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看淡名利职位 我选择修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一九九七年我被调入区财政局的控股公司当经理,创建财政局大楼,由于工作努力,成绩突出,作风正派,区人事局调整,要把我调入集团任董事长、总经理及党委书记。可是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了,领导、组织多次找我谈话,讲出来了各种利害关系,谈到底你是要名、利,还是要修炼

现在,我在我们地区成了出名的人物,不因以前是公务员关系多出名,是我炼法轮功出了名——我近六十岁的人,仍然精力旺盛,能从一楼不间歇的爬上十七楼,也不觉得累。去年我在一家所谓美国康宝莱公司讲真相,他们要证实一下修炼人的身体状态,就给我测了身体素质的指数,经过仪器测定了细胞生长状况后,说你身体真好,五十九岁人的细胞成份竟跟二十八岁小伙子细胞一样。他们不知怎么回事,可我知道是师尊,是大法的威力把我改变了,这时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效果非常好。

多年的迫害中,我多次被绑架到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而出了名,邪恶的那套歪理、手段、伎俩我都熟悉了,各种哄吓,诈骗,我都知道。每当被绑架后,我并没想到会怎么样,主要是想,到了里面怎样讲真相,帮人们明白法轮大法好。

1800多名职工掀起了修炼法轮功的热潮

我今年五十九岁,父母生了我们姊妹十三人,只活下五人,我从小就有哮喘和眩晕病,当时父母想把我扔掉,但终就没舍得。一九七四年高中毕业,七五年就進了水泥厂上班,我很努力, 一九八二年当财务科长,八四年就被提升为副厂长。由于水泥厂,粉尘多,污染大,对我很敏感,虽然事业往上走,但身体状况却往下走,我的病越来越重,开始跑步锻炼身体,可腿跑粗了,病却未见好转,又转炼其它气功,还是未见明显好转。

直到一九九六年底,我有幸得法,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大道,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当时厂领导们几乎都炼了,后来有些因怕吃苦就放弃了,有的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害怕不炼了,厂领导中只有我一人坚持下来。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这功太好了,我真是有缘而万幸,我只炼了两天,师父就在小腹部位给我下上了法轮。随后又给我调整身体,一次又一次清理,我嘴里吐出的都是那些黑乎乎的脏东西,眩晕病很快就好了,没有多久哮喘病也没了,一身轻松,精力旺盛。

我在厂里中层以上领导会上说这法轮功太好了,真的是佛家的上乘大法,不仅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道德回升,归正。并且说,从今以后我是修炼人,不喝酒,请大家也不要劝我喝酒,我以茶代酒敬大家,在这儿就谢谢各位啦!

就这样,很多人看到了我的变化都走進了修炼,我身边的亲朋好友,同事,职工因炼了法轮功都有很大的变化,当时厂里一千八百多名职工,掀起了修炼法轮功的热潮。

放下名利,坚修大法

一九九七年我被调入区财政局的控股公司当经理,创建财政局大楼,由于工作努力,成绩突出,作风正派,区人事局调整,要把我调入集团(水泥厂、塑料厂、工业园,三个即将倒闭的单位)任董事长、总经理及党委书记。当时原单位职工都哭着不让我走,领导一天找我谈了七次话,许诺给我挂财政局副局长的牌子,去把领导班子搭建好后,就回来上任副局长。按常规,应该把文件材料搞好,领导签字盖章后我才能走马上任,可是我想,我是一个修炼人,应到最复杂的环境中去魔炼自己。我想的容易,可实际中却很不容易。

这集团是全民企业,生产规模不大,人员负担很重,加上管理不善,自一九九五年下半年就负债经营,账面资产总额一千七百三十万元,而总负债九千四百七十万元,其中银行贷款五千二百三十一万元,欠款七百三十六万元,欠电费二百万元,欠职工养老保险和工资六百零二万元,其它欠款一千三百八十一万元。在这种情况下,要我去走马上任会是什么样?企业必须改制,职工必须下岗,债主要来逼债,当我每到一个单位去,职工和债主就蜂拥而上堵住了大门和办公室的门,生怕我跑了,不给我吃饭,不让我睡觉,甚至不让我上厕所,扬言不还钱就下我一只胳膊,还有要下腿的。结果真的把我的头给砸破了,血直淌。要还钱、要工资、要吃饭,还把我拖到街上游行示众,还要请他们下饭店吃饭,对我真象文革时期的地主,富农、反革命、右派一样。

