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八载 一路讲真相

更新: 2019年12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得法超过十八年了,修炼的路是艰辛的,也是幸福的。在大法中学会了放下,懂的去宽容,心里总是充满了快乐,常常感恩师尊的一路保护,让我在风风雨雨中走到今天。

一、脱胎换骨

修炼前,我的身体很弱,颈椎生骨刺,在中央医院看了十一年的专科医生。我的肠胃也不好,还有肩膀痛,此外睡眠问题也困扰了我很多年。那时,人活得很累,精神很差,头脑中一直会胡思乱想,驾车时想东想西,工作时都在一直想问题,在家里做家务也不清净,睡觉之前头脑中都在翻江倒海,就很难入睡。那时候,如果谁冤枉我,或说一些不好的话,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会想,很生气,不能入睡,白天还要工作,精神压力很大。我练过很多气功,还带了很多人一起练,但是身体也没真正好起来。

早在一九九六年,就有好朋友拿着法轮功的VCD给我,问我要不要炼,我没动心。二零零一年初,缘份到了。我有一个朋友,以前都是睡到整十点都不肯起来,说很累。可那时她每天早晨早早起来,做新年的糕饼拿去卖。她说,她炼了法轮功了,问我要不要看《转法轮》。我说,当然要了,她就赶快借一本《转法轮》给我看。

第一遍读《转法轮》时,我心想,怎么讲的这么高啊!我再继续读第二遍,我想,为什么很多东西都是以前发生在我身上的啊?师父都解释清楚了。后来,我把书还给朋友,就自己找到炼功点,开始了大法的修炼。

炼功不到两周,我就有了脱胎换骨的感受。我感到全身轻松了,头脑空空的,不再想东想西了,也能安稳入睡了,好象那个压力被拿掉了,连爬楼梯都不觉的累了,上台阶似乎都不用出力,颈椎也不痛了,接着吃东西也不怕了。我就更有信心炼下去了。那时候,我的悟性还没有那么好,对法的认识还很肤浅,后来学法,我知道了原因,是师父把那些不好的东西都给我拿掉了。

其实,我是在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开始修炼的。二零零一年一月,中共导演了“天安门自焚”骗局,挑起了更大的误解和仇恨。在中国的监狱和劳教所里,大法弟子遭受着疯狂的酷刑折磨。在新加坡,报纸、电视大量引用了来自中国的污蔑宣传,一时间许多新加坡民众被谎言蒙蔽。

那时是最没有人敢進来的时候,有朋友打来电话问:“这样你还敢炼?”家人和亲戚也不理解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当时,讲真相很难,可是我在想:怕什么!媒体上说的都是假的,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

二、广传真相

得法之初,在一个梦境中,我去看一场表演,我先生坐在我旁边,还有一个头脑有问题的邻居也在场。可是演出结束后,别人都回家了,只剩我一个人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就一直走一直走,走進一个很大的森林,越走越害怕。终于看到一个人,就问他:“这条路要怎样走才能走去大路?”他说:“这条路很难走,很坎坷,很难闯,没有人可以帮你,自己去闯,自己去走。”醒来后,我就在想,对啊,修炼的路,不是要自己走吗,谁给你带出去啊,你没有去走,没有去闯,根本就走不出去的。

在另一个梦境中,我看到在泥潭里面有很多穿着白衣的人,也有少数穿黑衣的人,摆动着两个长长的袖子,伸着手,好象在呼救,要我快去救他们。我想,这是师父点化我快救人。

我是在迫害发生后开始修炼大法的,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要证实法,既然迫害发生了,就应该让世人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是被迫害的,是被造谣和抹黑的。起初我去挨家挨户放真相资料。过去的旧式组屋(居民住宅)不是每层有电梯,一座高楼只有其中的两层或三层有电梯,需要时常爬上爬下,常常跑的满身是汗。我每天跑两栋楼,如果有人在门口,我就跟他讲真相,这样坚持了很多年。我也有给邻居们讲真相,还借给他们大法书。

