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旧势力的思维框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零五年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女弟子。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路上,通过不断的学法、背法,使自己不断成熟、了悟法理,由感性理解大法升华到理性的认识大法,从而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下面我从一件事上,怎样通过学法,使自己跳出了旧势力的思维框框,在修炼上升华上来,与同修交流。

二零一八年年初,我离开本地来到省会城市,在一家大型商场找到一份工作,暂住在一位老年女同修家。由于工作的忙碌,同时还要照顾老年同修,学法、炼功都跟不上,修炼处于忙乱和疲惫的状态当中。四月的一天我上班时中午去商场附近的餐馆吃饭,这是上班以来第一次在外面吃饭,当时我拿了一张十元的真相币,收银员接住后发现是真相币,看看我并没说什么就收下了。我吃完饭拿着餐卡又到收银台退回了两元钱。

回去后发现戴着的胸卡不见了,赶紧回去找,最后在餐馆的地上找到了。回到商场,因是中午吃饭时间,顾客比较少,我和同事一块聊天,同事偶然提到了法轮功,说的都是电视上看到的诽谤大法的谎言。我就从第三者身份讲了大法的真相。三点下班我看到手机商场微信群里,发了一条商场全部职工要交身份证复印件给所在派出所,明天下午必须交齐,说是要登记个人信息。我忽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这些好象是冲我来的。

那天的天气很恶劣,狂风夹杂着沙土。我感受到了另外空间来势汹汹的迫害。在路上,我不断的思考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难道是我讲真相的时候旁边有人听到了?还是餐馆的收银员举报了我?最后悟到应该是收银员举报了,慈悲的师父让我的胸卡掉了,从而保护我在退卡的时候,收银员看不到我的名字。

回到住处,两次长时间的发正念,再看那条信息感觉那种来势汹汹的迫害好象没有了,只是为了例行公事。我的心平静了一些。谁知第二天同修过来告知,昨天一位外地同修从这离开后被绑架了。我见过这位同修,前两天我们还在一起学过法。我为同修痛惜、难过之余,埋在心底里那种对迫害的恐惧感又升起来,嘴上没说,但心里已经不稳了。

第二天上班时候,忽然看到一位派出所警察在我们商场来回走动,好象在寻找什么。我带着怕心,眼光注视着他的背影发着正念。忽然他向我所在专柜走过来,并不断的来回转悠。有一时间我们四目相对了一下。我心里慌乱的想,是不是他注意到我了?察觉到我的神色不正常了?我不再看他,让他感觉到我并没注意他。随后他又在我邻近的特卖柜停留了很长时间,给我的感觉他就是在观察我。后来我注意到他和一位女士和孩子在一起选商品,他们走后,问同事才得知他是后面派出所警察,他妻子也是商场职工,和孩子一块买了东西。但这并没有使我的怕心减少。下班回去,虽然也发正念,但怕心使我胡思乱想,我再上班派出所去找我怎么办,甚至有辞职的想法。同时我也在不断的向内找,找到有恐惧心、色欲心、求迫害证实自我的心。

后来学法,当时我正在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讲法。师父不断的讲到旧势力,怎样破除旧势力的迫害和否定旧势力,心中的正念不断升起。师父讲:“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1]

我忽然悟道,什么旧势力呀,什么迫害呀被迫害呀,根本不用去想和考虑,这不就是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吗。遇到干扰就顺着旧势力的思维框框,怕被迫害,怕这怕那,在承认迫害中反迫害,旧势力看到你的执着心,就不断的演化假相,加重怕心。我又读到师父说,“我刚才讲了,世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人。”[1]我忽然生出了对那个警察的慈悲心,他也是师父的亲人呀,我为什么要怕他怨恨他呢。我感觉我的空间场充满了慈悲的能量。

第二天上班的路上,我发现自己的空间场被能量场包围着,有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脑子空空的,什么杂念也没有。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讲的:“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谢谢师父的慈悲点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