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义县田绍春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2015年7月17日,辽宁省锦州市义县法轮功学员田绍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43岁的田绍春是义县头道河乡居民,他曾于2005年被非法劳教,在朝阳西大营子教养院遭奴役折磨。2008年他再次被绑架,险些被送入马三家教养院,因他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在妻子被勒索三万元钱后才被释放。

田绍春的父亲田振东、母亲林春芝都曾被非法劳教,他的姐姐也多次被绑架。

以下是田绍春在诉状中提供的事实和理由。

我于1997年夏季有幸观看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短短九天,我的先天性心脏病好转很多,因神经衰弱导致的失眠症消失,严重的偏头痛也好了,我愉快的走进了大法的修炼。修炼后不但身体好了,更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那就是返本归真。我按照《转法轮》的要求去做,生活中真诚待人,利益上顺其自然,遇到不公能做到忍让,努力做一个好人,心情也由痛苦哀伤烦闷变得祥和开朗。

1999年7月20,江抹黑法轮功并开始迫害,我和众多的学员去北京上访,在承德,我被暴力截访。并被遣返至义县头道河乡派出所做笔录。九天后,我们乡上访的20多人被头道河乡司法乡长联合派出所强行绑架到乡政府办转化班,不仅耽误了秋收农活,而且每天被洗脑,强迫听司法人员对法轮功的诽谤污蔑之词20余日。

1999年10月下旬,我又一次去北京上访,并想向在北京开会的人大代表澄清法轮功被诬蔑的事实。在北京城外城的分钟寺附近,我被东铁匠营派出所抓捕并被关进铁笼子,被审讯做笔录后移交锦州驻京办,后被接回关进义县看守所。我被关押34天,家人被义县国保勒索3000多元后才将我放出。

2001年秋季,我在北票上园镇农贸市场只因讲法轮功被诬陷的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并被绑架到上园派出所。所长徐可新抄了我的家,抄走了一切与法轮功有关的物品,并将我在农贸市场经销的纺织品床上用品强行没收,装车拉走,价值3万多元。我在市场的一个门市房也被他们贴封条不准使用。他们给自己的土匪抢劫行为找了一个理由,就是我因为有了生活来源才能继续信仰法轮功。我的家被抄被翻的乱七八糟,财物尽失,生意也被抢,我妻子与幼小的女儿吓得惊恐万分,只好回到娘家避难。我随后被徐可新关进北票凉水河看守所,数日后又被义县头道河派出所李福全接到义县看守所关押。一周后家人被李福全勒索3000多元后将我放出,期间我被看守所野蛮灌食迫害。

2005年4月25日,我在北票上园镇居住的家中又一次被北票国保大队伙同当地派出所的孙佳维等人绑架抄家,原因是我仍在信仰法轮功并讲真相。我又被拘禁在北票凉水河看守所。数日后我又被北票国保绑架到朝阳西大营子教养院劳教2年。当时我父亲已经被义县头道河派出所所长李福全送到锦州教养院劳教半年多了,妻子由于孩子小,没能找工作,母亲年迈,家中全靠我一个人赚钱养家糊口。我被劳教,我的家人也一同处于灾难之中。我被分到朝阳教养院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四大队。在江的群体灭绝政策下,教养院成为邪恶的帮凶。我们多次遭到大队长戚永顺、中队长高志国伙同其他管教的殴打、电棍电击、野蛮灌食、背铐等酷刑迫害,并被强制转化迫害,背监规,被奴役做劳工等。

2008年6月的一天,我在上园的家中再次被绑架。这次来的是所长孙佳维伙同北票广电局。他们翻抄我的家,说是我收看了海外的新唐人电视节目。我又被拘禁在北票看守所,十多天后又将我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教养。因为我当时被迫害得生命垂危,马三家拒收。北票国保无奈又将我拉回北票,拉到北票市医院,并找来武警对我野蛮灌食后又扔进看守所。后来我妻子托关系找人,又被勒索,借钱凑了三万多才把我放出看守所。我在家中身体刚恢复一些,北票国保又伙同上园派出所来我家绑架我。因我没在家中,在没抓到我的情况下他们又在网上通缉我。从此我有家不能回,被迫隐姓埋名远走他乡流离失所。

不只是我屡遭迫害,我的家中,我父亲田振东,母亲林春芝都被劳动教养过,我姐姐也多次被绑架。只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都象我家一样遭受了无尽的苦难。这都是江操控国家机器一手造成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