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生死关 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七岁,一九九七年十月有幸得法修炼。在十九年的修炼历程中,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才走到今天。是师父看护着我,保护着我,我才闯过了关关难难。我把我自己所经历的两次生死关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一九九八年正月十五日,我和女儿回乡下看她外婆,在桥头下车过公路时,突然一辆摩托车从桥上直开过来,把我撞个仰面朝天。当时觉得头被撞开了似的,我抬起头用手一摸没包、没血的。这时我想到我是修炼人,有师父保护,就说了一句:“没事。”摩托车司机一听没事,马上开车跑了。

这时女儿回头看我在公路上躺着,不知是怎么回事。我说没事,叫女儿一人去看外婆。女儿也以为没事,就独自乘车走了。我慢慢起来,走到桥头等返回家的车,客车来了,上车时才知道左脚痛的抬不起来,脑袋也胀得难受,很吃力的拉着门把儿才上去。我家住四楼,我用右脚一步一步往上爬,回家洗漱好就上床了。一睡下去就起不来,翻身也难,突然又咳嗽不止,很费劲的起来上厕所才发现,腰痛得蹲不下去,下去了又起不来,觉得地都在动。我想不管怎么严重,必须起来看书学法,可是看书上的字迹是模糊的,头是胀胀的,我拿着《精進要旨》求师父:“我这个样子怎么学法炼功啊?”这一念一出,眼睛也好使了,头也不那么胀了,能看书学法了。几天背了《精進要旨》里的好几篇经文,五套功法只有第四套炼不了,下不去,也起不来,打坐由单盘能双盘半小时了。第六天女儿回来看我在床上,她也上床陪着我,讲了回乡的情况,我想坐起来,神奇出现了,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大法轮在天花板下,对着床旋转的非常快,围绕着床呈圆形旋转,好象我和女儿都装在里面转,我倒下头,眨眼法轮就没有了。我马上起床,什么不好的状态都没有了,身体完全恢复了。这时我想起师父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1]师父让我还了一条命债,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当时在桥头我就被摩托车压死了。那时我刚得法才四个月,无限的感激师父,心中就定下“永远跟着师父走”的誓言。

第二次是二零一五年十月的一天,我身体突然不舒服,嚼不下东西,嘴里象贴了层东西似的,难受的感觉是用语言都无法表达的,吃什么都怪味难吃,咽不下,只能喝水,炼功手发抖无力,同修轮流来帮我发正念,两周只吃了半斤米,强行喝了几小盒酸乳,说话都费力,读书学法,睡魔就来干扰我打瞌睡。我明白这是旧势力在害我,把我往死里拽,忽然想到师父要我们遇事向内找,我回顾这十几年来风雨历程,找了一大堆人心:争斗心、自满心、安逸心、埋怨心……虽然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从没落下,十几年来都是面对面的讲真相,觉得比有的同修做的好,别人不做的,叫我去做,我也去做,自满的心一出,带着人心做事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太可怕了。我忙在师父的法像面前认错:没记住师父的教诲,没静心的学好法造成的。当天中午睡午觉时,梦中看到一双手将我脑壳打开抠出一砣灰色的东西,往脑壳后丢了,还说了一句,左边还有一棵,我用左手把它拿出,对着就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就醒了,我悟到是师父将我脑袋里面的黑色物质拿掉了,我对自己说:脑袋里面是空的,只能装法,什么坏东西都不准進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神奇出现了:我看到整个室内都是柔和透亮的光,几间屋都是一样,下床时身体轻飘飘的,象脚没沾地似的,身体在原地转了两圈,打开窗户看到天上晴空万里,天清体透的景象,看到楼下有二、三层楼高,由橙红色方块搭成的梯形台阶,很好看,转身再看室内还是那么清晰明亮,身体非常舒服,人也有精神了,也能正常吃东西了,一切不适的症状全都消失了。

我的生命是师父给予的,师父的洪恩弟子无以回报,唯有精進实修,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理智多救人,走好最后回家的路。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