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听师父的话 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

首先问候师父好,师父辛苦了!

同修们好!我是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八岁了。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我知道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一切,我保证自己再忙每天至少也要看一讲讲法,除了四个整点外,只要有机会,每个整点的正念我都不错过。我们集体学法,常人的话从不谈,除了学法外,就是谈遇到的问题,或交流讲真相的经验。渐渐的大家的正念都足了,遇到问题时首先想到师父,想到发正念。

一、大法给我新生

我不到四十岁时就嘴里发苦,近二十多年吃东西尝不到是啥味;四十多岁时我又患严重的腰脊椎疼,犯病时疼得不敢弯腰,引得腿也酸疼无力。以后又发展到脑血管收缩,供血不足,及心脏病。九三、九四年是我犯病最严重的时候,严重时有时昏倒。住医院治病,一个疗程下来就八千元左右。回家每天还得二十五元的药维持,一年犯三、四次。

当时,老伴和孩子都上班,自己在家里不但饭都做不了,还得靠别人照顾,并且好不容易积攒的钱都扔進这无底洞里,心里真是烦躁透了。我病的厉害的时候连炕都下不了,每次打吊针,都得扎好多次,七八天后,血管都硬了,扎一回针要好长时间,这儿扎,那儿扎,痛得我咬牙闭眼。每次我一见护士就害怕,心里只哆嗦。到了夏天,别人都坐着小板凳在外面凉快,我却晕的不能活动,躺在炕上直哭。这样度日如年,感到生活没有一丝希望,我想到了自杀,有好几次支撑着走到大桥上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可是死也难,心里总难撂下对亲人的眷恋,又挣扎着活下去。

一九九五年十月,我大儿子在外面见人家有炼法轮功病好了的,就回家也让我炼。我说:“我都这样子了,还能有救?我不去!”老伴和儿子执意要我去。当时正逢当地法轮功学员在电力局院内二楼厅开修炼心得交流会,我们就去了。上楼时,老伴和儿子把我架上去的,一進屋,我就看见师父的大法像挂在正中央,立刻感到一阵热流从头到脚刷的一下通透全身,那种感觉太强烈了,我至今难忘。

在交流会上,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学员谈了她的心得体会,她原来患有白血病,医院都判了死刑,修炼法轮大法神奇的好了。她讲着讲着就哭的说不出话来了,我听了也很受感动,当时我就认定了法轮大法,相信大法也能祛掉我的病。

第二天,原当地辅导站的同修及我的大儿子一同来给我放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三天后又买来《转法轮》,我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一天两个晚上没睡觉,一口气看完了《转法轮》,真是越看越爱看,直到看完。看完后就感觉自己从未有过的精神,大大减轻了病痛,我感觉不用再吃药了,相信大法能治好我的病。老伴却有点担心,说我这么厉害的病不吃药不行,劝我少吃点。我说:“我实在吃够了药,打够了针,这些年我把胃都吃坏了,病一点都没见好,人家那么厉害的病都好了,我相信我按大法去修,我也会好的。”

就这样我一心一意学法炼功,再没吃过一粒药,什么病也没有了,身体完全健康,全家人跟着受益。我不但不用别人照顾,还做着很多家务,洗衣服时,我一手提着一只水桶,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儿女们见我有一个好身体都高兴的直笑,一家人乐融融的。周围的人看到我的巨大变化,都纷纷炼起了法轮功,当时就有一百多人参加了炼功。

二、维护大法 讲真相救人

自九九年大法遭迫害以后,我看到电视上天天播放诋毁大法的节目,许多人也一起说大法的坏话,将宝贵的书烧毁,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真的是心如刀割。有一次,我儿子雇了几个民工正在改建房子,我看到村委的人又在收书烧书,我难过的坐在地上就大哭。看我哭得这么伤心,干活的人也都觉得政府做得太过份了。几年后我跟这些民工讲真相时,他们还都记得我当时哭的情形。他们说:一个老太太那么难过的哭,说明法轮功一是很好,二是很冤。

儿子们不仅都很孝顺,也都支持我炼法轮功,近年他们各自买了楼房自己住,他们都想让我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因我老伴几年前去世,我一人住在老房子里。但我有自己的想法,不想和儿女们住在一起,决定自己住在老房子里。我坦诚的对儿子们说:我能健健壮壮的活到今天,多亏了炼法轮功,现在我的生命是大法师父给的,为的是让我好好修炼。这么些年来,法轮功还在被迫害,师父被诬陷,我当弟子的要为师父说话,要告诉人真相。现在师父让我们快救人,是因为师父看到了人将有大灾难,我就要听师父的话,按师父说的去救人。我自己住在老房子里,图的是清静方便,我能有更多的时间学法、炼功,每天出去救人。我也想跟你们住在一起,生活上互相照应,可是现在还不行,等我做的事做完了再说。现在我自己一人生活,是我乐意的,我自己也能照顾自己,你们有时间就过来看看,没时间就各忙各的。儿子们拗不过我,只好顺从我的意愿。

