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新学员,感恩师尊,感恩大法给了我这万古殊荣,在宇宙大法中修炼,和同修们一起证实法、救度众生我感到无比荣幸。借第十届大陆法会之机,把这一年的修炼过程和心得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帮”同修也是修自己

我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上班,单位离家较远,每天坐单位通勤车上下班。今年年初,由于单位人事调动,坐班车的人变动较大,新来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士,看起来很善良、易于接近,我想一定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于是主动和她坐在一起,很自然的讲起了社会各种败坏现象、天灾人祸和中共的腐败及暴政,她很认同,随后我讲到大法真相,她也很赞同,但提出了一些疑惑,我跟她讲了自己的理解,最后劝她“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她说自己已经退了,这时车已开到了单位,她比我早下车走了。

晚上下班坐车,刚上车,看到有人向我招手,原来她帮我在她旁边占了一个座,坐下后,她很坦率的说,自己以前修过大法,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后,就放弃了。后来九九年以前认识的一个同修又找过她,给过她经文,但由于生活和工作环境等原因,周围没有同修,这几年处在带修不修的状态。而且由于生活上一些原因,自己和丈夫离婚了,目前,就自己带着孩子生活。我很高兴,原来是同修,也和她也讲了自己的一些情况,并且鼓励她机缘难得、要精進实修,她也很高兴,还说自己的电脑是那个同修帮助做的系统,可以上明慧网,最近不知怎么回事上不去了,我说我有时间帮你看看。

到家和家人同修谈到这件事,家人同修说,没有偶然的事儿,叫你遇到了,可能就是师父安排,让你帮帮她。我也觉得自己有责任,所以第二天下班,主动和她商量好,晚上去她家修电脑。到了她家,发现环境很好,只有一个女儿,也看过大法书。同修告诉我,她是九八年得法的,那时经常和单位同修一起学法,大家心性提高很快,真象师父讲的:“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1]回想起来那时自己感觉很幸福。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时,由于家人的干扰、对法认识不深和怕心,放弃了修炼。后来由于工作调动,和昔日同修彻底失去了联系,自己完全混同于常人了。前些年有同修找过她,可是同修住的远,平时也很忙,不能经常来,又接触不到其他同修,她只是自己在家看书,不很精進,三件事做的也不好。在交谈的过程中,她也提出了一些自己对法的疑惑,而且邪党无神论的思想对她影响很深,谈到是不是有神、佛存在,她都不能很肯定。我感到这些年她并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对法的不坚定是她当时放弃和现在不能精進的主要原因,针对这些我鼓励她多学法,学好法什么都能解决。她说师父讲法除《转法轮》外,其他的学的很少,自己也没有书,我把师父全部讲法的电子版拷到了她的电脑里,让她有时间赶紧学,并且提出可不可以到她家来和她们学法,她很欢迎。

就这样,我们定下每周两次在她家学法。我们刚开始学法时,她们读法错字较多,学法后的交流也是大部份都是人的认识,有时自己用人心想不明白就会对法产生怀疑。针对这种情况,为了加强她们的正念,我挑选一些合适的真相视频,如《明慧十方》、《未来人的神话故事》、《人类返本归真之路》、《永恒的诗篇》等,拷到电脑让她们多看看,并且下载一些同修这方面的交流文章还有《明慧周刊》录音版,告诉她坐班车的时候可以听周刊,有时我也和她交流一些自己的感受和同修们正行中正念的各种神迹,这些对她的触动都很大,她也抓紧时间学师父的其他讲法,慢慢的我们这个小组的学法效果越来越好,正念越来越强,而且感觉学法时这个场很祥和。

那时,我完全陷在“我在帮助同修”中,看到同修的变化,还觉得自己有功劳,沾沾自喜。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1]有一次我们学完法,她说看师父近期讲法中提到现在世上的人绝大部份都是高层生命转生来的,高层生命替换了人,但她通过学师父的不同时间的讲法,根据她自己理解,觉得替换时间好象说的不一样,这使她对法又有了怀疑。她倒是挺坦诚的,希望我能给她解答这个问题。可是我从没有想过这个事儿,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答,心里就烦了:师父说什么就信什么,怎么那么多事啊?怎么一出现不好的思想就认为是自己,不是告诉你要否定它吗?那么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是你小小的人的思想能理解的吗?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样?虽然这些话没说出来,但是说话已经不和善了,加上自己也说不清,最后只是告诉她多学法,师父说什么就信什么,出现怀疑自己赶紧否定,发正念清理它。

