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否定旧势力 师父说了算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年近八旬。二零一四年四月我被绑架后关到地区洗脑班。

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邪恶的环境下,内外干扰很大,脑子乱七八糟,想背法,啥也想不起来了。突然“真、善、忍”三个字一闪,是啊,那我就念“真善忍好!”我脑子里装的都是“真善忍”,都是法,那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地方呆吗?我立刻盘腿打坐双手合十,开始了长时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说念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什么东西都蹭蹭往脑子里钻,有时刚一张嘴要念,思想“唰”一下子溜号了,刚收回来又跑了。这哪行啊,我就非常坚定的对这些干扰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1],我要的是“真善忍”,其它啥我也不要!干扰越大,我念“真善忍”的声音就越大,有时甚至是在喊。

我就是这样使劲的念呀、念呀、念呀、念,不知念了多长时间身体发热,浑身很舒服的,好象这个世界就我一个人一样,眼泪哗哗的流。我想,那可能我本性的一面在感恩的哭呢。在这儿,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除吃饭、去厕所、夜里小睡一会儿外,就是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背法

一连念了几天“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身体感觉轻松了,脑袋也清醒了。心想:要想走好以后的路,就必须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我就开始背,想起一句背一句,想起两句背两句,想起一段背一段,来回背、专心致志的背、一个劲的背,越背越熟、越背越想背、越背想起来的就越多,《论语》、《洪吟》、《精進要旨》、《转法轮》的片段有的也能想起来了。“转化”班睡觉时间没人管,我也舍不得睡,中午更不休息,一天就是两件事:念“法轮大法好!”和背法。

向内找

连续的长时间背法,一段时间后,觉得脑子越来越清醒。我就开始反思、向内找,象放电影一样详细回忆我整个修炼过程,发现有三个执着:

一是只干事,不实修。我一走進大法就把常人中的责任心、干事心、对人的热情、忠诚无私、不怕苦、不怕困难等等的思想行为带到修炼中来了。大法这么好,师父这么好,我能不忠心耿耿吗?所以一走進大法就把全部精力放在大法上了。只要是大法的事,无论大事小事都勇往直前。从一九九九年進京护法到建立大型资料点、普及小型资料点、安大锅、推广真相手机、协调、营救同修,等等,都不怕苦、不怕累、不怕危险的去做,整体有什么问题,同修有什么需要都装在脑子里。一味的干事、干事,就是不能踏实坐下来一会儿多学学法,修一修自己。

二是很自我。具体表现:由于人表面行为得到同修的赞许,欢喜心一起,自我的表现行为越来越突出,越来越大。长期以来只是自己主持协调,就是独断专行听不進别人意见,一说就炸,碰不得。

三是对人世间的情和享乐的执着。二零一三年,一个五十岁出头的女同修来到我的身边。我帮助她找房子找工作。有一个时期,我老伴儿出现了病业状态,她下班后,来帮助我老伴学法发正念,再回到住处。时间长了,我们老俩口觉得她太辛苦了。就叫她搬到我家来住。(我家的住房大,一百多平米,三个卧室)。女同修法理清晰,脾气好,温柔、善良、勤快,屋里屋外收拾的干干净净,做饭炒菜又快又好,我们一块学法发正念,做三件事。她常常在法理上和我们耐心细致的交流。我们有的时候做的不好时,她就平和的提醒我们。女同修是大学毕业,有才华,聪明能干,干事认真细致,做的资料又快又好。她来到我家后,我家的气氛也活跃了,家务这些事儿我也不操心了,修炼上也有了顺风车,有什么不解的,有什么事儿不知道怎么做的就问问女同修。做三件事也有了帮手,我心里很高兴。

我这个人受不了别人的恩惠。对她又崇拜又喜欢。我们没有女儿,就把她当作女儿一样来对待。这就大错了!后来索性就在我家当了保姆。

随着时间的推移、增长了人的不好的东西,情、欲、色也慢慢的滋生,并开始出来骚扰我了。修炼人毕竟不是常人,我们急忙学习师父有关方面的讲法和明慧网有关方面交流文章,清除这些不好的物质、归正自己、严格要求自己,纯净自己言行,高度警惕,越来越纯净。生活、学习、三件事还是那样的和谐平静。但这种和谐、平静还是治标不治本,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这违背了男女同修不能久居在一起,男女有别的道理。修为上也没有象一个修炼人斩钉截铁断然分开,斩断情魔;还是被常人的情、贪欲(天伦之乐)拖住了。这是我被绑架的根本原因。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汗颜,泡在大粪坑里还想去掉臭味,那可能吗?

