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99法会:上京护法弘法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11日】我是法轮大法弟子,辽宁沈阳人。

7月21日上省委反映问题时,警察说是北京定的,还威胁着说你们可以上北京去上访啊。我就于7月23日晚上买票准备去北京反映问题,并堂堂正正地告诉了单位领导和保卫部门的科长、当地派出所,说:“我要为社会负责,到北京向国家反映问题。”结果他们不守信用,在车站站台用了8个警察强行将我的车票退掉,并押送到保卫科进行审问、录口供,当我说出了情况后,接着我说如果超出我个人的情况请你不要问,说来也怪,后来警察就真的没有问别人的事,当时我悟的就是不能出卖任何人。

在9月12日晚,我家全体8口在一起谈论去北京反映问题时,其中有5人反对,他们用家庭解体、父亲年龄大又多病、孩子小等进行阻止我和我母亲进京。老父亲拿个板凳在门口一挡,后来我母亲含着眼泪说:“我健康的身体、生命等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我就不应该维护师父和大法吗?以前我是个粗心的女人,对老伴照顾的不太好。这次我一定要到北京去,也可能再也不回来了,你(我哥)可以为你爸再找个后老伴。”我母亲的身教言行,使我看到了法在她老人家身上的体现,更使我认识到:要放下情,要维护法,要从人中走出来。我心坚定,站起身从父亲身上跨过去,从此离开了他们。

9月13日早3点多我就起来拿包准备去车站进京。当我真的要决裂人时,也就是佛性和魔性斗争的时候,心里有些不安。我小心的从屋里走到门口穿鞋,这时我爱人追了出来说,求求你我们再谈一谈行吗?我的心在跳,但我说不,她穿着背心、短裤追了出来,可我一直没回头,当我走到大路上时身体就刷一下,是身体去掉了一层物质啊!心情那个好,身体特别轻,还有点激动,感觉特好。

我们一行7人到京后是9月13日,正赶上"十一"国庆前的大清理,到处都不租给我们房,我们走到天黑,竟走到武警的住地,后来到晚上9点才租到一间10平米的工棚,即没有被也没有褥,可是却有一颗维护大法的心。晚上冻醒了就翻一下身,或起来炼会儿功,白天吃馒头、杂菜喝凉水,那店主既同情又害怕。我感觉周围的环境,甚至空气都很紧张,后来我悟到是我的怕心在他们脸上及行为上的体现。由于悟到了就开始正确面对。店主今天说要来查,晚上要来抓,你要早睡,门得反锁,后来又要抓一个人在路口站岗等……其实都是利用常人的环境去我们的心。我就跟大家说如果谁能在这光板床上睡熟那才是高手。就这样,自己的心也平静了,也就睡着了。

又过两天警察在我们的住地抓走了3名学员,还不让他们穿鞋,店主说:"你们那3个学员被打得够呛,但都坚定地说怕就不来了。"警察把我们7个人所有衣物都翻个遍给扔到房顶,我们用棒子往下勾,发现我的BP机和剃须刀等物也被他们拿走了。收拾个大概,我们3人急忙离开了。那是9月下旬离"十一"更近了,路上的人说:"快走吧!一会又来抓了。"可是我们真不知道往哪走啊!但心里却知道无论如何决不能离开北京!我们3人就拿着7个人的行李,在附近又找到了一个工棚,那店主一见面就说:"现在真是白色恐怖呀,见人就抓,你们有三证吗?女的要四证。"我曾经看到一名警察领着7、8个所谓的治安联防员手拿着警棍,抓一些民工上车连推带打,有一个筛沙子的小伙也被他们抓住往车上一扔带走了。可我们还是决定留下来,可工棚里有放了一台铝电锯的案子,我们3人就得立着身才可睡下。刚眯了一会就硌醒、冻醒了,就起来炼功,炼热了接着睡。就这也不会叫你安静3天,第3天听到大院里其它工棚民工说今天连老板都跑,因为警察要来查这个院,民工们搬东西的,锁门的逃跑了,真是乱作一团,而我们也有些怕,我们3人在一起交流一下统一了认识,我们决定不走,而且在屋里打着灯学法,门半开着,我们学完法一看表已经晚上10点多了,警察也没来,就睡觉,天一亮老板回来问,你们怎么回事,我们说是炼法轮功的,他说我看出来了,可我也知道你们是好人,但现在公安的可不管你是不是好人,他们说抓就抓,你们快走吧,要不也得连累我,我可受不了,而房钱也不退给我们,我们只有走了。

