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对救度众生很重要

更新: 2019年12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今年初,我学《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学到:“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师父的话使我内心一震,一直反问自己我到底是不是假修?我有没有固守着什么最本质的利益?

反思自己这些年来的修炼状态,我发现我一直在用常人心维持一种人与人之间的表面平和。当与同修有不同意见时,心里却愤愤不平,忍耐中有气恨、委屈,表面上虚心接受别人的意见,还认为这种表面的和谐是自己心性好、修的好的结果。我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假修、在掩盖顽固执著,我发现许多以前自己意识不到的执著:自私的念头、不让人说的心、利益心、显示心等等,好象还有一些顽固的心被我掩盖,我感觉自己修的太差了,离法的标准要求差的太远了。

去年我写的文章在明慧网发表了,就觉的有点沾沾自喜。后来一想不是那么回事:我要是不修大法,就不会有正念,也悟不出更写不出法理。我之所以能写出来,内容都来自于大法,都是师父在点化。实质上是师父在成就弟子,我只是修自己,做弟子的本份。

在是不是真修方面,我还有一个体悟。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

对照师父有关这方面的讲法,我看到自己一直有拧劲儿的地方,我会因坚持自己所谓的“对”,而错过了很多实修自己的机会。比如在景点讲真相或做大法项目时,和同修发生争执,觉的自己是对的,是在法上,那个时候如果固执强调自己的“对”,就容易偏激,不容易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也不容易善待对方。而如果另一方也认为自己在法上,也坚持自己,无形中就对立起来,时间长了大家心里矛盾越积越深,就会形成很大的间隔,影响到整体配合。

最近我感受到这种间隔象一根刺扎在我心上。在景点只是为了讲真相洪法炼功,却和同修有了间隔。本来是小事,我只说自己的想法,还在配合同修做,但对方听了就不舒服。对照师父的法,对错根本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才是最重要的。我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偶然的,是师父安排让我提高心性的。当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问题在于我的语气,这种邪党文化的语气,别人听了就象在强调“我是对的”,有强加于人的“自我”表现。

我回想我与同修交流的时候,开始我还说:我觉的那样做好,试着交流一下,还不太肯定。可是,说着说着就觉的自己的认识非常对,到最后就不容置疑了。当对方没有共鸣的时候,一种东西就好象“堵”在我们之间,难道它就是“自我”吗?我有点明白了:当别人不认同自己,自己不乐意的时候,那个“自我”就不知不觉冒出来了。而当我有了“我是对的”的念头时,这个“自我”就更突出了,我终于明白被我掩盖的顽固执着就是“证实自我”。如果修炼人是去证实自己而没有证实大法,那不就是假修吗?太危险了,这不就白修了吗?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真正没有自我的时候,应该说话始终是平和的,对别人是没有要求的,一有了想强加给别人什么的时候,就是“自我”在表现了。

这段时间我在想如何消除同修的间隔,正好有一天在明慧网的交流文章中读到,有位同修看到另外空间同修们的身体金光闪闪坐在莲花上,下面是由业力和后天观念构成的身体,已经很小很小。如果看同修的不足,就把同修的观念和业力装進了自己由业力和后天观念构成的那个身体中,就会使那个身体增大,魔性大、与同修造成间隔,阻碍众生得救;如果看同修的优点,那个由业力构成的身体就减小,善心、慈悲心就出来了,同修之间消除间隔,会使更多的众生得救。

从那天起我开始对曾经有看法的同修挨个想他们的优点:有的能力强,有的配合好,有的付出多,有的电脑技术好,有的讲真相讲的好,当想着同修的优点时,想不到我的心结一下子就打开并轻松了。

感谢师尊的洪恩浩荡,我放下了人心,师父救了那么多的众生。我真切感受到修好自己太重要了,作为弟子将继续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誓约救度更多的众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