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公婆帮我 我帮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位“八零”后出生的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浑浑噩噩毫无目标的生活着,身上沾染了很多恶习。订婚后知道公公婆婆都是修法轮功的,心想,结婚后我一定要转变他们,让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然而事情的发展真是意外。经过与公婆相处,我越来越发现他们与电视上所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他们生活乐观、向上,处处为别人着想,按照“真、善、忍”做人。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感到很幸福。所以结婚六年了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以至后来自己也走入了修炼。

按法的要求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做得不够好的地方,虽然有不足,可对于这样神圣的法会我还是要参加的,向师父汇报、并与同修分享我的修炼心得。

坚修大法,不为情动

虽然我是父亲心中最心爱的女儿,可我从小就惧怕性格暴躁的他,他一发起脾气不是摔就是砸,以致我婚嫁后还是怕他。我修炼的事情,开始一直没敢在他面前提起。后来认识到,既然我们有那么大的缘份来在一家,救度他、向他讲清大法真相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后来我就对父母循序渐進的从侧面讲大法真相(那时他们已知道了公婆修炼大法),逐渐的他们对大法真相了解接受了一些,可看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心里很害怕,对于我自己修炼的事情,我一直不太敢面对严厉的父亲多讲。

去年新年,父母邀我们和公婆一起到娘家过年。腊月二十九,我和丈夫抱上孩子和公公婆婆一起回到我娘家。看到这情景村里不少人感叹:从没看两家亲家在一起过年的,看,这两家的关系多好啊!听到这些父母心里也乐滋滋的。

公婆都是老学员,都很精進,心里时刻揣的是救度众生。来我娘家过年不是他们的真正目地,临行前大包小包的装了很多真相资料,准备新年在我娘家村里发放。

大年夜,人们都看着电视沉浸在过大年的气氛中时,婆婆陪着父母在家,我和公公就走家串户去发放真相资料去了。发着发着抬头看见了一个个的摄像头,心里一阵紧张,公公坚定的说:没事,不用管它。我虽然心里有些不稳,可还是坚持把资料发完了。

过了年回来没几天父亲就捎话让我回去一趟。原来大年晚上发资料时我被摄像头录像了。父亲得知后,及时找人把录下的那段抹去了。公公正念很足,所以一点都没被录到。

丈夫下班后和我一起回家见父亲。快到家门口时,我感觉到好象有一只大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呼吸困难,感觉天旋地转的,到家都站不稳了。丈夫问: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煞白?我发着正念,心里一直请求师父加持,一会就感觉到心清气爽。

一会父亲也回来了。他一進门就说:你炼不炼了?再炼就当我没有你这个闺女。我笑着说:爸啊,我没有因为你天天喝的烂醉如泥摔这摔那的而不认你这个父亲,你却因为我修炼做好人而不认我这个闺女,你怎么能这样啊?父亲说:闺女啊,给你多少钱你就不炼了?十万、二十万、三十万?全给你你就不炼了?他哭着说:我给你跪下,求你别炼了!

看到父亲这样,自己没动心,我坚信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定要闯过亲情这一关。我安慰着父亲:修炼了,我会更好的做人,更好的孝敬你们。钱对我一点也不重要,我也不需要。按“真、善、忍”做人,这本来是大好事,你为什么非要我放弃?难道你还想让我做从前那个吃喝懒散的浪荡女吗?你喜欢原来的我吗?

父亲没办法又逼丈夫与我离婚。我反问道:“你这是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好好的家庭为什么要这样给拆散了?”父亲无语,我感到整个空间场祥和了很多。我心里知道,是父亲太担心我的安危才变得这样软硬兼施的逼我,他紧拉着我的手好象怕我一下子没了似的,说: “你公婆和你们一起来咱家过年,你们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可你回来为什么要这贴那贴的?到底为什么?”我说,我明白法轮功的真相,我要为大法说公道话。中共邪党有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我们大法弟子只能用贴的、寄的、送的,目地就是让老百姓知道中共邪党一贯就是制造谎言欺骗百姓。父亲说,他就是因为知道中共的邪恶,所以才不敢叫我回家。

越不让我回家我越要回去,因这几天没上班我就天天往家跑。父亲看见我还是挺高兴的,脸上装着生气说:“越不让你回来你还越来劲了,回来干什么来了?”“孝敬父母”,我笑着说。父亲心里一定是认同大法的,同修给的小册子他都看,或许哪一天他还会修炼呢!双盘比我这修炼人盘的还好,不精進的我还只能单盘呢!

