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得法、助师正法路上的神奇与美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一九九五年开始炼功,修炼至今,一路走来,其中的神奇、殊胜、美妙说不完道不尽。以前打坐的时候,左右两边各有两个神,庄严的站在那里……直到现在他们还经常在我的面前显现出来,有时我炼功无意中碰到了他们,我就一乐。

(一)得法修炼的神奇

一九九五年十月四号,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和往常一样,在北京的一个公园,我打拳时看到一些人在那里打坐,一问,说是炼法轮功,当时就心生向往。我问我也可以炼吗?一个辅导员说可以呀。另一个人借给我一本书《转法轮》,我看了一天,晚上也不睡觉了,接着看,心里直说“真好,这么好呀!真好!”

开始炼功的第三天看师父讲法录像,突然我的心脏又疼起来了,心想自己又犯病了,我这怎么回家呀,突然一下就好了,一身轻松,骑车回家的时候感觉就象风吹着。我还看见了白色的小法轮在电视屏幕上转来转去。

看了师父的书,又看了讲法录像,回想起自己的一生,我真有一种被从地狱中捞起的感觉。多年来我疾病缠身,心脏病、腰椎间盘突出、高血压、血色素低等等,经常走着走着一头栽倒在马路上。一九九三年的时候,又检查出胃部的疾病,儿子拿着检查结果就是哭,后来我知道当时诊断是胃癌。我丈夫在孩子三岁的时候就瘫痪了,直到一九九四年去世,我忙里忙外照顾他二十多年,四口人没有不得病的(还有一个拄拐的母亲,一九八九年去世),北京的大医院同仁、协和、中医院我都跑遍了,大夫们都认识我。我的四个亲哥哥都躲着我们,没钱没势,谁理呀,真是尝遍人世间的悲凉和凄楚。现在我得法明白了!

我在一开始炼功的时候,师父的法身在我的前面教我五套功法,给我演示冲灌的动作,手怎么动,让我体会飘手劲儿是怎样的。一次在炼功点上炼完了功,往回走,走着走着,突然前面出现一尊巨大的佛,盘着腿,仔细一看是师父,我怎么走也走不到他的面前,过了铁道桥,感觉身子一沉,周围又是熟悉的一切,仿佛又坠回了人世间。又一次,我去炼功点,前面出现一个白玉的大船,上面坐着很多神仙,都穿着白衣服,眉毛眼睛鼻子我看的清清楚楚,大船徐徐的往前走,我大喊:你们慢点慢点,等等我,可是我怎么也追不上。

我在最初炼功的时候,一打坐,元神就出去了。我到了所在公园湖的冰层下面,原来接触水的那一个冰面不是光滑的,而是有一个个尖状的突起,我在突起之间穿梭,鱼儿在我身边游着,哎呀,这么冷呀,我得出去,于是我又出来了。

打坐的时候,我还见到了湖里的一种生物,上半身是鱼,下半身是人,当时一个大鱼脑袋快触到我们炼功的高台上了,人形的下半身一直延伸到十几米开外的湖水里。一次我看见炼功点里的大法弟子都跳進了一边的湖里,出来后一个个的都成了光头的和尚。后来师父发表了《精進要旨》〈明示〉这篇经文后,我的元神就不轻易的出去了。

我打坐的时候,左右两边各有两个神,两个拿着带柄的大刀,两个拿着长矛,都庄严的站在那里,有鳄鱼向我这里靠近,只见拿大刀的一个神抡起大刀,把鳄鱼切吧切吧剁碎了,然后用那大刀片铲起,抡得不见了踪影。直到现在他们还经常在我的面前显现出来,有时我炼功无意中碰到了他们,我就一乐。

有一次在炼功点上炼完了功,大约是我开始炼功的一个月吧,我突然瘫痪了,动不了,好不容易费劲站起来能走了,但是半边身子不听使唤,就象半身不遂病人的症状,旁边有的人紧张,有的人还笑我,我说:你别笑,我过了小桥就追上你们。前面十米左右有一座小桥,我一步步走过小桥,好了!又和正常人一样了。

