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译文:我在葡萄牙文明慧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十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此后,我就在我所居住的城市成立炼功点开始洪法,因为我想大法这么好,希望更多的人都来了解。我在网上与同修一起合作做大法项目。我在大纪元那里做了四年,但觉得缺乏一个能帮助修炼者的项目。

二零一三年我参加了纽约法会,从中我对修炼有很多的领悟。比如要放下内疚和害怕的观念,要起主导作用,要改变我的环境使其真得能够帮助同修、又完成自己的誓约。

师父说:“那么既然是这样,大家想一想,我们在这个历史时期是不是应该唱主角?”[1]我想,明慧作为一个项目,应该考虑为葡萄牙读者建立一个网站,因为他们分布在九个国家。但我不认为这是我的责任。同年第二个学期,我搬到美国的另一个州继续完成博士学位。在几个月期间,我去了不同炼功点,当地同修也在修炼上帮了我许多。记得一天从炼功点回来后,我内心平静、心静如水,于是我开始读《洪吟》,效果也特别好。法理不断打入我的脑中,我明白了许多。在那个州,我也参加了集体学法与推广神韵的活动。

当我读到《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时,师父说:“我们最近一个时期呀,从大陆出来不少学员到国外来。不管怎么来的吧,有很多我都知道,在国内做的很好;有很多我也知道,做的很差。可是到了国外来呢,一看这环境宽松了,没有迫害了,想过悠闲的日子。不兑现誓约很危险哪!为什么呢?你是有责任的!你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这个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助师、要担当救人的责任哪,你不去做!”[2]

我意识到,我在美国感到悠闲,生活的舒适与物质化的追求对我的冲击也很大。尽管我天天学法,炼功却每周只有三次。我想炼功却做不到,因为人心与安逸心太重。读了师父的法之后,我明白自己要参加明慧,并去掉对自身和其他同修的负面想法。我和有关的佛学会联系。这样葡萄牙文明慧网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创建,于二零一四年七月开始运行。

走过的路

文章翻译完之后,网站的运作也很重要。与此同时,我还要克服自己的不安全感,并与其他同修交流想法。就网站的名称而言,一位同修要把他翻译成葡萄牙文,我的理解是要保持,因为明慧就象一个商标一样。

与此同时,我还要把葡萄牙语这个网站与在美国的主网站沟通起来。在网站设计方面,一位同修想進行制作,但她缺乏相关的技能。一个有能力的同修看上去不感兴趣或不愿帮助。在这个过程中我要修心,而且要应对这种摩擦。这样,这位女同修制作了一个网站,但由于一些基本问题而无法使用。最后我们没有办法,只能等美国同修制作一个网站给我们使用。

作为协调人,履行协调人的职责对于我是一个修炼过程。我也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局限性,以及逐步理解什么是师父所要的。但有时我也找不到同修来帮助这个网站,因为大家可能都有自己的想法,比如有时是想证实自己,有时是认为他们不是这个项目的,所以只是偶尔高兴时过来帮忙。但是这些做法是无法维持网站稳定的。

我们的团队

有人工作了一段时间就离开了,留下很多工作让其他的成员来完成。因为他们来去都没有准头,所以无法让我信任和依靠他们。那时我基本上对做事的同修没有什么标准,因为我想给每个人一个机会。有时我看到,同修自我感觉很好但其实做的很差,并且看上去很难有突破。接受这种做事三心二意的同修,一定程度上是在迁就他们,因为他们只是凭着热情和愿望来做事。当然部份的错也在我,因为是我没有拒绝,而且当初愿意这么帮助他们。

我下定决心来做这件事情,即使没有其他同修来帮助。师父让我们向内找,于是我开始分析自己的情况:我并不完全符合协调人的条件,而且我的错误也给网站带来了损失。一个例子就是,我们想编辑一本二零一八年杂志,但一位负责审核的同修对内容表示异议,所以做了一半就离开了。这样那件事就停下来,无法完成。

