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两个月后发生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年初,我婆婆有病,上城里的大姑姐家住了一段时间。一天,婆婆回来了,我就走出门迎接她,说:妈回来了?病好了?俺老婆婆说:俺没病,俺是炼功人可没有病。当时听的我挺惊讶的,怎么叫炼功人没有病?我说你怎么没有病呢?婆婆進屋就说了她在城里修炼法轮功了。

当天晚上,婆婆就跟我姑婆炼功、炼抱轮,然后她就把从俺大姑姐家拿回的录音机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当时我也跟着听了一些觉得挺好。婆婆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却没看,放一边了。

一、大法改变了我的身心

先说说俺家的情况:俺家丈夫哥们三个,丈夫是老大。老公公和老婆婆在三小叔子家住的时候本想在他家养老,所以把家产(除了房子)都给老三了。但是老公公去世后还让我们摊钱,我家很穷,啥都没有,但我想摊就摊吧,谁都有老的时候,我没有钱,我借钱拿的丧葬费。

老公公不在了,婆婆就非要上我家来,这老二媳妇也让老太太上她家,老太太不去,老太太离开了三小叔子家媳妇也不乐意,原因是老婆婆原来有个房,卖了五千块钱。这老婆婆非要上我家来,俩妯娌觉得我图这个钱,说我占便宜了,我们在一起一干活,这妯娌俩就用话老磕嗒(方言:刺激人的话)我,一磕嗒我真是受不了,就哭啊。有一天她们在地里欺负我都承受不了了,回家坐那就哭,就这么的我的心情就不好。

现在看老婆婆修大法了,当时我就有这一念:我想要炼功也行啊,要炼功学这个法我不就啥也不想了吗?她们欺负我这事也就不想了。结果我就把《转法轮》这本书拿起来了。婆婆说,看书时候得盘腿,对师父和大法要敬。我就上我家西屋去学去了,不能双盘我就单盘,学了就知道大法好。

等我炼功到第五、六天的时候,一打坐的时候, 我这个左胳膊一变掌,师父就给我用力推了两下,非常明显,当时我就不知怎么眼泪哗哗往下掉,我说这不就是师父在救人吗?以后就按师父讲的不打人、不骂人(因以前我跟丈夫总打仗,好骂人,张口就骂,举手就打),按照这个法去做。

炼到第十天抱轮时,头顶上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还用手抓呢,我还抬头看以为棚杆上搭的手巾掉在我头上了呢,一看没有东西。原来我头顶上有个疮,不知道一个啥东西转、转、转……炼完功我一摸脑袋这疮,没了!

就这么,我就一直炼功、学法,按师父讲的真、善、忍去做人,不知道啥时候我身上的病就都没有了。因为我曾有胃窦炎,常年不能喝凉水,不能吃硬的。抱轮时不管脚帮子怎么疼,但我知道那是业力,就一动不动挺着。有一天抱轮我的胃就“咯噔”一下可疼可疼了,那我也不放手继续炼功,也不想怎么样,炼完了这胃就好了。

我还有三叉神经疼,有阑尾炎和结肠炎,脑血管堵塞,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每天睡到半夜一醒,就半边脑袋发木,用手指抠都没有知觉不疼,半边嘴唇用牙咬没有知觉,左手也没有知觉,每天晚上都那样,我也不吱声,因为家穷也不能去治,就这样挺着也不说。肠炎严重了就不是好病了,每到吃饭时给我愁的不像样,一吃完饭紧忙往厕所跑,有时候不等吃完饭,撂下筷就往厕所跑。我性格刚强,从来不说我这些毛病。我刚开始炼功时,并不是因为身体有病,是因为我心情不好,没想到我炼功后这些病都好了,没病了,无病一身轻,大法真神奇啊,真就是这样啊!

到这我才明白了为什么老婆婆非要到我家,是师父通过她让我得法啊!

