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正念走出魔窟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九九年之前接触过大法,但没有实修,迫害开始后就放弃了。二零零四年,我在同修的引导下,又从新回到大法弟子中来。

随着不断的看书,我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殊胜和伟大,开始了真正的实修。我谈一下自己三次被绑架后,正念闯出的经历。

儿子在外地工作,我去他那里住了一段时间,由于那里是中国的大西北,大法弟子少,了解真相的人不多,因此,我决定在那边多呆些日子,为救那一方众生尽点自己的微薄之力。我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带着神韵晚会光盘,面对面送给世人,天天如此,从未间断。有一次,我来到一个商场,在那里救人,被商场的经理发现并恶意举报,随后被带到派出所。

被绑架到派出所后,他们象对待犯人一样审讯我,逼我说出自己的姓名,住址,还有子女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并欺骗说让儿女来接我回家。我虽然没有文化,但是心里有大法,比他们聪明着呢。我一直牢记自己是助师正法的,他们不配迫害我,因此我除了讲真相,什么都不回答,为了救度警察,我不断的讲大法的美好,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二十个小时后,我被无条件放回家。此次经历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的法理。

又过了几个月,我和儿子一块儿出去发神韵光盘,儿子被绑架后,全城戒严抓我,我坐车顺利回家后,才发现钥匙在儿子身上。由于我文化低,一直在农村生活,没有安全常识,莽撞的找到社区保安,让他们给我找人开锁,因为开锁得提供身份证,我也不太懂这些事,就把身份证给他了。锁打开后,我就睡觉了,睡了一会儿,听见保安来敲门,随后闯進十几个警察,把我儿子的工作地点翻了个底朝天。抄完家后,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第一件事,还是做所谓的笔录。我不配合,心里想着师父,知道师父一定会救我,因为我是为了别人才讲真相的。他们看什么都问不出来,两个警察就把我的腰带抽下来,让我自己提着裤子,他们两个轮番的用皮带抽打我,当时是夏天,我只穿了件汗衫,他们两人都累的浑身是汗,我却一点都没感觉到疼。当时也很疑惑:这是怎么回事?突然我明白了,这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想到这里,我难过的哭了起来。

后来,他们给国保和六一零打电话,都说不收我,于是他们就把我送到看守所,在身体检查时,查出我有多种疾病,其中包括心脏病和美尼尔氏综合症等等,看守所的人说这人不能留,有生命危险,于是就让派出所又把我拉回来了。在派出所里,警察把从我家抄出来的真相资料和光盘摆了一大堆,让我手拿着神韵光盘给我照相,我想这不是证实大法吗?好事有啥可怕的?照完后,所长对我说,这些证据够判你十年了,你回家吧。我走出派出所的大门,跪在地上给师父磕了三个头,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然后就回家了。

第三次被绑架,是因为我给公安局发真相信,我把自己手抄的真相信,找到复印店复印了一百份,每份用袋子包装好,在袋子上写上:“为了你的美好未来,请把这封信看完。”由于我智慧不够,带着三十多份从第一层往上发,发完后,又跑回家拿,回来又从二楼接着往上发。这前后大约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引起了恶人的警觉,还没发完,我就被政法委书记抓住,送到六一零办公室。

六一零头子带着几个打手,气势汹汹的要整我,我不害怕。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又是做笔录,我什么都不回答,就是讲大法好。他们见什么都问不出来,就要强行搜我衣服,我大喝一声:“你们都给我退下,站到那边去,我的东西谁也不能动!”他们真的不敢动,都退到了一米之外。我知道他们想抢我的钱,所以就把兜里的很多钱拿出来,让他们看看,然后说:“这钱是我的,你们谁也捞不着。”

这时,我才想起给儿子打电话,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我堂堂正正的拿着电话告诉儿子,我被绑架了,让他找同修营救我,我儿子在电话里大声谴责警察的恶行,我也高声回应。后来,他们领我出去吃饭,我也不跑,我想自己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回家,不能用那种偷偷摸摸的办法,我没做坏事。

吃饭回来后,六一零头子把我关在屋里,说要给我定罪,不断的刺激我,羞辱我。我说:“你们不配迫害我,我今天就回家。”他说你说了不算,我说我师父说了算,六一零头子说看谁说了算。最后他们一伙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还是把我放了。临走的时候,六一零头子伪善的说什么同情我,还是他们好心,他们说了算,我没回答,笑了笑,就离开了,整个过程持续了六个小时。

这些年来,我一直坚持每天清晨背诵《洪吟》,每天上午学一到两讲法,五套功法从未间断。我每天下午都骑着自行车到城市的各个角落去讲真相,每个同意三退的人,我都送他们一本真相小册子,没入过邪党组织的,就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些年积攒下来,三退人数已经超过一万了。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遇见很多不听不信的人,其中有打电话举报我的,有威胁恐吓的,还有说风凉话挖苦的,我牢记师父的教诲,都当成好事,当成去自己执着心的好机会。有时候我过病业关,只要能站起来走路,我就出去讲,过不了多久,身体就一定康复。

我的体会是,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师父已经把路给铺好了,只要关键时刻想起师父,想起大法,就啥也挡不住,就一定能成功。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