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视发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七日】发正念常常是我的一个大的障碍。由于日常的事情,比如照看小孩,工作和家务等,使我很难有固定时间用于发正念。

我喜欢阅读,所以学法比较容易坚持,我每天都炼功。然而发正念对我来说却是一个问题。由于工作,很难找出时间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更糟的是,我感觉发正念是一件很烦人的事,经常需要去挤时间来做。

向内找一找,发现是一种由于没有正念而导致缺乏耐心的执着。我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但仍然不能让我做好发正念的事。我坐在那里十五分钟,却无法集中注意力,心里不停的翻腾着工作和家里的事情。发正念时间一结束,想起师父的要求,又很后悔和羞愧。

师父说:“大法弟子目前就是三件事。一个是讲真相,一个就是发正念──发正念包括自身和对身体外部形势起作用,再一个就是自身的修炼、学好法。这三件事都是至关重要的。”[1]“所以是至关重要的。每个大法弟子都不能忽视这件事情,也不能以任何借口忽视发正念,因为你清理不好自己你自身就做不好,你清理不好你自己也会干扰别人。”[1]

这两段讲法深深的震撼了我,我反复阅读。我问自己:我为什么发正念时不能专注?那意味着我没做好三件事,所以不是个真正的修炼人。师父还把我看作真修弟子吗?师父有多少讲法与要求交织在一起?一切都是相关联的,不能跳过。否则就是有漏,会被旧势力钻空子。

意识到这些后,我发正念时就专注多了。我开始思考发正念的问题和为什么要发正念。

《转法轮》时,我总是注意到师父讲过的一句话:“能不能达到开光呢?那得看他怎么去念经。释迦牟尼讲正念,得一心不乱的念经,真正的能够使他修的那一法门的世界产生震动,才能招来觉者。那个觉者的法身上去一个,才能达到开光的目地。”[2]

“背诵”这个词一直出现在我眼前。这不是在告诉我要背诵师父的法吗?我最后一次背诵一段或多段法是什么时候?鉴于我的时间限制,我忽略了这一点。前段时间我可以背诵整个章节。让我停止背法的那个结在哪里?我又重新开始每天背诵一段《转法轮》。当我背法时,师父一直给我提示。

师父说:“还有一种人,过去人家说他身上有附体,他自己也感觉有。可是一旦给他拿掉之后,他那个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觉的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还会招来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2]

只有通过背诵上面这段法,我才意识到大法修炼者必须始终保持正念。不是只在某个特定情况下,在讲真相时,或在发正念时,要始终保持正念。当我们担心某些事情时,这个担忧不是出自于我们自己。就象师父告诉我们的附体的例子一样。如果我们不断考虑我们的工作以及如何解决它,是否会增加我们的工作量呢?

我回忆起师父给我一个明确点化的情况。这只是一件小事,但对我来说相当重要。在推广神韵期间,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我的儿子,如何平衡好一切的压力让我感到没有耐心和脾气暴躁,我们之间的关系很紧张。一天晚上,我儿子大发雷霆,指责我专注于法轮大法而不关心他。他从房间的墙上取下“真、善、忍”的字画,告诉我他不再想要了。我很失望和悲伤,但不想批评他,尽量保持平静。师父当时帮助了我,因为我一直非常冷静。

我向内找我修炼上的漏洞,过了一会儿,我意识到我缺乏慈悲心。我对儿子很失望,因为他很久以前就不再和我一起学法。然而他浪费了很多时间在玩手机,并对电脑游戏感兴趣。总的说来,我担心他会毁了自己。然而,我并没有想到他因为青春期而变的有些迷茫并且存在一些不安全因素。虽然他那时没有学法,但他支持我并帮我把神韵小册子搬到车上。在我忙于推广神韵或讲真相而没有时间做家务时,他会帮忙打扫公寓。

当我站在他的角度去考虑时,我能感受到他的苦衷,我几乎流下眼泪。我希望自己和他相处时更有慈悲心和耐心。此外,我必须相信师父会帮助我儿子选择正确的路,也许有一天他会回到大法中。我不应再担心,而是保持正念。我没有跟我儿子说话,但注意到放在他房间床头柜上的那张带有真、善、忍的字画,过了一个星期后,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我突然意识到我每天都炼功学法,但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学法?只是机械的学法?我真的是在学法,还是只是在读法?我请求师父帮助我,开始真正的学法。

师父讲:“真正修炼的事情是全凭你这颗心去修的,只要你能够修,只要你能够踏踏实实的坚定的修下去,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不这样对待都不行的。”[2]

“天天光炼这几套动作,就算是法轮大法的弟子了吗?那可不一定。因为真正修炼得按照我们所说的那个心性标准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炼。你光去炼那些动作,心性提高不上来,没有强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谈不上修炼,我们也不能把你当作法轮大法的弟子。你长此下去,别看你炼功,不按照我们法轮大法的要求,你不提高心性,在常人中你还是我行我素,说不定你还会遇到其它麻烦事”[2]。

那不是我自己的问题吗?这一章节我读过无数遍,但我没有真正领会其内涵。我意识到我只是在浏览这一章节,因为我主观认为师父承认学法的人都是他的弟子。为什么我没有领会到更深层的涵义呢?如果我们不保持正念,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以正念对待,那我们如何才能提高自己的心性呢?消极的想法只会增加负面因素,使我们猜测、抱怨以及相互比较,并使我们疲惫不堪。

有师在,有法在。师父时时刻刻看护着我们。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我们在做什么,师父无处不在。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中。因此,我为什么要感到累,不能勇往直前?

师父的慈悲是无量的。为此,我必须保持一颗慈悲心和强烈的正念,放下人心,救度众生。只有这样,我才会对师父深怀感激之情,成为一名真正的弟子。

在结束我的交流之前,我想交流一些师尊为我安排的一些小而精彩的经历。

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我决定带着我儿子去湖边。当时正是神韵推广期间,虽然我有事要做,但我决定休息一下,和我儿子共度些美好的时光。在我们散步的时候,三位老太太坐在长椅上,一位女士对我说:“你能帮我站起来吗?我只需你拉我起来就行。”这太好笑了,我帮她站起来。她谢过我后,我们继续往前走。在我们走了几米后,我意识到这是缘份。为什么我把所有神韵传单留在车里了呢?我记得我的钱包里还有几张神韵卡片。我转回去给了那位女士一张卡片并简单交谈了几句。她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神韵!我看到过一张海报,但不记得表演的时间和地点了。我对演出非常感兴趣。谢谢你给了我一张卡片。” 我当时几乎流下眼泪。

另一次,我要外出办一些事情,本来时间很短,应该开车去,但我决定徒步去,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需要呼吸一些新鲜空气。结果在公司大楼外,我遇到了一位十年未见的同事,当我和她谈起神韵并给了她一张传单时,她很高兴。如果我当时开车去办事,我很可能就错过这位同事。师父安排我遇见了这位有缘人。

还有一次,我让儿子帮我把神韵的材料放進邮箱里。他抱怨说他腿疼,他不想走路和我一起去发传单。我不予理会,只是发正念并善待他。与此同时,我请师父帮助我。我对儿子说:“别担心。你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如果你敞开心扉,师父就会帮助你。”他决定去发传单。过了一会儿,他承认他的腿不疼了,我们迅速分发完了传单。

正念会促成成功的途径。以上是我个人的理解,是我通过学法,与其他同修進行修炼经验交流以及向内心找后所认识到的。我必须继续向内找,克服一切困难。我相信我必须放下许多执著,尤其是自高自大的执著。

感谢尊敬的师父的无量慈悲,感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