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条件的找自己才符合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得法十九年了,我才知道修炼是怎么修的,在我这个层次,才理解了师父讲的:“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的出来,还得看你能不能下决心修”[1]。

我用一个实际例子,来说说这个修心的过程。有一个同修来找我说:“姐,你能不能上我家来?我丈丈因为喝酒开电动车被交警发现,说他不服,还骂了交警,结果被送進看守所,判他四个月。以前他一看我学法就不让,或发脾气毁咱们大法书,使我一直也没有突破出来,一直在怕中。使我的修炼状态停留在只知道大法好,有时赶上他心不顺,或喝酒了就拿我出气,打我骂我,越这样我越恐惧他,干着急学不上法,你要是能来的话,我想雇你,早上我往超市送黄豆芽,你来帮我打扫卫生,再给我们娘俩做点饭,主要是咱俩一起能学法,一天给你二十元钱,你看行吗?”我说:“给我多少钱我不在意,在这段时间里你把学法三件事跟上,在丈夫这突破出来,那就比啥都好。你也知道我每天来街上和同修搭伴讲真相救人,这个事不能耽误。”她表示同意。

就这样我俩商量好,我从家里出来骑自行车走八、九里路到街上讲真相救人,大约十点半到十一点我去她家,帮她干家务、做饭。她们娘俩吃完饭,我把盘子碗收拾好,到十二点发完正念,我们准备学法,然后我再给她们准备完晚饭,四点钟左右我回家。

这件事从表面看很简单,可是实际做起来,可不是那么轻松做的来的。

每个人有自己习惯了的生活方式和做法,也有先天的生命成份在里边。同修的老闺女二十九岁,天生痴呆,我第一天去她家,一進屋就感觉屋里凌乱,而且异味难闻。我动手收拾卫生间时,乱糟糟的下不去脚,洗衣机的上边下边堆的要洗的衣物,还有淌水的管子,压管子的砖头,好几块擦地的抹布,拖地桶笤帚、小撮子、手纸袋、纸篓、洗衣粉袋,地湿漉漉的,脚一踩一个印子,坐便的上盖拿下去,坐便里边黑乎乎的。洗手盆上边堆的一块块毛巾,上边的牙具等东倒西歪的,下面的小柜门也掉下一扇,里边的东西横七竖八的。我边收拾边抑制自己不能起心。可是想是这样想了,怨心、嫌脏的心还是往出冒,我尽力克制。

第二天又收拾生绿豆芽、黄豆芽的车库,里边的塑料桶,塑料袋、大小盆子、水管、泡沫箱子等等散落一地,来回走道迈着走,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处都是,衣服、裤子、棉衣、男鞋女鞋一大堆,盆、碗、塑料袋里,装着攒的豆瓣子、豆皮子之类的东西,时间长了发酵,发出非常难闻的气味,生出的小苍蝇呼呼飞。我当时感觉无从下手,但又告诉自己:在哪个环境都不能动心,做好你该做的,努力的看住自己的心。

我边干边收拾的时候问同修:“用不着的东西扔了行吗?”她不紧不慢的说:“都有用。”同修的特点是不愿扔东西。尽管这样还是清理出一口袋没啥用的破烂。

收拾差不多到点了,我在床边坐下,一低头看见地上有屎,又看她老闺女脚后跟上也有,我赶紧叫同修过来:“你老闺女拉裤子里了。”老闺女坐在床边上没啥反应。同修赶紧放一大盆子水端过来,拿过来手纸,戴上手套,把老闺女扶着站起来,裤子扒下来,用手纸往下擦粘糊糊的大便,我在帮同修打下手。擦得差不多了,又把老闺女抱進大盆子里给她洗干净,又给她穿上裤子。整个过程,真的是一个接一个的考验心性,真的是强迫自己要忍住,一门心思的做我该做的。当时忍的挺好,过后还是返出好多人心。

又过了几天,老闺女在马桶上坐了好一阵子,以为她大小便都出完了,就劝了老闺女多少遍的说:“老闺女呀,是不是出完了?出完就起来,咱们好学法,我老闺女听话,棒棒的,是不是老闺女?”这些话重复着不知说了多少遍了,终于老闺女一点一点的手把着洗手盆的边,很吃力很吃力的起来了,嘴里一个劲的哦哦,只会叫“妈妈,妈妈”,同修过去拉着老闺女的手,走几步,缓一缓,她的头往后仰,脸朝上,然后急促的喘着气,再走一走,又缓一缓,到了床边停下,身子往前一倾,“啪嚓”一下重重的趴在床上,她的腿发软,腰梁骨挺不住。趴在床上之后撅在那儿。我和同修拿出书来准备学法,学一会我就闻出有臭味,这时同修也闻到了,她马上把书放在桌子上,起身扒老闺女的裤子一看,又拉裤子里了。她赶紧拿手纸往外抓,我去放一盆水端来,擦完后又给换个内裤和裤子。