发正念

我找到的这三个执着是我修炼路上必须去掉的,含糊不得,我决定长时间发正念清除。发正念是师父教我们的,是师父洪大慈悲在这特殊的正法时期,利用佛法神通叫弟子提高升华的一种方式。我就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除炼功、背法、吃饭,小睡,就是发正念,一发就是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结印清理自身,立掌清除邪恶,轮番的发,中午不休息,夜里也不睡整宿觉,最多三、四个小时,一般都是二至三小时。就是一个念头:邪恶不清除干净,正念不停。

心生慈悲

一天,我背完《洪吟》〈圆满功成〉:“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 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突然感到我所在的空间是那样的美好,清亮,什么都那么可爱,对“转化”我的那些人中的头目、帮教充满了悲悯与可怜。洗脑班主任问我恨不恨她?我微笑着说:“我恨不起来!”我告诉帮教,我师父说:“我也告诉世人一个真理:神佛下世、正法开传,一定会有乱魔干扰。各种传说、各种宗教流传的事也许正在发生着,不要被人的观念挡住你的真性,更不要对走在神的路上的人犯罪。”[3]对洗脑班所有人,头目、帮教、勤杂,我都乐呵呵的和他们打招呼说话。他们也愿意和我说话。

屋子里苍蝇往身上落,有时被我打死了,心生慈悲后对它们说:这个屋子很宽敞,你们尽情的随便玩吧。可不要捣乱啊。说也怪,苍蝇再也不往我身上来了。洗脑班酱菜是随便吃的,但我从不浪费,剩下的我用纸包起来下顿再吃,从不要新鲜的。屋子所有东西我擦的干干净净的,叫它们和我干干净净的住在一起。

给检察官讲真相

两个月后我身体出现病业状态,国保送我回家,所谓“监视居住”。

两个月的全身心的背法、发正念,念“法轮大法好”,身体轻松头脑清醒,心里似乎空空的,看哪都好。我知道是师父洪大慈悲,大法无边,解体了后天形成的高傲、自我、自私、贪欲、情、色等等败坏的物质。

案子到了检察院。面对即将的非法起诉审判,我没有一点儿对公检法人员的怨恨。反而升起对他们的怜悯。师父说:“其实受害最深的是世人。这些邪恶的生命是想利用这场迫害断了未来世人的命。所以呢,我们要慈悲世人,要去讲给他们真相、救度他们,不要叫他们在法正人间的那一刻中被淘汰。”[4]

遵循师尊的教诲,我带着老伴来到市检察院。找到了主管起诉我的公诉人。

公诉人是个年轻的女检察官,我们在一个房间坐下。我慈祥的看着她,她微笑着看着我。我说:“姑娘,我知道你们很忙,时间很紧,我就直话直说吧。我快八十了,修炼法轮功十几年来无病一身轻,坏的习气、暴躁易怒的脾气没了,人世间的吃、穿、住,名呀、利呀、情呀,已成过眼烟云。就想在有生之年多为人、为社会做点有益的事、善事,多讲点真相、多救点人。今天来是为你而来,为你好而来的呀!”

“是吗?”她有所不解。

“你办过很多案子吗?”

“这个社会太乱了,案子也太多了,打、砸、抢、偷、骗、睹、嫖、贪污受贿,五花八门我都遇到过。”她似乎挺自豪。

“这些败坏社会危害人民的给他们一些惩罚,你也是做了好事,惩恶扬善嘛!”

“谈不上。”她说。

“这些案子中有法轮功学员吗?”我问。

“没有,还真的没有。”她略加思索。

“这些案子中的行为我一点也没有啊,你咋还要起诉我呀?”我问她。

“您不是发短信讲真相吗?那可是触犯刑法三百条啊!”她满有理的说。

“那咱们就说说三百条好吗?”我说。

“行啊!”她说。

我说:“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利用权势滥用法律,把整个公检法司系统沦为了犯罪系统。我简单跟你一说你就明白了。因为你是懂法律的。公安局给我定的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而我的‘犯罪事实’是发短信告诉人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命能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知道谁在人生旅途中会遇到什么灾难,地震、瘟疫、水灾、火灾的?法轮大法是佛法,佛法无边,你真心相信佛法,在灾难中就能得到神佛的佑护,就能逢凶化吉。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对你,对谁都没有损失和伤害。更不可能破坏了哪一条法律不能实施。这是太简单的理了。你说是不是?”

