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99法会:我为什么要舍命护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11日】我是四川省乐山市人,男,47岁,看到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错误行为,最近又定为所谓“邪教”要加以铲除,我再一次地坐不住了,什么也没兴趣了,在经济上还比较紧的情况下,我买了手机便于和同修们联系,自费经常复印资料和心得交流等,帮助大家共同提高,走出来护法。

这次我是第三次走出来,在这十几天当中,修炼、护法、磨炼心性、助师正法,我体会到真是走出来当中还有走出来,每一层都特别有机会修去我放不下又带不走的人的心。

上一次去北京,在火车上被搜身,在火车站被关了两天,晚上也只能坐着,警察轮流看守,有几个是一家大小的三个孩子也只能冻着,看守的警察也被冻醒,警察还骗我们说要退车票。后来当地公安局接回去监狱里关了十五天。从7月20日以来,抓人、打人、关监狱、抄家、搜书跟踪、窃听电话……不管怎样,我就相信师父讲的“坚如磐石”。直到现在,我家里师父的相照样挂着,每天照样上香,大法的书、录像带,录音带,照样堂堂正正的放在原来的位置上,每天照样听、学、炼!为大法所作的工作反而比以前更多更多。

举国上下,我所了解的都和我家乡一样,到处人心惶惶、鸡犬不宁,一个炼法轮功的就可牵动许多的人。公安便衣、派出所、监狱、上级领导、亲朋好友等。第一次上访的时候,我们还被关在国家安全局。公安也说知道我们是好人,多数反映很被动,工作吃力,有的甚至讲炼法轮功的够一条好汉。监狱也看我们进去反而跟着学的犯人更多很恐慌,他们根本无法作所谓思想转化工作。公安最爱说的一句话叫做“强制执行”可是,任他用尽伎俩在一个真正的修炼者面前,都是无济于事。领导也怕掉乌纱帽,打、压不行!转而胆胆突突地求情,软磨用条件交换等等。亲朋好友无心工作、学习,千里迢迢一窝蜂的做帮教转化工作。在这里、我切实感受到一个问题,中国政府有一句近来喊得很响的口号,叫做“稳定压倒一切”,可是举国上下把我们一亿之众的大法弟子推向对立,这一亿的人又真的实在的牵动这么多的警力,真正的坏人就有机可乘,还有人有力量去管真正的坏人吗?这不明摆着在砸自己的锅吗?

我们都有很多工作,家庭、学习、生意,个人的切身利益等许多放不下的人间事,我们不是不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而是因为我们大法是真正走得正的,政府却硬要说是邪的。

这一次去北京,我也想到过这一去真的会舍弃了一切,甚至要为真理献身。有人说,这一次定为“邪教”是镇压的升级,已经定性了,不象过去还表面上提什么:除极少数骨干外,是人民内部矛盾,再走出去会罪加一等,心里还真有那么点儿说不出的滋味儿,可是为了我们生生世世为之苦求的大法,为我操尽了心、几乎耗尽了一切的伟大无比的师父,我心里非常的明白。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人生有了着落,知道我为谁而存在,心里反而更平静,头脑更清醒。“为了维护宇宙的真理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为什么要犹豫呢!所以更多的还是超越一切常人思维充满心生的正念。我曾为不解的人生,宇宙之迷常常深夜不眠,曾为寻觅深刻在心里的真理为女儿取名李真谛。为求真正的正法,真正的明师而吃尽了苦头。

这一次我和全家一起来了,爱人、女儿、弟弟、他们心里都明白,做维护大法的事是最神圣的。人生应该有自己最看重的东西,为维护大法还有什么不能舍弃呢?我爱人去天安门炼功和平请愿,被警察抓走,至今下落不明。我们是以一颗纯正的金刚不动的心去求法,顺天意而行同化法,乃至舍命护法,谁能改变得了我的心呢?师父曾经讲过, 弟子们圆满上去之后,“你将有你的弟子听你讲法了。你修炼的历史将是树立你未来威德的一部伟大庄严的法。……除了在他那一个境界中众生应该遵从的道理之外,他主要的就是讲不同天国世界的佛修炼的故事。激动人心哪。天国世界的众生听了也会落泪的。所以说我们每个人修炼一定要达到标准。”可是我们扪心自问,我能够标准吗?我有自己的威德吗?我有讲的吗?讲什么呢?当师父被人攻击,当大法被人为的破坏,我们都干啥去了,难道讲,我一个堂堂正正修佛的发大勇猛心精进却前怕狼后怕虎!难道讲我们变相地出卖师父!

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怎样理解?怎样才配修大法呢?

师父常讲:“修炼是严肃的。”我想绝不是模棱两可,左右逢源,明哲保身,常人不也讲好事多磨嘛!决不会让我们抱着一颗肮脏的为私为我的思想圆满,即使掩盖得再漂亮也是给别人看的,放下常人的一切观念,我们一定能交一份合格的修炼人超常的答卷。

我悟到走出来护法,也是我们最好最特殊,最考验人的一种修炼自己的形式,在这过程中更能反映暴露出自己的魔性、私心、观念,真得跟自己斗一斗,去掉常人中所有肮脏的心、才能不在常人中,超脱生老病死,才能升华到神圣而又无比美好的心灵的境界中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