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学好法 走稳修炼路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

师尊好!
同修好!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弟子在风风雨雨中走到今天,感恩师尊加持弟子走正走稳修炼的路。

一、背法使我走过巨关巨难

一九九九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两年后,我遭到邪恶的绑架。虽然我当时学法少,人心多,但我修炼大法的心坚如磐石。单位、看守所、家人曾经想尽各种办法逼迫我放弃修炼。我告诉狱警,我绝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因为在我的心灵深处,法轮大法高于一切。

当时家人告诉我,如果不写所谓的“转化书”,至少要被非法判刑五年。我不动心,开始背法。在看守所大半年的时间里,我背会了《洪吟》和师尊的多篇经文。我抓紧时间背法,有的是同修保存的,有的是同修一句一句教我的。我每次背《同化圆满》、《登泰山》等师父的诗词,都会想起一位同修大姐。她在看守所一句一句的教我背法,后来这位同修大姐在监狱被迫害致死。

我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时,也有同修一句一句的教我背《精進要旨》中的经文。那时,我法理不清,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包括被实施酷刑,也不知道用正念否定迫害。虽然当时的修炼境界、层次有限,但我依然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和加持,每过一段时间,总有一个精進的同修来到我身边。

师尊还通过各种梦鼓励我在巨关巨难中往前走,同时也点化我没有修去的人心。一次在梦中,我梦到自己手中托着看守所围墙铁丝网的三个铁刺滚儿。醒后我悟到是要修去名、利、情。我就一遍遍的背师尊的经文《真修》:“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我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要成为师尊的真修弟子。《真修》是我背会的最早的几篇经文之一,我反反复复的背《真修》,这篇经文是否背过上千遍,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背法让我一次次感受到生命的震撼,感受到大法展现出的殊胜和美好。每逢过关或该提高心性的时候,都会有师尊的法出现在我的大脑中,指导我前行。

一次,监狱将我关到一个邪恶的黑窝,企图逼迫我放弃修炼,然后做狱警的帮凶。我只身一人面对邪悟的人,一波走了,又来一波。有一个被迫害邪悟的人,以前做的很好,邪悟后把许多同修拖下水,她跟我说她“转化”了数百人。她还跟狱警保证,让我写所谓的“转化书”没问题。我在心中否定她的歪理邪说,发正念求师尊救她,她的嗓子就开始疼。

正邪交锋了一个下午,一个男的听了一会儿说:“你俩谁转化谁呀?”我离开黑窝时,狱警说第二天还让她如何如何,可是第二天就不准她再接触我了。我猜想她一定有了变化,但愿她能醒悟,回到大法中修炼,并勇猛精進,圆满随师还。

从那天以后,邪恶的转化阴谋彻底解体了,邪悟者来了监狱,也不让我和她们接触。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在成就弟子。

在监狱,我遭受酷刑时也不放松背法。一天,狱警将我悬空吊起,全身的重量都悬在手铐上,手铐卡在手上,可我并没有感到那么痛苦。犯人说我的手都不过血,变成了黑紫色。如果时间长了没有血液循环,双手会被截肢。她们想去求狱警,让我求饶说软话,我不动心,就是不停的背法、发正念;发正念、背法,求师尊。几个小时后,解体了这种迫害。我的双手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我知道,是师尊加持弟子走过了这次巨难。

还有一次,在监狱的小号,我被实施酷刑,日日夜夜双手被扭到身后铐在地环上。小号的狱警、犯人都穿着棉衣。我穿着单衣,日夜遭冻刑折磨。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感受到那种冷冻是怎样一种残酷的摧残。那几天,独自一人坐在昏暗的小号里,我就坚持背法。背着、背着,就会進入一种殊胜、美妙的状态。

几天后,我转到隔壁的小号,与F同修、C同修在一起,我背会了师父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小号的最后十天,邪恶对我和C同修的迫害十分惨烈,在另外空间里也是一次次的正邪大战。迫害我们的监狱头目是个女的。第十天早晨,C同修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头老母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我从它身上踩过去。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今天我们能离开小号。”果然那天我们都离开了暗无天日的小号。

在监狱被迫害的那几年,我经常梦到另外空间有许多新建的高楼大厦。也梦到每次往悬崖上爬,再陡再难,哪怕是悬崖绝壁,我都能爬上去。有时是立陡立陡的冰壁,我也能爬到顶端。在监狱,有位同修梦到我有一只神笔。我就配合同修写了许多真相信,给狱警写的信也给犯人看,有的犯人看过都哭了。我曾给几十个狱警写过真相信,有的还不止一封。有时也写控告信。

在我离开监狱的前夕,一位在监狱里得法的同修告诉我,她梦到另外空间的许多众生在欢送我。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我做的点点滴滴证实法的事,都是大法赋予我的,是我重视背法后,大法赋予的威力。是伟大的师尊、伟大的法,成就我走过了巨关、巨难!