我在北京花市炼功点炼功时,有一天我正在打坐,师父来了,师父从我前面经过,问我:你能打坐多长时间?我不好意思的说可能两个多小时吧。当时就感觉师父带的强大的场使我木呆了,动不了。当时师父要动身去美国亚特兰大,身边还有好几个站长跟着。这一次不是在另外空间,而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二)助师正法上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电视、报纸、广播开始造谣诬陷师父,迫害大法,我的心里非常难受。二零零零年的时候,我一打坐一闭眼就看见师父在一座大山上,盘腿打坐。“七·二零”后就看不见师父的音容笑貌,得不到师父的音讯了,现在我又看见了。我就去找到一个同修,她可以上网,我说:“你给我上网看看,我怎么一打坐就看见师父坐在一个大山上?”她打开电脑,果然,师父刚刚发表“七·二零”后在山中静观世间的那张照片,我在她家里那个哭呀,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

二零零零年开始直到现在,我发了很多很多的真相资料,每个星期一、二百份吧,清除世人头脑中被灌输的毒素,消除他们对大法的邪见,从而救度他们。师父为大法弟子为世人承受了那么多,弟子也要对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承担起救度世人的使命,兑现自己史前的洪誓大愿。我大部份资料都是当面给人,我也没有怕心,告诉他:给你看看,救命的。发资料的时候,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有的人很有正见,说:法轮功就是好,我找个笔,你把我的名字记下来,给我三退了。

我发资料基本上没有遇到过麻烦。有的人不理解,阻止我,甚至骂我,说我:这么大岁数了还干这个!我都不当回事,他们动不了我的心,动摇不了我要做的事情,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执迷不悟处在生死边缘的常人说的话算得了什么?!一次过来了一个开小车的,说我:你在干嘛呢!我说:救人呢,他说:走,跟我去派出所!我说:你是不是一个好人?结果他走了。

二零零零年的新年我是在看守所里过的,当时在里边待了四十天,定了三十天最后又给延长了十天,结果那个警察遭报了,他媳妇得了癌症。二零零零年后,一直有便衣跟着我,我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我没有怕心,我该讲真相还讲真相。一次我向一个人讲了真相,我走后,便衣对他说:你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吗?正抓她呢。他后来追上我,告诉我:后面有人正跟着你呢,我说:我不怕。一次派出所的人开着车跟在我的后面,我停下,里面的人也从车里出来了,我干脆返身往回走,那个人看见我过来了,把头穿过车窗埋在车里,屁股冲外,我都想把他揪出来,转念又一想算了。二零零五年以后他们就不再跟着我了。

我发资料接触的人们都为我的安全担心,我不怕,我一打坐就能看见那四个金刚,我知道我有护法神跟着我,常人看不见,尤其是我有法力无边、至高无上的师父。北京的宣武、崇文、朝阳,能去到的地方我发资料都发遍了。

大约二零零六年左右,有一个熟人以前关系不错,我送给了他一些真相资料,他给送到了派出所,来了三个警察把我绑架到看守所,他们说:就因为你,把我们的奖金都扣没了。我说:我病的时候你们不管我,我修大法做好人你们抓我,你们也不知道为自己的未来想一想?!期间我的儿子也天天去要妈妈,在里边住了十天,我出来了,那个举报的人一个月后就死了。

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很多事例也验证了:善待大法有福报,迫害大法遭恶报。大法是威严的,实实在在发生的大量实例让人触目惊心。

这些年我搬了好几次家,越换房子越大,以前一家人挤在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后来换了一个两居室,现在我一个人住在一栋单独的别墅里,儿子在北京工作。他从戏校毕业,换了好几个工作,只能勉强生活,后来和人合伙开了一个印刷公司,发了。他借别人的股票炒股,赚了几十万,五万元买的一套家具,现在升值到二百万。儿子的名利心放不下,但是对大法很有正见。

