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心如磐石 坚修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五十岁那年我幸遇法轮大法。但一年后,邪党就开始了对大法的残酷迫害。但我信师信法的心坚如磐石。我一直在寻找一种既能炼好身体又能超脱轮回、却不用出家的修炼功法。所以一旦得法,就泪如泉涌,情不自禁的写下了这番感慨:“超脱轮回梦中寻,无奈苦做迷中人;今世幸蒙恩师救,大法度吾出五行。”

我决心跟随师父一修到底。即使面临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残酷的迫害之时,我也从未有过丝毫的动摇。十多年来,没有师尊为我承受苦难慈悲呵护,我就不可能在大法修炼中平稳的走到今天。今天我想谈的是,在大法遭受无辜的非难和残酷迫害后,我是怎样坚定的沿着师父指引的路走的。

讲真相 揭中共谎言

听师父的话,按师父的要求做,是法对弟子最基本的要求。迫害开始以后,师父要弟子向被恶毒的谣言、被欺世的谎言所蒙蔽的世人讲真相,救度他们以免将来被淘汰。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那天,我和同修们一起去省府上访。省办一秘书误以为我是负责人,带着记者来找我,旁边有几十个武警虎视眈眈的盯着我。记者趁我和他讲话时,举照相机就照。我马上严肃的制止,记者走了。

我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声明:我们并非参与政治,更没闹事。他表示理解,说省里也无法解决法轮功问题,要听中南海的。后来他劝我们回家,因大雨将临。
二十三日下午我又拿起电话四处讲真相,劝我的熟人别听电视上的假话和谎言。

二零零一年中共邪党诽谤、栽赃大法的世纪谎言——天安门“伪火”丑剧在中国的首都“演出”,一时毒害了无数的世人。我对人们说:法轮大法中根本没有那个自称喝了半雪碧瓶汽油的刘氏讲的什么冒白烟冒黑烟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连杀生都禁止,怎么会自杀呢?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是要通过修炼将人的肉身转化为高能量物质的,能去自焚吗?自焚了还修什么?王進东自说修五年了,竟然连单盘腿都不会,更不用说达到法轮功的基本要求双盘了。那些自焚的人根本不是法轮功的人!作为常识谁都知道,人被大火焚烧时,一定会不自觉的满地打滚,痛苦万分,能象王進东那样稳坐纹丝不动,高呼口号?然后平稳坐在那里等警察来给盖灭火毯吗?

再说,积水潭医院到天安门广场救人,只用了十三分钟就到达了?即使在一九九九年北京交通还没有今天这么拥挤的情况下,再把从积水潭到天安门广场所有的马路都封闭起来,专为那救护车开放,想在十三分钟内到达,那也绝无可能。何况大年三十,北京的大街上处处都是车水马龙啊。除非救护车早就在广场等着了。

我讲的人们半信半疑。最后我说:那个说是割了喉还能说话、唱歌的小姑娘,不久电视台就会让这个角色死掉,不然谎言就会露底,这场丑戏就收不了场。有人当场和我打赌。果然不久电视台宣布刘思影因心衰“猝死”。自此,听我讲过真相的人也就不信那弥天大谎了。

除了讲,我还给《人民日报》社、中央电视台等宣传机构写信,善劝世人别被动犯罪。我也一直坚持和同修们一起挂大小条幅、贴不干胶,大法真相标语随处可见,效果很好。

资料点同修被抓了,我和同修来填空

二零零零年春,我们区里仅有的一个大法资料点被毁,十来个同修被绑架、关押,几个被非法劳教。我和一同修切磋,在同修家人的支持下建起了新的资料点。同修家人都帮我们购买、传递耗材、送资料,风雨无阻。我们制作的资料不仅供本地同修讲真相用,还支持外地同修。那时出来做事的同修少,我俩就经常去送,也自己去居民区发。从近到远,下农村利用村民赶集的机会大量的发。

我们制作的资料很全:传单、小册子、《九评共产党》、光盘,贴的、挂的因地制宜。在师尊的加持、呵护下,我俩做的得心应手。严寒酷暑从未停止,年复一年的就这么坚持着,有时一天只能睡一个多小时。

