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赐给我博大胸怀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因为疾病缠身,为祛病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自从修炼大法,我有十九年没再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了,身体越来越健康,心态越来越平和,生活越来越美好。现写出几个修炼中的片段,以此感谢师父赐给我博大的胸怀。

“只有修真、善、忍的才做得到”

二零一四年上半年,我被绑架关進看守所。对于这种苦难,我们大法弟子不求但也不怕。当时我想,既然我来了,那就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救人,一切以救人为基点,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展现大法的美好。

在看守所,有一个严姓在押人员和我关在同一个监室,平时我们相处很好。由于她和家人联系不上,日常生活用品没钱买,我多次把家里送来的日常用品送给她用,如有好吃的也总想给她一点,还经常开导她,解开她的心结,劝她正确面对苦难,过得开心一点。她自己也常对周围的人说我对她好。

有一天晚上,在监室的大会上,她突然站起来,当着四十多人的面,情绪激昂、用非常刻薄的话讽刺、挖苦我,并数落出这个不是那个不是,周围的人都觉得她是无中生有,太过分了,太不像话了!整个过程,她激动的说,我静静的听,不但一点不怨她,还用她说的来对照自己的行为,看看是不是这样的。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要求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不但不能怨恨她,还要向内找,在心里还要谢谢她。

事后,监视室里很多人为我打抱不平,我都劝她们要理解她(她一生坎坷,脾气古怪,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并对她们说都是因为我有问题才出现这样的情况,不怨她。

后来,负责这个监室的梅梅说:“她那样欺负你,你还照样对她那么好,只有你们修真、善、忍的才做得到。”

“阿姨,你这样让我很惭愧”

在看守所,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徐姓在押人员,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为难我,让我难堪。有一次,她洗内裤的肥皂泡沫弄了我一脸,她也只是淡淡的对我说了声“对不起”,我笑着对她说:“没关系,就算我们结账了。”

当时我是这样想的:“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不和她计较。再说,她这样对我,也不是无缘无故的,肯定我在哪一生哪一世也这样欺负过她,要不然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今天她这样对我,正好,我们就算结账了。”

后来轮换铺位,有七天晚上她都被安排睡在我的旁边,本来就只有侧着身子才能睡下的那么一点地方,她却要仰着睡,我就只能侧着身子紧紧的贴着墙壁睡(我的一侧是墙壁)。就是这样,我还不敢随便动,生怕弄醒她而影响她睡觉。当时我想:“反正我睡眠不好,也不一定睡得着,就让她好好睡吧,委屈一下自己,没关系。”

后来的几天里,几乎天天晚上都是这样。不但如此,由于她是仰睡姿势,两腿弯曲立起的姿势还时不时的往两边摆动,有时我刚睡着,就被她摆动的腿拍醒,刚睡着,又被她摆动的腿拍醒,弄得我简直无法入睡。面对这种情况,我要是没修大法,肯定跟她干仗。可是我是大法弟子,必须按师父讲的去做,不但要忍让,还要为她着想。

后来,在一次监室的晚会上,当我真诚地对周围的人说:“平时我如果有对不起大家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同时也谢谢大家对我所做的一切!”当然我所说的“对我所做的一切”也包括那些对我不好的行为。我说这话时把视线转向了她,并面带微笑的看着她,这时只听她说:“阿姨,你这样让我很惭愧!”

“不恨他们,他们也是受害者”

按照师父的要求,作为大法弟子,对迫害我们的人,不但不能怨恨他们,还要尽量救度他们,慈悲他们。这也是大法弟子的胸怀和责任。

二零一四年上半年,我被绑架时,一个巡防人员对着我的脸狠狠的打了一拳,致使我眼睛的一侧青肿了好几天。当时在派出所时,儿子就对我受伤的眼睛拍了照,说是要去找打我的那个人算账,我不让他这么做。当我从黑监狱回家后,儿子又说要去揍他一顿。我就对儿子说:“原谅他吧,他也是受害者。我是大法弟子,你是大法弟子的儿子。我们不能这样冤冤相报,要有胸怀。”