回家后,心里还不舒服,就和家人同修抱怨同修悟性差,对法不坚定,家人同修提醒我别指责、抱怨,应该宽容、理解同修,她能提出疑问说明她用心去学法了,应该鼓励她,而且你自己法理不清,没有帮同修解决疑问,你有什么理由抱怨同修呢?找找自己的问题吧。听家人同修这样一说,我才猛然想起找自己,刚才在同修家怎么没想着自己有问题呢?还一味的埋怨同修不信师信法,眼睛完全在看别人,根本没想修自己。静心找自己的不足,发现自己在和同修接触中不知不觉产生一种优越感,觉得自己比同修强,同修提出的疑问,我回答不出来就觉的没面子,虚荣心、自以为是、看不起人的心、抱怨心等都出来了,我提醒自己以后不要这样对待同修了。

修炼就是严肃的,认识到这些人心,是不是真的重视了、去修了?很快又出现这样一件事,同修说我这段时间在班车上有些高傲,和别的同事不能打成一片,显得有点不合群,善意的提醒我要修善、慈悲,这样才利于讲真相救人,也是显示大法弟子善良美好的那一面给世人看。并且指出了我的一些不足,刚开始自己还能平静的对待,嘴里说以后注意,并且解释自己这段时间是有点状态不好,以前不是这样的。可是就象师父讲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同修接着开始讲自己的认识,我当时的感觉是她在显示她认识的好,我做的不好,她在帮助我,自己那颗自以为是的心一下子就受不了了,一直觉得她不如我,我在帮她,现在她说我做的不好,给我提意见,心里的不满,不高兴都写到脸上了,早就忘了向内找,忘了自己要修去那些人心的事儿了,同修的话再也听不進去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你还不如我,凭什么这么说我,你自己做的怎么样?”心里愤愤不平,同修早看出来了,最后善意的说:“也许我说的不对,你回去再想想。”

回到家冷静下来,知道自己修的不扎实,一遇到冲击自己心的时候就做不好,那个自以为是,执着自我的心已经很强了,自己也很懊悔,怎么办呢?家人同修提醒我,是不是自己总认为比同修强?所以同修一说自己就受不了。我发现是这样,我在遇到这位同修后,就有了一个观念,觉的同修这些年没跟上,做的不好,而自己虽然后得法,可是一直自我感觉挺精進的,和同修比有一种“我比她强”的观念,所以不让同修说,象师父讲的“一说就炸”[2],挖挖根,还是执着自我,“有对爱面子心的执著,叫人说了觉的不好意思,就会在这方面触动不能被说的心。也有的人觉的自己是项目负责人不能叫人说。也有人在哪方面有特长不叫人说。也有人对别人有不好的看法因此不能叫人说,等等方方面面啦。不能被人说来源于不同的执著。”[3]我不断加强学法,下决心修去这个顽固的执著自我的人心。

自己学法过程中,突然一个念头打到大脑,师父安排我和同修相遇,真的是让我帮同修吗?师父说:“也不要以自己的身份自居,也不要自己觉的和别人不一样。你们都是一个粒子,在我的眼里,谁都不比谁强,因为你们都是我同时捞起来的。”[4] 我有什么资格觉的自己比同修强呢?师父这样精心的安排,不是让我们每个人都修好自己,共同提高吗?而且“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每个同修修炼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让同修提高的只有法,只有师父,我只是在这过程中修自己呀!自己有什么资格说你好她不好的,还沾沾自喜、自以为是,在神的眼里看真是太可笑了,自己真是愧对师父的苦心安排。悟到这儿,我心里跟师父说:“谢谢师父,弟子一定利用这个机会实修自己,和同修共同精進、共同提高,不负师父苦心安排,请师父放心。”

以后再去同修家,我都是抱着谦虚的心态,和同修互相促進、共同提高的想法与同修交流,修去那颗自以为是、看不起同修的心,埋怨心等,不断提高心性,宽容、平和的对待同修的各种状态。在这过程中,同修的状态越来越稳,主动开始抄法,心性不断提高。同修的优点也不断表现出来,有很多地方都是值得我学习和借鉴的。

二、信师信法 妈妈得法了

我妈妈身体不好,患糖尿病、高血压好多年了,每天都得吃药,后来眼睛又得了白内障,特别是近两年,眼睛看东西总是很模糊,生活各方面都很不方便,家人劝她做手术,妈妈又怕手术出问题对眼睛更不好,一直拖着。我得法后,经常回家的时候给她讲大法真相,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妈妈很善良,非常认同大法,只是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好病似信非信,有时也念叨念叨,自己也觉得身体有些变化,但不坚信。

今年元旦回家,妈妈无奈的告诉我,眼睛最近白内障更重了,很近的东西都看不清,看来必须得做手术了。我安慰她没事的,你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心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一定会有好转,实在不行再做手术还可以。我给妈妈买了一个插卡的小收音机,里面拷贝了师父广州讲法、《九评》和很多从明慧网下载的《神传文化》、《医山夜话》、《善恶一念间》等节目,告诉她有时间多听听。