她没有回答,若有所思。

我接着说:“你们所指控的罪名和我的事没有任何关联性。不管有多高法律知识的人,谁也说不出我是如何破坏法律实施的,更说不出我破坏了哪一条法律,这么浅显,又这么明显的错误,谁都心知肚明,为什么明知故犯呢?因为惧怕江泽民集团和‘六一零’的权势,怕自己身名利益受到损失,所以硬着头皮干,有的昧着良心干,但没有想到天理不容,人间道义不容,公务员终身负责制不容。‘善恶到头终有报 只争来早与来迟’呀!”我又接着说:“姑娘,我们在法庭会见面的,在法庭上我就抠住法律条文,我是怎么破坏法律实施的?破坏了哪一条,叫什么名,我就抠这一条,你能说出来吗?说不出来你怎么下台?再说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准则做好人,你冤判了好人,你不是滥用职权惩善扬恶了吗?你良心过得去吗?法轮功是修炼佛法的,你迫害修佛的人那神佛能饶你吗?我再告诉你,迫害法轮功这个大案早晚要清算的!谁也跑不了,天网恢恢呀!”

她静静的听着。

我又接着说:“谁害了你们?是江泽民;谁来救你们?是我们法轮功学员。在当前形势下,我理解你们,更同情你们,在当下主持正义、仗义执言很困难。但是如何把握处理尺度还是有余地的,那就看人的良知与道德了。姑娘,你明白了吗?再说执行上级错误指令,本人也要负责任的。”

她张了张嘴没出声。但从她的目光看得出她对我讲的是赞同的。

我说:“至于真相你是蒙在鼓里的,法轮功遵循‘真善忍’准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会做出伤害他人、伤害社会的事来,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若不好,能有那么多人学吗?是江泽民为了自己权势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以便使他的迫害合法化,他甚至曾经动用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开动所有国家机器疯狂、残酷的迫害法轮功。至今已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现在无法统计。更残忍的是:不打麻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贩高价出售牟取暴利!干出了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罪恶!人神共愤!我在劳教所亲身经历见证过狱警用数十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现在揭露出来的,对女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更令人发指,没法言表。他们把女学员扒光衣服在犯人中间用电棒浑身上下乱电,取笑凌辱!就连有的犯人都看不下去愤怒的走开,有的骂狱警是畜生!你听说过监狱把男女犯人关在一块的吗?在江泽民对法轮功杀无赦的指令下,马三家劳教所就把尹丽萍、邹桂荣等九名女法轮功学员关進男牢房。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下,姑娘,你想一想,她们的遭遇会怎么样?无法想象!……”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往下淌,她连忙拿纸给我擦,我说:“我们都是女人生的,谁没有母亲?谁没有妻子?谁没有姐妹?谁没有七姑八姨的?如果这事发生在你的亲人身上你会怎样想?能不说一句话吗?”

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好象空气都凝固了。我们谈话也就结束了。她站起来双手搀着我走出检察院,一直送到车站,一再叮嘱:“您千万要保重,上下车要注意!不要再跑了,我知道了。”

过不多久,主管这个案子的人换了。

我是主角

在检察院讲真相后,我就开始了向公检法司讲真相的旅程。在洗脑班两个月的背法发正念,为我学法、发正念打下了基础,回家后,更抓紧学法、发正念。面对这场迫害我也认真的思考如何对待。当时我有三方面的认识:

一是从根本上否定这场迫害的存在。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5]我的理解是必须从观念上改变对这场迫害的认识,宇宙大法可不是非得在迫害中魔难中才能提高才能圆满的。从根本上否定这场迫害的存在。

二是修炼提高的台阶。师父说:“其实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迫害也是为了考验你们做铺垫的。”[6]我的体会是,迫害发生了可不是叫你非得去受苦受难,而是叫你思考,向内找哪儿没听师父的话,哪个地方不符合法了,出了执着了,找出来,去掉它,这不就是提高的机会吗?这不就是好事吗?还是什么迫害呀!就拿我来说吧,高傲、固执、情、欲、色、贪图天伦之乐这些都是为我、为私,私是产生这些执着的根本原因。而这些执着又是这次被迫害的根本原因。那我就紧紧抓住这个“私”字、“我”字,在今后的修炼中,只要沾到对我有利的,我就不要它、躲开它、清除它,只要沾到我字,我就要警觉了,那些个高傲、固执、情、欲就远离了我。只要这个事与我与私没有关系的,而是为他的,我就义无反顾的去做,这不就能修成师父说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7]吗?不就提高上来了?这不就不是迫害而是提高的台阶吗?

