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译文:在明慧工作多年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一日】我在明慧工作多年的过程,是一个去掉根本执着、修出忍耐力、坚持日复一日救度众生的过程。

我是二零零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几年后,我开始为明慧修改文章。这些年中,我又承担了一些其它的工作,比如组织和编辑工作、撰稿、审稿,以及为文章拍照。

把明慧的需要摆在我私人的兴趣爱好之上

在我刚开始修改文章时,就面临一个大执着的挑战,就是我想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决定我在明慧的工作。协调人给我打电话问我:“好几天过去了,为什么你还没能把一篇长的稿件修改好并发回去?”这个执着心就表现了出来。他礼貌的问我,那篇文章我修改的怎么样了,并明确的告诉我,网页很需要那篇文章。然后我就会找各种理由跟他解释,为什么我还没改完那篇文章。

有时我会生气,因为我把这种电话看作是施压,而我想摆脱这种压力。为了完成定额,我必须每天都修改文章,而我为此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而且我也觉得,每天这样工作是不可能做得到的。此外,我当时还不想每天在电脑前工作数小时。我对被施压而生气的原因在于,我想自己决定,我何时坐在电脑前,工作多长时间。我想自己来决定我工作的速度和努力的程度,而不愿意让别人来把这些强加于我。

那时,我还不能理解,这种所谓的自我决定的意愿背后隐藏了多少私心。我只是固执的认为,我的生活状态(工作、家庭和家务)以及我的需求才能决定,我什么时候能为明慧付出,做什么和做多少。我反对用明慧的需求来决定我如何支配我的时间。

更多的责任,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

当我承担更多的责任和协调任务时,情况立刻就变了。自那时起,我每天都为明慧工作,无论是在旅途中、做神韵期间、工作很忙时,或者圣诞节期间家里有客人时,等等。在新的任务面前,我必须尽快提高自己、“洗净”自己,并从一些执着中解脱出来。

对工作流程的总览帮助我洗净自己。我能够看到,哪些地方需要更多的支持,哪里缺人。我也能看到,正是因为一些同修的努力付出,才使明慧能够完成使命:即把每天的正法状态反映出来,揭露迫害、给大家提供最正的修炼环境。

我也获知,我所做的和没能做到的一切,对网页和其他为之工作的同修所产生的影响。通常我们看不到这些,因为在这人世中,我们的视线受到很大的限制,就更别提看不到我们所做的在另外空间所起的作用了。

在协调翻译和修改组的工作中,我也能看到,如果我没有做好或没能完成一项工作,就会形成一个漏洞。或者另一位同修必须试着弥补我的工作,而这又将给这位同修带来额外的负担,她可能会因为超负荷而不能完成或者不能很好地完成她自己份内的工作。

而在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如果我和家人外出度假两周,而在这期间不做明慧工作,将造成怎样的漏洞。

我终于明白,我们一旦参与了这个项目,就在明慧中占了一席之地。从这一刻起,我们就不能随心所欲的偷懒了,不管我们是为明慧网翻译、修改文章,或者承担其它的工作。

这个认识对我一层层的修去自作主张的执着很有帮助。把明慧的需要放在我个人的需要之上,是我走上正确方向——修成无私的重要一步。

师父说:“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 。

从那时起,无论我外出旅游,也无论我是和同修一起去参加活动,还是和我不修炼的先生一起旅行,都会带上我的笔记本计算机。

我的坚定被考验

这些年当中,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那些对我坚定程度的考验。能够认识到还不够,我们还必须把这些认识付诸行动,否则还算不上是修炼。比如说,几年来我都会在夏天和家人一起度假并宿营。有时露营地根本没有电源插头和无线网络。我还记得,某个夏天,我是怎样为了能够有电源插座和无线网络而坐在远离宿营地和大自然的简易库房的。

为了能够把文章发送出去,我必须骑上自行车去提供无线网络的最近的咖啡厅。或者趁其他人都还熟睡之时,就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坐在为给野营者提供的半通风的房间里,用笔记本电脑来工作。我先生批评道,即便在度假我也不能放下修改文章的工作。“难道就没人能接管你的工作吗?”他总是问这同样的问题。或者在圣诞节期间,为了准备在我们的房子里和客人们一起庆祝,总是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即便如此,我也会在去做那些节日准备工作前,先完成明慧的工作。

这种情况下,往往没那么容易,一点也不容易。然而我总是把这些当作是对我坚定和清醒程度的考验,这对我帮助很大。我们没法向常人解释清楚。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在度假中对待明慧的工作不能象常人对待普通的工作那样。也不是说,我觉得自己是他人无法替代的。我只是认识到,我做到和没做到的一切,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当然,我只能看到整个事情中微小的一部份。

这个达到无私境界的过程是一步一步的。我一次又一次碰到我必须突破的下几个层次。就算是现在,在我为明慧工作了多年之后,我还不断的感受到那些企图控制我的私心。比如在主要负责人给我布置额外的任务时,这时,我总还需要一些“修炼的时间”,才能接受。而那些阻止我接受这些任务的杂念,往往出自于私心——旧势力的核心。

