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黑窝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去年的一天晚上,一群警察非法闯入我家,从我家中抢劫走大量真相资料和制作真相资料的工具、几十本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在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强行拖上警车,关入当地拘留所,后转入看守所。再一次来到黑窝,我没有惧怕,但我想这不是大法弟子该来的地方,要彻底否定、要尽快出去。

一、正念强大,解体邪恶

我每天长时间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参与迫害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从上到下,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大法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救人之路,即使有漏,也绝不承认旧势力任何形式的考验。在黑窝这种严峻的环境下,我精神高度集中,正念非常强大,我坚信,在师父的加持下,再强大的邪恶生命也终将解体灭尽。

有时一上午的正念发下来,感觉身体的能量被耗尽,但经过中午的休息和背法后,浑身又充满了能量,下午接着发正念。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不只是为了自己早日出去,更重要的是为了公检法众生少对大法弟子犯罪,使众生解脱被邪恶生命操控和迫害。我觉的这是我作为大法弟子对自己和众生负责的最起码态度。

二、向内找,清理自身

向内找这次被迫害的原因,是因为放松了平时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从而滋养了人心。我平时总是一人在家,几乎每天都有同修来访,又是学法点,我自己又做资料和其它讲真相项目,时间长了,陷入了做事,放松了学法和修自己,以至被邪恶钻了空子,教训深刻啊!修炼可是极其严肃的,从现在开始,我就要严格的修自己的一思一念。

这里的被关押人员,有吸毒、卖淫、传销、诈骗等等,还有同性恋,在我看来,都是社会的渣子,可是她们只是被这个败坏的社会所带动,她们的先天本性是好的,是为了得救来的。我首先放下了瞧不起人的心,以尊重的态度友善的对待每一个人,不管她们对我好还是不好。刚進来时,房间里充斥着情歌甚至黄歌,我就集中清理自己空间场从微观到表面色欲的物质,这些歌少了许多,又清理我空间场对男女之情的执著,这些歌几乎没了,她们改做游戏、猜谜、回答脑筋急转弯了。在修炼前,我对谜语颇有爱好,自认为是个猜谜高手,但此时,我放下了这颗想显示的心,置身事外。当有人说邪党污蔑大法的话时,我不再愤愤不平、而是担心她的未来。一次我给身边的人讲邪党活摘器官的暴行时,她问我:“你是不是特别恨某某党啊?”我回答说修炼人只有善没有恨,心里却意识到自己还有强烈的仇恨心。

一天牢头来跟我说,某某和某某(指同时被关押在其它室的法轮功学员)都写了“转化书”,很快就要出去了,你也写吧,就能出去了。我“蹭”的站起来,有些激动的说:“以后谁也别在我面前提这话,谁想学谁就学,谁不想学就不学,跟我有什么关系?!”牢头有些尴尬的走了。哎,这不是争斗心吗?其实牢头也只是被警察指使着来说的,她本人并不想说啊,我怎么这么不善呢?随着不断的内修内找,去掉执著心,慈悲心渐渐的从我的心中升起。

三、善待他人,证实大法

大法弟子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所以我要善待这里的每一个人,放下自我,处处为别人考虑。比如我把很长时间才发一次的鸡蛋送给要开庭的人,祝愿她有个好结果,并告诉她诚念九字吉言结果会更好,她说谢谢,后来她在警察面前说我人很乐观、很善良。我把饭里的肉给了一个刚开始故意唱“某某党好”的人,并要主动替她值班,她很感动,有天晚上值班时给了我很多手纸(因刚去的人都缺纸),给她以后得救打下了基础。我身边有个安徽大姐,说她头晕,并悄悄告诉我,她这是老毛病了,吃药根本不管用,头晕厉害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到处乱跑。她怕自己在这里犯病,很是担心,我告诉她诚心念九字吉言,她很虔诚的念了两天,高兴的说:“头不晕了,谢谢你!”我说应该谢师父,她就说:“谢谢师父!谢谢菩萨!”也有的人刚开始满脑子都是邪党的谎言,对我很反感,但看到我的言行,渐渐的也在改变,主动跟我说话了。

一次她们聊天时说:“我们都是为钱進来的,只有某某(指我)是为信仰進来的。”警察叫其中俩人来劝我写转化书,看的出她们只是在应付,说了两句就走了。

四、师父点化,走出黑窝

从我進入看守所,师父不断的用梦的方式点化我。并且我在反复背诵《论语》时,师父给我展现出层层法理。比如从第一句话:“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他是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1],我认识到创世主是最大的,其次是大法,其次是宇宙。从“内涵洪微至极,在不同的天体层次中有不同的展现。”[1]中我感受到大法内涵的深邃无极,无以言表,悟到不能固守自己对大法某一层的认识而不理解、否定和排斥其他同修的言行,也就是自以为是,看不起别人。同时体悟到包容的一层内涵:大法能包容一切,我们也要以洪大的胸怀包容一切人与事。

刚進黑窝的时候,总是梦见自己在一间大教室里活动(指看守所内),后来逐渐的来到了教室外面,后来梦见和家人在一起,后来有一次梦见警察又進了我家,我慈悲的对他们讲真相,他们背后的邪恶解体了,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我家。我悟到在正念的作用下,迫害我的邪恶已经彻底解体了。又过了几天,我想到:既然邪恶已经解体了,我就应该出去了。我就求师父:师父啊,弟子今天一定要出去,请师父帮助。中午午睡起来的时候,得到师父的点化:五日后在父母家。到第五天时,我心里有些不稳,真的是今天出去吗?结果当天没出去,向内找,发现了一颗求出去的心,我稳下心来,心想不管在里面还是在外面,我就是清理你邪恶。第二天我又集中精力发了一天正念,晚上被释放,回到了父母家。历时四十八天。

出来后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十分清晰的梦,梦见我在看守所里,被宣判非法判刑九年,梦中感觉就是真实的,直到我睁开眼,看到还在家中,才松了一口气。我悟到,旧势力本想判我九年冤狱,但在师父的不断点化加持下、在自己的正念正行以及同修的整体配合下,成功解体了邪恶。

后来看到师父说:“师父呢,其实师父也在。共产邪党说我躲在美国,我天天都在中国!”[2]我的眼睛湿润了,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弟子又让师父操心了,以后在修炼上再也不敢放松了。

个人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