我和婆婆都炼功学法后,心里可敞亮了,我也不跟妯娌她们争了,兄弟媳妇再说啥我也不放在心上了,说就说了呗!有这个大法,这法说的这么好,她们说的那个根本就不是事了。

二、师父救了我儿的命

我开始修炼那年的五月,家家都种地,没有农药灭草,得耘(铲)地,用农用四轮车铲地,人手少了不行,我家没办法就得用孩子。当时俺家俩孩子:一个十一岁的,一个九岁的,一天我就早早把他们叫醒了,我们一家四口不顾洗脸、梳头的先上地铲地去,等回来的时候再吃饭让孩子上学。

那年我家种了四垧地,俺家借个四轮子车和耘锄(当时俺家还没有四轮子车和耘锄),耘锄(车拉的锄头)得需要用人扶着,一次耘两根垄。当我们耘地到最后一块地剩最后五根垄时,我用手工锄铲一根,当我铲出一百多米远时,他们爷仨用车一个来回四根垄就要干完到地头了,当时是儿子(九岁)把着方向盘,他爸和十一岁的女儿扶耘锄。没想到这时出事了:

我在地里正铲地,我姑娘就在后面招呼我,说:妈呀妈呀,我老弟让车碰了!这句话我没听清楚,她又招呼一遍,我想孩子喊啥呢?等我回头的时候,一看车在那停着呢,丈夫在那离车十来根垄远的地方,在那坐着呢!我就没看见俺家那个小子,就只看我姑娘在那站着喊我,我不知道喊啥,我想肯定有事,我就往回走,快要走到跟前的时候就看我丈夫,在四轮车底下掏啥呢,这一看把孩子拽出来了,

当时我也没害怕,我到跟前一看俺家小子就滴流当啷的,再看孩子脸不是色。我丈夫就把孩子拽一边去了,我把孩子衣服解开看看,身上也没有车轱辘印也没有血印子,但这孩子就是不醒,身体软软的。我就问咋轧的?我丈夫就后悔说:不如不领孩子来了,这不还得个万八千的,整不好孩子就残废了,这人命都没了。当时我就没害怕,我当时就悟到孩子他就是有这个劫难,我想儿子肯定没事!丈夫说:我回家,我赶紧回家上附近的村屯拍片子(我村不能拍)。他们爷仨开车就走了,我又回到地里,我就合十,我想大法一定能救我儿子,当时还不知道想师父,我就继续铲这根垄。他们爷仨回到家跟我老婆婆一说,婆婆也没动心,老婆婆正炼功抱轮呢。

结果我丈夫领孩子拍片子一看,等我回来一问,说啥事没有。我问这个车是怎么碰的这个孩子呢?丈夫说:车要到地头了孩子他要下车,车还走着,他这一下车没下好,车就把孩子给轧了,孩子一下的时候,脑袋向外,脚在里面,横在垄上趴那了,孩子的腰部正好在两个垄上腾空的,四轮车后轮就轧过去了,车后拉的耘锄车轮也在孩子的腰上轧过去的,这种情况最容易把腰轧折,那才九岁的孩子。

后来我就出门给村民说、跟学校校长说:孩子在地里让车碰了没事,是大法救了。校长他说真的吗?我说真的。

下午孩子胯骨还是疼,疼我也是没动心,没事儿,我意思不让他们到县里去看,我丈夫不放心,又领孩子到县里,他大姑也在县里住,大姑姐和大姑姐夫也修炼大法,也说没事。丈夫就不信,把孩子整到医院,又拍片子看又啥事没有。晚上,大姑姐和大姑姐夫就把孩子领到学法小组,给师父行个礼谢谢师父的保护,第二天就回家了,回家就好了,啥事都没有,你说这不是大法神奇吗!

从那以后,我丈夫可相信大法了,他亲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后来他也修炼了。

以上是我修炼两个月就出现大法神奇的事,我永远忘不了的,刻骨铭心。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