这个过程并不顺利,我的双腿曾受到干扰,一度没有办法爬楼梯了,那时候悟性差,不懂受到干扰要发正念,主动清除魔的干扰。被动承受,吃了不少苦,走了一段弯路。

三、救中国人

世人都被谎言毒害着,特别是中国民众被严重洗了脑,八年前,我开始走上街头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一直坚持到现在。公园、车站、地铁、景点、小贩中心、超级市场、组屋楼下,到处都有等着得救的众生,那里也是我修出慈悲、救度众生的好场所。

刚起步的时候,我经验不足,不太懂怎样去做,心性也不到位。受到侮辱,被人辱骂的时候,我会觉的很委屈,想要顶回一两句。可是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心想,哎呀,要为他好。忍一忍,就忍过去了,心性慢慢提高上来了,心平气和就比较容易讲了,也容易沟通了,人也就越来越善,越来越慈悲。

我也阅读明慧网的相关交流文章,同修们的经验对我都有借鉴作用。值得学的地方,我就把它写在纸上,这边学一点,那边学一点,在实践中慢慢又总结出自己的办法,也逐渐学会了随机应变。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想法,同样的问题,不同的人相处的方式也不一样,人们谈话开头不会一样,结束也不会一样。在很多次讲真相中,我感到应答自如,智慧源源不断,过后都感到不可思议,我深深感到都是师父的加持,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动动嘴,跟人讲讲话。让人欣慰的是,遇到的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很多人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很多人觉的我很亲切,象朋友,一直在为他们着想。在世间一走一过中,能把慈悲留给众生,让我感到内心充满了快乐。

有一次遇到一个中国留学生。他自称是无神论者,对我说:“我不信你这些,我是大学生,我相信科学。”我就跟他说:“对呀!大法师父的经书讲出的法理就是用科学道理都能解释通的。”我举了很多例子,还告诉他我在修炼前后的变化。他问什么我都能回答,我说:“爱因斯坦是最伟大的科学家,为什么最后走入宗教呢?我没有你这么高学历,更深的东西需要你自己去了解。”大约谈了半个小时,他说:“阿姨,我一向来都不相信有神、鬼,只相信科学。和你交谈,我被你改变了呀。我服了你了,我信你讲的,我愿意退出团和队。”

还有一次遇到三个青少年。其中一个顽皮的用福建话跟我讲话,我也用福建话跟他讲。他觉的有趣,就一直想作弄我。另一孩子说:“阿姨,他目无尊长,不要管他。”我就顺势问他:“那你入过团、队吗?”他说:“入过呀!我还是党员。”我说:“你才几岁?怎么是党员?”他说:“十六岁了。”我说:“我明白了,你家人都是当官的。”他承认。讲完真相,我说:“用个化名帮你退出来,好吗?”他爽快的说:“当然好呀。”

一次在景点讲真相。一位中国游客听了真相后告诉我,他什么也没有入过,同时他把两只手举的高高的,大声喊了两遍:“法轮功就是好的!法轮功就是好的!”

有一位中国劳工听我讲真相,他说他没加入过邪党任何组织。他问我:“你知道香港为什么这么乱吗?你认为香港警察会把香港人打到那样吗?谁不知道中共遇到事就用枪,杀人见血,最厉害。如果我有加入,我一定退。”

这是顺利的时候,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曾有一个中国人骂我是卖国贼,我善意的跟他讲迫害的情况,后来他退出了邪党。其实人有没有三退是能看出来的,三退了的人脸上是亮的,笑的很自然。

一次,我分旧报给一个男士。他接过报纸就说:“这是一份反共的报纸,如果在中国马上把你抓起来,你为什么要帮他们做坏事?多少薪水?义工哪有钱,不要做啦,这份报纸乱写。”他还说:“我们中国是世界最强大的,我们中国人自己心里都知道。我见你们一个就讨厌一个,就恨一个,尤其是你们我更恨。我们将来是最好的。”这时他朋友也来了。我说:“你们是中国人,我只劝你们三退保平安,做中华儿女,做炎黄子孙,不做马列子孙。”

