丈夫是单位的邪党书记,以前曾强烈反对我学法修炼,现在他不论工作多忙,每晚都坚持学法后才休息。小侄子现在读大学二年级,他每次都是双盘腿恭敬的学法,他回校后都坚持学法炼功,还说找机会与好朋友讲真相呢。

有一天小叔说他原来住的房子很快就卖掉了,并卖了个心目中的好价格,还说接生意都很顺,谈一桩成一桩。我说这是修炼大法后的福份,叫他珍惜这个千载难逢的机缘,并做到无求而自得。面对家人有缘得法,我除时时提醒自己不要生欢喜心外,就带他们学法、炼功。现在家里两位老人也是每天都诚念“法轮大法好”,身体越来越好。俩个小姑的家人都明真相并做了三退。

家人有幸得法,我们深深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恩赐,唯有互相督促、共同精進实修。

二、信师信法 放下对女儿亲情的执着

在修炼大法前,我对女儿的情已是很重,只要她开心,我宁愿做牛做马,累的筋疲力尽也在所不惜。看到她不开心,自己比她更不开心;看到她痛苦,自己比她更痛苦,心情都是随她而起伏。其实,女儿性格开朗、乐于助人,各方面一直都是很优秀,根本不用我为她苦操心,只是放不下的亲情在搅扰着我。她在以前经常主动跟我串街走巷的发放真相资料,我开车时她就帮我将真相信投递到邮箱,还帮我写真相信封,即使在外地求学时也多次主动帮我寄真相信。

女儿在平时都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听师父讲法MP3,有时也看《转法轮》,但都是属于不精進的那种状态。见她带修不修的样子,我内心一直都很着急。在我修炼后,知道大法的美好,想让她学法修炼是我最大的愿望,带着对亲情的执着,总想千方百计想让她得法,甚至有时在与她说话的时候都用家长的强势压她,让她“听话”。其实在希望她能得法的背后,隐藏着狡猾的有求之心,隐藏着不可告人的、肮脏的人心:希望她修炼后有福报能找到好的工作、找到好的丈夫。见到她学法就开心,有时她不与我们一起学法,因知道不能强迫别人学法,虽然嘴上不说她,但心里总是不高兴,此时总被她带动着不能专心学法。还有将女儿当成自己的“私有物品”,有时说话一点都没有顾及她的感受,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大法修炼人,争斗心、好胜心全出来了。

师父说:“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1]当自己静下心来学法及向内找时,知道自己对女儿的亲情太重,甚至比常人还执着时,也知道多学法、多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强加与放大我对女儿亲情的执着。这样,在一段时间内,觉得对她没那么执着了,但有时又与师父、与大法讨价还价:我都放下对女儿的执着了,怎么她还没变“好”呀?怎么她还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呀?对常人美好生活的追求从未真正的在内心上放下过,只是把它埋藏得很深、很隐晦,把自己降到与常人一样的境界。

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说自己修好了,孩子都考上理想的学校、找到理想的工作单位等,我就羡慕的了不得,老是想着怎么我还未遇到这个好事呢?见到同事的女儿(是我女儿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通过考试進入我们单位,而女儿平时成绩也不比她差多少,怎么就没考上,心里很难过,妒嫉的了不得,更着急女儿的工作,就四处找朋友、熟人帮她介绍工作。

被旧势力钻了我对亲情执着的空子,女儿在我面前就表现出魔性,令我看到她这也不顺眼那也不顺眼,总想说她一顿。直到有一次女儿对我说:“正是因为你对我的关心,令我象被无形的锁锁住,有无法透气的感觉。”另一次与单位领导交流,领导很严肃的说:“孩子做不好,主要是父母的责任!是父母没有引导好、教育好。”当时我觉得很委屈、很没面子。女儿的现状,不正是我修炼不精進造成的吗?此时,师父说的:“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在我脑子里显现,我如梦初醒、泪流满面,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

知道要放下这个情,得从情中跳出来,当我真要放下时,才感觉是说不出来的苦。放不下对女儿亲情的执着,其实在内心隐藏着没有真正的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一个常人在邪恶的环境下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都使其归位,更何况女儿已接触了大法,她已得那么多的福报了,我怎么就执着人表面的东西呢?其实师父真的是时刻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每一位大法弟子,师父都是慈悲的给我们最好的安排。她有她的路,正如师父说的:“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

面对女儿的现状,被可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抓住我对女儿这个情的执着心,随意的放大、强加给我,法理都知道,但就是不能放下,或者是思想业力在挡着不愿放下。不放下这个情,怎么修?怎么跟师父回家?怎么完成史前大愿?我醒悟,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求师父法身的加持,清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彻底放下对女儿亲情的执着!精進实修!