我的修炼是很关键的,所以我决定要坚持,要履行协调人的职责。与此同时,总协调人规定每个参与明慧的同修都要参加每周的集体学法。根据这项标准,我对于那种偶尔来帮忙的同修就会婉言拒绝,因为过去已经给过他们太多的机会了,效果不好。

现在,那些朝三暮四的人离开了,也没再回来;只有稳定的、能够坚持的同修留了下来。尽管他们象我一样,能力也有限,但至少我们能够集中精力、不断進步,而且扎扎实实的修炼。这个网站需要那种能在日常运行中靠得住的同修。

协调之外的事情

有一段时间我们要做一个项目,包括翻译一些旧的、基本的文章,这是组成网站所需要的。团队成员要做很多,但我却跟不上,因为自己要兼管几样事情。这时管理网站的同修告诉我让他来做,并会为此负责。于是他开始按照总部的做法,和协调其它语种的同修交流。另外一位同修在这个过程中也提高很多,她过去对中共的迫害了解不多,现在通过翻译明白了不少。

师父说:“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再返回明慧日常工作不是那么容易。我认识到,我最大的执著就是怕寂寞;实际上,我真实的想法是找到自己和实现自我;然而,这种怕和担心正是我偏离宇宙特性的表现。我明白自己的使命。我决心还是要向前走。

随着葡萄牙语明慧广播的推出,我们的团队又增加了成员,我终于在协调工作上扎下了根。在修炼上,我们也能互相帮助。现在的团队就象金子一样闪亮。我很荣幸能和这些可敬可爱的同修们在一起,助师正法,同时我们也在修炼与提高自己。

这是第一次,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成为了现实。

翻译大陆法会的文章在几年前看上去无法想象,我也没有这样的团队。然而师父讲过“相由心生”[4]。就这样,我们翻译了四十多篇文章,以至更多。这些会制作成葡萄牙文的明慧广播。这一切靠的就是这个扎实的团队。

差不多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我在找房子住。有一天,我害怕花钱租房子。在这时,我翻译了一篇文章,题目碰巧是“这一千多元假币怎么办?”在读这篇文章时,我感到自己对怕失去钱的执著就象文中作者把假钱烧掉一样消失了。找房子期间没有网络,我知道这些魔难不是偶然的。过程中我学会了不带有怕等执著来面对现实。过程中,我对缺钱的怕、对居无定所的怕、对无法上网的怕,都暴露了出来。还有更多的安逸心,我想生活得好,证实法的心不纯,或者有时做事没有尽全力。在这个过程中的修炼使我的内心变得更纯净。

可是后来,我仍感到自己怕失去钱与物质利益的执著很强,这让我非常沮丧。

师父说:“稳定的工作也使修炼者不至于为了温饱问题、生存问题而耽误修炼与安心洪法,及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在社会的各个行业中都可以修炼,也都有有缘人等待得法。”[5]

通过学法,我才意识到我的生活之路就是为我现在证实法而铺就的,而且我现在已经具有了应有的技能。我具有了所需的一切,我也相信未来需要的,不管是有还是没有,都不会成为问题。毕竟,师尊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

做好三件事

我现在每天平衡做好三件事。我记录自己每天炼功、发正念和讲真相的时间。因为我不想骗自己,所以要努力做好。我真实的想法是想配得上“大法弟子”这样一个称号。就这样,经过长时间的尝试之后,我终于能够在家里稳定的学法。这会让我与同修们一起提高。

结语

我在翻译与协调网站上还有许多执著心要去。我知道自己在增强意志力,以便把工作做好、同时去掉不好的想法。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的生活环境也从糟糕变得神圣起来,明慧工作变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

由于总协调人规定所有的团队成员都要在一起集体学法,我们葡萄牙小组现在也变得稳定,而且形成一个整体。在不久前的明慧法会之后,我们又增加了新的成员。

虽然我过去犯过不少错误,以至于让我痛哭流涕,但是我能够认清这些、并且坚定下来以后做好。

我很感激师父对我的帮助。师父和大法让我变得更加自信,而且信师信法。

以上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告诉我。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