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四代人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九日】我今年六十三岁,大专学历,工程师,在企业做过设计、高管等职业。我妻子一九九四年参加师父的面授传法班得法修炼。随后家人相继得法。现在四岁的孙女也是大法小弟子。优昙婆罗花曾经在我们家开过四次,我们家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母亲

母亲修炼大法前是文盲。一九九六年春请到《转法轮》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我父亲、我儿子的帮助下,不到一年就可通读《转法轮》了。母亲以前面黄肌瘦,手无缚鸡之力;修炼后神采奕奕,无病一身轻。

二零零零年春,因为進京护法、还师父一个清白,母亲遭非法拘留、做奴工、关洗脑班摧残。他们叫母亲写不炼功保证,我母亲没有写。从洗脑班回来后,除了我们家人同修外,也接触不到其他同修,也看不到新经文,社区人员不断骚扰。以致二零零六年七十六岁时,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按照母亲修炼前的身体状况,这个年龄是师父给延续来的。

几年后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母亲三、四十岁的模样,在我身边,马路对面恶浪滚滚,好像是大劫难到了,但我母亲很安全。我确信:是师父救下了她的生命。

我和妻子

一九九八年春,有一天我过马路走在斑马线上,路上也没有什么车辆,正好是绿灯。可是当我走到慢车道的中间时,一辆快速行驶的摩托车冲我而来。霎那间,在离我不到半米的位置,那辆摩托就象撞在了一堵墙上,摔倒了。我愣了一下,想扶起摩托车,可他快速爬起来,冲我就想打,我没有动。他也愣住了,他看了看自己摔坏的摩托车说:“我的车坏了,你得赔我呀!”我想我是炼功人,得高姿态,不管这事怨不怨我,他要我赔,我就赔吧。我说:“行,你看赔多少钱吧?”他一看我这么爽快,也不好意思了:“就五十块钱吧。”实际上,那车坏的五十块钱是修不好的。我当时就想是师父保护了我,而且我是不是还了一条命呢?

二零零九年秋的一天,我走在我家附近的一条没有人行道的不太宽的马路上,从身后驰来一辆车,把我撞出十多米远,摔在地上。我想我是炼功人,没有事,我从地上爬起来,坐在路边,脑袋空空的只有一念:我是炼功人,没有事。不知谁报的警,警察来后要送我去医院,因为是在家附近,有一些认识我的人也劝我一定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坚决不去,我说没有事。当时脑袋空空的,警察看我坚决不去,就让我去交警队签个字,我同意去了。起来时我看到撞我的是辆中巴车,右前角有个瘪窝,地上还有灯罩的碎片。

当时确实没什么感觉,但是到了夜晚,浑身疼痛了。我的念虽然很正,但法学的不好,妻子虽是同修,也不太放心,坚决要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同意了。妻子深夜陪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这是师父帮我还的第二条命,没几天身体就渐渐好了。当时悟性很差,只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大法已经遭迫害了,也没有站出来進京护法,很是惭愧。直到二零一零年的一次集体学法中,我从同修那里请回了全套大法书,花了两三个星期的时间读完,才知道以前法学少了,要多学法,勇猛精進了。

二零一四年五月,单位又组织员工体检了。作为修炼人,我有几年没有参加了,可那时我心血来潮,去参加了。检查后医院用电子档文件提前通知公司并转达给我检查结果:胆囊息肉异变,需立即去医院复诊。我想考验来了。那时虽然人很瘦,身体并没有感觉任何异常,作为一个修炼人,我没有病,一切都是假相,因此没有理会这次体检,更没有去复诊。

我想也换换修炼环境吧,我请了三个月假回家,在三件事上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后来我又续了假一直没有上班。二零一二年,我们家就成立了资料点。二零一五年我和妻子同修都积极参与了实名诉江。年底我干脆辞去工作,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还的第三条命,延续来的生命是让我修炼的,一切事都以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为主。