然而这些“我的”思想,其实并不在法上。只要它们不在法上,就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

学法和合作

师父说:“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2]。

而唯一能够突破这些安排的,就是集中精力学法,不断的用法来检验我们的思想念头,并纠正它们。用正念来认识所有不符合法的一切,不承认它们是原始的我,并解体它们。

而学法对合作所起的有效作用,师父也让我直接体验了一次。

那时,许多对一位女同修的抱怨在我的头脑中回旋——她因为接受了神韵的协调工作而停止了做明慧,而我们小组的另两位同修在她不干之后也不可能单独完成那项明慧工作,这样明慧新闻简报就停刊了。几位主要负责人开会,谈到明慧新闻简报的重要和必要性,我们必须重新做这份简报。

内心里,我极不情愿,从新成为那个小组的一员。即使在两年之后,我还在心里为当年的决定而责怪那位女同修。

在这种情况下,我拿起《转法轮》开始学法,不带有任何目地的学了半个多小时。虽然学法时我没有新的领悟,但是当我学完法,放下《转法轮》这本书,并想到新闻简报和刚才提到的那位同修时,我的思想来了个大转弯。我能够非常平静、不带怒气的考虑这个问题,并替那位同修着想了。我对她的抱怨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的视野也突然开阔了,明白了她当时的困境以及她为了顾全方方面面的要求所做出的努力。

师父说: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特别的经历。因为我的状态在学法前还那么真切:心情沉重、忿忿不平、怨声载道……然而现在,仅仅一个小时之后,我的思想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转法轮》积极而圆容的力量就是那么神奇!我从心底感谢师父给了我这次体验!从那以后,我又愿意参与明慧新闻简报工作了。

什么可以帮助我们更加真诚的合作?

我想,我们从去年开始每天早晨集体学法,帮助我们为明慧工作的同修加强了正念,哪怕我们没有直接参与,而只得知这个学法小组的建立。她发出的能量,也对我们起到了正面的作用。在明慧里我们都是紧密相关的。尽管目前我们中只有一部份人开始集体学法,但这对团队中的其他人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正如我们其中的一位女同修所说,尽管她自己并没有参加晨读,但是,仅仅是知道这个时间组里的一些同修们正在学法这一点,就能帮助她起床炼功。如果组里有更多的同修参与進来,那将会怎样呢?

修改和被修改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也必须在这方面修掉一些执着心。有时,虽然在这一点上还有压力,但是对我来说,已经修掉很多了。

在这个问题上,对我帮助尤其大的,是替读者着想的心。每一个处理文章的同修,都在为这篇稿子的成功而做出自己的贡献。哪怕看起来,修改的同修把一篇翻译从新改写了一遍,没有原始的译稿也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最终的审稿也是建立在修改者的版本之上的。

自从我们的网页引入首页文章的引子以来,我也经常读到修改和审稿同修撰写的非常有启发性的引子,特别是修改者在下了一番功夫之后。

谦虚

在加工文章的过程中,我学到了谨慎而为。以前我总是想,关于正字法,我比别人懂得多,也很有语感等等。我就凭着这些修改文章和给出反馈。但是,即使只是在正字法方面,也有许多不同的我们需要考虑的角度。在这期间,我明白了,我的有关知识其实还是很有限的。

每天用明慧网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据我的理解,我们为明慧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为明慧工作,使我每天都能帮助救度众生。哪怕我因为工作和家庭的原因,有时只能在晚上很晚或者清晨的时间,或者我午间休息才有时间,我还是能每天都履行我的使命。除此之外,在哪个项目中还可能做到呢?有些同修周末时去参加信息日,或者在某些机缘下给政治家写信,但是在其它的日子里呢?

明慧网有三个读者群:1)常人,如政治家 、人权组织 、记者以及感兴趣者;2)同修;3)为邪恶做事的人。

每一篇好的文章,都能帮助救度众生。当一名政治家通过我们的分析、文献资料或者个人被迫害的亲身经历开始明白迫害的程度时,他就在被救度了。而当我们有关活动报导的新闻让读者明白我们的初衷时,那么它就会把他带近大法。

每一篇好的心得体会都会帮助一群修炼者提升自己。提高就会让这个修炼者世界及里面的众生被救度。他们不就会随着每一篇优秀的心得体会而得救吗?

而我们的责任则是,使这些文章能够起到这一作用,并发表它们。如果文章缺少对法理的认识、内容不完整、表达方式机械而造作、有缺失、存在正字法错误等,这些都会惹恼或打断读者,甚至使得他们受干扰而放弃阅读。

在这期间,就如何才能提高文章质量,我们还得到了其他项目同修的支持。我想,除了修好自己之外,如果我们能够明确提高专业水平的重要性,我们就会更加珍惜同修为我们提供的专业培训。

在此感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明慧二十周年法会交流稿选编)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