回想起来发生的变化是以前想象不到的,修炼人去掉常人心后,大法会带来常人中的福份,可是修炼人的心早已经不执著于此了。师父讲过:“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常人顺应宇宙特性,一定程度的净化自己的心后,也就会有福份。人的命运是高级生命安排的,不是靠自己挖空心思就能够得来的,处在迷中的常人只能被动的接受自己被安排的命运,活得可怜而又卑微。我虽然一次次的搬家,但是到哪里都能接触到附近的大法弟子,也都有人供给我大法真相资料,到哪里都不影响我救人。

(三)正悟除病魔

我过关特别好过,回想起这些年来,我过了很多次身体上的病业关了。心脏有时候就突然疼起来了,疼得实在不行了,动不了了,我就喊师父救我,很快就过去了。一次中午的时候,我在休息,似梦非梦,我突然发现我掉到水里面了,水淹没了我半个身子,我的上半身还在水面以上,我的装资料的包还在岸上,我大喊师父救我,再一看我已经在岸上了。

病业关对于老年弟子是一个很难过但又必须过去的一关。有的时候直接就是生死的考验,身边的同修和我自己一个个的也都切实的经历过,深刻的体悟过。前年,一个六十八岁的同修来电话要我到她那里去,我刚到,她抱着我就大哭,我一看,她的腰部皮肤都烂了,起了很多脓包。我笑着对她说:这是好事,你要长高功,今后多学法炼功,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就会过去。她也很努力,在法中认识这一切,很快好了。

一位外地同修让我去,她已经七十八岁了,到那一看,儿媳妇在给她洗屎裤子,她说又拉又吐,吃不了东西,已经折腾一个星期了,资料也做不了啦。我就发正念,我让她起床坐在椅子上,她说不行,我说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听从魔的安排。她问我拿资料吗,我说当然拿,并且要求她第二天给我送到哪里哪里,她就做起资料来,第二天出门给我送了资料,还发了资料呢。

还有一位同修七十八岁了,去年给我来了电话,头一句话就说我要死了,活不成了,永别了。我一听不对,我说你别说了,师父为救人喝了一碗毒药,你看你为一点小事你受不了了,你现在就看师父的法,她还喊活不成了,不活了。由于电话存在着被邪恶监听的安全隐患,一些话不能明说,我就说一碗毒药是啥味道你知道吗?!她不喊了。我放下电话,发了一夜正念,第二天坐早班车到她那一看,我们都笑了。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号,我突然全身发软,浑身发冷,一会儿迷糊过去了,又被剧烈的心痛痛醒了,这时我的身体哪儿也动不了了,就象僵尸一样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我喊师父救我。我知道师父来了,这时我清醒了,我的脚趾头能动了,手指头也能活动了,我对师父说我要坐起来,慢慢的坐起来了,我盘腿打坐,可是感觉腰部疼痛难以忍受,我一摸发现腰上起了一圈儿的水泡,有的破了,流出黄水,黏糊糊的,头脑中闪过一念给儿子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呸呸呸,我怎么能这样想?!”我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只能在心里求师父。

第二天早八点,我给同修打电话,她来了,帮我发正念,给我带来了饭。我用水冲了冲,右半侧好些了,不那么黏了。我想起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3]这时我自己能活动了,心想我不能停下发资料救人,于是我象往常一样坐车出去亲手把资料送给有缘人,给资料的时候挺精神,完事后自己走不动了,怎么回家呀?这时看到一辆三轮车停在我前面,就坐车回了家。

我还是一天一天的照常做着三件事。过了些日子,还没完全恢复,我想起绿豆解毒,人心上来了,喝了许多绿豆汤,这下坏了,原先没流黄水的地方肉皮底下反倒疼得厉害了,至今左大腿根部还有些难受,左右手背各起了一块一元硬币大小的瘢痕。

我七十二岁了,可是现在走起路来别人说我健步如飞。后来我想到这次过关实际上应该是给我净化身体的表现,使我的身体达到金刚不坏的状态。

今后我一定加倍努力,多学法,多炼功,多发正念,多做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最后向伟大的师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