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今生修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我这一生不说九死一生,至少也是三生再生。母亲节育后奇迹般生下我后再也没生育了。五岁时贪玩被山洪冲走一公里多,在水中淹死一二十分钟,期间数人冒死相救却差点也被洪水卷走而被迫放弃,在快被冲到坝下时被一路人顺手捞起,在没有心跳的情况下又神迹般苏醒。从此各种疾病缠身,中学又差点被胃出血痢疾与肺结核出血要了命。

我在武术与各种气功中寻找祛病健身的方法,進入大学后,感觉到象牙塔不是想象中的纯洁,考上大学也不是我人生的终极目标,于是又在各种学说与中西方宗教中寻找人生的真谛与宇宙的终极,到寺庙道观寻道问佛,可都没找到理想的答案。

一九九四年在大学图书馆里,我突然看到一本气功杂志上登了一则很短的消息:讲李洪志师尊将在广州举办国内最后一场讲法班,以传度有缘之士。“传度有缘之士”——当时我心中一震,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马上就想报名参加。回到宿舍问一个经常来往广州的一位学长,到广州来回加一周的食宿费用是多少?他讲大概是千元左右。我一听呆了,那是我一学期的全部费用,我不敢向父母再伸手要钱以增加父母的负担,只好忍痛取消了去广州的计划。

可师父没有放弃我,通过种种机缘又让我重结法缘。九五年下半年,我上铺的兄弟陪女友回家,在火车上遇到一个老年妇女向她介绍法轮大法并赠给她一本《法轮功》,女友不看,他闲来无事拿来顺手放在铺盖上。我下午实习回来一看他铺盖上有一本气功书,我拿来一看,翻开第一页就放不下来了,一个下午看完《法轮功》这本书,当时我高兴得有哭有笑又流泪,还蹦起三尺高。太好了,这就是我一生中要找的佛法,书中解答了我在各种宗教各种学说与气功中想明白而不得其解的疑问,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我当时就知道我今后的生命有意义了。可惜室友的女友听我讲这是一本宝书后,她要把书给她患肝炎的弟弟看,我只好还给她。

还好,有位老年同修留下了她的通信地址,我立马给素未谋面的同修写信,一个月后才收到她回信。师父为了我得法,确实费了多少我们无法知道的心血。同修留的是她在外地医院工作的女儿的通信地址,平时半年不去女儿那里的她居然一个月后去看她女儿,她回信要我与广州同修联系,终于在阴历十月份收到了广州同修邮来的《转法轮》与《法轮功》。我当晚照书上动作炼功,毕竟自学动作还很不规范,手印都打错了,但师父还是在短短一个月内给我净化了身体。

在大学期间,我强烈的想把如此珍贵的大法与大学师生分享,《转法轮》一看完我就写了一封介绍信和《转法轮》一起呈给大学的工会主席,可工会主席不相信世上有如此好事。我毕业时,大法还未在我大学洪扬开来。

毕业后,当时我虽还是自己修炼,对法的理解也很浅薄,动作也没纠正,但我就想把这伟大的法介绍给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我在工作单位的岗位一定,我就骑着辆破单车一个大型厂矿一个大型厂矿的找工会主席组织洪法,把免费教功的大字报贴在一些小区。后来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我市的第一个炼功点就在一个大型厂矿成立。大法在我工作的这座城市很快的洪扬开来,几个从外地学法归来的同修闻讯加入洪法的队伍中,并成为洪法的骨干。

在大法中开智开慧

我只付出了一滴汗水,师父却给了我无数倍的奖励。我从小学到大学,智力不是那种在班上拔尖的人,尤其是强制记忆力不行。对知识的领悟总像隔了一层薄纱,从小又怵考,平时会作的题目一到考场又不会做了。所以高考前失眠,高考考得很不理想,没考自己理想的学校与专业。后来我悟到,我考到这所学校,实质是师父费尽心血的让我辗转得法。

工作后的第二年,我听从同事的劝告和他一起参加全国律师考试(现在的司法考试)。我大学的专业与法律粘不上半点边,当时的律师考试须一年一次性全部通过方可取得资格(现是五年内全部通过有效)。从报名到考试不到四个月时间,我必须把近二十本几十斤重的书熟练掌握并熟记一些重要的法律条文,最难的是思维方式要从世俗的角度转变到法律的角度,对于一个从未参加过系统法律培训的人来讲是有点难度。那时师父排除了我心中的杂念,看书学习时我心如止水,能长时间全身心的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与繁重的记忆中。高中时我怕的是需要机械记忆的文史类,想不到修炼不到二年,我就能轻松应付这种繁重的记忆性学习。短短不到四个月,我将所有的教材和法律法规仔细的学习了二遍,并作一遍历年的考试题。考试结果出来后,我仅因案例分析分数较低导致总分差几分未能通过。虽未通过,可我的表现令那些考生感到惊讶,一我不是法学专业,二是从未参加任何考前专业培训,第一次考试就能考得如此好。几年后我遇到一个在北京从事律师行业的亲戚,年收入百多万。他是学法学专业的,还专门在北京参加了3次培训,到第四年才一次性通过。后来碰到一位打过官司的同修,他讲我不适合当律师,那是一个吃了原告吃被告黑白通吃的行业,要我别考了。故第二年我没报考了。现在我才感到后悔,那是我学法不深的表现,如果我继续考试,我很可能会取得律师资格,那在目前大法弟子被迫害期间对同修提供法律上的援助是有多大的意义啊!

