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邪恶自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在这些年的反迫害中,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精心保护。把我诉江后遭当地“六一零”骚扰迫害,自己按照大法否定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指正。

警察骚扰家人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傍晚五点多钟,儿子打电话告诉我说派出所打电话给他,询问我控告江泽民的事。儿子问:“你告江泽民啦?”我说:“是,没错。”儿子怨我说:“妈,您这是何苦呢?派出所说了,这一两天要找你做笔录。”我说:“不用理它,我没做错。”儿子又说:“派出所在电话里叫我和你一块到派出所去一趟,如果你不去,他们就到单位来找我。”

听得出儿子被他们吓住了,话语中有些担心,我的情也出来了,就说:“等你回来再说吧,我去。”话一出口,我知道错了,被情带动了,心里开始有点紧张。我赶紧下楼回家发正念。

发了四十五分钟,所有坏的物质全部解体,感觉心里很轻松,象什么事没发生。儿子下班回来说了事情的经过,我才得知派出所的人特意打听到了我儿子的电话号码。

晚上,到整点我就发正念,一直到十二点,发完正念就学法,向内找。那几天有点放松了,心性提高不上来,救人效果也不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还有,控告江泽民的事我不想让家人知道,怕他们不理解反对,特别是从明慧网上看到有同修因诉江被邪恶迫害,我就更不想让他们知道了。因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儿子承受了一个年轻人很难承受的痛苦。找到根源——还是情。

警察也是人,更需要救度

五月九日那天傍晚,天空下着小雨,儿子又打来电话说,派出所叫他晚上六点来钟带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答应了,当时心里特别坦然。那几天我在不断的找自己,找到我不愿救警察,从来没给警察讲真相。找到这颗挑人救的心,慈悲心也就随之而来。师父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我想:“现在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那些高官那么多,低层这些执迷不悟的还跟着江氏流氓集团瞎跑,这些人太可怜了,既然他们找我,我就要救他们。”

晚上发完六点钟的正念,派出所又打电话来让我和儿子一块过去。在车上我一路发着正念。前几次发正念时解体邪恶保护自己,这次是替他人着想,解体他们背后邪恶不让那些警察对大法犯罪,让他们能够得救。

到了派出所,我下车后,整了整衣服,心里很坦然,感觉自己很高大。一个便衣在门口等着,见到我们说:“来了?”我说:“来了。”他问:“多大年龄了?”我说:“六十六了。”他说:“哎呀,老太太,别炼法轮功啦……”我没让他再多说,在他肩膀拍了一下:“你可不要这么说!我要不炼法轮功能有这样的好身体吗?”那轻轻的一拍,感觉他身体颤了一下,那意思好象是说:“这是什么地方?你还那么轻松随便?!”我儿子也看了我一眼,好象在说:“妈,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其实我心里明白:只要我念正,师父法身早就帮我把这里的空间场清理干净了。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师父给了我胆量,所以我才不害怕。

他让我儿子在外屋等着,两个穿警服的警察带我進了另一个房间。其中一个问我说:“你告江泽民啦?”答:“对。”问:“信是你自己写的吗?”答:“是。”问:“谁让你写的?”答:“我自己。”问:“你是不是组织里的负责人?”答:“法轮功没有组织,也没什么负责人。”他吓唬我:“你要老实交代,我们已经关押了六个了。”开始那个年轻的警察还挺凶的。在谈话中我心里一直发着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物质。

这时進来一个人,问:“怎么晚上还办案?”他说:“本来今天在家休班,接到电话叫我来办案。”我听他带着牢骚的口气,就说:“江泽民迫害了全世界的人,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本来在家休班可以好好陪伴家人,一个电话叫你们来审好人。我知道你们也身不由己,为了饭碗,昧着良心干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所以,我们告江泽民而不告你们这些直接参与者,这也是给你们选择自救的机会。认同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就会有未来。”

听到这,那个年轻警察扑哧一声笑了:“你还真会说,好象真的是为我们好。”我说:“这是事实。”他们一说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就给他们打住,我不愿他们犯罪。在我的正念作用下他们再没说对师父不敬的话。

最后他问:“你告江泽民的目地是什么?”答:“叫他受到法律的制裁。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还大法弟子自由,给我们合法的修炼环境。”又问我对法轮功的看法,我说:“法轮功利国利民。比如说:以前农民种地交公粮,没学大法之前,我和其他人一样,先把好的留下,剩下的交粮所。学大法后,把好粮食交公粮,剩下的自己留着。你说这到底好不好?”他们不说话。“还有,邻里之间不为利益争斗,你说好不好?这就是师父教我们的,做事要替他人着想。”

最后他们让我签名,我说:“这名不能签,因为这上面有‘X’一词。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是做好人,不是×教(共产党才是邪教)。再说了,现在法律规定警察办案实行终身追责制。今天你们在这审我,明天给法轮功平反了,那你们就是罪人了。为了你们好,这字我也不能签。”

那个便衣警察在另一房间吓唬我儿子:“现在镇派出所已经关了六个了,不签名最少要关五天。今后派出所不给出任何证明。”(因我取遗属金要派出所开户籍证明,所以他们要挟我)。他们三人汇合又当着我儿子面要我签,我还是不配合。最后审我的警察说:“你也可以写上‘法轮功不是邪教’。”我想起师父说:“你回家也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1]我决定签上“法轮功不是×教,真正邪的是江泽民。”我想:“就让这几个字带着师父给我的神通去镇邪灭乱吧。”

签完后他们收起来了,我转身就往外走,谁也没说什么。出了门,我儿子吵吵嚷嚷地埋怨我。我说:“把嘴闭上,赶快走!”