同修家是学法点,但都不知我们提供的资料来源于哪里。为了安全,必须适当保密,同修不知,资金也就只能靠我俩自筹。

二零零零年后,原来的负责人有的被恶党关押迫害,有的或因怕心或因其它原因不再出来,有的不炼了,我便主动担任协调,帮组学法点、劝昔日同修归队。后来环境宽松了,出来救人的同修多了,协调面大了,我参与的项目也多了,工作量日渐加大。还要平衡好家庭关系,这就需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事。

敬老院风波

作为大法徒,证实法、维护法是必须做的。在救人,讲清真相的同时,自身要尽量按法的要求做好。让身边的人、认识的人、接触的人从法徒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才能救了他们。这些,在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待人接物、社会交往中无不体现出来。特别是邪党对大法的诽谤、构陷,使很多世人抵触法轮功,只有大法弟子不断的现身证实法,世人才会认同大法,邪恶的阴谋就会不攻自破。

十五年来,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辖区民警来家强收大法书外,我家再未因我炼法轮功而受干扰。但当初,家人怕我修炼大法影响他(她)们升官、升学、当兵、出国等,从而向我发难、施压。姐妹不支持,拍桌子瞪眼;老伴在多方压力下甚至提出离婚,看我无动于衷时又打又骂,企图用攻击、诬陷师尊的恶劣手段激怒我。但不管他怎样我就是不动心,他干脆去住敬老院。在那里又是造谣又是诽谤:说我炼法轮功对抗政府早晚会坐牢,说我凶悍虐待他,不给他做饭等等,这样敬老院的院长才收下他。

傍晚我给他送水果、手电、眼镜、餐巾纸茶叶、茶具、还有他平时喜欢看的书刊。请院里为他用纸板隔墙免睡觉靠墙着凉,为他置了台灯、便桶等。一進院门楼上楼下站满了人,都用诡异的眼神直视着我。我立刻明白是老伴对我的中伤所致。我便主动和人们打招呼向他们讲真相。院长客气的说:我知道你们信佛,我也敬重信佛的人。但谁要传些邪的东西我就不能不管了。我向他们讲明了法轮功的真相,院长很高兴,说我们欢迎你常来,你人真好。我说我师父教的。院长夫妇三退,还要了护身符。

他们对我老伴说:真没想到你妻子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你真有福。当我离开时,老伴象个孩子可怜巴巴的要跟我回家。我说你先住一晚明天我来接你,院里才好算帐。他说押金不要了,这不是我该住的地方拔腿就走。院长夫人说:我真没见过这样的怪老头;更没见过你这么善良贤惠的妻子,你这人太好了!我说李洪志师父的弟子都是这样的好人,你记住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是正的。她说:我明白了、真善忍记住了。

老伴到敬老院转了一圈,我想是师尊要我现身说法,救那里的人,并证实大法的美好。我连半句埋怨老伴的话都没有,心中还谢他帮我提高了心性又救了该救的人。

四邻都认可了我这个法轮功学员的宽容大度、贤良仁义。我的亲友们也早就三退。师父在经文《见真性》中教我们“坚修大法心不动”,我一直牢记于心。

我说:“我在哪里、在谁面前都只说实话”

九九年七月底的一天,辖区居委会主任(兼邪党书记)召集所有大法学员开会,要求人人签字表态不再炼法轮功,会上只有一人没发言(即后来和我一起建资料点的同修)。我最后发言,用亲身经历和其它实例证实大法,证明修真善忍于国于民都只有益而无一害。如果说信神佛是迷信,如果说无神,那天坛是做什么用的?中华大地为何称神州?国家为何设立佛教协会?为何办佛教学校培养佛学人才?当然我也不会签什么保证。

会后主任对我说:明天办事处、派出所要来开现场会录像,你今天发言我没给记录,明天在那些人面前你可别再讲那些话呀,我是为你好。我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在哪里在谁面前都只说大实话。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修真善忍做好人国家却不让,是何道理?主任说:好就在家挂上窗帘炼吧。我说做好人还得偷着做,这是哪国的理?第二天的会没开。