经过此事,我才明白信师信法的重要,真的象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实修真修,众生得救

我在一家火锅店当经理。刚去我就跟老板讲了真相,我说的话他都信,可就是不肯“三退”。可能是我太心急了吧!

我想,我要做好我该做的工作,不能给大法抹黑,虽说老板整天叫我“经理”,可我啥活都干:摘菜、洗菜、刷火锅、打扫卫生,一个女儿家,还楼上楼下搬酒,搬大桶水。本来老板只给我酒水库的钥匙,看我是真心为店好,干脆把店里所有的钥匙都交给了我。店里麻汁的配方是花很多钱买的,老板调制的时候是不让任何人看的。可老板说:这个房间只有你可以進去,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老板是位公务员,这年头,公务员还能一边为政府工作,一边为自己开火锅店。这样他就不能一直在店里,有事会离开。他说相信我,还说我是他见过的最好也最正常的大法弟子。他有个经常来的朋友,我只知道他当过兵脸上还有疤,没想到他竟然是“六一零”的人。他带老板去黑窝看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所以老板说他看到的大法弟子不正常。在魔难中的大法弟子他怎么会理解呢?

后来店里来了不少服务员,老板不让我干别的活,他说当经理的只要干好经理的本职工作就行了,不用干活,有活就指使别人干。新来的服务员有一位特能骂人,谁都骂,连老板她也骂,是人中很尖滑的那种。有一天,她骂我骂得很凶,我心里也不服气,知道是面子心,堂堂一个经理被服务员骂来骂去的,含泪而忍都不算忍,这次没过好关,下次一定不动心。

心里正委屈着呢,回家又被丈夫骂,这眼泪不听使唤的往下掉。我对丈夫说:因为我修炼了才不与你计较,你爱把德给我随你便。这话一说他连我的父母都带上了,骂的更凶了。我竟还不悟,委屈的大喊:我修炼的这么难,你就别跟着干扰我了,我堂堂一经理,在店里受服务员的气,回家还得听你唠叨受你的气。他大笑着说:“别人修炼难,你修炼最轻松了,法你学的少,功也不炼,你难在哪儿了?”

对呀!这哪是修炼人呢?都在帮我提高呢,我怎能被常人带动?正象师父说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2]。以后他们再怎么骂我我也绝不动心,还笑着送上水,让她喝口水休息一下,骂完了还送上一句:“谢谢夸奖!”他们都会笑着不骂了。最能骂人的服务员一直骂了我二十多天。

事后不久的一天早上,刚上班她就边跑着進来边喊:“经理快救我,你看看我的眼睛。”我看到她的上眼皮鼓了一个白色的大包,而且还在变大。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好。而在念之前要“三退”保平安,又進一步深入的讲了为什么要“三退”,为什么要诚心诚意的念。刚讲完真相她眼上的包就消了。她开心的又蹦又跳,感受到明真相的喜悦了。她象个孩子似的对我又搂又抱,还当这么多人的面发誓再也不骂人了,并说以后骂一句让我罚她五十块钱。她以前骂过的人为了让我罚她的钱开始骂她了,她没生气也没骂人。一个多星期了,她已经不再骂人了。还说:“不骂人的感觉真好。”

后厨的人不仅在店里偷吃东西,还偷装大虾等海鲜回家,有时还要我开仓库门偷麻汁配方。我都善意的给他们讲道理,并拒绝他们的这些要求。我婉转的提醒老板店里存在的问题。老板对我特别信任,我也做到了修炼人该做的。终于有一天老板在真相币上签名做了三退,因为他看到大法弟子的真心,相信大法弟子的话。

修炼五年了,知道自己离大法对弟子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还有很多要修去的执着心。不管路有多远,我会坚定不移的跟着师父走。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