有一个朋友一家三代都是党员。跟她讲了几年,她都没有明白大法真相。通过我这次身体的变化及我们家四代人受益的故事,她们全家对大法有了全新的认识,不但全家退出了邪党,朋友还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妻子是一家大型企业的员工,得法时刚三十出头,不是为了祛病,也不是为了修炼。因为岳母和其他亲戚想参加传法班及我的积极鼓励,她参加了。目地是参加学习班,每天能在学习班旁边的舞厅跳舞。得法前,大便就不太正常,几天解一次而且很难解,由于年轻也没有在意。得法不久,有一天,肚子不舒服,肛门有坠疼的感觉。到医院检查,别人都一查而过,她被反复从一个大机器里拖出去拖進来的检查,医生还背地里嘀嘀咕咕,几天后才能拿检查报告。回家后妻子就精神崩溃了,我说:“修炼人没有事,是师父给你清理身体,也是考验呢。”后来她跟我说,那几天她把后事都安排好了。几天后的检查报告都不敢自己去拿,还是让我去拿的,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后来她明白了,是师父帮她祛病的一种反应,把那个病灶拿掉了。妻子修炼后无病一身轻了,万分感谢师尊!

从那以后,妻子开始真正修炼了,舞也不跳了。二零一五年五月诉江被邪恶盯上,年底我们夫妻俩被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多次骚扰等迫害,虽经坎坷,但无悔的走了过来。

儿子和儿媳妇

我们得法时儿子刚上小学,大人学法炼功他也跟着学炼。在学习上,我们没怎么管,中考以刚达线分数考上市重点;高考考入二本,后该校升为一本大学。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大型国企工作。几年后,到另一家大型中外合资企业做技术工作,工资翻了一番。三退大潮刚开始,他就退出团队组织了。在大学他是班长,有机会入党,为了好找工作他也想入,辅导员也找过他,但是几次都错过了。参加工作后有一种狡猾的思想:先在组织上入,后在神那里退。可是阴差阳错等原因没能入党,冥冥之中有神灵护佑。

通过学法和我们之间的交流,我儿子提高了认识:入了邪党就同流合污了,宣了誓是要兑现的,天要灭这个坏事干绝的中共,它的党团队员都会做陪葬的,几年前他彻底放弃入邪党的念头了。可这并没有影响他的工作,相反这几年还晋升、加薪。我儿子知道感恩,为大法救人的项目出钱出力。

儿媳妇大学没毕业就三退了,大学毕业(三本)顺利進入一家大型国企搞市场营销。几年后,几乎和我儿子同时進入另一家大型企业也是市场营销,工资翻了一番。这一家企业是高科技企业,以前这些岗位都是招的一本或名牌大学毕业生,这次招聘特别放宽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

孙女

孙女还不会说话时,我们就在她身边念师父的大法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会说话时,我们就教她自己念了。有时我们也带她到师父法像前敬拜师尊,向师尊问好。我一打开电脑,她就要看师父。我们学《转法轮》时,她要看师父法像和法轮图形。孙女念九字真言时还要加上一句:“师父好!”孙女现在已经四周岁了,除了上医院体检、打预防针外,从没去过医院,有什么感冒发烧的,我们和她一起念九字真言就好了,所以孙女身体很好,也很聪慧,她的莲花手印比她奶奶做的都标准。带她出去讲真相,她非常配合,不哭不闹,直到我真相讲完。有时还领我找有缘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

平时我们还注重她心性的提高,比如她摔倒了,哭了,旁边有人说:“你自己摔倒的,怨谁呀?”我立即会更正说:“不能这样讲,即使别人撞倒你了,你也不能怨别人,因为你是修炼人,要无怨无恨。”她马上就不哭了,她经常说她是修炼人。有一天读法给她听,她突然说:“师父来了!”我赶快说:“快喊师父好!双手合十!”我知道师父给她开天目了,有时在家里她还能看到旋转的法轮。后来她经常想看师父,我说:“那你就学法吧,学法师父就来看你了。”所以她很爱学法。

两岁多的时候,我们带她到公园玩,不小心从一个一人高的地方一头栽下来,我赶快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立即化险为夷,连皮都没破。上个月,她在家溜旱冰,叫我撵她,她溜的很快,一不小心摔倒,头向墙根撞去,可头离墙根还有一指的位置就停住了。我抱起她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她也跟着喊了一遍,最后她说师父刚才摸她头了。我说:“师父摸你头是在保护你呀!要不你头就撞到墙根了,那就惨了。”她说:“谢谢师父!”我也跟着说:“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