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到乡镇、农村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五十一岁,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快速推進,我从个人修炼汇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践行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一神圣的使命。

一、到农村去救人

迫害开始的时候我发资料、贴不干胶,后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一开始在我所住的厂区讲,慢慢的带动我们学法小组和其他同修一起出来讲,当他们有了一些经验后,我就想我年轻,别的同修岁数大,不能走远,那么这个小区就留给他们讲,我到比较远的地方讲。于是我走出来到城区里的公园、商场、大街上、建筑工地、汽车站、医院、火车站等地方面对面讲真相。我家原来住在城区里,那里有我认识的很多邻居和同学,我应该救度他们。就这样我每天都坐车上城区里去救度众生。

这期间我也和同修整体配合到农村去救人,到农村的商店讲,有时挨家挨户讲,但只是零星的做。因为城区的同修比较多,城区里的人大多听过大法弟子讲真相,我就打算到偏远的农村大面积救人,刚好二零一一年的时候有个同修说农村的集市人较多,我就问那里环境怎么样?她说不行,人家买东西都匆匆忙忙的,人太多不好讲,我当时心里就想,怎么能不行呢?大法弟子是各个世界的王和主,一切都是大法弟子说了算,哪里有人哪里就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环境,一切都取决于大法弟子,我一定要把农村集市救众生的环境开创出来,把这条路给同修铺垫出来。

我有了去农村集市面对面讲真相的想法,第二天我就找和我经常配合的同修,她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这样等到有集市的日子我俩就到农村的集市救人。

我们一路发着正念,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求师父加持,结果那一天上午一个多小时,我俩劝退了四十多人,我俩很受鼓舞,同时也带动了当地的同修。

开始当地同修帮着发正念,我俩讲,后来她也跟着我们一起讲,就这样先后去了多次,那里的环境开创出来了。

一次,我和同修正在那里讲真相,有个我们当地会开车的同修路过此地,看到我们在讲真相,也加入了救人的行列。回来后我们又找了几个比较熟悉、经常出来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大家在一起切磋,说去集市讲真相效果很好,大家都很想去,就这样我们上农村集市面对面讲真相的小组成立了。司机同修用车拉着我们,俩俩配合,然后把周围各个乡镇的集市都列上表,哪天哪个地方有集市,我们就去那里讲真相救人。无论严寒酷暑,无论冰天雪地,无论刮风下雨,我们从不间断。

冬天的时候我们在集市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再加上途中的时间,一去就是大半天,脚冻的象猫咬一样的疼,我们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然后大家就没有感觉了。就这样我们整体配合坚持了两年,救度了大量的众生,大多时候我们每次都能劝退一百多人到二百来人。我们去的时候一路发正念,路程最近的三十多里地,最远的四、五百里地,回来的路上大家在车里背师父的法,主要是《论语》和《洪吟》,整个过程我们都沐浴在大法中,感到无比的快乐和幸福。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常抽时间静下来整体交流,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讲法中讲:“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3]我们交流的过程中围绕着:实修自己、互相配合、圆容整体、放下自我、大法弟子身担的使命等内容,交流前我们先学法、发正念。

师父说:“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4]我们不再为退的人数多少而执着自我,只要众生能得救,这就是我们要的。一走一过都要把慈悲留给众生,有时冬天天太冷了也想在家休息一天,师父讲的“修炼如初”[5]的法时时激励着我们再精進。

我们这个整体定好第二天早上七点出发去农村救人,早上我起来看外面下起了雨,就给一同修打电话让同修和司机同修说能不能延后一小时,这样农村集市的人会来的多一些,那样救人不能多救一些吗?很快同修回过电话说时间照常。我心里想:这天儿还时间照常!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心想我这是站在为众生得救的基点着想吗?我快速打车赶到市区,晚了十来分钟,同修都坐在车里等着我呢,我上车后就解释自己来晚的原因,这时司机同修接着说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一切都为众生让路,不管是人还是天上的神,都得为救度众生让路,咱们不往后拖延时间,大法弟子不能给他们让路,无论刮风下雨,风雨无阻。我一下看到我和同修的差距,我一下想到宇宙在正法,大法弟子是当今人类社会的主角,和同修在一起真的是“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6]。我向内找,一师一法同门弟子,大法弟子要对法坚如磐石,金刚不动,我问自己想问题怎么这么窄。我边解体所到之处一切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边清除怨心、辩解的心,下车后看到眼前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师父安排的这些要得救的生命,如果我们延迟,他们可能就错过得救的机缘了,我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我感到自身的责任。

回想起以前在这讲真相的那一幕:当我给一个村民讲完真相后,她明白了,做了三退,还不走,然后拉着我激动的说:“你把我救了,你用嘴能告诉多少人啊?我们屯子还有那么多人没得救呢?他们可怎么办?要不你快挂个喇叭广播吧。”那一刻我觉得世人都在等待着得救啊!看到得救的生命为那些没得救生命的着急样,我无奈自己怎么就长了一张嘴,要是我全身都是嘴该多好?那样能救更多的生命啊!

