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修大法十八年,如果没有师父的看护,我走不到今天。自己就遇到生命危险的事情来说,记得清的就有三次:

第一次是我开车与后面的大货车躲顺了,我左他左、我右他右,大货车直冲我来;

第二次是在高速路上,我在快车道上正常快速行驶,前面一辆大货车突然甩头冲向我行驶的车道,我边按喇叭边急刹车,好像是司机打盹货车失控了。

这两次要是没有师父的看护后果不堪设想,而我却有惊无险。

最近这次应该最严重的一次,虽过去二十多天了,想起还惊魂未定。如果没有师父的搭救,我很可能以常人所谓的“猝死”的形式失去肉身。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晨炼,头顶抱轮的时候,开始肚子隐隐作痛,还以为是昨晚吃干萝卜咸菜里的辣椒辣的,我没在意继续炼,在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很快、马上整个身体到处难受,浑身无力,要瘫痪一样,象虚脱?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说不清哪里不舒服,大脑(很清醒)马上有一种恐惧感:坏了、完了、抗不过去了、没救了!很快很快,也就是几十秒的时间,手举不动了,腿站不住了,喘着粗气,整个人就要完了!

这时,我嘴里发出微弱的气息:“师父救我 师父救我”,整个过程头脑是很清醒的。求师父救我后,很快感觉最难受的时刻过去了,还是很难受,但没有倒下,没有刚刚的恐惧感,这时候炼功音乐还响着,我心里还想:先把音乐暂停,上趟厕所回来再接着炼。

厕所窗子开着温度与外边一样冷,我蹲在里边汗水从额头上一个劲的向下滴,大约十分钟后回来接着炼完了其它几套功法,炼完功后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现在回想我遇到的这种情况,应该就是常人遇到的“猝死”那种状态,感觉就是当时身边即使有好多人也没有用,谁也救不了,实在是太快太猛了。

双手合十,再次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