我最先讲真相的主要目标是自己的亲友,过去的同事及邻居等,逐渐的越讲面越广,针对的人群也就多了。农贸市场,钢材市场等,摆摊的,开店的,都是讲真相的目标。几年下来,我和同修们几乎将当地大大小小的商铺,摊主都讲了真相。这部份人中的许多人,成了接受大法真相的受益者,也都成为了今天传播真相的个体传媒。

前几年城市处于建设扩建时期,到处是工程,到处修建公路,到处建厂房,到处建居民楼,除了当地民工外,还吸引了大量的外地务工人员。我就天天骑着三轮车,带着成箱的资料,大的《九评》书加上各种内容的期刊册子,各类真相光碟等,穿梭于这些工地。每到一处工地,资料很快就发完,有时人太多,几乎就是在抢。有一次我到修外环公路的工地,路宽沟深,干活的人也多。我就在路基面上给人发光盘,很快被抢光了。就在我骑上车子要走时,只见一在沟底干活的男子,提着铁锹就上来了,掉了一只鞋子也不顾的穿,大声嚷嚷着不让我走,说:我一直在喊着要,你给他们,为什么不给我。直到我一再答应再给他送时,才让我走。

讲真相过程什么思想的人都有,但是只要正念强,生命都会摆放好的位置。一次,我碰到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给他讲真相。这人蛮横的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说,你是干什么的不重要,生命得救才重要。那人说我就是抓你们法轮功的。我说,我们一不做坏事,二不犯罪,你抓我们干什么。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事,讲真善忍,你抓好人心里过得去吗?别做那些恶事,你还是做好人吧。那人听了就说:你有什么资料,我看看。拿了几份资料揣口袋里走了。

现在的警察除了在办公楼里,或集体行动等,都很少有在公开场合穿警服的。有时碰到便衣警察我就会说,不管你们是干什么的,保命是第一的,工作只是为了挣钱养家,一家人平平安安才是福。便衣警察们往往也会走开。有一次,我在一个小卖部里给店主讲真相,正巧来了一个穿警服的人,小卖部的人赶紧说:他不是真警察。那人接话说:我就是真警察也不会抓你。

讲真相也会碰到稀奇事。有一次,在一个工地上,由于长时间不下雨,出现严重干旱,许多人除了打工外,还要忙着抗旱浇地。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围着我说:你们法轮功神奇,让老天下场雨,我们都会佩服。我当时脱口说:明天就下。就这么凑巧,当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过了几天我又去了工地,那些人老远看见就抢着喊:过来这里。他们七嘴八舌的说,我们都服了,你真行,法轮功真了不起,这场雨下的太及时了,太谢谢了。我说:应该感谢我师父,是我师父伟大,帮你们解决干旱,我师父是来救人的,你们千万别反对法轮功。他们都连连点头。

炎热的夏天,许多人看到我这么大年纪,就会说:你这么一把年纪了,不在家吹风扇,吃西瓜,享清福,还到处跑,图什么呢?我说,还不是为了你们吗?大法这么好,你们还不知道。今天的人都是奔着大法来的,共产党却挡着不让学,不让炼,连书都不让人看,还欺骗人说法轮功不好,让人跟着受害,共产党就是来祸害中国人的。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共产党迫害佛法有罪,神佛要灭它了,跟共产党一帮的人不是要跟着遭殃吗?快退出来,好逃命。

三、按师父说的去救人,谁都挡不住

当然也会遇到不明真相的人,受毒害深的人,我也多次被举报,多次被抓。每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每次放回来后,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继续出去讲真相。今天任何人,任何事都挡不住我救人。我就是要听师父的话,按师父说的去救人,谁都挡不住。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太多了,都无法详细记录,下面整理几件。因许多事情已记不清具体时间了,只能笼统的说。