从这以后,儿子再也没提报仇的事。

我曾蒙冤坐牢两年半,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尤其在黑监狱,在那里坐的是牢中牢,吃的是苦中苦,受尽了折磨。可是我对绑架我的警察、非法审判我的法官、非法关押我的狱警以及罪恶累累的“六一零”人员、包夹人员,很少怨恨,到了后来对他们不但没有了一点怨恨,有时想起他们因为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造下了天大的罪业,在将来会遭到天惩时,还在心里升起无限的悲悯,有时甚至还为他们落泪。所以,当一个包夹问我怨不怨恨他们(指那些迫害我的不法人员)时,我肯定地告诉她:“我不恨他们这些人,他们也是受害者,他们已经很可怜了。”可这个包夹根本不相信,包括狱警更是不相信,甚至觉得我在说假话。

是啊,师父给了大法弟子一个博大的胸怀,一个常人怎么能理解得了呢?

“好好炼,好好炼你的功吧!”

我儿媳的妈妈很善良、很能干,可就是一生不顺,日子过得很苦。她敬天信神、相信因果报应。为了她能拥有健康和美好的未来,我曾多次给她讲过大法的真相,第一次给她讲真相后,她很支持我修大法,还送了一个白色羊毛垫子给我,叫我冬天炼功打坐时用,保暖好。她的善举让我很感动,更希望她不要错过千年万年难遇的大法,尽快得到大法的救度,脱离苦海。

可自从我蒙冤坐牢回家后,她对我修炼大法不但不支持,还十分抱怨。那是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儿媳请我们到她们家喝茶,我爽快的答应了。到了她们家后,儿子和媳妇急着出门去准备晚上要吃的东西,我就和亲家聊天,顺便从包里拿出一本真相资料送给她,希望她能好好看看。她一见真相资料,突然火冒三丈,大发雷霆,说了很多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也说了很多瞧不起我的话,还说要和我从此断绝来往。

见她这样,我一下子懵了,觉得她怎么会是这样呢?同时,我也很难受,不是因为她骂我难受,而是因为她对佛法(法轮大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不敬而将造下罪业,这会对她不好。当时,我怕她控制不了情绪继续乱说而造更大的罪业,就没对她再说什么,只是不停的劝她冷静,并不停的发正念清除干扰她的因素。

哪怕是她骂我非常难听的话的时候,我都是很冷静的面对她,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教我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说真的,当时我不但不生她的气,在心里还很自责,觉得自己修得不好,做得不好,没有让她完全明白真相,觉得对不起她。

面对当时的场面,我很希望亲家的情绪快点冷静下来,生怕儿子媳妇回来时看见亲家骂我的场面,让他们难堪;生怕亲家在儿子面前失去体面;生怕儿子以后对亲家不好。还好,在儿子、媳妇回家时,她已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儿子媳妇也就不知道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后来我们俩在厨房里做饭,亲家悄悄对我说:“我这么骂你,你今天晚上肯定吃不下饭了。”我笑着说:“不会的,我会吃得很香。”她接着又说:“当然,你说过你是金刚。”到吃饭的时候,我们还象往常一样,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有说有笑。

晚上送我们走的时候,亲家又悄悄对我说:“今天晚上你回去后肯定会哭惨,甚至有可能哭几天。”我笑着说:“不会的,我是金刚。”听后她笑了,我们都笑了。就这样,我们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在说说笑笑中告别了。

几个月后,亲家生日的那天晚上,我们又在一起吃饭,我是第一次见亲家的侄儿小鱼儿。当时,我很想给小鱼儿讲真相,生怕这个生命失去这次得救的机会,但又怕亲家不高兴,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怎么办呢?这时师父要求我们重视救度世人的法反复在我脑海里出现,最后还是觉得救人是第一位的,不能错过,于是就叫小鱼儿用他自己的手机在百度搜索“新闻出版总署第50号令”,再叫他看附件的99项和100项。他看后很吃惊,原来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早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就已经解除,并且这个消息发布在“国务院公报2011年第28号”上。这则真相让小鱼儿很震惊,他反复看,亲家不高兴,就一把将手机抢了过去,说是不准看,要删掉。见亲家的这个举动,我知道是她背后的因素在害怕、在干扰,就一边默默的发正念清除,一边微笑着和亲家说话,一点不怨她。

也许是我善心的力量,也许是亲家知道了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早已解除,也许……到我们晚上分手的时候,她下车后笑着对我说:“好好炼,好好炼你的功吧!”

如今,想想曾经发生在我身边的一幕幕,感佩这都是师父赐给我有如此博大的胸怀,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