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法 师父救我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二日】今年皇历八月十三日下午,我和甲、乙两同修去邻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长、村书记发现,将我和甲同修(同修乙正念走脱)粗暴的推進村大队部办公室。他们叫来的县国保、“六一零”及派出所的警察,将我们绑架到县公安局。

在公安局,我们给非法审问、看管我们的警察讲真相。他们不听,一意孤行。第二天凌晨三点多,由国保队长带头,拿着连夜编造的乱七八糟构陷材料,强行把我们送進了县拘留所。在去拘留所的路上,我们俩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大法弟子有罪!”

刚到拘留所,我就感到自己空间场内有很多邪恶的东西压过来,使我心神不宁,透不过气来,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时同修甲说:“别怕!咱们炼功、背法。”同修的正念带动了我,我的心渐渐平静了,正念也随之强大起来:对旧势力强加的这场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们也不能承认!坚决不配合邪恶,来了,就是证实法来了,其它的什么也不要想。

我和同修决定绝食反迫害。我们把心一放到底,无论邪恶耍什么花招,或动用亲情让家人劝我们,或是恐吓、威胁,我们都不动心,只是信师信法,一切交给师父。我们背法、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弟子、救弟子,只要正念,不要人心,人心一上来,就立刻抓住,解体它。

对我们能见到的人,不管是看守我们的警察、送饭的、装监控器的工人、看望我们的亲友,只要是到这个监室来的人,我们就给他们讲真相,讲中共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讲善恶有报……,同时,不断的向内找,找被邪恶钻空子的人心。我和同修互相鼓励,并相互加持对方的正念。我俩在一起不是偶然的,可能是师父利用这件事情让我们俩互相取长补短,互相指出不足,让我俩共同提高。

我们被非法关押后,外面的同修主动配合,把我俩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有直接找“六一零”头子讲真相的,有给构陷我们的邪党书记打电话的,有在家和拘留所附近发正念的,有和我们的家人一起要人的,大家形成了一个整体、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就是要解体邪恶,救出我俩。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弟子每走一步师父都在慈悲的呵护。师父怕弟子承受不住,就在梦中点化、鼓励我,说四天或五天就能出去。有师父的加持,我们的心更稳了,正念更足了。这期间,每天都有家人来看我们,尤其是我婆婆,近八十岁的人了,每天一大早徒步来看我,看我身体有没有事。婆婆不会骑自行车,又舍不得花钱坐车,就徒步去找迫害我们的“六一零”头子要人。

由于我这是第二次被非法关押,使我婆婆这位善良的老人深受其害,承受着亲人遭迫害这种难以承受的痛苦。当得知我们对警察的言行过激时,外面的同修马上捎進来一张小字条,大意是:要修善,对待人表面的那一面要善待,用慈悲感化他们。大法弟子没有敌人,对谁都好。

是啊,这几天对待这里的警察没有真正的动善念,没有真正把他们当作要救度的众生去对待;长期以来也没有善待婆婆,认为婆婆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对老人表现的很冷淡、漠不关心,没有真正体会到一个老人对这个家的无私付出而感激老人,更没有用一个大法弟子的善来对待她,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在这个问题上,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也曾努力去改,但因人心重,没有从法上去理解法,没有动真心去做好。这也是自己长期以来最大的漏啊!但是修炼是严肃的,关总过不去,拖得时间长了,又让旧势力抓住了迫害的借口。在二零零七年我第一次遭迫害也是这个原因被非法关押在此拘留所九天,那时再加上自己人心多,怕心重,在邪恶操控我婆婆以死相逼时,违心的写下了“不出去炼功”的保证,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被恶人勒索五千元后放回。虽然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及时发表了严正声明,但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还让家人对大法造业,就因为这“保证”,旧势力死死的抓住不放并加大魔难,使我整整有一年多时间没有走出去,后来拿着师父的书,流着泪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助,最后师父给化解了魔难。师父!弟子又没做好,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更对不起等待着我们去救度的众生,弟子知道错了,弟子一定要在法中归正,决不允许旧势力插手!求师父给弟子改过的机会!执著找到了,心性提高上来了,师父就为我们做主了。

皇历八月十八日,早晨五点多钟,我做了一个梦:我和师父到一个地方拿东西,师父只让我拿一个几乎是空的白色塑料袋子,师父自己却把一个大磨(魔)盘替我背走了。我猛然惊醒了,我知道实质的东西是师父替我们承受了,我自己所承受的这一点点,微不足道。如果没有师父,我们寸步难行。师父啊!弟子让师父操心了!我哭着对同修说了刚才那一幕,同修也哭了,她说师父也在梦中点悟她,这一大考验能过得去,就会成就果位。

修了这么多年,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更多的法理。不是师父不管我们,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做到师父法理所要求的那样。真信师信法,师父真管。回想这几天来,我们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而且在我们被非法关押的第二天,我来了例假,还很多。在别人看来,我们已经很虚弱,只能躺着,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我们心里明白,我们什么事都没有,根本就没感到难受,也不饿、也不渴。这不超常吗?不神奇吗?这不是大法的威力吗?如果没有师父管,没有师父替我们承受,一个常人能做到这一点吗?师父啊!您所给予弟子的,弟子永远无法回报!我们泪流满面:“师父!弟子没做好,让师父操碎了心!”

到了上午十一点钟,国保队长带着三名医生進来了,同修甲认出了他,指着他说:“就是你,是你把我们关到这里的。”他马上转身出去了。医生为我们量血压,把脉,说我们有危险,劝我们吃饭,说这样下去不行,要不就输点葡萄糖什么的。我们不为所动,知道这些都是假相,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事都没有。我们对他们说:“我们没犯罪,我们不吃这里的饭,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心向善的,只因这个法太正,当初学的人太多,江某某出于小人妒嫉,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法轮功。大法弟子遭受着极端残酷的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江某某、周永康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已被发出国际逮捕令,希望你们不要助纣为虐,若你们真心为我们好,希望你们如实把我们的情况告诉给他们,让他们放我们出去,你们的善举,会为自己带来福报,有美好的未来……”

医生出去了,他们在外面对国保队长说了我们的情况,当时刚好同修的家人来看我们,听到医生说:“那个年轻的(指我)比那个岁数大的严重,那个岁数大的还能坚持两天,那个年轻的下午不出事,明天就要有事,依我看,你们还是赶紧放人吧。”国保队长说:“能不能给她们灌点食?”医生说:“我们不会灌,要灌你们自己灌。”

邪恶的阴谋解体了。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同修于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半堂堂正正走出了拘留所。

刚到家时,我的体重只有一百二十斤,但身体轻松有力,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照常吃饭,吃完饭,刷洗碗筷,收拾家务;第二天,又拆洗被褥,一点也不觉得累;如果我不说,谁都看不出来我是一个受迫害,几天没吃没喝的人。

师父的佛恩浩荡,弟子无以为报,唯有继续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在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和我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同修甲,是她一直在带动我,加强我的正念,克服我不愿炼功的惰性,从她身上我看到了什么叫善待他人,又是她和老伴从恶人那正念要回了我们的自行车。和同修相比,我知道自己离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还有很多不好的执著,怕心、妒嫉心、懒惰心、不愿意听难听话的心等等,我一定要踏踏实实的去修,让师父多一点欣慰,少一点操劳。

第一次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叩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