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师父给我铺就证实大法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国内外同修们好!

我是“七·二零”后得法的弟子。师父说:“什么是大法弟子?谁配当大法弟子啊?就包括新走進来的,你要没有这个缘份哪,真的是走不進来。”[1]能在这正法洪势中,突破旧势力的阻挡,挤進来成为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我深知自己是万分幸运的。这种大法赋予的殊荣、光耀也是亘古未有的。

下面我把这一年多来,自己在做明慧网通讯员过程中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各位同修分享。

一、师父给我铺就证实大法的路

入门不久,师父让我看到前世的一些情况。随后的一年时间,师父又给我打开几世记忆,都与修道和文人有关系,我把这些轮回故事都写出来在网上发表。从那以后,我在写作这方面的思路被师父给打通了,文思不断。常人中很多人对前世轮回很感兴趣,但对于修炼人来说,是不应该执着这些事情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在学法中我们已经知道,为了能够得到这个大法,我们在历史的轮回中吃了很多苦,生生世世轮回等的就是今生大法的开传。不论我们过去是谁,都是为此生而来,作为大法弟子,不论有什么能力,其实都是为今世用来证实大法所用的。

对于我来说,这种“突然”出现的写作能力让妻子(同修)感到很是惊奇,鼓励我就运用这个“写作能力”走出一条证实法的路。于是我先从自己知道的事情写起,写身边同修的修炼故事,恶报和轮回故事等,这些基本上都发表了。后来写着写着觉得没有啥可写的了,我就在学法、做事之余关注明慧网的文章,同修们纯净的交流对我触动很大,尤其是明慧评论文章拓宽了我的写作思路,使我掌握了一些写作技巧。于是,我试着从不同的层面和角度也写了几篇关于“1400例”和“四·二五”大上访等方面的评论文章,这些稿件都被明慧网采用了,放在评论栏目,有的被制作成音频。一段时间魔炼以后,我发现自己在写作方面越来越得心应手,思路也越来越宽,我深深的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铺垫好了的。

二、配合整体及时揭露邪恶迫害

向世人揭露当地迫害,曝光坏人暴行,全方位的揭露中共邪恶是大法弟子讲清真相、反迫害的重要一部份。我所在地区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为严重的地方,为了揭露迫害,本地同修很早就成立资料组,但是由于参与的同修能够达到专业性的写作人手很少,一些迫害严重的案例很少在明慧网上面進行深度的揭露,恶人曝光量明显不足。

本地的几种真相期刊内容长期单调、匮乏,排版、编辑方面也是错误不断,经常受到同修们的质疑,就在这时本地的协调同修发现我有“写作特长”,联系后马上让我担负本地的明慧通讯员,配合本地出现的情况写揭露迫害的文章。

我刚進入资料组的时候,本地邪党法院正在对一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判,根据协调同修提供的材料,主审法官非常邪恶,在法庭上对正义辩护律师大耍流氓,对同修的家属更是恶言相向。于是我马上针对这个迫害案例写了一篇新闻评论,明慧网很快登了出来,这让协调人和资料组的同修感到非常高兴,把这篇文章编辑成传单后在本地大面积的发放。我还针对这个案子给政法委系统的人员写真相信,同修们再分头邮寄,从反馈回来的情况看,让坏人感到害怕,有力的消减了邪恶的疯狂。

为了拓宽思路,我阅读了本地大量的迫害案例。针对那些被邪党迫害的极为严重,比较特殊,非常有代表性的案例,比如被邪党判了十几年的、被长时间关在精神病院或被中共数次劳教,酷刑致残的这些案例,我都配合整体需要,经常对其進行深度揭露。

一年多来,只要本地一旦发生迫害案例、恶报案例,我都能在第一时间内完成对邪恶進行揭露的文章,协调同修把关后再发到明慧网,及时让恶人恶行在明慧网上面曝光出来。如果恶警还不放人,我就考虑再换个角度对其進行揭露。

三、汇编本地迫害案例進行深度和系统的揭露

在明慧网阅读其它地方同修揭露迫害文章时,发现有些地方的同修在汇编这方面做的很系统、很全面,真的是非常好,值得参考。受其启发,我从明慧资料馆下载了本地所有同修被迫害的资料,包括明慧网上面的本地恶人榜资料。

通过大量阅读,我将本地区的每一个迫害材料都细心筛选。首先选取最惨烈、最有代表性、最能说明问题的个案。因为这些案例不论从哪个角度去揭露都能让人们看清中共的邪恶嘴脸,都能激起世人对中共暴行的愤慨,在社会上也能很大程度曝光恶人,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我把这些案例选出来以后,剔除原始案例陈述中不必要的枝节,理顺文章的结构,再加上适当的能够吸引读者阅读的“导语”和评论,突出主题,然后独立成文。

