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幸遇大法 重新书写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

一、遭遇挫折,狱中得法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年轻的时候下乡当知青,文化程度不高,在邪党的疯狂的红色教育中度过了我的青年时代。回城后,我在一个国营大厂当工人,七十年代后期,被厂里提拔当了部门的邪党书记,但我对邪党天天洗脑教育那一套实在是感到厌烦,于是我主动找领导要求:哪怕不当官,也不干这个工作了。领导同意了我的请求,将我调到财会部门学业务,从此我和“钱”打上了交道,最后还担任了厂资金科的负责人,也担任了两届厂邪党党委的委员,直到退休。

然而,随着市场的开放,人们道德底线不断的下滑,在那个纸醉金迷的大染缸中,我最终也未能独善其身,也曾帮领导违规操作资金。2000年,就在我退休不久,东窗事发,我由于经济问题被送進了当地的看守所,等待法院判刑。而此时,祸不单行,丈夫也突遇车祸,瘫痪在家里,我却深陷牢狱,无法在身边照顾。望着冰冷的铁窗,我感到世事难料,我的人生从顶峰瞬间跌入低谷,我的未来在哪里……

就在我最焦虑、无助的时候,看守所的舍房里来了一群特殊的“女犯”,她们是進京上访被遣返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虽然我不了解法轮功,但在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我从她们的言行中感受到了平和与善良,感觉和她们相处很开心。她们背大法师父的诗,我也跟着念,有时也抄,感觉非常祥和,现在想来我是多么幸运啊,能在冰冷的牢房中听闻佛法。

那时,我学念师尊的《洪吟》诗,其中第一首诗,师尊写道:“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我的内心被深深的震撼了!我那年的人生际遇就如大法师父讲的一样,真是“百苦一齐降”啊,但是我该如何面对,如何活下去呢?特别焦虑的时候,我就在监室里走圈圈,一位法轮功学员常常鼓励我,给我讲法轮功的法理,给我树立信心和希望,我萌生了要修炼大法的念头。

没过多久,我突然被假释出去了,案子没有了下文,现在想应该是师尊安排在狱中与大法结缘。我按那位女同修的话,找到了她家,并从她家人那里得到了一本大法书籍,并自己在家学炼起来。

几个月以后,法院又突然传唤我,我被判五年,在当地的监狱服刑。然而此时的我,内心平静、轻松,不再怨天尤人,因为我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在监狱的复杂环境中,我从做奴工到带组做清洁,再到管理犯人的生活物品发放,我也再次与“钱”打交道,我都尽量走正,被减刑一年。

二零零四年,我刑满回家,并正式开始修炼,师尊让我走上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路,我的人生从此改变……

二、为救世人,再陷牢狱

我的亲家也是大法弟子,我从监狱回家后,在她的帮助下,开始正式修炼。由于得法晚,当时我对法理的认识以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要求,也有些不清楚。除了自己学法、炼功,我也只是参加当地同修组织的集体发正念,始终感觉自己修炼状态的提升比较缓慢。

一次,我又参加当地的集体发正念,竟遇到了当年看守所引导我得法的那位女同修,看守所一别,多年未见,我见她又惊又喜,如今的我也和她一样,都是大法弟子,也共同参与救度众生的事。此后,我开始参加她那的学法小组、集体炼功,修炼状态有了很大提升,我想都是师尊的安排,让她再帮我一把。由于她那里是资料点,承担的印制任务很多,我也积极加入進去,和其他同修一起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

我们当地有一个纪念广场,五幅邪旗图案(党旗、团旗、队旗、军旗、血旗)都被镶在广场的地面上。每当邪党的各种纪念日,许多单位、学校都组织职工、学生到这里来宣誓。特别是那几年,我们当地非常邪恶,整个城市都陷入邪党的红色宣传中,大法弟子不畏艰险,传“九评”,劝世人三退,希望众生得救。而我看到的,却是红色的纪念活动频繁举行,邪恶在把世人拖向地狱。

