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道得法的坎坷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编注:这是一位二零一八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他在尼泊尔寻道求法期间,偶然看到揭露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的视频,为大法弟子对法的坚定所感动,开始了解法轮功,走入大法修炼。下面是他自述从在名利中拼搏到寻道求法的经历。

大学还没毕业的我,因为年轻气盛、耳濡目染的被娱乐圈的名利色诱惑着,在课下之余学习街舞,和别的学院的同学,渐渐的我们团队在大学城的大学生才艺大赛屡次拿到一等奖,从而和当地电视台有了联系,我也当上了他们选的一个MTV的男演员。后来一位日本杰尼斯的制作人要在中国开发市场,就举办了一次湖南卫视的选秀活动,就是要组一个象日韩一样的男子团体,电视台的朋友知道我会街舞,就把他们拍的MTV发过去。当时因为虚荣心,毅然放弃了学业前往上海比赛。其实我的舞蹈和声乐就是很业余,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進了总决赛,最终我并没能突破总决赛,录完就回到大学的城市,可那种挫败感和上过电视的虚荣心让我放下一切去学习歌舞这方面的技巧。

我茫然的来到北京闯荡学习街舞,偶然间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经纪人,進入了这位经纪人的公司做组合练习生,就是出道前的培训。当时这个团队请的是韩国最早的一个舞蹈老师,在他的严格要求下我的技巧上的缺点暴露的很彻底,再加上我那时又倔又钻牛角尖,和舞蹈老师的矛盾越来越大,这个老师就想把我剔出去,而我就拼命的在各种极端的体能训练中强化自己、突出自己。慢慢的我患了抑郁症,但内心对名利的向往还在支撑自己,我试图去寻找救赎和解脱,但只能买到一些心灵鸡汤之类的话,还有一些国外的心理学家的书尝试能让自己静下来,调整自己的负面情绪。

偶然聚会认识一个朋友,我因为他的关系就带着旅游的心去了一次五台山。第二天我也很早的起来参加早上喇嘛的念经。我甚至那时连怎么打坐都不知道,只是闭着眼睛聆听,因为那让我很舒服。当喇嘛们准备转移去外面火供时,我突然看见一位大概七十多岁、穿着全身补丁的灰色僧袍的出家人磕大头朝拜庙里的菩萨像。这让我眼前一亮,好奇心就上来了,但我发现除了我别人都没过去和他说话,现在想想当初好幼稚,我问道:“您住哪里啊?”出家人说:“山洞。”而且并没有看我,我又问:“您的家人呢?”出家人仍然没看我,轻轻的说了一句:“没有。”我当时眼睛就红了,我想我在大都市里这么打拼贪求这么多,而眼前这位满身补丁的僧人却那么有力量,象大海一样容量的安详。我坚信这背后有奥秘存在,但当时他也没说别的就是安安静静的,我问:“您下一步去哪里?”老人家说了一个很远的地名,说是去朝圣。我问怎么去?老人家说走路去,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就把自己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给了他,自己留了一点。他还是没看我,我强求的塞给了他。临走前,喇嘛给了我一个小本子每日念诵,都是文言文和一些咒语和佛的名号,这让我觉的很新鲜。回去之后,我就当娱乐的念念,但我发现我念着念着每天都离不开,一难受就想念。从那开始,我的抑郁症也就慢慢消散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的项目垮了,成员们也都相继离开了,我们又成了无业游民。家里人当官,因为腐败也被免去了官职和巨额罚款,父母也离了婚。当时这一系列的经历仿佛让我一夜之间尝尽了人生的百态,事业的大起大落,感情的背叛,兄弟因为名利的远离,人心的变动无常,家族的没落,当时只想喝醉麻痹自己,可醒后还是要面对世间,当时只想死。我试着在文字中找到出路,尝试了很多,观察了很多,我发现好象每个人都在经历着这些,而我只不过在年纪轻轻把人一生会经历的提前经历了而已,这让我很诧异,到底这些都是什么啊!

