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人 走师父安排的路

更新: 2020年11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三年的冤狱迫害期满,我回到了家里。快要退休的时候,我失去了工作,难免有些惆怅与失落。然而我深知,我今生为法而来,大法高于一切。在半年的时间里,通过不断的学法、向内找、向内修、实修自己,我提高了心性,逐渐的摆脱了旧势力迫害的阴影,能够堂堂正正的走出去救度众生了。期间的修炼体悟,我把它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一定要学好法

师父说:“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1]。

虽然我是“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弟子,但因为修炼时间不长,迫害就发生了。学法没得法,个人修炼这一块基础打的不扎实,而且我又是个上班族,学法只不过是每天晚上学一讲《转法轮》就算完事了,《精進要旨》及师父的其他讲法也在看,但只是看到表面大法的美好,实质的法理根本就没有悟到,没有用师父的法来指导自己去实修。

当旧势力抓住迫害我的把柄迫害我时,由于法理不清,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反迫害、否定它,完全钻入了旧势力下的迫害我的圈套了。虽然在监狱里靠自己的正念写了三篇大法真相文章反迫害、证实法,最终没有被“转化”,没有写“四书”,但这还是在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与安排中去看自己、去修自己了,这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

师父说:“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2]

回想起我在监狱被迫害期间,监区警察为了“转化”我,让我写所谓的“四书”,可以说什么招儿都使了。为了反迫害,证实法,我陆续写了三篇讲大法真相的文章,大大的震慑了邪恶,使邪恶收敛不少。最后我没被“转化”,在师父的加持下,堂堂正正的走了回来,但也留下不少遗憾。

现在从我区整体来看,还没有完全摆脱困魔干扰的同修还不少,实际上就是学法少,没学好法,人心多。妻子(同修)现在几乎摆脱了学法犯困、炼静功迷糊、发正念倒掌的那种状态,这与她学好法、修心、去执著、实修自己是分不开的。

师父说:“而为了使大家能够修炼、能够提高上来,那么在这部法里,我已经把使人能够修炼提高上来的一切因素都贯穿在里面了。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3]

所以,我们一定要学好法,学好法是我们提高的根本保证。法学不好,同修之间的配合、讲真相救人效果也大打折扣;法学不好,正念也不足,人心、执著还会被加强,旧势力也容易钻空子迫害你。教训是深刻的。只有学好法,才能发好正念,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能清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才能兑现史前的誓约。

二、两次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三年冤狱迫害期满回家后,按监狱开具的释放证明要求,一个月内须到当地派出所“登记”。所谓的“登记”,是法轮功学员时时刻刻都不能离开公安机关的监控视线。我在派出所立即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怎么能被你们监控、跟踪,干扰我救度众生呢?我当时就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安排,我一定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二零二零年八月,中共邪党在我区也搞起所谓的骚扰行动,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公安局国保警察又打来电话,要求我和妻子(同修)一起去公安分局,我当时就以“迫害我没有法律依据为由”,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警察非常震怒的在电话里说:“我们如果两次传唤你不来,你要负法律责任的!”紧接着国保队长接过电话说:“你今天如果不来,我们就通缉你媳妇!”在电话里,国保队长恐吓我妻子说:“你来会看到在疫情期间,我们截取的你与某某人(已被关押)在小区张贴啥东西的监控画面,及她在询问笔录说的什么,会吓死你的。”正法已接近尾声,邪恶还如此嚣张,分明是垂死挣扎的表现。

面对平时讲真相不听的国保队长的恐吓,开始时我与妻子心里有些不稳,经过调整后,我想起师父说:“从现在的整个情况来看,表面上迫害还很邪恶,实际上那些能抑制人、操纵人的邪恶烂鬼已经所剩无几了。剩的越少邪恶叫嚣的越欢,越所剩无几它就越歇斯底里。”[4]我从中悟到:恶人表面看似疯狂,实际心里是发虚的。只要我们信师信法,正念强大起来,它们什么也不是。

在师父的点悟下,我们平稳的走过了那段时间,两个月后,我们再回过头来想一想,如果我们都能在法上正面看问题,也就是说大法修炼者应按正理看问题,有些事看似是坏事,对我们修炼人来讲其实是件好事。事情出现了,按照法的要求无条件的向内找、向内修,找到人心、执著,修去它,境界提升了,旧势力也就没有招了,还不就是我们修炼提高的好机会吗?