我还把这些案例按照市、区、县分类,接着再按照迫害类型進行分类,分成被迫害致死的、被判刑的、被劳教的、被使用酷刑的(这个还可以往下分如灌食、电击、毒打等)、被药物迫害过的、被拘留过的、被罚款的、被失踪的等。

当然也可以根据年龄、家庭、群体来進行归类,如整理成:知识份子被迫害案例,官员被迫害案例、老师被迫害案例、家庭被迫害案例、孩子被迫害案例、老人被迫害案例、被迫害成精神病案例等,这样分类整理以后就比较系统,对于本地十几年来发生的迫害情况我基本上能有个大概的了解,也为以后写本地的迫害综述打下坚实的基础。

这样系统的整理出来的案例都有一定的深度和广度,有利于对本地邪恶進行全面的曝光与揭露。同时,协调人还给我提供了不少同修自己写的被迫害的经历,考虑同修的安全,我适当整理以后配合其它案例把这些罗列的案例独立成文,再经过明慧编辑同修把关、修正后基本上一一在明慧网发表,

接下来,本地真相编辑小组的同修把这些文章做成真相资料,向民众大面积发放。现在我基本上能够做到在写文章时不掺杂自己感情化的用词和评论,对事情的描述尽量保持中性、客观。因为我们写的真相文章是给世人看的,必须要考虑常人的思维方式和接受能力。只有得到世人认可,才能达到揭露邪恶迫害的目地,只有让常人明白大法的美好,邪恶迫害的残酷才能救度他们。所以在写揭露迫害的真相文章时,我们必须要考虑文章的结构、写作的基点就要站在常人的角度,要从常人能够接受的理念切入下笔。

四、给外地同修编辑当地版的真相期刊

师父告诉我们:“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2]所以,平常除了给本地真相期刊提供揭露迫害文章外,我还力所能及的经常为外地同修写一下揭露迫害的真相文章。

一次,在和外省老家的同修交流时得知他们地区的真相资料处于瘫痪状态。很多同修被恶警绑架、关押、劳教、判刑、遭受酷刑都不能及时曝光和揭露。同修的话让我难忘,回来后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让我听到这些呢?师父曾经两次来这个城市传法,那里大法弟子人数众多。但邪恶疯狂,作为一个大城市竟然没有当地的《明慧周报》和真相期刊,对于整体反迫害来说不能说不是一个缺憾。

为了了解当地的迫害情况,我在明慧网上认真搜集、下载了这个地区的迫害资料。整理后发现当地同修在二零零九年曾经创办过一个真相期刊,可是办了不到一年就停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哪里需要就圆容哪里,于是我就想把这个停了有两年的真相期刊从新办起来。可是接着麻烦又来了,写作、供稿对我来说不是难事,可是对于编辑真相传单我没有基础,真的是一窍不通。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又从明慧网上面下载了编辑版《明慧周报》,找了一些各地同修编辑好了真相传单作对照,自己开始琢磨编辑排版。师父看到我在这方面很用心,很快就让我掌握了一些简单的操作方法,如怎么样插入文本框、图片。这样我就为外地同修编辑成了当地版的第一期《明慧周报》,在明慧网编辑同修把握后登了出来,这让我很是高兴。现在,我为外地同修编辑的当地版《明慧周报》基本上能够保证是每个星期都出。

五、在项目中提高自己心性

在参与本地明慧通讯员工作的这几年中,经常有同修在切磋交流中提出如何提高本地真相资料、真相信的质量问题。确实是这样,对于一名明慧网的通讯员来说,只有写出干净、理性、清新、不带邪党文化思维的文章才能穿透人心,得到常人的认可,从而让他们明白大法真相。在涉及资料组同修的搜集、整理、写作、排版过程中我们配合的一直很好,即使出现矛盾和心性方面的摩擦,我们都会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圆容这个小整体,对于我个人来说,这段时间确实是一个锤炼自己的过程。

在一开始给大法网站投稿的时候,基本上每篇文章都能发表,当时几乎没有人知道我经常写文章给大法网站投稿,所以发表不发表自己都不怎么在意。可后来担任本地的明慧通讯员突然感到这个无形的压力,不管是写揭露邪恶的迫害文章还是写真相信,在投寄明慧后我都关心它的发表和不发表的问题,发表了我就高兴,不发表我就沮丧,甚至还怀疑明慧编辑同修是不是弄错了。

通过观察,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要求其实是基本的,不论是揭露邪恶迫害、还是真相信、交流稿、时事评论等文章,只要论理合适、事实准确,条理清晰、言之有物、能让世人有效明白真相的这些稿件一般都会发表。就算有的稿件里面局部有不合适的地方,编辑同修会作适当调整和修改后发表。那么为什么不发表呢?这和发表了的正好相反,主要是文章写作基点不对,太空洞,或者是这篇文章的内容已经刊登过了等等。