我说大家先冷静,你们今天不是我造成的,你们不能对我这样,他们说不管和尚是咋样,只管庙宇和方丈,我们找的就是你,当时我想到我是个修炼人,我要听师父的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暗下真念,一定要挺住。不仅如此,我下班回家,就有人找到家中,堵门要钱,有时为了躲债,不得不离家出走,每天没有安稳的时候。我妻子虽也是修炼人,但实在为我担心害怕,我鼓励她,别怕,也许是师父设的关和难,也许是我们业力造成的魔难,我们一定要闯过去,后来我改制企业,消减了人员,理顺了债务关系,完成了领导的任务,领导也打算把我调回财政局当副局长。

可是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了,领导,组织多次找我谈话,讲出来了各种利害关系,谈到底你是要名、利,还是要修炼。我想到师父的话:“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我坚定选择了修炼。就这样我被罢免了一切职务。

很多人议论纷纷,有人说这是他自找的,好好的官不要,非要迷信的去炼什么功。也有人说这么好的人,不贪、不图名、不图利、一身正派,怎么共产党就容不下这样的好人呢?当时财政局一位老领导跑到区领导那儿为我求情,说这样正派的处级干部现在很少见了,我们不应该原谅他一次吗?就这样给我保留了一个工业园经理的职务,并说还要看我的表现。我上任后把工业园改制房地产开发公司,实行股份制。按常规这股份应属我个人所有,最多其他相关领导分一点。而我想修炼人就应按师父要求的“真善忍”去做,我把所有的股份都分给了全体员工,每人一份,不仅拿工资,年终还分红,而我的股份只相当于四名员工的股份。全公司的人都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做的好,做的正;共产党的干部都这样就好了,可惜……

戴着手铐讲真相 正念正行闯出魔窟

有一次我和五个同修同时被抓,公安知道我的影响面最大,长时间的关押洗脑,想叫我劝说其他几位同修,我心里想正好是和同修交流的机会,坚定信心,正念正行。去了我就说:“各位同修,警察要我跟你们讲一讲自己的认识和提高,我就跟你们讲一讲,法轮功救了我,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会坚修到底,永不放弃。”我举起了戴手铐的双手,激动的说着,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个警察拿我没办法,出乎意料了,立刻把我押走了。

有一天突然把我带到一家大酒店,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去了后看到满满一桌人,有区常务副主任为首,公安局局长、六一零头头、检察院等一帮领导,说要请我吃饭。我虽知是鸿门宴,同时也意识到,邪怕正了,我当然正念正行,讲我修炼怎样身体好,道德回升。你们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我也希望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由于正念正行,每次在师尊的呵护下都能被释放。

今年八月十五日,我去修理汽车,刚好给修理工人讲完真相,又来了个修车的人,接着又跟他讲真相,并发给了护身符和翻墙软件,恰好被一个便衣警察看到,一把抢过我的车钥匙,要我跟他走,我立即把钥匙又夺回来,并问他干什么?一句话把他给镇住了,我把车开走了,途中意识到,他们不会罢休的,赶紧回到家中,把所有资料收好,不能被邪恶抄走。不一会,公安局,六一零好几人来我家叫开门,我拒不配合,也不开门,他们找来了开锁匠,也未能把门打开。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邪恶没招了,走了。

可三天后,女儿送饭来,出门时,突然闯進一帮人,个个彪形大汉,原来他们一直在蹲坑,把我拖進一车里送往医院,按照手续抽血体检,我不配合,说没有病,不需你们体检。一个警察说:“照你这么说,炼法轮功的人一点病都没有,那人人都要去炼了”。为了证实一下炼功人,能有超级健康的身体。检查后,刚才那个说话的警察惊呆了:在这年头象你这样,快六十岁的人,各项指标一切正常,少见,你真神了。

