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99法会:法不正过来,我决不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11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今年33岁,是中国大陆河南省三门峡市人,自从7月22日后,大法在人间受到了破坏,我的生命是大法给开创的,我不走出来维护大法,那不是害怕吗?我要放下生死;放下名、利、情,我要走出来维护大法。

就这样我来到了北京,见到了很多大法弟子。经过切磋,我提高了很多,我才认识到,这是个修炼的好环境。师父又给我一次机会,我要好好修炼。法不正过来不回家。10月18日经过切磋,决定去上访,可是有很多信访办都关门了。吓的连牌子也摘掉了。路边还站了很多便衣警察,你要去上访就抓你。不让你说话、不让你上访。

国家没有信访办怎么办?就这样我们很多人来到了天安门,又来到国家安全部,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法轮功反映情况。他说:进来吧,先坐下,等一会。不一会来一辆警车几个警察,把我拉到了车上,拉到了一个派出所里,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就把我上访的材料给了他们。他们看也不看就把我的上访材料扔进了废纸萎里。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炼法轮功的。我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因为说出名字,就给你送回家,所以我不想回家。我想,要坐牢随便,法不正过来,我决不回家。当时一个警察踢我一脚,给我的脸上煽了一巴掌,我心里很坦然。警察说:“等会儿我再收拾你。坐下,拿20元钱给你照相”一个警察说:“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你,跪下。”我不跪,他就将我一脚踹在地上,然后,三个武警就把我按到地下,拿手铐想把我反铐起来,结果怎么铐也铐不住。一个武警说:拿绳子来,给他上绳,一个武警拿一根绳子先捆住我的脖子,反捆住两手、然后捆住两脚、两名武警用脚踩住我的后背,各拉一根绳头,用力狠拉、直到拉不动为止,拉得我脸、手、脚都发青了,喘气都很困难,很多人都看不过眼了,但我心里很坦然,心里还背着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他们这种捆法就象捆杀人犯一样。他们还说:“没有一个能受得了的。”我心里想,得谢谢他们,是他们给我消业,是他们给我提高心性,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有学员说:“怕什么,我们要给他们说:我们是来护法的。”但我悟到,是我的难我就承受,不是我的难,师父也不会加
在我身上。我们要堂堂正正。

从那以后,我提高了很多,我放下了很多执著心。我要呼吁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们,要相信李老师、相信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不是邪教、也不是宗教、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李老师是无辜的、大法是清白的,对任何社会都是有利而无一害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