一次同修交流,我提议在纪念日前,将油漆洒在广场上的邪旗图案上,震慑一下邪恶。我的提议当即得到了几名同修的支持,经过大家的细心准备,在纪念日前一天,我和另一名同修成功的将油漆泼洒,并顺利离开。纪念日当天,我看到广场上警察密集,举行的毒害世人的仪式人数没有想象的多,上台发言的人好像也是寥寥几句就下台了,整个仪式好像很仓促,匆匆结束 。我心想一定是我们的举动有了效果,震慑了邪恶。然而,大概一个月后,我因此事被绑架,最终被判三年。

那时,此事在当地同修中多有议论,许多同修认为我们的行为太激進了,不理智,所以招致了邪恶的迫害。我也向内找,从基点上来说,我们的想法很单纯,希望通过这个举动,阻止当地邪恶的毒害众生的活动,抑制共产邪灵对世人的迫害;从自己修炼上来说,过程中好像也产生了一种人的激情,方式上也有些不理智;特别是在监狱里,由于平时学法不扎实,正念不强,承受不住邪恶的洗脑迫害、酷刑折磨,也违心的妥协过,走了弯路。

十年间,我两次深陷牢狱,原因却天壤之别,从当初的违法受罚,到为救世人,遭受邪党的迫害,亲人、朋友无法理解。然而,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的路岂是常人能理解的呢?三年后,我从魔窟出来,我的心里明白:我要继续跟随师尊,修炼大法,弥补我的过失。

三、在参与救人项目中升华

从监狱回来后,我在家里沉寂了一段时间,感到自己的状态不好,一时跟不上正法的進程。不久,我的亲家因为发真相资料被迫害。由于家里的两位老人都因修炼法轮功遭受迫害,儿子、媳妇的压力陡然增加。他们不再支持我们修炼,我外出受到严重的限制,参加集体学法受到极大的干扰,他们甚至还想尽办法逼我放弃修炼大法,无论我怎么劝,他们都不接受,家庭矛盾异常尖锐。我的想法很笃定:我要坚修大法,没有什么能动摇。我告诉儿子:“妈妈修炼大法,進监狱都不怕,决不会放弃。我要搬出去一个人生活。”儿子不屑一顾的回答:“你去呀,房租这么贵,看你租到房子不?”儿子根本不相信我能租到房子。然而,我坚定修炼的心,师尊看到了。在师尊的帮助下,我第一天就找到了合适的房子,价格也非常便宜,我完全能够承受。就这样,我突破了家庭的束缚,为自己找到好的修炼环境。

在邪恶仍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日子里,我主动提供房子,我的小屋成了学法点,同修们定期到我那集体学法、炼功和交流切磋,也再次和那位女同修配合,积极的参与救人的项目。这个环境使我的状态有了很大的提高,也能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学法的重要,正念也逐渐的增强。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当地同修们开展了各种讲真相的项目,特别是手机项目,几年来不断的成熟,参与的同修越来越多。多年来,我也参与了这个项目,也为技术同修分担了一些辅助性的工作。为了项目有更好的环境,我又改租了大一点的房子,并主动提供出来,作为项目技术交流的场所。其间,也遇到过干扰。记得一次,附近的同修被绑架,虽然原因不明,但邪恶抄家时将真相手机搜走。我的内心开始波动起来,邪恶会不会来干扰我。我这里承担着如此重要的项目,牵扯那么多的同修定期在这里切磋、学习新的技术,我到底该怎么办?要不要转移项目的东西。我和同修切磋,大家的看法不尽相同。在师尊的加持下,为保障项目的安全,我临时将资料转移,并顺利的通知了四面八方的同修 。大法弟子要注意安全,但不能因为担心邪恶干扰而耽误救度世人。我的怕心必须要在这个过程中去掉,我不仅是提供场所,更要归正一思一念,增强正念的场,否则也会直接波及其他参与项目的同修。就这样,两周以后,还是在我家,这个项目一切恢复正常,我也从中增强了正念,提高了心性。就这样几年走过来,同修们更加理性,状态也更加稳定,项目的救人力度也越来越大。

从我第一次在监狱听闻大法,修炼至今已经十六年了,很幸运我在那样环境中得法,很幸运我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真切的感到师尊就在我的身边一直看护着我。每当我念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句九字吉言,内心就充满宁静、祥和,那是大法的力量,能让一切不正的消失遁形。大法让我的人生重新书写,而我和同修们正努力的走在救人的路上,愿更多有缘人能感受大法的美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