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更新时间: 2016年07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二零一五年八月底,河北省满城县满城区“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各乡、镇、派出所、社区人员开始骚扰参与控告邪党前头目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手段有:上门骚扰、跟踪、蹲坑、打骚扰电话等,让家人看住法轮功学员不让出门、不让与别人接触等。下面是法轮功学员具体被骚扰情况:

1、满城区八十来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宋喜珍,原满城县建设局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功使他身心受益,自得法至今十六、七年,他身体结实硬朗,为国家节省了不少医药费,还常年侍候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为儿女们解除后顾之忧,使孩子们能安心工作。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多,在满城区“六一零”办公室的密谋、指使下,满城六一零、建委、建设局三个单位的七八个邪党人员突然非法闯入宋喜珍家。这群人先是寒暄了几句,接着就问他“你诉江了吗?”“你签名了吗?”等话。老宋的儿子和女儿都很老实,吓的够呛,怕父亲被抓走,怕母亲有什么意外,就哭着劝父亲配合他们。宋喜珍为了不让孩子们害怕,就符合了一句。这些人就好象完成任务一样,寒暄几句就走了。第二天上午八点来钟,宋喜珍的女儿给父亲打电话说,他们又要来了。不一会儿,建设局的两个年轻男子来到他家,让他签字表示没有诉江。宋喜珍一下清醒了,识破了他们的诡计说:“我不会给你们签的。”他们只得走了。

2、大册营镇夜借村法轮功学员范文平起诉恶首江泽民。八月上旬,大册营乡派出所警察煽动、威胁她丈夫,唆使她丈夫跟她大闹一场,还把大法书拿走了,硬拉着范文平到乡派出所,说了所谓“不炼功”的话,在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字、按手印。搞得她全家都不得安宁,迫使她丈夫做了有损于大法的坏事。

3、家住西山花园小区的法轮功学员魏军艳,被社区主任刘丽等人非法骚扰、蹲坑监视。二零一五年八月底,刘丽派两个人在魏军艳家一楼楼梯台阶上坐着监视她。九月二日,魏军艳骑电动车去巨人幼儿园上班。刘丽等四人坐在一辆汽车里,一个人骑电动车紧跟魏军艳追到她打工的巨人幼儿园。刘丽等人把幼儿园搅得乱哄哄的:下班时,他们强制老师们从正门走,后勤人员从后门走。老师们议论纷纷:“他们查什么呢?前天他们也来过。”魏军艳实在忍不住了,走过来质问他们:“我炼法轮功犯什么法了!我不偷不抢,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我走到哪你们跟到哪,今天你们又追到这来了。”刘丽无言以对,就小声对魏军艳说:“咱们别在这说,丢人现眼的,咱们到一边说去。”几个人连推带哄的把魏军艳弄到一边说:“我们也不愿这样,是上边让我们干的,没办法。这几天谁找你,你也别出去,别上北京,别给我们找麻烦。”魏军艳说:“你们已经非法跟踪了我四、五天了,如果你们再骚扰我,我就上北京告你们。”他们赶紧说好话,大概说了二十多分钟。下班后,魏军艳骑车回家,她走到哪刘丽他们还跟到哪。

4、法轮功学员赵红菊六月份起诉元凶江泽民,城关镇派出所警察开着车到郑家佐村打听她,一个姓冉的副镇长多次给村干部,打电话施压询问她的情况。她公婆听到后怕她受迫害为她担惊受怕。她丈夫接到骚扰电话特别担心,回家冲她大发雷霆,要与她离婚等。还给她娘家爸爸、弟弟打电话。她爸爸、弟弟不放心大晚上到她家要把大法书拿走。那位镇长还打电话要到她家去谈谈,或叫她去城关镇派出所,被她拒绝。一直骚扰她一个多月。赵红菊因为他们变着花样的骚扰使她无心上班,辞退了工作。温馨的家被邪党官员骚扰的吵吵闹闹不得安宁。这都是共产党历次运动使用的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手段给老百姓带来的伤害。

5、神星镇中峪村法轮功学员严新普家住满城在水一方小区。神星镇邪党人员找她婆婆一次,她婆婆听了他们的谎言,对她不放心,坐车来到严新普家告诉她别出门,到九月三日她婆婆才所谓的放心回老家。同时她家楼下还有一个人非法监视她好几天。

6、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八月底几天,被单位人员强制到单位去住,不让回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遭到单位、县“六一零”、派出所的电话骚扰,还变相看管他,没事找事让他到单位加班。

法轮功学员吴艳英的女儿的单位领导给她女儿打电话说:“看着你妈点,这几天别让她出门,别与别人接触,别上北京”等。

7、二零一五年八月份的一天上午,城东村法轮功学员马丽杰去上班,村干部康增宝等三人闯进她家,康增宝对她儿子说找她了解个事,并问她儿子她在哪上班。九月一日上午八点多钟,康增宝、王永军等三人开车去马丽杰上班的地方找她,见她没在,便返到她家敲门,以什么“阅兵”为由,不许她出门,限制她人身自由,还说是“上边”让他们找的。

8、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多,城关镇派出所警察李志华和商物局及六一零一个姓吴的三个单位四个人非法闯入宏昌园小区卢艳芬家。问她:“你起诉江泽民了吗?”“谁给你写的,在哪打印的”等。卢艳芬坦诚的用事实给他们讲真相,呼唤他们的良知。其中一人做笔录,并让卢艳芬签字按手印,被她拒绝。她丈夫担心她被迫害,高嗓门的喊要她配合。那几个人则说:“以后别写了,别上北京,别给我们找麻烦。”在这之前卢艳芬的丈夫已经接到几次骚扰电话,她丈夫早已冲卢艳芬闹得不得了了。

9、白龙乡派出所的李敬东伙同大坎下村干部轮班把守村口,八九天不分白天晚上在村里乱转,有目的监控法轮功学员。

满城区“六一零”、国保大队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份强迫县邮政局人员非法拦截法轮功学员的诉江信函,最少非法扣押十份。这是严重的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权的违法行为。

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受国家法律保护。同时也是为让广大公检法司的人员了解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明白法轮大法好,不会继续在犯罪。诉江是在救人,是大善之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