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走出了自己一条讲真相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好!

我是一名书画家,在一定范围内享有一定的声誉。有人称我名家,其实我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平常人,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来,很少参与集体书画活动,在名利诱惑面前,在书画腐败惊人乱相的今天,摒弃一切杂念,证悟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利用大法赐予的书法技能促三退救众生。

一、一个脑萎缩的半残废人 成为健康的真修弟子

我从小多病,约六、七岁时,玩耍从一个陡坡往下竟跳進了一个近十米深的沟壑中,头撞在石头上,昏迷很久才苏醒过来,留下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十几岁时感染伤寒,连续三年每到发病季节就持续高烧不断,冷时全身颤抖,盖被也寒。头痛似脑裂,哀声不断,却无钱医治,只能熬着。由于时间长,热寒伤,引起脑细胞死亡,出现永久性智力低下。

因此,从小学到高中,数理化与我无缘,我听不懂、记不住,常恨自己先天不足。但我感恩上苍,命中注定我书画超群,无论在哪都被他人重视。我从一个农村贫寒的孩子,历经农转非。但混在邪党队伍里,积劳成疾,尤其是脑萎缩使我常年头痛眩晕,耳鸣,反应迟钝,性情暴躁,智力全面下降。看书不超过五分钟脑疲力尽,头晕目眩,难受心躁,常以头着地,脚朝上,倒立于墙上,以缓解暂时之痛苦。晚上睡觉前让妻子以重拳猛击我的头顶半小时后方能入睡。受不了时,常以后脑勺猛撞墙壁,卧躺时就用头猛扣床头或用手狠抓脖颈,攥拳猛打头颅。此外还有腰椎盘突出,胃溃疡、鼻炎、气管炎、心脏病等折磨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

不能适应社会,平时少言寡语,说了上句没了下句。常常三件事情忘两件,所以工作中依靠随时做记录才能维持,否则就会丢三落四。

难忘的一九九六年六月,我的生命有了希望——单位负责人送我宝书《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并给我介绍法轮功。我知道了这是救命的宝书,抱着不肯撒手。

我脑萎缩已多年不敢看书,此时,我却捧着这两本书三天一口气读完了!这是生平第一次超越了自己,真是神奇。这是修炼的书,我立马决定:“我要修炼。”

随后我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一个月之内师父连续三次给我净化身体,消去业力。几个月后,多年的顽疾不翼而飞,我的身体出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心境、心性均得到了极快的升华和提高。我深知师父为我历尽艰辛承受了巨大的业力。我真心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一切,没有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活不到今天。

为了报答师恩,我于二零零零年先后六次到北京上访,证实法。其中两次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十多年来,我先后二十余次被非法关押,以至劳教、判刑,肉身遭受多次酷刑凌辱。

在起诉江泽民反迫害的高潮中,我多次真名在明慧网发表反迫害的文章,揭露江泽民邪恶集团利用恶党残酷迫害善良民众的罪恶,震慑了中共邪党政治流氓集团。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与人斗的邪党教育流毒,一个修“真、善、忍”的修炼者善心和宽容不够,给自己带来的后果。

我下决心修好自己,用修炼出的宽大胸怀和慈悲证实法。在一次次讲清真相促“三退”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有一次现场疾书四十多幅,用词都是当场自撰自书,且自始至终站立书写,身体轻飘不觉得累,竟把看我写字的人累得精疲力竭,我却沉着冷静,不急不躁,挥洒自如,感觉有用不完的劲。难怪那么多人说:“先生快七十岁的人了,看上去才五十来岁。”也有说我四十来岁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我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使我从一个脑萎缩无什么生存能力的半残废人,成为一名人们公认的在大法中修的无病一身轻的受益者。

二、排除障碍 善用书法技能讲真相救人

修炼大法前,我曾经掉在常人的世俗中,不知不觉的走入现代书风,追求“时髦”丑书,其道德败坏且不能自拔。修炼后,我以法为师,不断的归正自己,尤其是师父在《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发表以后,我排除思想障碍,以大法“真、善、忍”为标准,销毁了近百幅自书草书和丑书作品,清除了一批收藏的带有邪党内容的名人书画,并从举办个人书展就是救度众生的误导中解脱出来,走出了一条用自己的书法技能,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路。

我讲真相的方法概括为三种:一是被邀请去外地写字讲真相;二是把求字者请到家里来听真相;三是借世人设宴在桌上讲真相。

前几年,一个地级市的领导请我写字,中午安排了一个特大圆桌上的聚餐。出席者大都是局级一、二把手及业主老板和报社记者、画家等共十四人。当时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救度这些有缘众生,便对主持宴会的局长商量说:我想向大家说几句话,行不行?局长高兴的说:行!在大家的鼓掌欢声中我对大家讲了法轮功真相,所有在场的人除一人没做“三退”,其他人按顺序起名全部“三退”。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很多有缘人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而后,只要是与有缘人讲真相,我首先对众生讲清的就是:法轮功是“法轮大法”,“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是真正救度众生的天法大道。“真、善、忍”是做人的标准,谁按照“真、善、忍”做谁就是个好人,谁违背“真、善、忍”、迫害“真、善、忍”就是真正的坏人。江泽民一伙疯狂迫害法轮功,践踏“真、善、忍”,被其捆绑的中共各级官员被抓,全国已有二十一万人被法办,大法给坏人的赎罪机会已经不多了。这样讲,一上来就能把听真相的人心抓住,再往下讲就像解蓑衣一样容易接受了。

