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挖到了一个执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五日】一天早上,我接到同修的一个电话,说她们下午要买菜到我这儿来一起做饭吃。我很高兴答应了,并说不用买菜,家里有。心想她们一定有什么事,因从来都没有这样约过,不知要来几个人,非要提前约好不可。

吃过早饭,本来有事要出去一趟,因为这个电话我就免了。就赶快买菜,开始忙活起来,没有休息,因为我想把准备工作全做好,人来的时候,就有时间和他们说话,时间一到,菜一炒就可吃饭,不耽误大家的交流。

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六点发完正念还不见来人,因为注意安全都用公用电话,不方便,就不打电话继续等。好不容易六点半左右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進到厨房来,看到做了许多的菜,就笑笑说:我们吃过了,不吃了。我看着她一脸轻松地、随便地扔出这句话来,我的话也脱口而出:不吃算了,以后别来就行了。并说:我就是因为你们,浪费了我大量时间,也没好好学法,心性很差,请原谅!以后你们最好别来等等。打电话的那位赶快做了道歉,显然是没用。她们说明来意,我把她们要的相关人的电话号码给了她们,几分钟她们告辞去了,不欢而散。

她们走了之后,我内心有点庆幸,今天突如其来的矛盾我守住了心性,因为我自己感受的很清楚,我内心没有真正动气,只想给她们一次教训,以后不要这样,同时不要无事随便来来往往,互相耽误时间。就因为我没生气,吃完饭,我把所有菜收好,心想,因祸得福,我可以几天不用做菜了!然后该做什么就去做了,心里很受用。

晚上睡到床上,不由想起白天的事,心想,今天我没有生出怨恨心,但是当我听到她那句不当一回事的话时,马上就出来一串不礼貌的话,是不是有点争斗心。想想当时什么气都没动,只是有了那串不好听的话而已。我想只要不动气,语言严肃点是可以的,说不定是要让她们过关提高的,因为她们不该那样。

突然我又想起了,从法中知道的:我们一说就炸的那些执着的根,是师父帮我们拿掉了,但是习惯得让我们自己改。想到这里,我就为自己那串话找到了借口,那是“习惯”,真正的心中的怨恨是没有了。转念又想,我这习惯也不是这次才出来的,好象是经常这样,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改不了这习惯,是不是背后也有一颗什么心撑着,才会这样。这背后的心到底是什么?我极力的在记忆中搜索,内找自己,没什么结果,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炼功,在抱轮的时候,我脑中又出现了昨天的情景,突然一个念头跳出来:得理不让人!这下,我似乎有些触动,脑中飞快的现出我小时候的一幕幕,我总爱生别人的闷气,跟大人去做喜事客,主人只招呼大人,几乎不管小孩子,我会生气得不吃饭,硬要闹到主人亲自来哄我,他们知道错了,我就更不原谅他们了,心里很生气,不吃走了。但是我其实是个能宽容忍让的人,如果别人错了,对我很不公,他不当一回事,并且不认错,我就会不去计较,也不去追究了;但如果对方认错了,我就会更加坚定自己的对,非要指责一番才过得去,甚至过了一段时间还会重新提起,在人前证实自己的对。修炼这么多年了,一直都这样。如果自己有错了,我也会整日恐慌,反复的思考怎样去挽回,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一直想了许多事,好象都是处在得理不让人的状态上,这得理不让人的状态,几乎贯穿我记忆很深的每一件事情中。但是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十多年来,找执着心,总也没有想过会有这颗心的存在。这些事情我也曾经想到过,但只是找到怨恨心就完了,没有更深入的去挖。今天,我明白了,一个修炼人,不仅只修去表面的执着,还要挖掉执着背后的根。如果我去掉了得理不让人的这一执着,那么,我就会去掉受不得冤枉的心,就会去掉了怨恨心,就不容易与人去争斗,在这个问题上才能达到心性的提高。

我一定要下很大的决心去掉自己的这一执着。我们的每一颗人心都象一座座的大山,只要我们下决心修弃,从法中我们都知道,师父看到我们想修弃的这颗心,就会一点一点帮我们拿掉的。这是我自己的一些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