我第一次给她换裤子,真的感觉很费劲,她二十九岁了,是个大人,又不懂得配合,摆弄不动,好不容易给她穿上。这时同修把裤子洗完了,过来学法。我没说,但感觉同修真的不容易,二十九年如一日,从这个姑娘出生到现在一直是,屎一把、尿一把的没完没了的,一天天的日复一日,穿衣脱衣,梳头洗脸,吃饭喝水的,白天晚上的伺候。特别是来例假更麻烦,晚上睡觉常常把褥子抹上,躺在床上也时常淌出来,抹在地板革的炕上,一块块红的。

在同修那儿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返出来好多人心,压不下去,一个劲的翻。我就想回家一定得静下心来,好好找找自己了。为了找全、不落下,就拿笔写,比如:我每次進屋,都感觉屋里很乱,气味熏人——那就是我的空间场还没有修干净、很脏很乱,所以气味难闻。因为有怕脏的心才觉的脏。做饭时苍蝇满屋飞,一开橱柜门,呼一下飞出一群来——就想苍蝇的特点是,哪脏往哪聚,它喜欢在脏的地方生存繁衍,这和我自己的修为有对应关系。因为没修好,人心多,败坏物质及因素就多,乱到这个份上,招来哪脏往哪聚的苍蝇。在这样的环境下生豆芽卖给人吃,明摆着是为了挣钱干损德的事,旧宇宙为我为私的心,哪层法也不符合。自己没有及时的找自己,及时归正,反倒拿自己形成人的观念,去衡量同修的对错,去怨去指责,带着嫌弃、瞧不起、指挥同修的口气和她说话,体现不出善心来。看似是为她好,帮她,让她归正不正的,实际是向外看,在抬高显示自己,带着邪党的作风强迫她干什么。当同修不接受、很排斥说自己如何好时,我心里就很不舒服,带着妒嫉心等等。找出这些心,把它们分开,后天形成的东西都不要,灭掉!“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父帮我把这些心减弱,减弱,到很淡了。

在学法时师父让我领会:“真正修炼就是修炼人这颗心,人那个心不去永远都达不到那个境界。”[2]“必须在实践中,在考验中去掉执著,这样修上来才扎实。”[2]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把要改变同修的心、不想在这儿呆了的心、离开躲避的心放下了。我们俩学法时,她把门关上,窗帘挡上,就露出一扇窗户,屋里没有空调,没用风扇(她家有风扇),今年的伏天比哪年都热,她和我说忍一忍吧。我没说什么,把心放下注意力集中在学法上。可同修又表现出犯困的状态,高一声低一声的,念着念着意识上就不清醒了,一使劲精神了,又重念,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几乎天天这样。我把住心不随她而动,只是学完法后提醒她多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不好的生命和败坏的物质,把它们灭掉。

八月四、五日那两天,我又帮她把屋子全部清理一遍,把橱柜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清洗,橱柜里边擦干净,东西一件件摆放好。车库又重新整理一遍。把床上的枕头被褥她洗完我来缝好,把屋里坏的东西,床板子、掉下来的柜门、挂窗帘的钩子、卷帘门,我从家里拿去的门帘找人安上。

她老闺女坐在床边,象个健康人似的咧嘴笑(她很少笑)。这时同修由衷的说:“姐,我才知道,学大法屋里也得收拾好,以前我没有这么想,一直随便都习惯了,才知道不对劲,学大法不能只知道大法好,还得做好。”我接她的话茬说:“是呀,我们做什么都是在做证实法其中的一个项目,你在家把老闺女照顾好,你每天学法她也能听到法,生豆芽再把卫生搞好,你不就在这个环境中修了吗!你归正了,你丈夫也就变好了。”同修点头同意这个说法。

一天晚上我做个梦:我在地里往四轮车上装一捆一捆的谷子,在原来装的多半车上再额外加宽。醒了之后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鼓励我。守住心性,无条件的找自己,做到是修。

我记的师父用米粒打过比方讲宇宙的结构。我没有看到层次提高是怎样的殊胜壮观的那个变化,但在法理上能够领会。

在同修家的这段时间里,表面上是我帮她收拾屋子干家务。当我无条件的找自己的时候,明确的感觉出:这不是在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吗?你的心性决定了你的得失,你提高的层次,你升华的境界,也就是说你在师父安排每件事情上,达没达到修得出来。这实实在在是个魔炼心性,过关归正到符合那一境界法的要求的过程。

师父说:“炼功人的一生已经安排好了,不会多,也不会少。但不一定是八十一难。这要看你的根基能修多高,是根据你可能达到的水平而安排的。常人所具有的而炼功人应该去掉的那些东西,都要过一遍,的确是很苦的。你放不下的东西都要想方设法让你放下,通过魔炼来提高你的心性。”[3]

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路都是有序的,修炼到什么成度是你自己怎么做的,下没下决心修的问题。我现在的层次就是这样理解这样做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五章 答疑〉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