三、向内找、向内修,提高心性

作为修炼人,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旧势力时时刻刻都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们。它们看到我对妻子的情太重了,就钻了这个执著心的空子,拿妻子同修来要挟我,叫我就犯,听从它们安排。我找到了这个执著心,修去它,在大法中归正。

与此同时,我们每天不但要学好法,还注重发正念的次数与质量,不断的向内找、向内修。实修自己,提高心性。通过向内找,我们也放下了金钱这颗利益之心。

二十多年前,我还没有修炼,我和我三哥开了一家餐馆,期间三哥遭遇车祸不幸去世,三嫂又成立了新家去了外省。餐馆留下了八万元欠条,我们经过多方努力把钱要了回来。欠债要还,今年九月份小弟儿子结婚,遇见三嫂,把四万元钱归还给了三嫂,三嫂非常激动。我们说,大法太正了,我们一定按照法的标准去做。

我岳父岳母去世后,留下10万元遗产及一处房产(楼房),虽然没有遗嘱,大伙都清楚老人们的意愿,谁照看残疾人老三,这笔钱及房子就归谁。我与妻子照看她三哥八年,期间妻子吃了不少苦。几天前,我们把他们家的哥嫂、侄儿等人叫到我家聚餐,饭后,我们把10万元钱平分了,还告诉他们房子也是大家的。临走时她的大嫂、弟媳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站立良久。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在常人的环境中修炼自己,魔炼自己,逐渐的把执著心、各种欲望去掉。我们人类往往认为是好的东西,可是在高层次上看往往是坏的。”[1]我从中悟到: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只有放弃世间的一切执著、人心,转变后天形成的观念,才能跳出三界,修成为他的、无私无我的正觉。

四、夫妻默契配合救人

由于在法中不断的实修,放下了各种执著心,心性提高了,我们夫妻之间都能放下自我了,讲真相更加顺畅了。

一天下午,我们出去讲真相,遇到一个老干部,我说:“您好,看样子您年龄比我大,那我就叫您老哥了。象您这么岁数的人都知道,大瘟疫、大洪水等天灾人祸,就是因为人无德,才导致天灾人祸,人不治天治。大瘟疫也好,洪水也罢,我们阻止不了,但是我们有办法去躲避它。您可能听说过:‘脸上有印看不见,抹去兽印避劫难’,就是今天所说的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保平安。您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入过团吗?”他说:“我还是党员呢。”我紧接着说:“党、团、队是无神论组织,抹去这个无神论印记,神佛才能保佑咱们啊!今天我用康平这个化名把您这个无神论印记抹去,希望您今后健康平安,好吗?”他犹豫了片刻,妻子同修上前说:“退了吧!退了,大瘟疫就找不着咱们了,平安即是福。”他爽快的答应了。临走时,我们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诚念得福报。

有时候我只顾讲真相,就把给对方取的名字忘记了,妻子就会默默的记下名字。我们之间很少抢话打断对方讲真相的思路。不光夫妻之间,同修之间配合好也太重要了。

我们现在上午学两讲《转法轮》,下午去讲真相救人。近几日一次最多劝退十七人,最少是四人。劝退多少,我们并不把它看的太重,过分看重也是执著了。保持平和的心态,讲真相效果最好。还有一个关键,你是否把众生放在了心里。

在讲真相中,对那些没入过无神论组织的,也要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因为生命都是为法而来。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有一个星期天,我想可能外边人多,想多劝退几个,起了急心,结果那天我们只讲退了八人。快到家了,我又去了家旁边的公园。途中我向内找,找到了那颗急心。我调整了一下,时间不长,就劝退了四人。

有一次,我们在讲真相时,碰见一位七十八岁的老人,他说:“我已经在大纪元自己做过三退了。你们给的优盘我都看了,太好了!天灭中共只是早晚的问题,你们很了不起啊!你们真的就是神的使者!”看见他得救后的那种喜悦,我们很是欣慰。

我体悟到:讲真相救人就是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如果我们真能放下自我,发自内心的为众生好,讲真相也不是什么难事。正法進程已经到最后了,众生都在等着得救,我也希望没有走出来的同修都动起来,能讲一个是一个,千万别给自己留下遗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