现在看来那当时的环境非常好,要不怎么祛我一层层的怕心和各种执著呢;而坐在家里,这些怕心和各种执著很难暴露出来,因为没有那个环境。

在京期间我们遇到过很多7.21来的大法弟子,说来也都是我心性有问题或有疑问时,就会遇到。这些早来京的老学员讲出了他们的感受,有一个也是沈阳人姓沈,一共四人接待了我们,当时也近10月份可他还穿制服裤衩和半袖背心,腿晒得很黑,双腿一盘,谈起话来总是微笑,可他冷得有些打颤,他说他们4人现在一顿饭的费用2元钱,一人一天只有两个馒头,喝自来水或公厕的凉水,因为他们已没有钱了,可还是不能回家,因为想要维护法,穿半袖和制服短裤是因为在过冬的时候他只有一条长裤,所以要用身体来适应温度。可他得法还不到一年,这人的心性多高。我还接触过一个长春姓王的学员讲的一个故事,正好是我要解决的矛盾,他跟别的学员说北京我也来了,我如果回家工作还可以保住,北京真有事我有电话,BP机只要你们打个电话我一定一定会来,可对方说:"你可真贪呢!你一手拖着常人的东西不放,而另一只手还想修佛、维护法?"话音刚落他脸一红马上就回到工棚,再也不想回家了。

他的话使我悟到了,在大法受到世人破坏、师父被通缉,如果我还想到我自己的名利或修炼,都是不配做大法弟子,而只有把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投入到维护法、弘扬法、证实法的行动中去时,那才是真正的无私无我的境界,当然这是我所在层次悟到的无私无我的含义。

关于上访的问题,我在学法中看到师父的经文《再去执著》中"为什么就不敢再放一下,再走一步哪?"我觉得北京的修炼环境非常好,可也得去上信访局上访。这是我当时心性悟到的。可到了第二天,有些同修告诉我先不要去,要停下来,而且还说我有点自私。当时我心里真是接受不了,心很难受,心想我在沈阳不出来是自私,怎么来到北京上访也是自私哪?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交流,我发现是我境界上的差异造成的自私。看到自己不足的同时也悟到了《洪吟》中"我笑-众生觉悟"的含义之一吧,就是如果众生觉悟,师父就会笑。那么我还应走到学员中交流,使更多的学员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学员来北京。前后我知道的就有30多名学生、教师、军人、警察等退军、辞职等等。

尤其是军人部队说他辞职这是史无前例的,可我们的学员却说:你们既然不让修炼法轮大法,那我们就得辞职上访。

我被抓的经历,10月25日我和一位同修在往天安门走的路上,有一位警察拦路问:

问:你们知道法轮功吗?
答:知道。
问:你以前炼吗?
答:炼。
问:你现在炼吗?
答:炼。
问:你现在炼吗?
答:炼。

警察开始搜包,并把我们带到前门派出所,先审问后录口供:我告诉他们我来过3次,都是抱着反映问题的想法来的,只是想反映自己的想法,还有应该还师父清白。是电视台的制作人欺骗了国家政府和人民,是他们错误地引导了国家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这是我的看法。结果他们把我们扣压了近20小时后又转交沈阳驻京办。(国务院信访局招待所),又扣压了我3天。在4间房子中扣压了大法弟子120人左右,5楼。当时我们和警察弘法时,警察说9月份全国统计有170多万人失踪,都在哪?都在北京呢!

10月27日那天电视台报导、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说法轮大法是"邪教"。我们做出了反应,我决不回沈阳我就要留在北京,警察说:"那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令,他们都是胡说。"

到了晚上,警察果然要强行押学员回沈,学员不回警察就动手打学员,有学员问我,你怎么办?我坚定的说:我用自己的方式维护法从5楼上跳下去,宁可死!警察害怕了,说今晚的车票全退一个也不回去了。紧接着我们集体又悟了一下师父的"难行能行",就决定28日早7点15分一起堂堂正正往出走。后来果然真就从5楼一直走出86名学员,其中还有2名抱孩子,小孩一个1岁多、一个2岁多,老年妇女,60多岁老年男子,而当时的警察多数都呆呆的看着,有的往自己房里跑,有的跑楼下说要关大门,结果很多都是目送我们往天安门广场去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