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真正的炼功人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一岁了,是青园小区炼功点的学员,家住石家庄市郊区。我是一九九六年走上法轮大法的修炼道路的。当我真正开始修炼大法时,磨难也就紧跟着来了,家庭的、外来的都挺多。我按着大法的要求去做,一一闯过去了。下面我就谈谈我遇到的磨难。

我刚炼功三个月的时候,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我骑一辆三轮车过马路和迎面疾驶而来的摩托三轮相撞。当时我昏了过去,流了一大滩血,把衣服都湿透了。骑摩托的人吓坏了,瘫在地上直出冷汗。我迷迷糊糊的对肇事者说:“别害怕,我没事。”当人们把我送到医院后,我坚持不住院、不治疗,依然重复着那句话:“别害怕,我没事。”在我再三坚持下,没治疗。肇事者感动的说:“我可遇上好人了。”回家后,我丈夫可不干了(他不炼功):“伤的这么厉害,不打针,不吃药,还说没事,出了事怎么办?”硬逼着我吃药。我被逼不过,被迫吃了两次药。但药到胃里不仅不消化,甚至连饭也吃不了,最后又全部吐出来了。我对丈夫说:“我是炼功人,我不能吃药,吃了药浑身难受。”在我坚持下,家人也就不再逼我了,这一下我反倒胃口大开,几天粒米未進的我,竟一下子吃了好几碗饭。

在我卧床期间,我一直看见有一个东西在我身边:大概有一丈多长,身体就象长着鸡皮一样,手象鸡爪子,样子挺恶心、恐怖,但我看不见它的模样。它一直在师父的面前跪着。我不知是怎么回事,也就没往心里去。后来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它是来向你讨债的,想把你的身子断成两截。”我说:“我不怕,我是炼功人。”刚这么一说,那个东西就走了。第四天我就没事了,并且还能下地干活了。

这件事使邻居们感到惊奇,因为在炼功前我也出过类似的事情。我骑自行车与一辆脚蹬三轮车相撞,那次竟卧床好几个月。我就是在病床上得到法轮大法的,只半个月,身体就恢复了。那时我就下定决心:永远修炼大法。

这是炼功前后两次撞车的对比。

去年八月十五前夕,我儿子开一辆“一三零”汽车从街上过,正巧路上有一个八十来岁的老人骑车在路边走。那天也怪:这老人在前些日子,走着路,既没磕,也没碰,平白无故的把脚脖子弄折了。今天刚能下地就骑车上街了。儿子开车过去了,没觉的有什么异常。后来,老人的家人找来了,说:你儿子开车路过时,车箱上有一根铁丝把老人的手背划伤了。那家人态度特别蛮横,威胁说:“我们家有一百多号人,你说怎么办吧?”儿子觉的奇怪,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马上阻止了儿子。不管是不是儿子伤的,我都要陪人家去医治,因为我是一个炼功人。

我陪老人去医院上了药,又叫医生做了全面检查,发现并没有其它伤,我就安慰老人:安心养伤。第二天,我又同丈夫去老人家里探望。当时那家人象吃了火药一般,态度特别不好,并且点名要我这个当妈的说话。我很奇怪:我们是一个村的,谁不知道我们家的大小事都是我丈夫做主啊,怎么今天偏偏让我当妈的说话呢?看来这绝不是偶然的,这难是冲着我来的,该我提高了,我可要守住心性。他们一家子人,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围住了我,就象“文革”开批斗会一样,冲着我,这个嚷一句、那个骂一句,戳戳点点,七嘴八舌,各种各样难听刺耳的话都来了。我以一个炼功人的心态,静静的听着,既不辩解,也不生气,更不往心里放。以后,每隔一天由我送老人去医院打针、换药。半个月后,医生说:再换一次药就没事了。

既然没事了,我的心也就放松了,以为结了帐就没事了。可偏巧赶上我家里有事,第二天就没去。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了,那天老人的大儿子动手术,正碰上我没送老人去医院,那家人可不干了,所有的怨气都冲我来了。就在大街上,他们全家人把我围住了,大吵大闹,要求我赔四百元钱。我一听:这是叫我提高心性吗?“行,”我一口答应下来,心里还挺高兴。

旁边看热闹的街坊看不过去了:“嫂子,你怎么这么傻!人家这么折腾你,你还跟没事人一样的站着,你还不快走?”我笑着说:“我总得叫人家把肚里的气倒完啊。”“你简直傻透了!”街坊连推带拉,把我拉走了。

晚上,我打坐时,想起此事,便看到一大堆五颜六色、非常漂亮、用常人的话都说不出来的那么好的东西向我飘来,我心里那个舒服啊,我知道这就是炼功人要得的好东西,我修炼的心就更坚定了。

在这以前,师父也一再的点化我,帮我过关。有时在睡梦中,有时在打坐中,有次我在打坐中看到师父给我写了一大黑板的字,曲里拐弯的象天书,我不认识。师父点化我什么我不知道,我心里那个急啊!好不容易记了几个字,照猫画虎的描下来,问女儿,女儿说是“天天随其自然”。有师父这一教导,我过关的信心更足了。

从那天起,那家人要求我每天两次为老人换药、打针。本来他们家离医院不远,却偏偏让我绕着远道走,象游街一样。我骑着三轮车带着老人,他家两三个年轻人骑自行车跟着。一会儿让我骑慢点,怕把老人颠着;一会儿又叫我骑快点儿,怕耽误他们上班。我都乐呵呵的一一照办。天天如此,人家嘴里还不住的讲一些难听刺耳的话,我都一笑了之。有一天我陪老人打完针送他回家,人家说:“你把三轮车留下,自己走回去”,我二话没说就走着回去了,第二天再走着来。

