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我是在二零零六年八月份由妹妹介绍开始修大法的。一开始看书,不入心,有的字还不认识,好几天也看不上一讲,也不知道向内找,也不知道悟,人心也多,就这样师父还管着我。过一段时间,我炼功抱轮的时候,就感觉要上吐下泻。我把五套功法坚持炼完,就躺一会,儿媳叫我吃饭,我往起下地的时候就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从来就没有过那么轻松,我心里想这大法太神奇了。

二零零八年春天种地的时候,我就开始牙疼,这牙疼得都不能吃饭,还得下地干活,儿媳给我买药,我说你放那吧。儿媳走后我就把药扔了,我就想,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消业呢,没事。我就坚定信师信法的这一念,到半个月那天就不疼了,一直到今天都没疼过,我知道是师父替我化解了呀!

在二零一一年腊月二十四那天,我和妹妹去看瘫痪母亲,到商店给父母买点吃的,一出商店门,就摔了个大跟头,当时摔得觉得胯骨都要碎了,大腿根的筋都要蹦出来了,疼的我起不来了。妹妹说,大姐能起来吗?我说能!“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真的起来了!

一瘸一拐去车站找车,走在马路中间时又摔倒了,这回起不来了,妹妹把我架起来,说大姐还能走吗?我说有师在有法在,能走,我就一步一步挪到了车站上了车,到我妈家勉强下车,又挪到了屋里,上炕时我腿都拿不上去了,妹妹把我腿搬上炕的。

到晚上,我和妹妹还拿了四五十个小册子得去救人去呢,妹妹说大姐你别去了,我自己去。我说:不行,我跟你去。妹妹说你能走吗?我说能走,我真的一瘸一拐的去发了,在发的时候腿不那么疼了,走了两条街发完了,回来的时候腿能上炕了。到了第二天我的腿还不能走,我知道我修炼有漏,这个漏还不小。

到了晚上,我说:师父呀,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七了,我得回家呀,家里还一摊事呢。因我丈夫去的早,我还有四个孩子需要照顾,也不能让常人看见我学大法的怎么这样一瘸一拐的,我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说完我就躺下了,早晨起来,我往地上一站,我敢走了,不瘸了,还稍微有点痛,我高兴的跟我兄弟说,大法太神奇了,要是常人就得上医院了,我今天要是没有师父保护我也说不上啥样了,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回家以后什么事都没有了,都是师父替我化解了冤怨。

二零一二年春天种地的时候,我跟孩子上山,一条腿就不好使了,持续二十多分钟才缓过劲儿,种地时学法少人心多,也没注意,让魔钻了空子,早晨起来炼功时,自己半个身子不好使,我心里想依着炕沿我也要把功炼完。炼完功后,我坐在炕沿上时,我们家西屋住着邻居过来说:婶你给我看会儿孩子。我说我可能看不了了。他说婶你嘴歪了,快去告诉我二哥去。

过了一会,儿子把车叫来,儿媳就往地上拽我,哭着说不行快上医院,我就往炕里去,没挣过孩子,上了车到了医院,医生说是脑梗,就住院了,吃饭喝水都顺着嘴角往下流,上厕所都得俩个人搀扶。就是这样我也没害怕,心想我有师父在,有法在就没事。到了第二天,同修们来看我,同修说大姐你的空间场都给你清理了,就看你的了。我感谢同修的鼓励和加持,心想这全是假的,我自己没把握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不承认的,我们绝不能承认,我一定能闯过去。我就让孩子把我的书和P5拿来,打针时我就听法,打完针我就学法,什么都不想,把心都放下,学法听法到了第五天,我就能自己下地上厕所了。师父说:“得了脑血栓哪能这么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会动了?回过头来他说学法轮大法学的,使他出偏了。他没有想一想,脑血栓这么快就好了?今天他要不学法轮大法,一个跟头栽下去,说不定就死在那里了,也许永远瘫痪下去,真的得脑血栓了。”[1]就这样住了九天就出院了,在这九天里我在医院讲真相还救了十多人呢。出院到亲家扎了几天点滴,我就想这也不对呀,我这不走了旧势力的路了吗?我得走我师父安排的路,这样我就去找同修,那时候我多么想见同修啊。

到了同修家,同修就放出《师父牵着我的手》的歌曲,我的泪止不住的流,哭成了泪人,到了晚上和同修们切磋一会就睡了,这一夜顺着嘴往出跑焦皮的臭味,排了一宿,我知道这是我住院打针的毒,这是恩师都给我排出去了,吃完早饭我就跟同修说我要回家。同修说姐,你能走吗?我说能。车站离同修家三里多路,我自己走到了车站回了家,把孩子给我买的四百多元的药都扔了,一切恢复正常,一直到今天我再也没吃过一片药。我们村里有个跟我前后得的病,到了冬天他就死了,我今天能健健康康的活着,还有这么好的身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记不清是哪年了,就记得是插秧时,突然脚脖子肿了个大包,象个馒头似的,我就用手抚摸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第二天晚上干完活回来肿的更大了,我没动心,用手抚摸着喊了一夜“大法好”,到了早晨起床一看包没了,一切正常,大法的神奇,大法的超常用人间的语言是表达不了的。

二零一五年腊月二十三,我去楼道里往墙上印控告江泽民,我一上楼,楼上下来人了,由于着急怕心也出来,印完了,往外走不小心一脚踩空了,我就感觉脚背疼,我急忙用手按按,打车就回家了,心想这是我怕心出来了,让邪恶钻了空子,我心里发着正念,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我的腿脚是救众生的,求师父加持我。这时孩子看见了,要让我上医院看看,再开点药,我说不用,明天就能好。

就这样我发着正念,念着大法好睡着了。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包没了,肿也消了,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