一次我被一家私人美术馆邀请去写字。闻讯来索字者较多,其中就有两名公安和两名保安便衣也闻讯赶来求字。当然我不会因此而惧场,更不怕什么,来的都是朋友、有缘人和等待被救度的众生。我一边写字一边讲真相,整个场在师父的加持下正气祥和。此时,一名兼任台湾在大陆建造的美术馆的馆长,又是一名当地有名的企业老板,当着众人的面,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用手机播放新唐人电视台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节目和全世界起诉江泽民的正义声讨后,在场的人大部份都认为审判江魔头是迟早的事,报应是必然的。全都认可大法和“三退”保平安。其中一名五大三粗的公安便衣,象一名小学生一样笑容满面的接受了退党,并对我说:我已长期失眠,想求一副能使我心神安定的墨宝。我当即为其书写了善德宽洪内容的自作诗,并告诫说:在公安工作对人要善良,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你能做到了,你就不会失眠了。这位警察听后高兴的连连点头道谢!带上字满意而去。

对一些登门求字听真相的有缘人,我将其视为上宾对待,并视其情况和要求当面撰词,当面书写,当面劝退。我悟到:一副字算不了什么,一个人明白真相就是众多生命的得救,对这样的人不应该更加善待珍惜吗?随着修善能量场的不断向外拓宽,慈悲的力量也在扩大。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广,越讲越明,很多人,各行业都知道有个修炼法轮功的书画家,写字给钱不给钱、给多少从不计较,所以主动登门“三退”的人也不少。

有一个地级市的财政局副局长见到我便问:“你不是替人退党吗?”我说是。“那你就给我退了吧,我对这个共产党实在够了!”他说。

三、珍惜最后机缘促“三退” 世人觉醒

今年春天,一位领导陪我去为一家企业写字。他所介绍的索字者多系政客,其中就有部队的政委、银行行长和政协常委。他们一听“退党”就变脸了,银行行长说:“叫我退党,永远不可能!”尽管如此,为了给他留下大法弟子的慈悲,有机会使他们再听到“三退”福音,我特别认真的为其创作,无偿的敬送每人两幅作品方握手告别。

但不久有人把我举报到公安局局长那里,说我写字时公开讲“三退”反党,要局长处理。结果被明真相的人挡住了,有朋友捎信给我:让我注意安全。其实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帮我脱险。

我只要坚定、理智的走在正法的路上,无论我到哪都有明真相的常人朋友帮助我协调,安排写字的场地,落实听真相的世人。

我结交的一位大老板中,有个挂靠某省厅的下属董事长,其人正直、多才、朋友交往广泛,他的一些朋友大都是中上层领导,掌管实权的大老板,我几乎每年去其公司几次,進行书艺交流。董事长深知共产党是杀人成性的流氓犯罪集团,痛恨已久。对法轮功群体十分同情和支持。我一旦到场,他必电告一些他的朋友前来助阵、求字,并事先做好“三退”保平安的准备工作。经他这么一打底,我再与那些人讲真相就事半功倍了,基本是百分之百的“三退”。

老板的善行和正念,也给公司带来了生机——眼看周围一些企业相继倒闭,而他的企业却越办越好。

法轮大法的超常,不仅给相信大法好的有正念的老板带来了福报,同时也使一些有正气的常人明白大法真相后帮助大法徒做好事、做善事。在我的圈内介绍百人以上来听我讲真相的就有好几位了。十几年来,不论在北京、保定,还是在大中小城市,進行艺术交流时,不同层面的人都有为大法讲真相的。

经一名医学教授介绍,我与一名常人书友去了一个县级市。在一排古建筑群中交流书艺,古建筑群的老板自称是在公检法都干过的老官员。其人快言快语,一说退党,立马就退。随后一名年轻的派出所所长也闻讯赶来求字。按老例子,我边应酬边讲真相,并反复叮嘱派出所所长不要迫害法轮功,多关心法轮功学员的生活与困境,多做善事、好事。他一一应答,还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当我劝其退党保平安时,他说:“好!退!退!”

今年七月,一名建筑行业的大老板,以对大法赤诚的感恩之心,将其好友和手下大小头头脑脑三十多人(其中有律师、派出所副所长)带到我的身边,我当机立断,给他们分别起名,按人表态,集体办理了“三退”。那位老板的公司现在越办越红火。

听过真相,相信大法好的人都是受益的人,他们也在相互传播着大法救人的神奇和美好,有的直接为法轮功学员打抱不平,真心为大法做善事。

今年夏天,一名常人科级干部赶集时,目睹一名女同修向世人发真相资料时将拾到的二百元钱当场送交给失主。当时这位干部感动不已。后这位同修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非法关押到派出所遭受迫害。正巧这位干部去派出所办事,惊见同修被关押,当即找到绑架迫害她的警察说:“这位炼法轮功的大姨是个好人。我在集市上亲眼看见她将拾到的二百元钱给了丢钱的人。如果这样的好人都受到迫害,天理不容啊!恐怕谁迫害谁遭天报!”

当那些公安警察了解真相后,立即将这位同修释放回家。随后我给这位做好事的干部写了几幅字作为感谢。他的妻子说: “不知为什么?我先生就是愿意和你在一起,说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与你在一起感觉舒服。”这位正直的干部也亲口对我说:“以后有法轮功(学员)被抓你告诉我,我是检举公安的兼职记者。”从其身上我看到世人在觉醒。

以上点滴,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是慈悲伟大师尊加持我救人的真实展现。我只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事,说白了,其实就是师父安排的、师父做的、师父给我的。

师父告诉我们:“做好你们要做的,机缘难得啊!珍惜这一切吧,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1]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