二、背法中修去许多执著心

我刚被绑架不久,一位出去干杂活的犯人回来告诉我,我丈夫来看我,看守所不让见,他在附近的山上坐了一上午(在山上能看到看守所的院子)。我听后,百感交集。我和丈夫白手起家,刚刚住上楼房,儿子还小。听了这话,感到陷在情中不能自拔,我就背师尊的《大法破迷》,不停的背,整整背了一上午。放下情,闯过这一关之后,我心里宁静的象一潭清泉。

在监狱小号遭迫害那次,有一天上午,我不停的背《再认识》这篇经文,背了整整一上午。背着背着,我找到了自己的魔性。找到了之后,狱警就给我送来了毛衣、毛裤。

前几年,我和一位协调人同修发生矛盾,明知道和协调人之间产生间隔,是邪恶高兴。可是向内找之后,还是放不下自我和证实自己等的人心,心里翻江倒海,妒嫉心、怨恨心、恶、魔性、邪党的伟、光、正等党文化全暴露出来了。发完晚上六点正念后,我就背师尊的法《谁是谁非》。背了几个小时后,感到身上有很多不好的物质被师尊清理掉了。当我去协调人同修家和她交流向内找的经过和自己这一层次对法理的认识时,同修也向内找,我们消除了间隔。

当放不下对孩子的情时,我就背师尊的法:“我告诉你,一点也不重要,你想多了就是执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2]我一遍遍的背这段法,实修自己。

从黑窝回家后,我背《弟子的伟大》这篇经文,师尊说:“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3]怎样才能走正、走稳今后的修炼路呢?我找到自己被邪恶迫害的教训:学人不学法,认为发资料就是修炼了,不重视学法、发正念。我就大量学法,从《法轮功》开始,按照顺序系统的学师尊的讲法,学完一遍,再从头系统的学。每天学完《转法轮》,就学师尊的其他讲法。

渐渐的,法理清晰了,自己遇到的事,整体出现的问题,我都能在师尊的讲法中知道怎样去做,并感受到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路上的种种玄妙。有时我遇到麻烦时,学师尊的讲法,学着学着,师尊就讲到了我遇到的事,就启悟了我在那一层次对法的认识。

三、发正念的修炼体会

我在监狱被迫害时,L同修被劫持到小黑屋迫害。L同修很坚定,拒不转化,遭到犯人的打骂。我和同牢房的一位同修商议,一起配合给L同修发正念。不久,邪恶的迫害解体,L同修从小黑屋出来,她遇到我时说:“我知道你俩给我发正念了。我梦到我们是姐妹三人,我最小,大姐、二姐一起往上推我。”师尊用梦点化同修,再让同修把这个梦告诉我,鼓励我重视发正念。

有一年,省城的一位同修来到我市周边地区后,和周边地区的多名同修一起遭绑架。我们几个同修那几天从早晨八点开始发正念,一直到发完中午十二点正念才结束。刚开始发正念时很吃力,到了最后,我发正念时看见了山清水秀的景象。后来得知,省城的同修那天顺利的回家了。

有一段时间,不断传来警察去同修家抢大法书的消息。我和三、四位同修临时成立了一个发正念小组,每天几位同修轮流接力发正念。这组两名同修发正念,那组两名同修学法;那组同修发正念时,这组同修学法。我们连续发了大约一周以上的正念。从我们发正念那天开始,本地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生警察去抢大法书的事。

记的从黑窝回家不久,有一次,我被便衣跟踪。回家后,怕心出来了。我向内找,找出很多执著心。我每天大量学法,高密度发正念,有时发两、三个小时。三、四天后,我感到很多不好的物质被师尊给清理掉了,我的身体和整个空间场都天清体透的,邪恶解体了,我该干啥干啥。

