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角牛”的巨变

更新: 2017年1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母亲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后在她身上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巨变,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伟大。

母亲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文化程度不高。因为我姥爷成份高,所以母亲从小就是村里青少年欺凌的对像。面对种种不公的对待,母亲从小就养成了倔犟、对抗的性格,吵不过人家,就武力解决 ——打架。因此村里人给母亲起了个外号——“立角牛”。

母亲身体不好,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长时间一身病全无,更重要的是,随着对师父法理的理解与亲身实践,她一改以往强悍的性格,不再与人争强,相反事事严格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一个真正修炼的好人。

父母的关系好了

父亲在外面是个出了名的“老好人”,人人都说他好,在家里却是另外一回事了。从年轻时就跟母亲干仗。母亲哪能受得了,自然就有了逆反心理,怨恨父亲,并深深的埋在了心里。

修炼大法后,在与父亲的关系上,母亲就得一关一关的过,修了很多年。例如,有个邻居比较厉害,堵了我家的出水口,母亲找邻居问问情况,邻居说是我父亲让干的。父亲惹不起邻居,当母亲问起此事时,父亲竟当着邻居的面,用手指着母亲的脸辱骂,母亲还是忍了。因为母亲知道,自己要真修就得听师父的话,含着眼泪还在忍。她最爱唱的歌就是“师尊的手”。

还有一次更离谱。母亲与父亲一起去贴“法轮大法好”真相条幅,母亲一句话惹恼了父亲,午夜十二点多了,他把母亲丢下自己跑回了家。母亲自己从离家十多里外的山村一路念着“法轮大法好”摸黑走回家。母亲心里很难过,就告诉了妹妹,妹妹狠说了父亲一顿。父亲才有所悔悟。他俩的这种关系,可能有历史上的因缘,所以尽管父亲也是个修炼人,对别人都好,可就是要一次次跟母亲过不去,是给母亲提高心性来的吧;肯定也有邪恶捣乱的原因:制造修炼人之间的间隔和矛盾,不让他们修成。母亲知道自己就是要听师父的话,修炼抓得很紧,看书、学法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由于心中装着大法,再苦的关都能过的去。

有一件事情更是考验人心。父母亲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当地恶人执行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停发了父亲的退休金。为维持生活父亲给人看门,并经常捡些破烂卖钱补贴家用,因此形成了执著,当破除了邪恶的经济迫害,要回了退休金,根本不需再捡破烂了,父亲依然放不下捡破烂的习惯。一天,他俩与其他同修一起去讲真相回来,路过一个存放破烂的地方,父亲就要去,母亲不让他去,父亲没守住心性,竟然给了母亲一拳。同修都震惊了!母亲一声没吭,静静的自己回家了。回到家,她无条件向内找自己,一如既往的善待父亲。

以德报怨对儿媳

我弟弟从小被父母、姐姐们娇惯。他不爱说话,但在家庭的影响下也走進大法修炼。修炼后也经历了很多魔难。

在弟妹生下孩子后,弟弟被邪恶劳教迫害。弟妹就把所有怨气都撒在了父母亲身上,特别对母亲的辱骂几乎成了家常便饭。更让人难过的是弟妹的父母也住在同一个镇上,一家合伙去辱骂母亲。母亲用修炼人的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

一次竟然当着我姥爷的面恶语中伤母亲,屈辱使本来打算在我家住些日子的姥爷一刻都呆不下去了,立即返回自己家中。那真是一段艰难的岁月——不明真相的家人在邪恶疯狂迫害中也来推波助澜。但母亲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闯过了一关又一关。

尽管弟妹对母亲如此,母亲仍一如既往的善待她,有好事总是想着她,把好吃的留给她,把父亲补发的退休金几乎全部给了她,让她供孩子上学(由于邪恶迫害,弟弟收入一直很低)。母亲从大法中修出的先他后我的慈善感动了弟妹,现在,弟妹也认同法轮大法好了。

弟妹有个妹妹整天与其婆婆吵闹,两相对比,弟妹由衷的庆幸自己有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婆婆。

忍辱负重救众生

作为法轮大法的弟子,知道让迷中的世人摆脱中共的谎言、明白大法真相得救度,那是大法弟子真正的使命和责任,也是师父所要的。母亲心系众生,牢记师父的教诲,多年来一直走在救度众生的第一线。她每天出去讲真相,面对不明真相的世人的辱骂,她一笑了之。因为讲真相被诬告,母亲曾几度被劳教、拘留、罚款,遭受辱骂、殴打、甚至被迫流离失所,但她坚信师父和大法从没动摇过,她知道大法弟子必须兑现自己神圣的誓约——救度众生。

我母亲是千千万万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中的一员,在不公的对待中、在平凡的点点滴滴生活中,身心发生着显著的、巨大的改变:境界升华,道德提升,福益家庭及社会。

感谢师父!感谢法轮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