想着想着我快速来到两个卖菜人中间和她们说:“我今天不买你们的菜,但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佛法,这法是救人的,你们戴过红领巾吗?从心里退出来,因为共产党在历次运动:文化大革命、六四学潮一直到迫害法轮功共害死了八千万人,老天要审判它,天灭中共,别跟它背黑锅。”她们笑着同意了,还连声说谢谢。两个小时左右我和同修整体配合救了近六十人。这一天我们这个讲真相小组整体共劝退了近二百来人。

记得有一次正是春天,有几个讲完真相的同修看到农村漫山遍野的野菜,他们忍不住挖了起来,我想我们在做救度众生这么神圣的事,怎么能挖野菜呢?心想你们回来了,还有没回来的同修呢?为什么不在这个时候给他们发发正念呢?大家出来就是一个整体,要相互配合,我这心里就愤愤不平了。回去后我们大家坐下来一起切磋这个问题,同修谈了自己的想法,这时我才认识到我没设身处地的替同修着想,太执着自我了,我们这样经常半天半天的出来讲真相救众生,有的同修回去还得做饭带孩子,还得照顾家人,他们回去后甚至没时间买菜,根本没想到他们的难处,我多没慈悲心啊,还指责埋怨同修,大家都讲完真相回来的路上可以挖些野菜,如果遇到有挖野菜的世人还能救度众生,把救度众生和我们的生活紧密的结合起来,救人生活两不误这不是很好的事吗?后来那些同修也认识到,宁可不挖野菜也得把救度众生的事做好。就这样大家的心性都得到了提高。

自从师父的《洪吟三》发表后,我认识到神韵的严肃性,为众生得救负责,发神韵光盘最好要面对面送。认识到这一点后我就和同修配合上大街发,上做生意的门市发,世人基本都接。

今年年初,一个技术同修和我们在一起整体配合,商量怎么用神韵救人,心性在救度众生方面怎么能向前迈一大步,不但要承担起制作神韵光盘的重担,还要协调配合面对面发放神韵救人的重任。我们的想法达成了一致,开始制作神韵光盘。光盘做好后,我们开始协调有能力的同修发放神韵光盘,用神韵救度大量的众生。上农村大面积发,我出去发神韵就发着这样的正念:请师父加持,宇宙在正法,一切为正法让路,一切干扰人神得救的邪恶全灭,众生都要配合宇宙正法,配合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一切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全灭,众生快来接神韵,快来得救度。因为我基点站对了,一路畅通无阻,心里只有救度众生的念头,所以我发放的神韵光盘几乎众生都乐呵呵的接受,效果很好。同修整体配合在街面一个多小时发七十多,整体配合上农村十几个村屯发神韵,非常顺利。我体会到只要按照师父的法去做救度众生的力量就大,效果也好,也是最安全的。

二、帮助同修也是帮助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利用电视、媒体诬陷诽谤大法,世人都不明真相,被邪恶的谎言毒害着。随着邪党迫害大法步步升级,再加上乡镇的同修比较少,救度众生的事形不成整体,力度不大。我区城乡约有六十万人口,乡镇人口占多数。城区大法弟子在做好救度众生的同时,也要和乡镇的同修形成整体救度那里的众生。这样城区的协调人就把各片的协调人召集一起协商,同修们共同切磋交流,整体配合,拿出更好的主意,最后达成一致,由城区的各片同修包一大片乡镇,这样城区的同修就能和乡镇的同修联系在一起,同时乡镇的众生也能闻到大法的福音。

我们这片的同修包两个大乡镇,共有一百多个村屯,但这两个乡镇只有十多名同修。我负责的村屯有两名同修,其中一名同修非常精進,这些年中我常和同修抽出时间到乡下去和两名同修切磋交流,用师父在大法中赋予我们的智慧,想尽一切办法让众生得救。在整体的配合下,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强大正念下,同修把那个村屯每户人家都讲了真相,几乎都做了三退。

二零一三年年后,我和同修配合制作神韵光盘,有时抽时间去乡镇的集市上面对面讲真相,和乡下的同修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没有见面。我抽出一下午时间和另一同修坐车去同修那里,乡镇同修出现的不正确状态让我吃了一惊,那个同修面黄肌瘦,我忙问她你怎么这样啦?同修说年后她出门外摔一大跤,胳膊肿的很粗,脸也肿了,牙也疼。我听同修说完后说咱们交流交流吧。

通过在法上交流,同修明白了,开始认真的向内找,她说这段时间没善心、不慈悲,和家人有怨气,因为伺候偏瘫的老伴心里有很大的怨言,和孩子说自己出现这种不正确状态都是老伴造成的,一个修炼的人出现这种不正确的状态怎么能怨常人呢?而不向内找,不在法中提高上来。和我一起来的同修说她也牙疼,也开始在法中归正,开始向内找,说自己发正念也没慈悲心,不正确的状态出现就是铲除,基点为私,也有对父母的情,没讲真相救度那个生命,自己不对了。

同时我也向内找,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遇到这些都不是偶然的,两个同修出现同样的问题那么我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问题呢?我仔细一找,把我也吓一跳,我也没慈悲心啊!我对待同修和家人都没有慈悲心,和同修交流有时语气重,有时带有指责和居高临下的口气,我没有替同修着想,这和同修有什么两样?我下决心清除这些人心。

我们三个同修在这个问题上提高了心性。从同修那回来没过几天,两个同修身体恢复正常,她们又汇入到整体救度众生的洪流中。这让我们体会到向内找的快乐,同时我也在帮同修的同时提升了自己,其实帮同修就是帮自己。

风风雨雨修炼了十五个年头,都是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和做的好的同修比我还有很多不足,比如我有时候炼功懒惰,听到闹铃总想着再睡一会,贪图安逸,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我会纠正自己的不足,和同修比学比修,不断精進,让师父多一些安慰,少一些辛劳。在此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