可是,那段时间我悟不到这些,反而这个执着越来越重,自己也觉得不对劲,主要是害怕在同修面前丢面子,因为本地的资料组同修都知道我“很会写文章”,写出来的文章怎么会不被采用呢?有时协调还追问我:“那篇揭露同修遭受迫害的文章已经连续发给明慧网好几次了,为什么到现在不发表呢?”这让我非常尴尬,无地自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妻子给我指出这种修炼状态是不对的,它暴露出来是怕心、显示心、自大的心、不能被人说的心、干事心等等人心。作为大法弟子应该以一个修炼者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及时归正自己。我也意识到了,知道自己干事心太重,忽视了学法才产生这么多麻烦。在交流中,协调同修一再提醒我,要做好大法项目学好法是最关键的,再忙也得学好法。写文章是揭露邪恶,是证实大法,修炼中自己意识到有很强的证实自己的心,这颗心很不好,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久而久之就会偏离大法,是很危险的。大法弟子再忙也要静心学法,怎么能够以写文章做事来代替修炼呢?后来我在学法向内找中慢慢把这些暴露出来的心去掉了,已经不再执着于文章的发表与不发表了。

还有一段时间由于偏重做事写文章揭露邪恶,学法时间越来越少,感觉到自己的空间场中不纯净,有怕被迫害的心、怨恨心、报复心、指责别人的心、自卑心、完成任务的心、不说谁知道的心、争斗心、证实自己的心、妒嫉心、色欲心等,这些败坏的物质在我的空间场聚集,让我感到无形的压抑。

今年二月份,在一次交流中忽然有同修对我写的文章中采用的说法提出质疑,还有同修跟上说我写的真相信缺少慈悲、宽容,让常人感觉不到修炼人的善。这对我来说如同当头一棒,怨恨心马上起来了,做了那么多居然不被同修认同,我写的这些东西都是经过协调同修把关,传到明慧网再经过编辑同修把关,怎么会有问题呢?在人心的促使下,我立即和“批评”我的同修争论开来,后来参与的同修越来越多,有帮我说话的,也有指出我不足的。

当时就觉得自己很委屈,对这事耿耿于怀,而忘了在心性上找自己的原因,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3]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就在这个当口,一个项目的负责人找到我,交流中忽然转到本地在明慧网发表的一篇文章(他不知道是我写的),他显得很激动,说那篇文章写的真是糟糕,里面的用词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为什么这么刺激他,那个压力当时极为尴尬,恨不得能够钻到地里面去,真的压得我喘不过来气。负责人走后我就愤愤不平的跟妻子说:“我不干了,再也不去掺和他们的事情了。”

晚上我就把这个想法和经常联系的那位协调同修说:以后不干了。协调同修一下子笑了,说我的表现像个小孩,说不干就不干,不干这个干其它的就能保证不出问题吗?出了问题再不干?妻子也指出我的状态不对,这不是一个提高的机会吗,同修说你,不管是不是那样,你都应该找找自己原因,老是向外、向外找,你怎么提高?

同修的话让我清醒不少,我开始通过学法调整自己。协调同修在交流中也敞开心扉谈了他以前的一些过关经历,让我意识到出现的这些都是我自己空间场不正,有败坏物质和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所致。于是我及时清除自己这些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念头,立刻向有“争执”的同修道歉,这是大法的威力。在切磋中与同修配合中,我们在法理上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以后遇到什么事都能在法理上及时交流,相互提高。现在我们当地的环境越来越宽松,已经很少发生绑架、迫害案例了。

六、师父都给铺垫好了,就差我去做

我是关着修的,天目也很少看到另外空间的东西。唯一不同是每当我心情低落、懈怠、悟性跟不上的时候,我的眼前就会经常出现两个法轮在我的面前旋转,非常美妙。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提醒我要振作起来,精進实修,一切师父都给铺垫好了,就差我去做。

除了写文章、编辑真相期刊外,我还配合妻子维护家庭资料点的运作,从我们夫妻得法到现在,我们的“小花”在师父的呵护下已经稳定的运行了好几年。而且妻子三件事做的也很好,尤其在面对面讲真相比我做的好。从她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

在和一些同修的接触中,不少人认为我是一个拥有高学历的人,要不怎么会写出这么多“高水平”的文章?说到学历,因为家庭原因,我老早就辍学在外奔波。其实,就是我参与写作这个项目以后,我也很少去看关于如何写作这方面的材料,主要是时间不够用,现学也来不及。大法是超常的,我的这些能力是在千年轮回中积淀好为今生证实大法所用的。没有师父的看护,没有大法给予的智慧,没有同修们的帮助,我能够做什么呢?所有的能力都是师父给的,都是师父给铺垫好了的,都是现成的,我只要做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回顾这些年走过的路程,和那些得法早、精進的同修相比,无论是对大法法理的认识、还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的差距还很大,所做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师父说的:“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4]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不论走哪一条路,只要在大法中修我们都能圆满功成。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悟,不符合法理的地方还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