今年大概是四月份,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好像是师父,可是我醒来后,又不确信真是师父。我一直在悟,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和同修交流,同修让我找找是不是信师信法有问题。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呢?这样一找,还真有,由于自己怕心、顾虑心、求名的心等,许多事情不能百分之百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这不就是不能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的表现吗?例如我们单位其它部门有位同修,她的一位同事大姐对大法不理解,说过师父和大法的坏话,同修给她讲过真相但她不接受。我见过这位大姐几次,她对我很热情,还把她的自行车钥匙给了我一把,方便我外出使用。我感到她很善良,真想和她讲真相,但是因为部门不同,我们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一想到同修讲的她这种情况,就有点发怵,担心是不是能使她真正明白,加上自己好面子心,怕她不接受说不好听的,所以一直在犹豫是不是和她讲。

这次和同修交流后,我下载了明慧网《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的小册子,同修的交流文章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同时也不断坚定着我信师信法的心,修炼中及时归正一思一念,放下人心,真正按师父法中的要求去做好。想到顾虑和这位大姐讲真相,也是我对师对法的正信不坚定造成的。这位大姐无缘无故的对我很照顾,不是和我有缘的人吗,可是我的人心却阻碍我去救度她。我告诉自己,师父让我们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救人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只要我放下人心,真心去救度她,师父一定给我智慧,帮我做好这件事。一天我突然想到师父说:“神韵是救度众生的”[5]。先给她盘神韵晚会的光盘吧,给她了解大法的机会,或许会破除她的观念。我求师父给我智慧,怎么自然的把包装精美的神韵光盘送给她,想到她开车上班,很爱听CD,于是我下载一些正见网上的音乐,刻了张车载CD送给她,感谢她对我的照顾,顺便给了她神韵光盘,告诉她这是全世界巡演的被誉为世界第一秀,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非常精彩、非常珍贵,请她一定好好看看。她接过去,一再感谢我,说一定好好看看。我体会到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定能做好自己该做的。

随着我不断在法中坚定自己,不断提高的时候,妈妈来电话了,声音透着无比喜悦,我忙问有啥喜事,妈妈兴奋的告诉我:“我的眼睛能看清东西了,不用做手术了。”我也很高兴,忙问怎么回事儿?妈妈说:“你每次回来跟我说的话,我似信非信,想起来就念叨念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念的时候心里还想念这九个字就可以好病?没完全信。这次你拿来的小收音机我倒是挺爱听,里面有好多讲诚心默念大法好逢凶化吉、好病、得福报的事儿,我就想这上面说的人有名有姓的,不会是假的,人家那么重的病都念好了,我也能好。于是我就诚心诚意的天天念。真神啊,我现在看东西可清楚了,我的眼睛真好了!”

我明白了,原来是我悟性太差,没有悟到妈妈的似信非信,是师父点化我信师信法有问题,忘了师父一直谆谆告诫弟子的遇到问题一定要找自己。还是自己实修不扎实呀,我的问题意识到了,心归正了,妈妈那里也就会发生变化。

现在,妈妈也得法了,每天听师父讲法、炼功,吃了多年的药自己主动停了,剩下的药都送了人,平时也能按照师父的法去要求自己,对人忍让,不占便宜。

三、去掉冷漠,真正溶入整体

今年大概三月初的一天上午,有同修打电话来,说A同修突然出现严重病业,已经去医院了,同修希望我和家人同修赶快来医院。但是正巧家人同修没在家,我说等家人同修回来我们一起去。以前我们和A同修是一个学法小组,当时A同修也出现过一次很重的病业关,那时大家帮他发正念,不断的和他在法上交流、向内找,一起学法,大家牵扯的精力很大,那段时间几乎当时小组学员正在做的一个项目都停滞了。但很长时间,A同修也没有真正闯过来,小组的同修包括我都对A同修有埋怨心,觉得他不是很精進,面对同修的状态感觉有点无能为力,很消极。后来由于别的原因,我离开了那个学法小组,和原来的同修几乎没有联系,这么长时间渐渐的淡忘了这件事。

突然接到这个电话,又使我想起了以前的事儿,心里不自觉的有种很无奈的想法,帮同修发了一会儿正念,就去忙别的事了,没有太重视这件事。下午同修又来电话说A同修从医院回家了,让我们直接去A同修家。直到傍晚家人同修才回来,我们一起到A同修家,看到来了很多同修,原来很多同修得知消息后都及时去医院近距离发正念,有的一天饭都没有吃,A同修从医院回来,同修们又都跟了过来,一直正念加持难中的同修,正念除恶,真是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大家在发正念前先简单的做了交流,曝光并归正自己对A同修不符合法的观念,绝不允许邪恶利用同修的不足迫害同修,认清邪恶对同修的迫害就是对法的迫害,对整体的迫害,对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坚定的解体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相比同修们那种对法负责、对整体负责、对同修负责的心,我非常惭愧、自责。我看到自己那颗不负责任、抱怨,冷漠、自私的心。

