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记忆

——有幸参加师父最后一次传法传功班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一九九四年,我二十一岁。八月份我在武汉市中南财经大学看到一些人围坐在一起听师尊的讲法录音,我走过去,也坐下来听师尊讲法。就这样,我得法修炼了。

九月中旬,在炼功点上听师尊的讲法录音时,得知师尊将在广州办传法班,我就把这信息牢牢的记在脑中,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不知道为啥,我当时就觉的师尊以后会很少办班,甚至不办班了。所以生怕自己错过这次机缘。

当知道我在想办法去参加师父的传法班时,家里人都反对,特别是我父亲极力阻挡我,不让我去广州求法。我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去!

在武汉当地报名参加传法班后,我拿到了师父广州传法班的回执。出发时间一到,便背着方便面和一位同修一起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出乎预料,到达广州一出火车站,就有一伙抢劫犯冲上来,那架式很凶!可当那七、八个人围上来刚要动手时,我就看见一个巨大的法轮在旋转,他们都被法轮带动着开始围着我转圈,转着转着,他们就跌跌撞撞摔到一边去了,还有一个家伙象个皮球一样在原地不停的转圈,他边转边惊恐的看着我。我明白了,是师尊在保护我呢!如果他们把我换票的回执单抢走,我就不能聆听师父传法了。那时我也完全相信了:我一开始修炼,师尊就在保护着我了!

来前就告诉自己:遇到的种种困难都要克服,要吃苦。我没钱,连去广州的路费都是向一位同修借的,更无钱租旅馆。广州不冷,准备夜间就睡在马路上。没想到的是,到广州后当地同修就帮我们解决了住宿问题。

二十多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这一幕时,依然感到修大法,自己很幸运,根本谈不上吃苦,只有佛恩浩荡下的激动和幸福。

到广州的当晚七点钟左右,我凭回执单拿到了传法班的入场票。我激动的想:“这不是做梦吧?我能進班了?我能听课了?我能看到师尊了,我能……”拿着票,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多遍,然后就紧紧的握着,生怕票跑了,飞了,不见了,然后把票藏在身上最安全的地方,我还不断的跟同修叨叨:如果有人找我要票,我给他吗?如果票被偷了怎么办哪?如果……能亲自参加师父的传法班这对人的一生有多么珍贵!

我曾错过了几次進师父传法班的机缘:一九九三年错过了中南财大的班,一九九四年错过了延吉的班,修炼后,真的感到阻挡我求法的背后因素真是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这次真是豁出去了一定不能再失去了。记得有位同修在炼功点上切磋时说:“修炼要经过一些魔难,一些阻力,才能悟道。”联想到自己求法的方方面面的阻挡,心里一阵发酸,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写到这里,我又泪流不止……

终于進班了,终于能见到师尊了!

传法班工作人员安排我坐在离师尊最近的地上第一排。我仰望师尊,师尊伟岸挺拔。整个会场被一种慈悲、祥和、暖暖的能量笼罩着。我虽然穿得很少,但是一点也不感觉冷。在这个能量场中,心里只有祥和,不是一般的祥和与慈悲,是用什么词汇也表达不出的一种祥和与慈悲。在这个场中,只感觉到幸福,身体一身轻,我的心也被强大的慈悲祥和熔炼着,也变的祥和了,变的慈悲了。

作为人来讲,面对死亡是恐惧,是害怕,懦弱,或是气愤,斗狠,拼命。我想,如果我再去面对死亡时,这些统统都没有了,有的只是祥和慈悲,是正念。现在回想起这一刻,我才明白,在师尊无与伦比的祥和慈悲的场中,在我这一层次中,已经初步悟到我能放下了生死。

大法修炼一上来要求就很高,师尊在传法班上更是把我们往上拔,往上带。我从一九九四年八月得法,到十二月才四个月,就放下了生死之念。在别的法门中,这是不可想象的。我一打坐,就定住了,非常美妙,非常玄妙。师尊的法力,师尊的慈悲,我理解的,我感受到的,也是无法形容、无法描述的,真的是表达不出来。古人好磕长头,其实用尽一切礼佛的方式也表达不出我们对师尊的感恩与敬仰。

只记得那些天,在班上,到处都是祥和,时时刻刻都是说不出来的一种愉悦。

由于太高兴了,在越秀公园里,我把蛋糕连着包装纸一口气吃了下去了,当时有同修提醒了我,可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吃了包装纸。我只知道笑,笑啊笑啊,我们大家也都高兴的笑,我甚至高兴的流出了眼泪,看同修时双眼也模糊了。有一位同修说他的感觉“真的象是在天上,无法形容,真的就象在天上!”,我们都好象在天上聆听师尊讲法。

在传法班上,我遇到过两次干扰,师尊都给我及时修正了 。因为那几天的梦中,魔老是变化成师尊的形象来干扰并企图阻止我对大法的正信。所以在第一天教功的学员在做示范动作时,我就想多看看师尊,就呆呆的看着师尊而忘记看教功的学员做的示范动作。这时师尊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教功的学员一眼。我就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力量,并且看到师尊的嘴动了一下,我才一下明白过来:现在是在学功呢!我赶紧跟着教功学员学炼功动作。

第二次,我在听课,旁边有一个学员找我,用手推我,第一次推我,我没理他,第二次推,我也没理他。第三次没守住心性,我回应了他。这时师父又看了我一眼,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过来,马上就正襟危坐听师父讲法。就是这个学员,在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后出卖了我们很多同修,给大法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甚至可能就是他造成一个同修失去了生命。我后来才悟到,师父的一个眼神,都包含了无尽的内涵。

在学习班上有一位学员,得了一种很严重的全身溃烂的病,身上发出的气味,就象尸体的腐臭。他跟过一个班,身体大部份溃烂都好了,还剩下一只手臂没完全好。这次他就坐在师尊正下方。一开始我们人人都想坐得离师尊近一些,也想坐在师尊正下方很近的地方。可一坐到那个位置上,就闻到了那个手臂溃烂的学员身上发出的腐臭味。实在受不了这恶臭味道,大家都捂着自己的鼻子。

望着坐在那里讲法的师尊,好象这恶臭根本就不存在。这无形中也就纠正我们。这时我也闻不到那腐臭味了。只是在教功的学员教功时,我们又闻到这股难闻的气味。写到这里,我一下领悟到:师尊为我们承受的实在太大太多了!师尊不只是清理这一学员背后的不好因素,师尊要清理我们这么多学员背后的一切不好的因素,不好的想法和做法,这些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巨大。师尊为我承受了多少,作为弟子的我永远难以想象,不可能知道。

在听师父传法的前三天,我头脑中有时还在翻江倒海,当师父讲了“思想业”的问题后,我就再也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了,不知不觉中我的心性提高了。

在班上,开始我们都想离师父最近,过了几天,我就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别人,坐到后面去了。还有些老学员把自己的票让给没有票的新学员,自己到其它厅里看师尊的讲法视频。

到传法班快结束时,我自己的心也变了,因在班上师父真的是把我们往上拔,往上推。这在后来过关时给了我极大帮助;在正法修炼中,在我真正过劫难时,在遭受种种酷刑时,有师尊法身的看护与加持,有师尊赐给我和我修出的慈悲与正念,从而让我能将一切邪恶因素销毁,闯过一次次关难。

师父赐给我的金子般的祥和慈悲之心,也让我在面对恶警时,在遭受酷刑折磨中,能一声不吭,连警察也佩服我的忍耐力,事后还要和我交朋友。

师尊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加持着我们,我永远都是师父的忠诚的弟子!

叩拜师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