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支持国会281决议征签中向人们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不是一个有深刻见解或能很快领悟的修炼人。在修炼路上我是跌跌撞撞、摇摇摆摆的前行。当我刚开始修炼时,修炼似乎是明确的和直接的。我每天学法、炼功。开始时,像其他同修一样,我在家里也经历了很大的考验。我只是不停的提醒自己,我和这些人有着前世的渊源,显然我欠他们很多。因为作为西方人,他们不明白法轮大法是什么、不明白为什么我需要参加这些证实法项目,我努力的以慈悲之心对待他们。

过了大约两、三年,我的家人停止了干扰。有几次我甚至听到丈夫向别人自豪的说:“所有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其中有些是大学教授,一个是医生,其中大部份是有高收入的工程师!” 但是,我们之间的紧张关系会时不时的再度爆发。后来,我终于开始用我丈夫对我的态度作为我修炼状态的一面镜子。

我之所以提到这一点是因为通过观察我注意到:我丈夫通常接受我修炼法轮大法,但有时他会突然变得烦躁不安并开始抱怨,而我必须再一次给他讲真相。这使我懂得我们不仅仅需要讲真相,有时我们需要对常人再讲真相,即使他们似乎已经表现出理解和接受。

为了帮助更多的人了解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和让更多的人了解国会281决议,我们的协调人建议我们开始征集签名。

我住在底特律附近。底特律曾经是一个繁荣富裕的城市。但近年来变得越来越荒废和布满涂鸦。由于高犯罪率,大多数有能力搬走的人都逃往周边郊区。可是,他们不愿意放弃有着一百二十年历史的、有珍贵纪念意义的农贸市场。尽管它的周边分布着烧毁了的房子和长满了杂草,每星期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来到农贸市场。我们的协调人认为这是一个征集签名和讲真相的好地方。

同修们认为征签活动将是一个很好的给人们讲清真相并给他们提供为自己定位的机会。这些收集的签名也将推动他们的地方政府官员去参与国会281决议的共同提案。

我在底特律出生和长大,我感到我对美国黑人社区有较深刻的了解。在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我就开始关心如何去救底特律人。我们的同修都住在郊区,在底特律市我们没有炼功点。我也觉得我的两个儿子都与美国黑人妇女结婚不是简单的一个巧合。所以,一有机会我就回到我曾经居住过的地区去给人们讲真相、发传单。当时我特别担心那些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人。另一名学员和我曾经参加过几次当地大学的国际学生节并演示了功法。可是我们没想出更有效的办法去给更多的人讲真相。

去年,当我一听到我们要去底特律的农贸市场收集签名,我就知道我一直盼望的机会来了。该市场每周六早上七点开始。每个星期六早晨发完正念后我立刻赶往市场。由于这一征签是集体努力,几位中国老年同修每星期六都从十英里以外的地方赶来参与。

一位最近搬到我们地区的年轻同修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每次开车带几位阿姨来到市场并且征签数小时。

同修们深深的感动了我。尽管大多数的阿姨不会说英语,但她们正念很强。当我站在那里征签时,她们互相配合,一位不会英语的阿姨站在旁边发正念或炼功,一个会讲英语的阿姨站在前边向人们讲解并请求他们签署请愿书。如果一个人停下来签名,他们会很快请求其他一起的过路人签名。

一位刚刚从中国来的不会说英语的同修,通过发正念并同时手指着征签板就收集到了几百个签名。

因为我们无法立起一个相对固定的展板,而且我们必须时常换到人多的入口,一位阿姨做了简便展板架向人们展示宣传展板。很明显,人们明白的一面被感动了,许多人拥抱了我,并要我感谢这些中国同修前来底特律让他们了解这些在中国发生的可怕的侵犯人权行为。有些人哭了。一些人把他们的朋友带过来,并要求他们签署请愿书。

签名的人来自各社会阶层和不同的区域,可大多数我收集到的签名来自非裔美国人,对此我很高兴。每当我看到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我都会要求他们签署了请愿书。

感谢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这次一起讲真相的机会。农贸市场所在选区的国会议员参与了这一决议的共同提案。我们收集了数千人的签名,这确实是一个突破!

可是,这一决议并没有立即付诸表决。当地的协调员认为这是去救更多人的机会。今年夏天,我们又开始了征签活动。这次我们主要是到在我们还没有去过的区域和已经去过但我们认为还没有讲好真相的区域收集签名。

我开始在我家所在城市的市政办公室外征签。周末几位同修和我一起到我们地区的市场征签。尽管在我居住地区我们已成立一个炼功点,但我惊讶的了解到,有很多人还是没听说过法轮功,或还没听说过发生在中国的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

农贸市场看来的确是一个向人讲真相的好地方,我们又去了一个我们以前还没去过城市的农贸市场。上周末,在其他同修离开了后,由于已经站了几个小时,我的声音弱了下来。一个路过的女士转过身来,说:“我几乎听不到你说什么。你等等!我过来。”她来到我面前,我向她解释了我们为什么征签。签了请愿书后,她说,“这个非常重要的!你应该要让每个人都签名!你太安静了!”

当我向另一个人征签时,他没有回应我,继续往前走。这位妇女大吼一声:“嘿,您应该签名,不要不理她。她在要求你为一些重要的事情签名!以后你会感觉很好的!”该男子立即转身,并签署了请愿书。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她站在我旁边,坚持要那些不搭理我或者拒绝签字的人签名,那些人签了名。在一方面,我感觉难堪:毕竟我是个修炼人,而一个常人在帮我。在另一方面,我为她感到高兴:也许她在与她有缘的众生路过时来了,她做了她该做的事以确保他们得救。

在她走之前,她手指着我严肃的说,“记住,你需要大声说出来!看看有这么多走过的人还没签名!”我感到是师父派她来提醒和鼓励我。

今年我们还没有收集到上千的签名。在此我想说说在哪些地方我还没做好。

通过向内找,我觉得我对底特律太执着了,没有对其它城市等待救度的人给予足够的重视。尽管正法还没有结束,但当我回过头来看看那些我错过的机会或做得不够好的地方,我已经在后悔了。

在我刚开始修炼时,我与一些中国阿姨有过一些紧张的时刻。在去年征签活动中她们不计我的错误,前来帮忙。这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尽管我们几乎无法沟通,但我们真的像一个整体一样在一起救人。

请同修指出我的任何错误或我的不在法上的言行。

(二零一四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