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面协调到默默配合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下面与同修们交流自己从全面负责当地的各个救人项目,转入到默默配合、用心圆容整体的修炼心得。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实际上是一个本质上的升华,从中领会了实修、向内找、助师正法、兑现誓约等诸多法理的内涵,也切身感受到了“为他”的生命是多么的自在和坦荡。

被绑架后的反思

那年冬天的一个上午,有人谎称核实人口来敲门,我开门后随之闯進五个身穿便衣的警察,领头的凶巴巴的晃了一下“证件”,说是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他们开始抄家,我也被控制了。那次警察从我家抢劫走很多的东西,我非常的痛心。面对刹那间发生的绑架,身心处于极度的承受中。最可怕的是,那一刻,我平时苦苦背下来的那么多的法,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当时只有一念是真实而又坚定的:无论是怎样的结果,就听师父的话,坚定的跟师父走,谁也动不了我。也正是这一念加持着我,能够理性的对待着突然发生的迫害,那就是在我情绪稳定后,慈悲的给警察讲真相。

在公安局,我被锁在铁椅子上,不管他们对我如何的野蛮和粗暴,我不急不恼,就是抱着平和的、慈善的心态,向他们表达了我当时真实的心情:过去被迫害的记忆此刻历历在目,我在承受急剧的痛苦中,一五一十的讲述了我过去曾经在监狱承受的酷刑,这些酷刑正是控告江泽民的铁证。我真诚的说: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大法弟子,所承受的苦难,都是因为想让善良人明白真相获得平安而遭受的这些。我还坦诚的表示:为了你们这些警察,为了那些善良人能够明白真相,我不在乎承受什么,只要你们能够清醒。我也详详细细的阐述了我为何控告江泽民的原因以及善恶有报的因果道理。以此向警察说明以诉江为借口绑架我,这是违法的行为。

实施绑架的主管警察,最初对我是很粗暴的态度,听了这些话,态度明显转变了。在做笔录时,我拒绝回答一切审问,他就自问自答。在电脑上打字的那个警察问他,她(指我)家里的那些东西怎么写?他就说:别写了,要写上的话,还得判她三年。他告诉着打字的警察怎么做笔录。写完后,这个主管警察给我念笔录上的一问一答:你家里的东西哪来的?他自己说:不回答。这些人你认识吗?不回答。还有一个问题,还是不回答。这些都是他自己让那个打字的警察这样打的,我根本没有说什么。念完后,他问我:这样回答对吧?我担心这个警察在笔录上胡乱写污蔑大法的话。我就说:你能给我看看笔录吗?他说:“就写这么多,给你看也没用,你也不签字。你不签字,看它有什么用?”细想也是,我就看也没看。

在公安局被非法审讯结束后,只剩两个警察看守着我,其余的吃饭休息去了。这时我稍稍回过神来,终于想起了师父的一首诗词:“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我反复背诵着这几句法,从内心真心的向师父忏悔和求救,求师父为弟子做主,加持弟子闯出黑窝,表示以后一定好好珍惜修炼的每一个机会,表示一定向内修自己,不再任由观念支配言行。随后,背过的法,我渐渐的都想起来了。

被关入看守所后,除了大量的背法,高密度发正念后,有时间我就静静的反思、向内找。被绑架前,当地刚刚发完真相台历。因为台历的制作和分配上,出现一些阻挠,我未能正确对待,带着强烈的人心去解决出现的问题,无意中带动部份同修卷入了纷争,出现了不修自己,严重向外看的不良状态。当时还错以为自己是多么的正气十足,是在为整体付出而操心费力。长期以来,我排斥这位看不上的同修,问题出现后没有修自己,一味的去“修理”同修,在一些事情的对待上也是表现出严重向外看的心态,用人心对待同修的修炼状态。值得一提的事: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后的一个晚上,真切的梦见了看不上的这位同修,这位同修表情严肃,很认真的问我:你现在向内找了吗?

这次我突然被绑架,绝非偶然,修炼上的不严肃、不严谨,随时都会招来邪恶的迫害,从而加重修炼上的魔难。被绑架前一个月的有一天晚上,我还清晰的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认真的跟着别人学唱歌。醒来后,认识到这是师父在慈悲点化。遇到问题不修自己,强烈的向外看,走的就是旧势力的路啊。我有所警觉,但是没有从本质上改变,一遇到问题还是向外看,找同修的种种不足。一想起过去的摩擦间隔,心就被带动。

在被关押的那几天,我认真的找出了多个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人心和执著,发出了真念:善待同修,一定修自己。

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同修们的营救下,我很快出了魔窟。回到家后,从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看,越发感觉到,我需要对自己的修炼做大的调整,尽快归正。当地的整体协调方式,很快就進入了那种人人都是协调人的模式,这样我有了更多的充足时间来实修自己了。

多年来,我在当地独自承担着救人的很多项目,从写作、编辑,发放资料、悬挂条幅,面对面讲真相等等,我好象都努力的走在前头,亲历亲为。渐渐的,同修们对我产生了依赖,这种依赖都是在不自觉中形成的。每个阶段、每个進程,做什么,我都有计划方案和步骤,由同修们配合着去完成。我在家的时候,当有营救同修的事情,各个环节我是很快的处理妥当,对多个项目能独当一面,同修只管配合。我被绑架后,同修们一下子感觉无所适从,有的感觉很痛苦,有的感觉精進不起来了,有的感觉迷茫,不知从何下手营救。我回到家后,了解了这些情况,对一些项目的管理和承担做了很快的调整。

