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绑架、关押、勒索 朱千功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朱千功,在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遭受绑架、关押、罚款、三九天强迫洗冷水澡等迫害。朱千功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邮寄《刑事控告状》,向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并于七月八日和八月二十三日妥投两高签收。

以下是朱千功在《刑事控告状》中主要陈述:

1997年,我通过朋友介绍说法轮功好,我才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我无所事事,吃喝嫖赌啥都干,修炼法炼功后,严格遵照法轮功“真、善、忍”法理戒掉了所有的恶习,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遇事先考虑他人,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好了。修炼前我患有胃痛、皮肤病、头痛病,修炼法轮功后都得以康复。

2000年2月,我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镇政府书记赵国佳(因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多次辱骂大法和大法师父,现遭恶报车祸死亡)、杨保杰(现因贪污已被收押)劫持回当地,榆树派出所警察把我三个儿子和父母都整到派出所,让我三个儿子给我下跪,让我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我对父母说:我修炼法轮功受益了,我就不能上天安门说句“法轮大法好”?!我母亲拽着我父亲说:“走,我儿子没做下道无功的事,回家!不听他们警察的!”

后被非法拘留36天,我被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乡政府副乡长杨保杰强行罚款2000元。

在非法关押期间,遭受非人待遇,被犯人拳打脚踢,每天只允许上一次厕所,我挨打的时候,干脆一次厕所也不让去,冬天三九天强迫洗冷水澡。牢头故意让我每天晚上紧贴着身上长满疥疮的刑事犯人睡觉,导致我身上也被传染上疥疮。

2010年至2011年期间,哈尔滨市道里分局国保大队伙同榆树派出所、望哈村治保主任刁秀启流窜到我家大肆非法翻查,导致我被迫流离失所到昆明半年多时间。回到家刚进屋15分钟,望哈村治保主任刁秀启随后来我家,见到我就说:“二哥,兄弟对不起你!不是我的事,是上边叫抓你们,如果再有一次(来抓你们),我一定想办法先告诉你们”。我说:“大法弟子受迫害,而你们是受毒害的,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共产党讲假恶斗,你选择哪一个?”刁秀启说:“我选择真、善、忍”!

从2000年至今,我家里被警察多次骚扰,在我被迫流离失所期间,家人精神上遭受极大打击,家庭负担都落在我妻子一个人身上,导致我妻子腰被累弯,腰间盘突出。

上述提到的参与迫害的公安警察和协同人员,其实,他们都是不明真相者,也是江泽民违法乱纪、祸国殃民、滥用职权指令下的被胁迫者、执行者、受害者,只要他们明辨是非,不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在此我不予追究其任何法律责任。

我依法要求尽快将江泽民绳之于法,早日结束这场人类空前的浩劫,还法律应有的尊严!彰显善恶有报的天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