九九年后,我被迫离开了我工作的城市到外地谋生。我被介绍到一个建筑工地学施工,这也是一个与我专业风牛马不相及的领域。教我的师傅是个有几十年实践经验但无文化的老工人,他只能教我实践操作方法而不能讲解理论依据,而那一段时间,师尊把我的大脑打开,常人师傅教我一点东西后,我只要回到办公室仔细看看图纸和查找一下资料,我就明白其中的道理,并且能触类旁通。一年后就能独立工作。老板虽是熟人,又知道我是因修大法才背井离乡,但一年从头到尾以我是学徒为由,中间不发一次工资,只是在过年时才给我二千元。当时那座城市的建筑工地刚实施监理制度,我那时的想法很简单,我若考上监理工程师,就有一份稳定的收入,那就不要每天吃完一块钱早餐后就想着中餐如何解决(工地那时不包中饭),那几年我没买过一件衣服,唯一买的是一双定制的皮鞋,为了能在工地穿上一二年而不坏,特要皮匠用汽车轮胎作底,用硬牛皮作面,结果因底太硬,脚底和脚跟被磨出厚厚的茧,一摸就痛。这双鞋一直穿到离开工地。

报考国家注册监理工程师后拿到家人寄来的书时,离考试只有三个月的时间,看第一遍书时,感觉是在云里雾里。这才知道工地上学得那点东西是九牛一毛。

当时白天我要在工地施工,只有在空闲时才抓紧时间看书,水泥搅拌机就在我办公室旁边,又吵又灰尘满天。三个月我看了三遍书。五月份到省城考试,考完后没一点把握。八月份出成绩,家人告诉我一次性通过,我都不敢相信,本市一些和我一起参加考试的考生都不相信我会一次通过,他们中都是科班出身,有的一直从事这行业,大部份人都花了几千元参加了考前培训。那年本省通过率没超过10%。当他们都赞扬我聪明时,只有我自己心中最清楚,若没有师尊开启我的智慧,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第一次就通过的。

二年后,我又参加了另外一种国家注册工程师考试,这次考试的准备工作和前一次不同,我一个人不仅白天要上班,有时晚上还要加通宵夜班,只不过办公室的环境安静多了。这种资格考试涉及的专业知识与知识面更广更深,计算量很大。当时我们城市有上百人去省城参加考试,有人考完第一科就放弃回家了,由于计算量太大,能全部完卷的寥寥无几。当然我又是一次性通过。

上面我说出来的事情,不是要证明我如何的聪明,正好相反,从小到大,在同学与兄弟姐妹中,我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一切是伟大的师尊给我开启了智慧。后来听到赞扬声多了,有点飘飘然,又参加了一种国家注册资格考试,其实这一次考试比前面三次都要容易,但因用心不纯,有种想证明自己确实聪明的心在里面,结果可想而知,四门全都没通过。失败后才深深体悟到,这一切,我九死一生得到大法,我的开智开慧,都是师尊给予。没有了师尊的呵护,就没有我的一切。

同事都要和我共事

我到新工作单位后,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人做事,我虽达不到无私无我,但总是先他后我。在利益上我总是先考虑下面同事的利益,十年来的评优我都是让给一线的下属,考核时的业绩我也都讲是下属同事创新的,我在团队中只起一个协调作用,团队的年终奖我要么是平分要么我不参与分奖。省市進行检查时,我总是以一个项目负责人的名义一个人承担责任,不像某些负责人把责任推到下属员工身上。同事们也都知道我是一个因修大法才下岗到此工作的人,从为人处事风格上,他们也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的体现。同事都愿意和我共事,有些同事还想方设法要调到我的团队来。就是公司领导层也多次在公开与私下的场合对员工讲跟我共事是最好相处的。

在项目的管理上,我也总是先站在对方单位的角度考虑,这件事站在对方单位的利益角度上能不能接受。我也总在各种协调会上希望大家都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下,这样问题就会比较顺利的解决。这样一来,在这座城市的这一领域中,有几个单位就指名要我本人来進行项目管理。

我自己明白,我离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也深深的体会到师尊对弟子们的洪大慈悲呵护!没有师尊的呵护,就没有我现在的一切—包括生命!

在此叩拜师尊!也感谢所有同修的无私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