我家的电话二十年从未换号,它是我讲真相救人的工具。有时办事处、居委会、派出所、政法委来电话说是抽查民意,我正好讲真相。我说我炼法轮功你们都知道,对你们工作的评价我只能实话实说。你们不迫害法轮功认同真善忍我就说你们好。你们那个综治委我不认同。因为他们善恶不分、黑白颠倒、正邪不辨,自身素质那么差还治理社会?宣传栏里、大街上写邪恶标语诽谤法轮功。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都被诬陷为邪的,那么请问:什么才是正的?我说的是实话,如果你们硬要迫害我,那是你们的事。谁迫害法轮功,谁就是坏人、罪人。加强自身道德的修为,善念善行社会自然稳定,哪还用你们昼夜的警巡那样辛苦?他们回答:您说的太对了,我们会向上级汇报反映,谢谢您。

大法弟子应是百分百的信师信法。由于对师尊的坚信,才使我在精神、身体上的生死魔难中毫不动摇,把自己真正交给师尊,一切请师尊作主。关难中坚守正念,先找出自己的不足,再和旧势力的那些生命沟通,善劝它们从新选择应走的路,同化大法助师正法是正道。

我不求同修帮我发正念,更不忍常求师尊加持,坚信自己定能过关。其实,难来了,我不求师尊,师尊也会帮我。魔难中坚信大法无所不能。心中有法万难消。在我们区整体遭严重迫害、绝大多数资料点被毁、绝大多数协调人被抓、绝大多数同修都不再出来做事的情况下,我该何去何从?还有同修为我捏一把汗呢,有劝我出门避难的;有劝我再别出去做事的;也有因我没被抓心里生疑怀疑我的身份的。

对同修们对我的关心深表谢意外,我坚信大法的心就是不动。坚持集体学法、一次不落的坚持去黑窝近距发正念,即使一个人也坚持着。邪恶迫害就不修了吗?大法弟子不坚持做正法救人的事,那就是邪恶最高兴的,想要达到的目地,我怎能配合邪恶呢?

在师尊的加持、呵护下,我一天不误的坚持着我该做的三件事。因为师尊教了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后来同修们逐渐悟到该怎么做了,就又都出来做三件事了。

只有学好法才不会迷航

“四·二五”后,我开始背法。心想邪恶抢夺了大法书,我心中仍有大法作指导。但遗憾的是到“七·二零”时,我连《转法轮》第二讲都未背下来。只是《论语》每天起床必背。那时期除了用电话洪法讲真相,给邪党头目们各省市地方政要们写真相信为师尊、为大法伸冤外,我就抓紧学法、背法。先通读了一遍《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精進要旨》、《洪吟》和全部经文,后来做项目多了,时间有限,就只能每天背《转法轮》了。现在已背《转法轮》六十遍,我还会继续背下去。

当然,不能以背法代替学法。我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再背《转法轮》,通读一遍《转法轮》后,学一篇其他大法书。这样以学《转法轮》为主,其他所有的大法书就一篇不落的学了。

除每天自学外,坚持集体学法,至二零一三年元月前,我们学法小组一直是每天集体学法。我每周还要去大组学法一次,一直坚持着。

自师尊教我们发正念后,我就坚持发正念。时间不太紧时争取多发,有时一天最多十八次,后来时间太紧只能保证每天四次以上了。即使这样每天只能睡三个半小时,白天从不补睡。加上读“两刊”、有时只能睡一个多小时,但也有听不到闹铃响、或听到醒不来误了晨炼的时候。

几个主要协调人都被邪党冤狱了,我的责任更重了,工作量也大了。坚持做好炼功、学法、背法、发正念、做协调和其它项目,时间确实太紧。好在老伴还帮理一些他不曾做过的家务。这几年优昙婆罗花在家年年开,今年连供果上也开了。蓝白紫绿四种颜色,他们也各自证实着法。老伴细观着,他再不敢故意说是虫卵了。当我不慎碰掉两朵花时他还一个劲儿的埋怨我。

修炼过程中出现、遇到过的的神奇事太多了而大法的神奇、大法的威德都源于师尊的佛恩浩荡。作为大法徒,明白自己时刻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加持、呵护中,否则将寸步难行,一事无成。我们的正念、智慧、胆识都来自大法。没有师尊的恩赐,我们自己都难保何谈救人呢!多学法、学好法、护法、证实法救人,是大法弟子的天职,紧紧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不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我会和同修们继续共同精進。

感恩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们!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