突然有一天我想去寻找那位老人家那样安然慈祥的精神力量,但又不知道怎么去学。但我知道有一条出路就是佛菩萨的智慧,因为那个念诵集让我体会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就这样我不断的摸索,逐渐進入了西藏的经律论的学习,学了几年时间,有时候法会也会去藏区参加,并发心做义工帮忙收拾垃圾什么的。因为自己也没什么世间赚钱的本事,就一边打工一边成为宁玛派的居士学习经律论,随着时间一长就知道了神通之类的真实事件,有些简直就象神话一样,但证据确凿,科学根本就解释不了,这一切我深信不疑、非常向往。

直到我看到一个视频——美国的discovery纪录片,说一位少年六年禅定,不吃不喝。我看着看着的时候眼泪喷涌而出了,我在想经文中的一切并不是玄而又玄的。之后的几年每天一读经文就会想到他,甚至在想什么时候我能去朝圣去求法。我毅然的放弃了中国的一切,用自己的打工钱,又向家里要了一些,去了尼泊尔寻找这位圣贤。

我就一路自己问啊,寻找啊,到达尼泊尔后又走了一天的山路才到达一个营地,知道圣者在原始森林的另外一个营地,而且除了法会公开期间不接受拜访,但这个营地可以让我呆,这样我就用自己的帐篷在他们出家人搭好的竹子房里住下来。来之前我就买好了中尼学习的资料自己开始学习语言。这里的出家人十几岁的年龄多一些,还有会说英文的,僧袍是蓝色的。我一直等到法会召开,我借着这个公开的机会去了另外的中心营地,也如愿的见到了圣者,但是都在很多人一起赐加持的时候。我留在了中心营地发心干活、做义工,又见到了几次咕如(咕如梵文就是老师的意思),但我的签证和费用,加上家里的变故,我不能长期在这仙境一般的圣地长呆下去。

我在山上闷了,因为世俗习气就走路下山去小镇溜达,那里有好一点的餐馆,还有wifi,这样我也可以和家人联系,平时还可以上youtube,因为国外没有封锁,信息是自由的,而我平时就喜欢看youtube上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

偶然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说活摘人体器官的标题,我当时想是不是为了点击率胡乱写的啊,但我多年演员台前台下的表演经验,一听那位良心发现的武警的陈述,我就知道这个事情绝对是真的,这种情绪和语气绝对不是刻意表演出来的,他的陈述刻骨铭心却又无可奈何的说:一刀下去血直往外喷,最后还喊出一句“法轮大法好!”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那个被活摘器官的人还是一个老师,可见她是很有教育水平的。没想到在这个物欲纵横的时代,这个学生对师父的信念还如此坚定存在!

我知道密勒日巴是几百年前的那个时代的修炼人吃的苦,我还寻思这个时代应该不会这样了。我心里呐喊着:太伟大了!太伟大了!我知道古往今来那些百年前已经成就的圣者对上师的信心宁可舍弃生命,经历非人的痛苦也不动摇,但这个时代我还以为不会存在了,人都变成什么样了啊!我肯定做不到。我要学习我要知道她的师父到底传的法是怎样的。因为我对密勒日巴尊者吃的苦在我的心中简直就是英雄榜样,但我做不到,所以我老是朝着这个方向。

我迅速在youtube寻找有关法轮大法的内容,但有很多诽谤的,而且简直是无理取闹,我心里想这都是闲得没事干的人。我终于看到www.falundafa.org,马上输入打开,我发现视频很难下载,有音频,我马上進入去听,一听第一讲,我这一下子汗毛都立起来了:不得了了,我到底错过了什么?再往下听,我很多年的问题、疑惑,很多的不解,全部找到了答案,心里又在呐喊,那种感觉真的从来都没有……

隐隐约约好象又回到了十年前那位出家人带给我的震撼,没错,真的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可是因为尼泊尔讨好中国,很难找到《转法轮》,我就在万古天门开的下面留言,我知道一定会有人帮我。最后一个同修真的看到了我的留言,买了书寄给我,可惜在我签证到期回国时被邪党没收了。

回国前,我自己找了师父教功视频,自己一点点把五套功法学下来,又把其他经文反复的看,我的一切谜都有了答案,我才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是了不得了,人神同在啊!我这个小小的修炼者还被习气和懒惰牵绊着,从同修的一系列文章我才知道师父的法的更深内涵……

我现在一心修炼法轮大法,我知道师父没有放下任何一个众生,一直在世间奠定最后传大法的基础,让我们脱离苦海回归,承受着弟子们的业力。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