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非常感谢师尊给我这个机会来与大家分享一下我在美国正法修炼和参加救人项目中的所得。

从中国大陆来到美国,我感觉好象回到了久别重逢的故乡,是亲人和同修们持续几年给中国大陆的恶警打电话,才把我从大陆被迫害的环境中营救到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

我曾经是一个百病缠身、在死亡边缘挣扎的老人。不夸张的说,别人吃药用担子挑,而我吃的中西药用船拖。即使是把药当饭吃,对我这样的老病号也无济于事。旧病加新病,千疮百孔,身体越来越糟,我感觉自己是在痛苦中煎熬,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师父没有丢下我,给我送来了这万世难遇的高德大法。一九九三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湖北省武汉市武昌财经大学听了师父九堂课的带功讲法。那真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从那时起,我开启了全新的生命过程。所有的病痛都在炼功过程中不翼而飞了,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从开始炼功一直到现在,二十一年中我没有吃过一粒药。得法前,我经常是睡二十多个小时还无精打采;得法后,师父引导我走上返本归真的光明大道,大法改变了我的身体,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就精神焕发。七十多岁的人总觉得自己有用不完的劲,越活越年轻。这是法轮大法开创的奇迹,是现代科学难以解释的神奇现象。

这样的神奇事在我到美国后的修炼过程中也出现很多次。比如,几年前一次发放神韵广告结束后回家的路上,我在过十字路口时曾被一辆闯红灯的大货车撞飞,昏迷了整整七天时间。当时救护车把我送到医院后,医生说我脑袋里一直在出血,即使做手术成功了,最好也就是个植物人。可是,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却奇迹般的生还了。

当时,我清醒过来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要回家”。医生为了判断我是否恢复了清醒,问我十位数乘十位数心算结果是几,结果我迅速就准确回答出来了。有意思的是,他们问我“一加一是多少”时,我却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可是,我当时能很流利的将整本《转法轮》背下来,医护人员都感觉很神奇,我心中明白,这是大法展现出的超常。因为十几年的修炼中,我一直非常重视学法,总共背了两千多遍天书《转法轮》,现在每天我还坚持背诵《转法轮》。当然,我学法方面也有不足,虽然背的遍数多,但是我知道自己背的还很不标准,有时漏字,有时加字;有时出现重复和颠倒的现象。开始时,常常是背完一本书就全忘光了,也看不到师父的点化和文字背后涵义的显现。有时真觉得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师尊从地狱中把我捞起、洗净,而我感觉自己还是跟不上突飞猛進的正法形势。我常常不敢看师父的法像,觉得自己不争气,让师父很操心,也因此经常责怪自己。但我从师父的法中知道了,思想中装進什么,行为就会体现出什么,因此我提醒自己要无求而自得,多多学法,跟上正法進程。

我在修炼的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是我时刻提醒自己:摔跤了,立刻爬起来,别趴着。这些年我在出去发神韵传单、贴海报的过程中,遇到过多次小车祸的干扰,都是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闯过来了,也从来不跟别人说。我知道,师父一直在我身边保护着弟子,加持着弟子的正念。当然我也需要向内找我自己,为什么邪恶能做成这些干扰的事?还是自己有没有意识到的执著或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了。

有一次车祸后,我感到胸口疼痛、呼吸困难。可是当时正赶上事情多,每天要负责装几十箱资料。我把心一横,咬牙坚持正常做该做的事。从早上蹲下去开始装资料,一天时间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到晚上想站起来时,得靠同修帮助才能站立了。但我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对这件事闭口不提,因为万一让我的孩子知道了,他们会接我到他们家住,我就没办法装箱了。我岁数大了,又不懂英文,在美国能做的大法事情太少了,因此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不想放过。其实,自己能做得了什么,还不都是师父在做!什么都是师父给的。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每次我读到这段法,都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和浩荡佛恩,泪水都会止不住的流。

修炼的时光实在太快了,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虽然这些年做了一些事情,但是我觉得自己修的不够用心,只能算是一个老弟子,算不上精進的弟子。因为现在的时间是用师父的巨大付出换来的,为了能让大法弟子救下更多的世人。所以,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

修炼就是应该自己给自己提要求。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每次背这段法,我就在想:我还远远没有达到师尊讲的“高标准”、“更高标准”,因为我没有做到“做事情总是考虑别人”。向内找自己,我感觉自己在圆容家庭和整体配合上还存有私心。比如:有时我对儿子有看法,一次他带孙子出去发资料时,孩子的腰被狗咬破了。前几天,他又带着孙子出去征签,我心里就有点不平衡,心想:“你为什么不叫孙子也把老奶奶带上呢?那不可以多多救人吗?”

后来我悟到:我住在老年公寓,不用上班,不用做家务,自由随便,还觉得整天时间不够,还嫌自己做的少。那么年轻大法弟子怎么办呢?他们每天要上班,要把工作做好;回到家还要管孩子,做饭、搞卫生、打理生活杂事。尤其是还要把大法的事情放在第一位,必须要做好承担的项目。那么这些年,年轻大法弟子是怎么安排时间的呢?本来我和儿子家老少三代人都修炼,正好是一个比学比修、互相借鉴的好环境。但是,我搬出来后,儿子和儿媳要承担更多家务琐事上的压力了。举个例子,去年五岁的孙女发烧,叫十岁左右的哥哥照看,哥哥虽然知道整天给妹妹灌水喝,但却把妹妹的衣服灌的湿透。这些事情本来应该是我这奶奶做的。但儿子儿媳处处考虑我,不让我知道小孙女发烧的事,免得我操心和耽误我的时间。他们能这样以修炼为大,从常人的理来看是对我孝顺,从修炼上来看是无私啊。他们挤出一点时间来做证实法的事,而我还埋怨他们,我真惭愧呀。

从另一方面看,说心里话,住在我们老年公寓的这些老年同修们,对于不能开车、不能自由的去需要的地方讲真相也真是着急呀。美中地区的大法弟子本来就很少,还有很多的善良美国人及华人没有明白真相,没有得到救度。师父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师父不把这些话告诉你们,师父不安心。什么事情都快走到最后了,你们也看了,地球就是宇宙的一个对应的反映,正义的越来越显露出来,邪恶的越来越走向下坡路了,甚至于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那些人,惶惶不可终日。他们当年使大法弟子怎么担惊受怕的,他们现在都在承受。那么走到这一步了,大家想一想,那路还有多远呢?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使命这条路啊,真的不会太远了。”每次看到这段讲法,我都更觉得时间紧迫,我们的责任重大。好在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无论什么时间结束,我们只有放下任何执着,珍惜分分秒秒,走好最后的路。

后来,我很不容易也找到了一次跟同修去征签的机会。一天下来,我签了180人,当时自己找理由说自己的鞋子不好,走路脚痛。可是,那天签得最多的一位老同修签了315个,我听了很惭愧,心中恨自己和精進的同修差距太大了。

世人不得救太危险了,我们真是跟旧势力抢人哪。因此,在这里,我也诚挚的希望年轻同修,能多带着老年同修共同精進,一起走到最后一刻。多救一个人,就是多救一个庞大的生命群。老年同修们有一颗纯净的心,青年同修们走在前面,老年同修们可以在后面做好辅助性工作。当年轻同修不嫌弃带老年同修的种种不方便,与我们一起做时,我们心中真的是感激不尽。

这几天一背法就泪流满面,自己也悟到:不会写也应该提起笔汇报一下这几年的修炼所得。以上是我的一些感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叩谢师尊。

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四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