我到了退休的年龄,办退休的工作人员拿出邪党文件给我看,说象我这种情况不允许办退休。我求师尊:“求师尊帮助弟子顺利退休。弟子要证实法,更好的做三件事。”这个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在大半年的时间里,每次回家我都向内找,我就相信师尊,相信大法。这件事我一直发正念,可拖时间长了,牵扯很大的精力。一天午后,我求师尊加持弟子,同时发出一念,用大法赋予我的所有神通,在所有空间平衡好这件事,清除干扰我顺利退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发了半个多小时的正念后,手机突然响了,让我去办理退休手续。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正如师父所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有几次乘火车出行,我都提前发正念。一次去某地参加同学聚会,回来时,突然需要改换乘车。我的包里还有没发完的真相资料,有的同学和老师的包里已经发了破网软件和《九评》等。我求师尊保护我和同学们一路平安,在我们过安检时,让安检人员干别的,让安检的传输带停止工作。我高密度发正念,大家一起吃午饭、走路时,我也发正念。结果安检的传输带真的停了,两名安检人员在旁边唠嗑,我们一路人顺利通过、返程。

发正念状态好时,我会感到全身被能量包容着,好象呼吸都静止了。在师尊加持下,我感觉发正念时发出的那一念力可劈山,威力无比。

四、以苦为乐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才知道少年时承受的苦难是我人生的宝贵财富,这种苦难不但消去我很多的业力,同时也魔炼出了我坚强的意志,使我对吃和住没有太多的奢求。

刚从黑窝回家时,没有解体旧势力的经济迫害。中午,为了省钱和节省时间,我吃凉馒头、白菜帮和豆瓣酱,一边吃,一边给同修改稿件。现在经济条件好了,我吃馒头和水果,有时也吃饼干。丈夫不在家吃饭时,我简简单单的能吃饱就行。去年的一天中午,同修来我家,看见我吃的午饭说:“你吃的连猫食都不如。这样的饭给猫,猫都不愿意吃。”她说完,我俩都笑了。

前几年,没有大块的时间背《转法轮》。我就在做饭时,打开小本的《转法轮》,再拿大本的压住,一边做饭,一边背法。为了去安逸心,我把床挪开离墙近半尺,床上也不放叠好的被子,这样就没有机会靠墙或靠上被子安逸了。有时放松了,晚上坐在沙发上发正念,发完正念,顺势往后一靠,一舒适就容易懈怠。认识到该去懒惰和求安逸心时,我就坐在地板上学法。

五、此生为法而来

修炼的路上再苦、再难,师尊都鼓励着我逆流而上,勇猛精進。有时遇到很大的关和难,有时救人忙的都盼着自己有分身术,有时感到自己忙的都要崩溃了。这时,我就在心里说:“求师尊加持我,弟子一定能闯过去。”我一遍一遍的背师尊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

我谢绝了去外地挣钱的机会。为了做好三件事,我选择了一周干两、三天的工作。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和同修交流说:“我的生命是为了得大法而来的,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应该把大法摆在第一位。”

一次同学准备聚会,每人要交多少元钱。那时,我从监狱回家没几年,没有那么多的钱,我就双手合十求师尊说:“弟子真想去救人,求师父帮弟子化解这个难题。”结果真的出现了意外的惊喜,我顺利的参加了这次同学聚会,给我的老师和部份同学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给他们破网软件、《九评》、真相光盘。这些同学在社会上都有体面的工作,有的在邪党部门担任要职。一位老师在旅游景点高喊“法轮大法好!”后来一位同学说:某老师喊“法轮大法好”,我也跟着喊了。

是否去外地挣钱,我也是经过权衡利弊后决定的。当时供孩子上大学,还面临他毕业后买房、结婚等,有时感到压力象高山般重压下来。最后我的选择是我不能去外地,我当初发的愿是助师救度这一方和我有缘的众生。我就走师尊安排的路,我相信我的修炼路走正了,师尊给弟子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事实证明,我没有拼命去挣钱,孩子毕业后该有的房子、车,一样都没少,而且孩子的年收入也不低。

有时顶着压力做证实法的事时,旧势力会演化出一系列的假相,给我的感觉好象是做了这件事就会遭迫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把个人的得失放在首位,也许会退缩。如果把救人、证实法放在第一位,就能得到师尊的加持与保护。每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就一边背法,一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往前走。师尊就把我的怕心、自保的心、为私为我等的人心给去掉了。这时,就会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2]的奇迹!

再次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感恩师尊加持我走正走稳修炼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弟子的伟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