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99法会:维护大法是我们的神圣职责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11日】我今年24岁,职业是经商,于96年3月得法,短短三年多的时间,深感大法的威力与神圣,大法所给予我的更是无法用语言所能表达的。身体得到了净化,道德也升华了,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和人生的真谛,事事处处都要为别人着想,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最后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

我虽然年纪不大,原来也曾患有严重的胃病,不能吃生、冷,硬、辣的食物,而且还得少食多餐,痔疮非常严重,一蹲下来血就往出淌,还有关节炎、喉炎等,学大法不长时间,这些病症不翼而飞。在我们那个地方,很多人在没学大法之前,身患多种病症,学大法之后神奇般的康复,我们这些真修弟子道德的升华、身体的转变,使我认识到这是佛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

这么一部宇宙大法,中央政府却在7月22日给取缔,师父也被通缉,做为一名真修弟子能不站出来说句话吗?我想如果我们的父母或亲人被冤枉,我们会不会去告诉他们实情?这样我们准备去北京上访,可在中途就被公安抓了下来,把我们送进了看守所。从看守所出来,环境还是很严峻,没有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环境(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在这段时间里,我感到很惘然,炼功也不静,看书也不行。有学员说该是静静实修,等待天象的变化,认为上北京是有为,不能改变什么。但师父讲过:“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师父还讲:“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如果我们每一个真修者都是抱着一颗纯净的心态到北京,不正的东西自然就能被纠正过来。师父说:“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于是我冲破了重重阻拦,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去北京护法的征程。

9月27号我被关进了朝阳看守所,当时提审人员问:“你想不想回家?”我回答说:“非常想”他们又说真应该谢我们把你抓来,不然你不知道啥时能回家,当时我悟到是师父通过他点化我的,我心里非常坦然,抓就抓吧,我又没做坏事,我就向他弘法,听完之后提审的人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但国家说不能炼,你就自己在家炼吧。我告诉他们说:国家是没有真正了解我们,被少数坏人所利用。

出来之后,想到宪法还赋予了公民到人大反映情况的权力,我便决定去人大,10.25晚,我就去那里等代表,当晚公安人员特别多,抓了数千名的学员,我也被抓了三次,由于我不想过早的被抓进去,就从警察的眼皮底下走了出去。

10.27晚我和另几位同修去了北京郊区的一个学法点,没想到北京市的公安局已在那等着我们,我想还有更有意义护法的事要做,还没到进监狱的时候,我就找了个机会从窗户里跳了出去,当时一小伙子不让我跳,我没搭理,我根本就没想离地面有多高,感觉人就是飘了下去,连一点皮都没擦破,后来听人说离地面有4米多高,我体悟到只要是在纯净心态下去做事,才能真正体现出法的威力。

10月28日,我有缘参加了中国大陆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会上,我双手捧着师父的法像,感到无比的感动和神圣。伟大的师父为众生耗尽了一切,无私的给予了我们一切。而今师父受污辱、大法遭诋毁的严峻环境中,我们冲破了重重阻力,终于有机会告知世人大法的神圣、庄严,师父伟大、慈悲,告知世人大法的神圣、庄严与师父伟大慈悲,告知世人事实的真象,呼吁国际机构的支持,唤醒着世人的善念,我为能有机会向全世界说一句“大法好,师父好”而感动得泪流满面;当我们站成两排集体炼功时,我主动站出来说:“我来喊口令”。我庄严地说:“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净化本体,法开顶底,心慈意猛,通天彻地”这是在人民日报公布法轮大法是邪教的当天,30位中国法轮大法弟子代表着亿万法轮大法弟子,在北京面向全世界集体炼功,虽然在中国某些人操纵了政治把我们定成邪教,但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气贯穿天宇。我们一定要将师父给我们留下的大法在人间的弘传形式-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恢复起来。共同精进,前途光明。

开完新闻发布会后,一个学员告诉我,公安部派出很多警察在追查这件事,说要在七天之内破案。我当时没在意,抓就抓呗。只要是没被抓之前我就要尽一切力量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让更多的人了解真象。

我带了一些大法的资料准备回家乡,想从身边做起,让党政机关、让普通的老百姓看看我们的真实情况;同时也想和当地的学员切磋交流。在火车上我发现身边的几位旅客对大法挺感兴趣,我就拿出资料给他们看,一位乘客主动想看《转法轮》,我当时就给他了。就在我们看资料的时候,一个穿制服的公安人员走了过来。一边没收资料一边怒喝道:“是谁发的?!”我说:“是我。”他火了:“你胆子可不小,你不知道你们被定为邪教是非法的吗?还在我的车上发这些东西。”我非常平静的告诉他:“政府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被少数别有用心的坏人所蒙骗,这是一部宇宙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更好的人,完全为了别人的人,你看了书就会明白了。”他命令我到乘务室,问我身上带了证件没有,我说没有。他就让我写了地址和姓名。我觉得也没什么可隐讳的,我便如实地写了。但我不想让他扣留,想到护法的神圣使命,出于这一念,我非常坦然地从中途下了车,竟然没被警察发现。下车后,我给家乡的一个学员打了个电话,她说,我已被通缉,公安逼我家里的人拿出五千块钱到北京抓我,并罚款八千元,还要判刑。我想到大法仍在风雨中遭受着邪恶势力的诋毁,我不能就这样被关到监狱里,我还要在外面坚持护法,我一定要回北京去,这样我又一次回到了北京。

大法给不同层次的生命开创了不同层次的生存环境,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予的。虽然我已被通缉,但丝毫没有减弱我护法的信念,反而更加坚定,只要我还活在世上,无论在哪里,即使被判刑,我都要竭尽我的一切乃至生命来捍卫伟大的佛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