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绝症无药可救 修大法枯木逢春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四日】我是安徽省长丰县人,九十年代迁居岗集镇,幼年从师学艺,成为一个从事服装制作的个体户(自由职业者)。八十年代应省建一公司招聘,成为该公司劳保服装厂的技术顾问,寄居合肥五里墩。现为法轮佛法合肥西区西园新村炼功点学员。

一九九七年一月九日是我一生两世的转折点,是身患绝症必死无疑的我的新生之日,这一天我结缘法轮大法,从而得到了第二次生命。使我这个在常人垃圾堆里滚的满身污泥浊水,满脑子肮脏思想的凡夫俗子,幡然醒悟,成为在返本归真的正道上勇猛精進的真修弟子。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底我因食道疼痛不能進食,去省建医院作拍片检查,又经安医肿瘤科复检,均确诊是食道癌。从当年七月至此时的五个月(七月份开始疼痛)中,因進食困难,仅靠汤水度命,故身体极度虚弱,形容枯槁,色如死灰。

身患绝症之消息传出,众亲属前来探视,异口同声劝我住院开刀。可我知道此病若早期查出,开刀效果很好,能保三五年,现今查出,已是晚期,开刀、化疗均无作用。我亲眼见几个晚期患者在手术台上切开一看,癌细胞已扩散,纹丝未动即缝合了。从此任何食物都不能進肚,全靠药水维持至死,其状惨不忍睹。我认定此症无救,任何治疗均徒劳无益。因此,任凭亲友们如何劝说,我一直未作就医决定。

万万没想到这一九九七年一月九日竟是我一生中无与伦比的大喜之日——有缘得大法的大喜之日。当天下午四时,一姓张功友突然来到我家,得知在座的人都满脸阴云、愁容不展的原因后,他问我对自身的病持何态度?我说:“我已年逾花甲,患此绝症,治也死,不治也死,早死晚死我无所顾忌,不想做无用的治疗。”张说:“看来你能想的开放的下,若真如此我介绍你炼功。”我问他炼什么功?他说:“你最好炼法轮功,若能真心修炼,可能起死回生,延年益寿。”说着,他递给我一张法轮大法的宣传小报,并介绍了大法的特点。我边看小报边听其言,法轮功引起了我很高的兴致,我当即决定说:“请你帮忙,我明天就炼。”我知道自己余年不多,只有一个月了,因为此癌的病程是草之枯荣,起迄半年。我要在专心炼功中丢掉包袱,让这最后一两个月活的轻松些。有一月两月,我炼了一月两月,至死无怨。

之后,张功友领我去安大附小请来大法宝书《转法轮》,我便如此幸运得法了。从安大回到家,已是掌灯时分。按常规身虚体弱,不宜久撑,吃点汤水便早早安睡。可当晚一反常态,读着《转法轮》毫无睡意。老伴多次催促,仍是手不释卷,埋头细读,如饥似渴的伏案拜读至深夜。读完第一讲又把其中“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重读一遍,最后又把老师的“小传”和“书后”细读一遍。读宝书、学大法,越读兴致越浓,越学心里越亮堂。大法的玄奥哲理,触动我的心灵,老师的话铭感五内。平生中所遇的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团迷雾开始消散。我深为有幸得读大法而激情难抑。虽是重病之躯,但精神却如健康人一样亢奋激昂。时至半夜十二点,老伴见催而不睡,便披衣下床,为我煮一杯牛奶,给我暖身。奇怪的是三九严寒之深夜竟一点不觉冷,宽衣上床腿脚热乎乎的,不象先前须暖壶加温方可入睡。老伴为之惊赞不已。

从第二天(一月十日)起,我决心抓紧时间读完《转法轮》,而来探视的亲友搅的我无法读书。我只好每日早餐后避开亲友溜進安大校园球场上读书。虽然露天球场有风,比室内冷,但能专心细读。虽然初次通读,印象不深,领会肤浅,但我得知大法的法理是玄奥精深的;认识到大法的修炼是修心性去执著直指人心的;初步了解既修性又修命,性命双修的内涵。老师在《转法轮》“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一节中说:“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又如老师在“治病问题”一节中说:“得有功能才能够彻底治病的。每一种病都有每一种病的针对治疗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说都有上千种,有多少种病就有多少种功能针对去治。”老师的这两段话我反复重读多次。重读一次,我心明眼亮,热流灌遍全身,重读二次三次,我双目湿润,眼前闪现出遇难呈祥的曙光。我坚信虽身患常人医术中的绝症,但在我们老师手中则功到病除。老师的话使我的待死之心再度复活了,恋生之欲再次萌动了。

一九九七年一月十六日,儿子去医院取出胃镜报告单,确认为晚期食道鳞癌。连日里亲属们轮番劝我就医,我都婉言谢绝,作出六大决定:不开刀、不做化疗、不打针、不吃药、不進医院、不作任何治疗。

一月十九日,我避开亲友,参加大法西市分站省军区干休一所学法班,第一次见到老师的讲法录像。每场录像,我都早到录放厅选坐在前排正中瞻仰老师的圣容,聆听老师的教诲。九场录像中,我的病体明显好转,進食难度大减,食量增加,容颜改观,精神焕发。原先预计除夕年饭可能是卧床吃流汁,惊喜的是除夕之夜我竟吃一碗米干饭。老伴欣喜若狂的向老师的法像打躬作揖,要下跪叩头。我说:“我们老师不兴三叩九拜那一套,何况你是没学法的常人。”

二月八日(大年初二)大法西市分站安大学法班开学,我再次参加。在七天九场录像中,通过这紧张而高节奏的读书、学法、修心炼功和心得交流,使我的身体、容貌、精神均更上一层楼,超过病前的健康状态。我身体的巨大变化,在亲友、邻舍中引起强烈的反响,招致家乡岗集镇和住地周围三十多位有缘之士走進法轮佛法的净土圣地!

二月九日是我得法修炼一周月纪念日。这一个月是我从危重病体转为无病之身的一个月;是我从形容枯槁、色如死灰、人人见而生畏的严重病态,变为容光焕发、白里透红、生机盎然、活力充沛的健康人的一个月。仅一个月的修炼,就使我身体康复,这是人间任何医疗手段都不可同日而语的奇迹。是大法的神威在我身上的显现,是法轮佛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李老师说:“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转法轮》)为永葆这第二次生命,我必须千倍万倍的珍惜这新生之年。因为我已不再是修炼前那样苟活于常人中的凡夫俗子,而是在返本归真的大道上勇猛精進的修炼之士。我决心珍惜有生之年,抓紧时间真修实修,直至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