在师父安排的各层护法神和师父法身的保护,我顺利走出派出所大门。一路上我儿子哭着说:“妈,你不知道你被劳教那一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反正那一年我不敢想象。妈,我回家过年一个人在院子里哭谁知道?我只能望着天空诉苦。”我说:“那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这就是我告江泽民的原因。这场残酷的迫害就是它一手造成的,它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我一直没给儿子讲明白真相,总是以长辈的身份跟他说话,没把他当成众生。

识破诡计 邪恶自灭

五月二十五日下午,派出所的警察又打电话骚扰我儿子,说要来抓我。我儿子打电话给我:“妈,你出去躲躲吧!”我为了不让孩子们跟着害怕,就决定回老家,我要自己跟派出所的人面对。我打算回家后打电话约派出所的人见面讲真相。当时我有一份真相小册子也想送给他们。我开始收拾东西,家里没电还要带照明工具,平时我用的小手电几天前就没电了,里面的电池不是普通的,小商店没卖的,天已晚了,怎么办?无奈随手打开看一看,不亮,随手放到床头去。该带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转身要把小册子放包里,这时奇迹出现了:床头的小手电唰的一下亮了。我不由自主地说:“来电了!”小手电是出奇地亮。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谢谢师父!已经几个月过去了,小手电一直出奇地亮。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永亮”。

第二天八点钟,我发完正念就给派出所打电话,铃声响完了没人接。九点我又打一次,还是没人接。这件事情可以看得出:邪恶只能玩那些低级的流氓手段:骚扰常人,给家人施加压力,扰乱民心,让家里人给我们施加压力,离间家人,让家人反对我们,想用这一损招达到他们的目地。真正对大法弟子他们没有办法,只能自生自灭。

心中有法 邪恶自灭

八月十六日早晨六点十分,突然有人敲门。我正在立掌发正念。在我结印时,就听见外面“嘀”的一声锁车的声音,我全身一震,结印的手松开,小腹前象过电似的。我没理它,接着立掌发正念。这时有人叫门了。我儿子从猫眼看见有我们村的村委主任,还有610的。这时我也出了房门,儿子跟我说了情况,我说:“不要理他,门不能开。”儿子说:“到点我得上班啊!不开门他们不走,我不能总在家吧?”他们多流氓,就是钻了这个空子。过了一会儿,我儿子说:“妈,你到阳台那间,他们進来我就说你不在家,他们看你房间没人就走了。”我一看,儿子把衣柜门打开了。我明白了:他想让我到衣柜里藏着。我的第一反应:“我才不呢!我是修‘真善忍’的,做好人还要到衣柜里藏起来吗?要是一个佛会那样做吗?我不用人的办法,我可有师父保护呢。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有师父大法身看场我还怕他们吗?再说,我要藏起来,他们到我房间乱翻怎么办?大法的东西一点也不能损失!”时间紧迫,外面的敲门声不断,也容不得我多想,進了房间把门反锁上了。求师父保护,不停地念发正念口诀。运用师父给我的神通解体邪恶。

这时他们已经進门了,在我房间门口叫门,骂了我几句。我说:“今天这门说什么也不能开,有什么事就说吧!”他们说关于诉江的事。我说:“这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我没错!”最后他们给自己找台阶下:“我最后跟你说一句,今天你要不开门,以后被我们抓住没你好的!”我说:“你们说了不算!”就这样,从叫门到撤走僵持了半个来小时。过后儿子告诉我,他们总共来了五、六个人。

他们走后,我问孙女:“那些坏人来你怕了没有?”她说:“刚开始有一点点,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怕了。”我问她:“你怎么想起来的?”她说:“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想起念那九个字。”我鼓励她:“你真是师父的好弟子!你心中有大法,关键时刻师父就保护咱们了,坏人就吓跑了。”她天真地一笑:“嗯!”她今年九岁了,从四个月大的时候,我就让她靠在我怀里看师父讲法录像。

就在这有惊无险的情况下,还是被师父将计就计利用来去掉了我的爱面子心。事隔前一天傍晚,邻居大哥说:“在前面听人说今天有警车来这里,还有好几个警察,可能又有爬高的(指小偷)。”我的心当时咯噔一下:“该不会是……”我马上停住不想了。可是事情还是发生了,毕竟我的怕心出来了。当时我想:“如果我被抓,被邻居看见多难看!”这就是面子心,再深挖,面子后面是私心。第一反应怎么没想到:他们要抓我那不是在犯罪吗?真正找到根源,这心立马就挖掉了。第二天在楼下看到我家对门邻居,心很坦然。那么多人敲门她家都能听见。

有人可能要问:“你怎么这么幸运,总是有惊无险?”其实,秘诀是我心中有法。关键时,师父总是把法打到我心里指导我怎么做。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在法中多处看到法网,有一天看到一篇《法网在收》,我突然醒悟:“我求师父给那些邪恶烂鬼下上网!”悟到做到,从此我发正念就求师父给它们下上网。这几个月邪恶骚扰迫害,都被收在网里,所以我才能有惊无险,顺利过关。

感恩师父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