三是救度众生的机缘。如果我承认这场迫害,不仅会给我带来真正的麻烦,苦难,还会使很多涉及到此案的公检法司和其他有关人员对大法犯罪而带来苦难或凄惨的下场。所以不能承认这场迫害。破除、解体这场迫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找出自己的执着去掉它、归正;再一个就是向公检法讲真相,唤醒他们良知,不去助纣为虐。这两方面都做到了,这场迫害才能真正解体。所以这场迫害,大法弟子是主角,是救度众生最好机缘,是展现大法弟子辉煌最好的时机。我是这样体悟的,也是这样去做的。

这样我带着老伴(同修)开始去公安局、司法局、法院、政法委、“六一零”、信访局、市政府、党委、人大等等部门讲真相,他们不见我,我就到住宅去找,不见就在门口守着或半路上等着,再者就大量写劝善信、邮寄真相资料,一封封劝善信、真相资料飞向市政府各个部门。

庭审无效

我的案子经过四次开庭都草草收场。公检法、“六一零”动用了大量警力,还调用了地区和外县、市的警力几百名的武警、特警,声势浩大,戒备森严。公检法、“六一零”、政府机关的头目都亲临现场督阵。开庭前一天就戒严,法院周围的饭店、商店等行业一律关门停业,行人、车辆绕道而行,不许通过。老百姓都笑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八十岁的小小老百姓就把他们吓得这样。看来法轮功真了不得!”

开庭审判在常人看来是对大法弟子的案子下结论,而在我看来那是大法弟子揭露江泽民及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与邪恶本质的场所和机会,是洪扬大法、展现大法庄严神圣和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正气的风范的时机,是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大好时机。谁主沉浮?大法弟子是主角。宇宙中的一切都是为正法而来的,为成就大法弟子的一切而创造的。

大法弟子才是法庭的真正主持,大法弟子也布下很大的正的能量场。法院周围远近都是大法弟子,连腿有残疾的都拄着拐扙来了。邪恶也是除法院外戒备森严,内部楼上楼下各层楼庭内庭外全是警察便衣。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架式。

中共的庭审只是走过场装门面,似乎过场走完了,他们的迫害就是“合法”的了,就可以随意判决了。所以千方百计就是不许律师和当事人讲话。庭上自始至终就是一句话:什么“遵守法庭纪律”!提什么问题就是“记录在案,庭下再议”。根本就不让你说话。庭内黑浪滚滚、邪恶气熖嚣张,警槌敲得乱响,“遵守法庭纪律!不许讲话!”的叫喊声嘶力竭,甚者帮凶们拽住衣领把律师拖出法庭。

庭审开始我就郑重的对他们讲:“我没有犯法,你们指控的事实不成立,你们的行为是对我的陷害!刑法三百条不适用我,而恰恰适用于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和执行江泽民错误的人。你们不应该坐在这里,应立即回避!”

此后我不回答他们任何问话。找机会委婉诉说我的修炼经历和中共迫害我的事实。

庭审草草收场。书记员叫我签字,我当然得签字,因为他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大法弟子说了算!在庭审笔录上我郑重的写上:

(一)公诉人指控的所谓“犯罪事实”不成立;
(二)指控的罪名与事实没有关联性;
(三)庭审违反庭审程序。
庭审无效!

签名:某某某
某年某月某日

白纸黑字,板上钉钉,我师父说了算!

判决作废

一审结束了——刑期五年。法庭书记员让我签字,我微微一笑,挥笔重重的写上“判决作废”四个大字,并签名并注明年、月、日。

我仰头远望天空,坚定的说:“我师父说了算!”

我知道可能还有我要做的事,我依法上诉到上一级的检察院、法院,又开始了向上一级公检法司讲真相、邮寄劝善信和真相资料。

半年后,二审终结——维持原判。宣判那天正好是“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我给法庭庭长打电话(因为我是监视居住),告诉他:今天是我师父的生日,我不去法庭了,结果我都知道了。我、老伴去和同修一起庆贺我们的节日去了。我们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交流,叩拜师父,给师父上香。世间表象都是假相,真正的真相是“师父说了算!”我的体悟是师父告诉我:一定平安!并且一直平安!

我在同修家住了几天就开始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直至今日。

叩拜师尊!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不是搞政治〉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