在医院,我对老人就象对自己的老人一样细心照料。打针时,我为他解裤、系裤;换药时,我为他扶胳膊。有时药水撒一身,我也不在乎。而他的家人就象看犯人一样在旁边监督着我。我的心里很坦然,因为我是个炼功人。我天天如此,晚上炼功时,我就感到自己身上的黑色物质在唰唰往下排,往外飞,一块块白色物质在往身上填。

在外面是这样,在家里的日子也不好过。为陪老人上医院治疗,我家人与儿子天天与我生气:“你简直傻透了,本来那人没事,他是有意说咱的,你就愿上这个钩。再说他那伤是不是咱划的还难说。”总之是绝不同意我天天陪老人去医院。我横下一条心:不管你们怎么阻拦,我必须天天陪人家去医院,因为这是老师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所以这些日子基本上每天过几关:早上挨丈夫骂一顿,在外面挨人家骂一顿……。可我的心一点也没动。

以后的难越来越大了。医生说老人的伤口没什么问题了,不用来看了,可老人却说:“我拉肚子、胃疼、脚疼、胳膊疼、头昏,反正哪都不舒服。”我说:“别着急,你说那儿有病,咱就治哪儿,直到治好为止。”老人这才高兴了一点。这一高兴,一下子开了很多药,治什么病的都有,并且都是选价格贵的。以后是天天如此,连医生都看不过去了,给我起了个外号叫“二十四块”,意思是我每天拿二十四块钱的药。在这段时间内,我的身体变化相当大,几乎每天都有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的变化,打坐时也能静下来了。

老人的伤基本上好了,可就是有米粒大的一个眼长不上,既不结痂也不流脓。我知道,我欠人家的还没还完,还得继续提高心性,继续接受磨难。又过了几天,医生说不用吃药了。可老人坚持要输液,医生不同意:“输液对你没好处,再说你又不是输液的病。”最后老人勉强同意不输液了,但依旧每天二十四块钱的药。

有一次因堵车,我去晚了,那家人又不干了,又围攻起我来。我解释没用,干脆笑呵呵的站在那儿,听他们“唱戏”吧,直到不说了为止。还有一次我家里办喜事,我与老人商量,能否让我歇一天,如果不行,我还照来。老人同意我不来,但一天必须付给他四百元钱。我答应了。又过了几天,伤口愈合了,医生讲不用换药了。老人说:“以后不来了,得多开一些药。”说皮肤不好,要求开润滑的药。我说:“行,只要医院有,开啥都行。”拿到账单时,我突然发现账单不对,原来趁我不在时,他的家人也乘机拿药。我二话没说,照样付钱。这是在帮我修炼啊,我得谢谢他们。

在这期间,我也曾有过私心。有一次,我去给老人拿药,医生说:“伤口好了,就拿点儿便宜的吧。”我想:反正病人没来,便宜点儿就便宜点吧。可谁知,下午儿子一進家门就说:“妈,今天汽车轱辘陷到坑里,让人拉了一下花了三十元钱。”我立刻明白了:上午的关没过好,想省钱,反倒多花了。这就是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一点私心都不能有。这件事快要结束时,我想到我妯娌的父亲与老人关系不错,就想让他问问老人有什么想法。刚这么一想脚腕子象转筋一样疼痛难忍。我立即悟道:“我自己的难自己过,谁也不让去,我自己去。”我这么一说,脚马上不疼了。

我去了,老人说:“你别看我没事了,你还得天天来。”我说:“行,你什么时候不让我来了,我就不来了。”

其实,我明白他是要钱。后来,有人传过话来:要三千元钱。人家问他:“你已经好了,为什么还要那么多?”老人说:“有一次她说堵车来晚了,再一次是她家办喜事没来,还有一次我们去她家找她,其余的我们家人天天跟着上医院,她得付工钱。”我答应了。可丈夫不干了:“已经病好了,还要这么多,不给!”这一下我可慌了:家里的钱全是丈夫管着,我手里没钱,这可怎么办?实在不行,我先借钱给了他家,以后我再偷偷的攒钱还债,我暗暗这样想。

最后经人调解,扣除工钱以外,他家答应要一千元,说好下午一点半来拿钱,可中间人有事没来。下午三点,老人家里一大堆人大吵大嚷气势汹汹的直奔我家而来,那阵势大有把我家踏平之势。这一下我家人可受不了了,催我快给他们钱,叫他们走。问题解决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可老人还不算完,要求明早八点到市三院检查,看是否留下后遗症。我马上说:“咱现在就去吧,别耽误了。”这回老人倒沉住气了。

难,眼看就过去了。正在这节骨眼上,老人的大儿子来了,嫌钱给的少,不行,还想多要钱。还没等我说话,老人的女婿看不过去了,说:“你们也太不象话了!提出的条件人家都答应了,钱也给了,怎么还找麻烦?”就这样难过去了。

是师父在帮着我过关,整整四十天。

在常人看来,我失去了很多,我吃亏了。可我知道,我得到了很多很多。正象师父说的:“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转法轮》)这事过后,家人还经常唠叨,嫌我炼功后人变傻了,把家里的钱扔出去很多。我做了个梦,梦见一辆“一三零”卡车,车头上挂着一个白牌。我过去把牌翻过来,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两个大字“还债”。我心里更明白了,这正象老师说的:“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 (《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