我这两年一直在参与本地讲真相的一个项目,因为自己也很愿意做这个项目,做的过程中也很投入和付出,不论在时间、精力还是资金方面自己觉的都是一切以法为大,只要项目需要,我可以放下任何自己的事去配合,也经常有同修说我做这个项目事很认真、负责,而且对同修非常热心、有耐心。如果不是这件事,我还真意识不到自己的这种不负责任和冷漠,我向内找发现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有分别心,认为这些事是我们的项目,我有责任,我自己也愿意付出,但是没有整体概念,缺少整体意识,就象师父评语文章《不分正法工作项目大道无形有整体◎师父评语》中写的把自己项目以外的事当成了别人的事,不是真正溶于法中,积极去圆容整体、配合整体。

意识到这些问题,我时时加强整体意识,把自己当成大法的一个粒子,真正溶于整体之中。在明慧网上看到不论海外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项目需要,还是大陆哪个地区有同修受迫害的消息,我都会用心的发正念,默默去配合、圆容、补充,对本地同修安排的集体发正念也积极配合,每次发正念的时候,我都会加上一念:让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连成一片,整体配合,充分发挥大法弟子整体的巨大作用。师父说:“如果大法弟子都拧成一股劲、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间哪,这对邪恶来讲太可怕了!”[5]

同时我对同修常说的形成整体也有了新的认识。师父说:“无论大家集体做事还是自己单独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样的事,这就是整体。都在讲真相、发正念、学法,具体上做事不一样,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为粒。”[4]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不论身处何地,具体做什么,我们都是整体中的一员,不论是整体还是学员个人做的证实法的事都要正念对待,需要配合就应该无条件的配合。

我自己理解影响我们真正形成整体的是执着自我的人心,觉的自己了不起,自己做的项目重要,用自己的人心、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同修,对同修出现的不符合自己人心的状态要么看不上,要么指责、抱怨。作为个体,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但我们之间互相圆容、互相补充,而不是互相指责、抱怨,邪恶也就没有空子可钻了,这样才会真正充分发挥大法弟子整体的巨大作用。

四、推广手机项目、正念排除干扰

随着手机讲真相项目的普及,“天地行”同修开发的手机真相软件不断更新,功能越来越完善,使用真相手机的同修越来越多。真相手机拓宽了面对面讲真相的人群,安全性高,易于掌握,许多同修都愿意使用。但是本地负责手机技术同修少,有的老年同修拿到真相手机后,技术同修教了一遍,觉得会用了,可是回去遇到些小的问题,自己不知道怎么解决,又联系不到技术同修,就放下了,造成手机资源浪费。面对这种情况,我们项目小组几位同修在推广真相手机项目的同时,也利用各种条件,帮同修解决遇到的手机问题、和同修交流自己的经验体会,希望同修们把手里的手机都好好利用起来多救人。

但因为安全问题,同修间联系不方便,还是不能及时解决问题,我们商量决定利用本地集体发正念的时间解决同修遇到的问题。但由于环境特殊,开始时也经常遇到干扰,有的同修就劝我们不要再做了,我的心里也有波动,还要不要做下去,会不会出现安全问题?想到那些遇到手机问题的同修焦急的样子,解决问题后,同修用手机救人的神圣和喜悦,我想我得做下去,师父说:“你觉的你在哪方面有特长,或者是你喜欢做哪个,你就扎扎实实的去做好那件事情。只要它能够救度众生,能够在救度众生中起作用,你就去做,那就是了。”[6]既然参与做这件事,我就得做好,让更多的同修都能利用好手机这部法器救人。而且我们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这么神圣的事,邪恶也不配干扰。

通过不断学法,从法理上明白了,坚定正念后,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大家都认为应该做下去,但是既然有同修提出注意安全问题,那我们在人的这面也要理性做好,不让邪恶有空子可钻。

我们现在已经坚持了近一年,及时帮助同修解决了各种问题,也有更多的同修拿起了手机这部法器,加入到手机讲真相,救人的项目中来了。随着正法進程快速推進,明白真相的众生越来越多,手机讲真相的力度也越来越大,现在同修们不但用手机发彩信、短信、打语音电话,而且还有很多同修直接打电话劝退,救人效果非常好。

结语

时间过的真快,在修炼的路上,我已经走过了五年,回忆自己走过的修炼的路,有时精進,有时懈怠,还有许许多多的不足和遗憾。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在神的这条路上,师父牵着我的手一步一步往上走,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慈悲的呵护。弟子无法用人的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责任、兑现誓约,才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给予我帮助的各位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6]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