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99法会:我们无愧为大法中的精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11日】我是吉林省的一名大法弟子,现在我就向大家说一下我最近经历的一些小事。

我第一次上北京上访是在9月3日,因为我住在延边地区,9月3日就像我们中国过年时一样隆重,所以母亲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做饭时我的母亲哭了,因为我那不正经干活的弟弟一个月前被我父亲赶出了家门,为此我母亲觉得我弟弟没在家而觉得难过,看到母亲那样伤心,我的心真的在颤抖,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因为一向被认为听话、孝顺而视为将来养老的我明日就将不辞而别。吃饭时父亲特别高兴,对我说:“你弟弟不争气,不管他了,现在咱们房子也买了,过几天把电话、闭路电视装上,工作单位领导对你那么好,好好干,我再拼几年,帮你把家成了,我就可以放心了。”看着父亲兴奋的脸庞,看着母亲哭红的双眼,我的心直翻个,像打了五味瓶一般,不知是啥滋味,看着父亲、母亲,我当时就觉得以前他们的不好都没了,现在只想多看他们几眼,一顿饭下来,我都不知吃的是什么滋味。那天晚上,我没怎么睡觉。是的,明天我就将离开这个刚刚住了一个月的新房,看看自己房里的一切,平时不觉得怎样,可是一离开又觉得一切太珍贵了。第二天,我早早地起来一狠心,头也不回地迈出了我上京的第一步。当时我都不知上北京干什么去,可能是修成的一面起的作用吧。

在北京和同修在一起,饿了吃馒头、油饼,渴了喝自来水,困了睡大街,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比在家里活得开心,心里痛快,觉得实在。有一天下午我和同修们走散了,我左手拿着刚刚在街边公厕内灌满的矿泉水瓶,右手拎着几个馒头,脸、头发、身上全是灰,我也想好好洗个澡,但是身上钱太少了,吃饭还成问题呢!此时的我感到无比的孤单、委屈。天渐渐地变了,并且刮起了冷风,风吹在我的身上,我忽然觉得我应该为今天晚上睡觉的问题想一想了,在北京玉渊潭公园的河边上,我找到了一块石板,把从垃圾里捡来的一幅长4米多的画,一半铺在石板,一半盖在身上,倒了下来,确实觉得暖和些了,但是我怎么也睡不着,一股无名的凄凉感从心中升起,渐渐充满全身,刚刚升起的暖意没了,想起在家时的情景,如果大法不被破坏,我怎能如此呢!又怎能落到这种境地呢!渐渐的,那股悲愤、孤单的感觉越来越强,再加上周围秋天那股凄凉的景象,泪水如泉水般涌了出来,我哭了,而且哭得特别伤心,好像要把心中的一切全部发泄出来一般;但是,我又在心里对老师说:“老师,您放心吧!我是您的真修弟子,我一定能挺过去,我知道我并不孤单,您就在我身边陪着我。”就这样,我眼里含着泪水,心里伴着对老师的承诺睡着了。

第一次被遣送回去后,我又打算第二次走出来,但是第一次出来难,是被情所困;第二次出来也难,难在经济上。

从拘留所出来后,家里亲人对我看得特别紧,对我比以前还好,而且在经济上严格控制我,并向亲朋好友下话,不许借钱给我,在10月24日下午,我听说有的功友要走,便和他们见了面,告诉他们第二天我也要和他们一起走,之后我便四处借钱,直到天黑也没借到,想让他们把我的路费钱带出来,但是始终联系不上,我的心急坏了。“怎么办,我一定要去”;因为当时,我就觉得走出去是对的,不走出去我就将会一毁到底了,也没想到是去维护大法。第二天早晨我穿上上班干活的衣服,向我母亲要了10元钱,以上班去为借口,偷偷走向了汽车站。当时只剩下一辆8点10分开往火车站的车了,(其实有快车,需要12元钱),这趟车票价9元钱,便宜。没办法,我只有等8点10分的车了。上车后,我一再问司机时间是否来得及(火车是9:45分)他说来得及,但是车在路上坏了两次,当车坏的时候,我的心急得快要跳了出来,心里暗暗的向老师乞求:“老师您保佑、保佑我吧!快让车开动吧!我一定要赶上火车啊!如果赶不上我宁可去死了,您就看在弟子一片诚心的份上帮帮忙吧!”车终于又开动了,但是距火车站1公里的地方,又被一列货车拉住了,一看表已经9点20分了,没时间了。我打开车门,穿过已停的货车,飞快地向火车站跑去,我也想打个三轮车,但距离太远,需2元钱,而我只有一元钱,于是我跑了将尽一半的路程,然后用仅有的一元钱打了三轮车到达了火车站,时间是9点30分,当我冲进候车室时,我呆了:候车室内空无一人,检完票了。我急得直跺脚,用近乎哭的语气求检票员允许我先上车再补票(我知道有功友在火车上),但无论我怎么说,一句话就是不行。“去!我一定要去北京,就是走也得走去!”我站在候车室门前焦急地转着、想着,此时已是9点38分,还剩下7分钟了,怎么办呢?跳墙过去吧!这个念头一出,我也不管什么后果了,拼了吧!抓住再说。于是我翻过站墙,飞快地冲向火车,在跑向火车时我想,此时如果抓住我那我也没办法了,我已经尽力了,可能是我的一片心打动了老师,没有发生任何差错,我赶在火车开动之前上了火车,找到功友补了票。就这样,又走出艰难的第二次上京之路。

在两次上访的过程中我暴露和去掉了一些在家难以发现、割舍的心,并且明确了自己的基点应站在维护大法上,应该说有一些提高吧!我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走出来维护大法,在维护大法中纯净自己那颗心,也希望走出来的所有同修们能坚强地走下去,当你有所动摇时,你就想想以前你为没走出来的那些大法弟子感到惋惜时的情景,不要让他们的今天成为我们的明天啊!

我们是大法中的精英,千万不要夭折啊!老师在看着我们呢!宇宙的众神看着我们呢!精进吧!同修们!谢谢大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