我不能再不自觉的引导着同修按自己的修炼模式走。认识到成熟的一个修炼整体,是每个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一定是在以法为师的前提下,遵循大道无形的修炼原则。也认识到协调人大包大揽的行为是不当的,无意中让同修对自己产生依赖和崇拜,其后果是阻挡同修走出自己的路,影响同修走师父安排的路。不在法上的行为,一旦障碍了同修的圆满回归,那就是犯了大罪,最后要有承担啊。

这样,我们做了合理的安排,有同修开始主动承担协调,有问题时,任何同修都按照大法的标准决定该做或不该做,不再是过去那种有事先来找我商量切磋。有能力的同修还主动承担一些救人的项目,并且都能独立完成。

我从一个“总协调”的角色,進入了默默配合同修们的角色,不再经常性的出入学法点了,不再繁忙的传送资料了,不再为解决同修的问题而东奔西走了,开始静静的实修自己,用心做该做的事。

实修中去掉求名的心

话说我看不上的这个同修,这个同修的很多长处,我是不具备的,她有很多的优点其他同修也是比不上的。在我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不足,進入默默实修的状态后,我能平静的接受她表现出来的状态。有些她修炼上的不正确状态的背后,发现是有邪恶的旧势力钻空子在加强她的言行,人心重时越发让她表现出偏离法。不断的用正法理调整自己看不上同修的心态,在我用心接纳她后,她也接纳了我。我没有了想去按我的观念来改变她的思维了,想的是要发挥各自的特长,彼此真正的做到在法上配合,助师正法中去兑现我们史前的誓约。

为了避免、减少旧势力给这个同修造成更大的意外损失,一天上午,我怀着一颗慈悲的心,找到她,复述师父的开示,跟她说,师父开示:“你们都是同修,你们是敌人吗?你们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在世上救人,你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互相帮助的,你看谁不顺眼?他的表面形像、行为,只是人这的,可是你们不都是神来的吗?神那面会这样吗?要从修炼上看哪。”[2] 诚心的跟她说,我今天要说的话,一旦要触及到你的心,你一定要包容我。她感受到了我的真诚,那天上午,我们交流了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去式的争执、辩解。

但是可恶的旧势力揪住她的一些没有尽快归正的漏洞,在我俩见面十一天后,同修被绑架,后被投入了监狱。案发后,我们没有揪住同修的过失,没有陷入被绑架的表象,只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用心做着此刻我们必须该做的。我们各自认真向内找的同时,整体开始了营救同修,做了种种的努力、尝试,大面积的发放真相信。

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心性上的触及和干扰,尽管我做着我该做的,在用心的默默付出和配合,还是听到同修在背后说的一些话。起初,这些话传到我这后,看看事情的起因,还分析分析;后来,我再听到什么委屈和不公的话,能清醒理智的先修自己,先看自己了。对我持有不同意见的同修,也能真诚善待,没有想解释辩解的思想念头和行为活动了。慈悲的师父看到弟子有一颗真修、实修的心,帮我去掉了很多人的东西,我感觉不到了委屈和不公给带来的伤害了。

同修被绑架后,我主动去找外地的一对夫妻同修,这对夫妻同修与被绑架的这个同修密切合作,也是这个被绑架的同修经常去那里,我没有接触过他们。当跟他们交流营救同修和自身修炼的严肃性、实修的重要性以及严肃对待发正念的要领时,他们受被绑架的同修的影响和带动,根本没有接受交流的话题,表情非常的愤怒,对我指责训斥了一番,说了一些言辞过激的话,在场的同修有些看不过,对应了几句,我没有动心动念。当天下午,这对夫妻同修又跑到另一家同修,叙说她是怎么对我说了一些让我下不来台的话等,说是连家都没有让我進等等。这话又很快的传到我耳朵里了,我听后依然没有动心。真正实修后,把修炼摆在重要位置上以后,出现的一些摩擦、矛盾根本就动不了心了。

当时,我还坚持着天天为一个病业中的同修发着正念,加持他尽快走出病业假相。虽然病业中的同修,误解我真实的行为和想法,说我象唐僧一样善恶不分,等等,对我持有偏见,但我知道自己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只有谦卑的同化法的份儿,断然不敢用大法来伪装自己做一些满足、迎合个人观念的事,所以面对出现的所谓干扰,我很理智,感觉轻松自在和坦荡。

反思发生的一切麻烦、想想那些不中听的话,都是冲我求名的心来的。喜欢听好听的话的虚荣心一直存在,排斥不同做法的观念也很重。在我找到这些人心后,对照大法衡量归正后,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平淡,没什么可值得闹心的,也没什么可值得落泪的。过去我一受委屈,就自然的反映出很强的波动和情绪化,哭啊、难受啊等等,当我懂得无条件修自己、默默配合圆容整体后,反而没有了苦恼。

放下自我,默默圆容整体、静静实修自己,真的是轻松愉快,这个升华也是源于大法的威力和威德。在人心与正念的较量与锤炼中,渐渐的,现在我会修自己了,做到真修的时候,能真切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当我表现出一个真正修炼人的状态时,师父就给演化出足够的欣悦和收获,身边的一切事和物都是那么的祥和。

师父给予弟子太多太多,弟子却无以回报,只有以实修自己、默默圆容整体来回报浩荡的师恩。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与加持!谢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个人体会,如有不妥,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