我又说:“大法师父慈悲,叫我们跟你们一个个讲真相,让你们自救保平安,法轮功不好吗?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我们没有人拿刀枪和它干。你们看我的脸象坏人吗?”他们很震惊:“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对呀!忘了和你们讲真相。”我就开始讲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各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都称赞是高德大法。为什么在中国因为修“真善忍”会被迫害呢?就是因为法轮功太好了,没几年时间就有一亿人在中国炼功。一九九九年,中共党魁江泽民心胸狭窄,妒嫉法轮功人多,把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流离失所,甚至活摘人体器官。你们有手机的人都能在网络上看到这个消息。其中一人问:“活摘器官是真的吗?”我说:“当然是真的!”

最后我给他们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和“万人和平上访”的真相,以及贵州藏字石的照片,并告诉他们“人不治天治”[1],不要做陪葬品,不帮它背黑锅,用个化名退出来。他们都同意了。后来他们还猜我的年龄,那个起初骂人的说:“你怎么那么年轻?!”我说:“法轮功是性命双修功法,是炼法轮功炼的。”

一天一个人问我:“请问你在这是做什么的?”我说:“劝人三退保平安。”他说:“你可以告诉我去哪儿才能买到《大纪元时报》吗?我很喜欢看,我很想看,它和其它报纸不一样,在中国听到的、看到的全都不一样。”我从包里拿出一份旧报送给他,告诉他说是旧的。他很高兴的说:“没关系,只要有大纪元就行。阿姨,你忘了一个月前就是你送给我一份报纸和一本小册子。”我忽然想起来,那晚见我向他走去,他把面包大口大口塞進嘴里,满满一口面包很难咽下去。我说:“为何吃的这么急?”他说:“在你面前吃东西不礼貌。”我说:“工作一整天,肚子饿了就吃,没关系。”听了真相后,他很快就退了团队。我送他一张真相日历卡,同时叫他上明慧网找《转法轮》这本书看。他欣然答应了。

四、婆罗花开

佛经上曾记载:“优昙婆罗花开,转轮圣王就来……”这相传三千年开一回的优昙婆罗花在我家出现过三次。八年前,当我学着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时候,家里盛开了优昙婆罗花。今年七月六日的早上,我发现家里盆栽的小咖喱树的叶子上,绽放着点点白花,花茎纤细如丝,花色如玉,洁白如雪,数一数,共计二十六朵。两个月后,果树上又出现优昙婆罗花。

我明白这是师父一再鼓励我。一路走来,师父一直在点悟我、鼓励我,总觉的对不起师父,有时偷懒,有时懈怠,有过身体受到干扰,也有过沉迷于电视戏剧。甚至在梦中与挡我路的人激烈争吵,还问人家要报警吗?这让我发觉自己修的太不扎实,向内找找到一大堆的执著心,争斗心很强,得理不让人,显示心重,怨恨心迟迟不去,不能时时刻刻用大法约束自己,不善不忍……我很懊悔,想赶快把这些人心修掉。我要珍惜这所剩不多的修炼机缘,精進实修,圆满随师还。

我在大法中受益太多了。一个新加坡的年轻人听我讲了真相后,问我:“阿姨,你的气色很好,你今年有没有五十多岁啊?”我告诉他:“我七十多岁了。”这么多年,很多老朋友,有的已经离世了,有的浑身病痛,还有的很老相。我的快乐和健康亲友们都看到了。真的希望世人能快点明真相!我也要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最后,以师父《洪吟》里的〈登泰山〉与同修共勉,我知道该怎样去修炼了!


攀上高阶千尺路
盘回立陡难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
停于半天难得度
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著
大法弟子千百万
功成圆满在高处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年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