有一年冬天的晚上,我们几个同修正在我家学法,被坏人举报,来了当地派出所六七个警察。当看到我们一屋的人在学法,一个警察又出去到车上拿来一串手铐,准备铐大家。我没有动心,在心里求师父,看着警察说:手铐是铐坏人的,那不是我们戴的,我们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另一个警察朝他摆摆手说:快拿走吧。这群警察拿走一些资料,因为人多,警察将大家都带走了,就剩我一人在后面,我不断的讲着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警察催着我快走,我说:添添炉子,免得灭了炉子,回家屋里冷。警察说不必添了,意思是今晚回不来。我说: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到了派出所,我看到满满一屋人,被绑架来的同修都低着头坐着,我心里求师父救大家,对警察说:到什么时候了,还当江泽民的爪牙。我在心里发正念。这时一个警察大声说:起来,抬起头来,早知这样就别炼,你看人家某某某。这时另一警察说:某某某,你去那屋。把我单独关在一间屋里。过了一段时间又喊我:某某某,你到这屋里来吧。我过去看到警察正在将同修们带走。一个同修对我说:我们去东岭(指看守所)。他们走后,一个警察对我说:你回家吧。接着对另一个警察说:你送她回家。并说:送她到家附近就行。然后又说:这么大年龄了,就送到家吧。随后对我说:明天上趟公安局。我当即说:我不去。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当晚十一点回家了。其他同修则被拘留并被罚款。

有一次也是在冬天,我在市场上发资料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管理市场的恶人拦住我。这天正巧是大集日,人员很多,面对众人我大声喊着告诉人真相。恶人心虚,赶紧拽拉着我,将我劫持到他们的办公室,然后开始打电话找警察。因为当时举报法轮功学员有奖,恶人很兴奋,认为要得到好处了,就不断的打电话。我一点不动心,我是大法弟子,听师父的话快救人,我没有错。我要求回家,他们不让我走。中午时分国保的警察来了,警察刚提师父的名字,我就大声制止住:你住口。结果国保来的警察转身就走了。

恶人不想让我见人,就单独让我在一间屋里,让一个年轻人看着。这个年轻人,看我冷就打开空调让我取暖。一开始他看我的衣服被拽拉得很凌乱,就细心的给我扣好扣子,恶人就讥讽他说:她是你娘。我给年轻人讲真相并做了三退。中午年轻人给我买来吃的:两个肉火烧,一份拉面。我不吃也不喝,就坚定一念要回家,期间我不断的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我。下午两点多时,因恶人再没有联系到警察来,只好让我走了。

还有一次,大约二零零三年,我到附近村里发资料,当时带了两百多份,我挨户发,发完要走时,被村书记拦住并打了举报电话。我们站在村里的十字路口等警察来,当时已围了很多人看,我就大声喊:老少爷们都听着,他们光天化日之下随便抓人,我是修大法的,因为炼法轮功,一身的病都好了,法轮功受冤屈,我要为大法说话。正喊着,警察的车来了,来的警察问我:你不在家出来发这个干啥?我说:我救人。警察说:谁救你?我说:我师父救我。警察问:你师父是谁?我说:我师父是李洪志师父。

当时正是邪恶猖狂的时候,市里正办洗脑班,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里面,警察就叫来居委会的人拉我去洗脑班。一路上我跟居委会的人讲真相,并要求回家。居委会的人商量后对我说:就先回家吧,明天再去学习班。我说:我不去。结果就真的没人再找我。

大约过了半年后,我去市电力局灌煤气,路过上次讲真相的那个村时,路边一人问我:你去电力局灌的气?我一看此人口眼歪斜,拄着棍子,行走不便,说话口齿不清,正是此村的书记。我就问:你是书记?他含混的答应。我说:你这是遭了报应。

近几年,我又将讲真相的对象重点选择为中小学生。因为学生受毒害最深,也最需要救度。每天学生上学、放学的时间段里,我就赶紧到学校门口或附近路上等着。无论天气炎热还是严寒季节,我都要抢时间赶在学生的头里,以便有时间跟学生们说上话。等学生们上课后,我再到别处跟人讲。我吃饭从来不定时,每次都是感觉饿了或者估摸快到下午集体学法的时候才回家。我们这个城市不大,周围十几所学校,我都很熟了,许多学生远远的就能认出我来,很多小学生老远就跟我打招呼,喊我“奶奶”,或者“奶奶,法轮大法好”。有时我给大些的学生们发破网软件,许多中学生都会多要几份,说是给其他同学,因破网软件上有许多压缩书籍,学生们也都喜欢看。

我周围的同修中有好几位跟我类似的老同修,她们也都天天上午到集市上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下午参加集体学法。象今年天气炎热,气温高,但是我和周围的同修照样天天出去救人。碰到任何事我们都会用法来对照,或者与同修交流,我们互相提醒,比学比修比救人。谁要是哪天没出去都会感到心里很愧疚,甚至有犯罪感,觉得对不起师父。因为今天的每一天都是师父为救人而延续的,我们只有好好去做,才能让师父不失望。

啰啰嗦嗦的,其实很多话要说,只是我不知怎样表达出来,我想这届法会是师父留给我的机会,我不能再错过了,我就尽力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请同修们见谅。

最后再次感谢慈悲的师父,弟子给师父合十磕头了。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