三、坚定实修 放淡对名利的追求

由于以前参加单位的竞争上岗,自己没按大法的标准做,过后懊恼不已。这一次又進行选拔领导干部了,这对于我来说既是机会也是考验,因为年龄问题,是最后一次参加选拔的机会,考验就是我不能象以往的竞岗时用常人的做法去请客送礼走后门拉关系。在方案未下发之前,我想:如果要走报名、考试、竞争演讲等程序,除非是我一个人符合条件,否则我就不参与了,不想与人争。方案下来了,不用个人报名,是将符合条件的三十多人列名单進行民主推荐。

有关心我的同事跟我说要往上找人帮,要去跑关系,往下打电话给同事们拉票,还劝说现在都是这样的了,别不好意思,这是你最后一次参加竞岗了,就搏一下。我听后内心很平静,不为其所动,没有打电话叫人帮忙,我知道师父说的:“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最后,在民主推荐测评中,我的得票数最高,我悟到是按师父说的做个“真、善、忍”的好人,才得到同事的高度认可和支持。

还有,我知道修炼大法不能喝酒,以前就是怕领导批评,在喝酒这个问题上自己放松了要求,有时实在拒绝不了,就找借口认为喝一点儿问题不大,不想扫兴,就应付着喝一点。其实是怕领导对自己有看法,实质是隐藏着求名的执着心。在近期的一次接待时,新来当一把手的领导几次都叫我与客人饮酒,我都是委婉的以茶代酒。新领导觉得我不支持他、不尊重他、不给他面子,就生气的说“要想当领导一定要能喝酒的!不能喝酒怎么当领导呢?形式上喝一点也行!”一同進餐的同事觉得在我竞岗的关键时刻不听领导的话,这会对我不利,都在起哄想叫我把酒喝下,坐在旁边的同事扯我服装,示意我要给领导面子。当时我内心很坚定:如果一定要喝下这酒才当领导的话,我宁愿放弃当这个领导!我是大法修炼的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就不慌不忙的站起来对他们说:在以前喝一点儿酒自己身体都不适了,许多时候都是碰碰杯而没有真喝,我觉得这也是骗人不道德的行为,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我确实因为自身的情况不能喝,请领导体谅!然后以茶代酒主动将一大杯茶水喝了,好让领导有台阶下。

领导缓下来了,象没事的笑着说“好!好!没关系!没关系!不能喝没关系,就喝茶吧”!等客人散去后,最后领导对我说“你干工作什么都好,就是不喝酒这个不好。”我知道领导原谅我了,其实是师父慈悲的帮我过了这一关。再以后就堂堂正正的不喝酒了,有时领导还帮我解围呢。

四、利用工作之便 广传大法真相救世人

我是单位的中层干部,外出开会、学习的机会较多,所以我平时上班的手提包都装有护身符、光盘等真相资料,利用这个工作的便利,救度我所遇到的有缘人。在工作上所遇到的人,有的是先寄信,然后再当面讲;有的是当面讲若讲不通就再寄信,这样结合着做,效果很好,能真正的让人明真相从而得救。除了给全市所有部门的负责人及本单位所有人员邮寄真相信外,还将他们的移动电话号码、传真电话及电子邮箱发到明慧网,让海外的同修帮忙打真相电话。

在平时出差坐车过程中,见到广告牌上的电话也收集起来,别人递来的名片也好好收集,整理电话号码,为的是能打真相电话用。我悟到所有的事情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我在这个职位,就是要我救度这一阶层的众生。有一次上级领导来调研,在陪同進餐时,无意听到领导耳语,说最近上级下秘密通知,要求严查修炼法轮功人员,我听后当即发正念让这个通知作废,不要让不明真相的领导造业。回家连夜给每位上级领导写真相信,并赶紧将信件寄出。后来这个事不了了之,这是师父帮我们清除了这一假相。只要我们时时在法上,只是动动嘴、跑跑腿,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做。

二零一五年诉江后,顿感解体了自身的败物,象脱了一层厚厚的壳。但过了一段时间看到明慧网上同修说有当地派出所的人员上门核实起诉信时,我的怕心出来了:我们是真名起诉的,是未被公开的大法弟子,并且是现职公务员,况且这段时间是我竞岗考察阶段。人心返出来了,我就发正念坚定铲除邪恶的因素。我们是按事实起诉大魔头,《宪法》给予我们这个权利,任何人不得剥夺,我们只是想堂堂正正的做个“真、善、忍”的好人,要求能有宽松、公开的环境学法、炼功,并且将大法真相告诉不明真相的公检法人员。我们起诉他是对的,又不是做坏事怎么会怕呢!当自己正念强时,自身立即充满了正的能量。

能有幸得宇宙大法、并能随师助师正法,这是何等的荣耀?修炼这么多年,我还有许多不足之处,有些执着心都埋在心里,隐藏得很深,从现在开始我要更加严肃正视这些人心,出来一个灭一个。我们只有用大法来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以无比坚信的正念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清除一切“不信法”的因素,就能跟上正法的進程。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3] 作为大法弟子,就要听师父的话,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