在行车路上,我开始给他们讲真相,你们知不知道,法轮功已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干的蠢事,现在全球在公诉他,告他反人类罪、酷刑罪、灭绝人性罪。有的公安局,检察院等明真相的单位和个人,都已公开或秘密的以各种方式保护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人,为自己留后路,而你们还在助纣为虐,横加迫害,你们知道吗?你们还不三退自保吗?你们想一想吧!他们说,你不要再说了,我们是在执行公务。

到看守所后,有两个警察去办公室办手续,我被两保安押往号房,我立刻想,机会来了。我就跟两个保安说:“我们在特殊情况下认识的,是非常有缘份的,我冒着风险在给你们讲,我祝两位及全家平安,幸福和有个美好的未来,你们知道吗?法轮大法是正法,天安门自焚是伪造的,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平安,人要平安就得顺天意,什么是天意,天灭中共就是天意,顺天意就要退党,退团、退队三退保平安,希望你们善、恶要分清,三尺头上有神灵,你们是党员吗?(说:“是”)。我给你们用化名退了吧!一个姓陈,一个姓王,那就叫陈家安和王福平吧!这是对天发誓,谁也不知道,对你们没有后患之忧。”他们说:“好,退了吧。”离开他们时,伸手打个招呼,这时才意识到我还戴着手铐。

看守所的人见到我就说,你又来了。我又来救人了。在这期间,给我接触到的進進出出二十一人全都讲了真相,劝了三退。炼功,号房是不允许学法、炼功的。如发现只要有学法、炼功就扣分,这号房里的所有人就不给订菜,这就影响到大家。我就跟看守所的人讲,不让学法、炼功,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奇怪的很,所长同意了我的要求,还跟看守人员说:“这人特殊,照顾一点。”

十天后,公安局、六一零把我的案子移交给了检察院处理,他们拿出所有的黑材料,让我签字。我立马拒绝,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是在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在救人,在做好人,在做好事,没有违背道德,没有违纪,更没有违法。我绝不会签字的。他们看我态度强硬,对法轮大法的坚定,毫无办法。在移交检察院时,看守长对我说:“你去吧,没事。”就这样,三天后,晚上十一点,检察院送我回家。

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

自从师尊讲了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一定要做好三件事以后,我每天感到有做不完的事。凌晨三点多钟起床学法炼功;白天上班早晚外出讲真相,发资料发光碟、护身符,劝三退;晚上直到十二点发过正念后睡觉。每天睡三至四个小时,可我并不觉得累;我也不知劝退了多少人,平均每天应该有十人。我不分对象,厅部级干部,公安、警察、垃圾工、农民、绿化工、学生等都是劝退对象,不分场地、车站、码头、商场、医院、看守所、大街小巷、行政机关、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看守所也经常去讲真相。救度众生,讲真相,劝三退,从不间断。

我总结了几条经验:

1、建立联系点的方法,如对我亲朋好友讲三退时,告诉他,你不仅一人要平安,全家平安更重要,亲朋来他家一定要劝三退保平安,如你没有把握就打电话给我,来帮助你。就这样,好多人都是一人退,全家退,亲朋好友跟着退。

2、业务单位,有联系、有关系的,只要来我公司或去他们那里,都必须要送真相资料的。如好多乡村大队,先跟主要领导讲真相,他接受了;然后再和其他的人讲,这样,有人抵触或不接受的,这时领导会说先看一看,了解一下再说嘛。

3、讲真相不能带有任务和观点,更不能有恨心,一定要有平和、善意的心态。有一次我遇到一个中风后遗症病人,第一次给他讲真相,说要举报我;第二次遇到他,再给他讲真相,不再举报了,但是什么不接受。第三次遇到,我说:“又是你啊!说明我俩有缘份啦,为什么不愿意接受一个真心祝你平安做一个好人的心愿呢!”在我耐心的劝解下,他终于乐意三退了。讲真相中,常遇到警察、六一零、便衣等邪恶的干扰和迫害,我并没有恨他们,只是觉得很可怜,不知真相被邪恶蒙骗着,正需要我给他们讲清真相并三退。

4,讲真相有多种形式:直接面对面讲,如等车、乘车、商场、公园等地。随时随地,不分时间和地点,不带任何观念,只有一念,明真相,救人。发真相信,劝善信,从不同地点发给各部门领导等众人。收集个人信息,主要是各相关部门人员,让国内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发真相信息。

以上是我修炼,讲真相,劝三退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