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看护下走过了又一年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2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师父的看护下,我走过了二十二年的助师正法之路,总结一下自己在这一年修炼的路程,向师父汇报。期间有艰难、有痛苦、有泪水、有喜悦,体悟最多的还是感恩。

一、封城封不住救人的脚步

我所在的地区封城封的比较早,还被表扬过,因此管理的严格。无形中增加了救人的难度。可是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面对疫情,大街上没有几个人,很难面对面讲真相了,人都呆在家里。同修们很快达成共识,在全区内挨家挨户的送真相资料,每个人所在的小区及周围就是自己承包的范围。第二天就要封城了,在别人都往家里抢购生活用品的时候,同修在往资料点里抢购耗材,使整个疫情期间没有因为耗材的短缺而耽误救人。我们从明慧网上下载精美的各种刊物,装在透明袋中,再放上一枚护身符,送到各家各户的门上。常人都比较珍惜。

我家和资料点在不同的小区,这样出入都有专人看管,要验门卡、签字、看身份证等,后来要扫健康码才能放行。我的手机微信早就删除了,没办法扫码了。我就想:我是谁啊?我是大法弟子,想去哪就去哪,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谁都不配干扰。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小区门口看管的有个年岁较大的人总是和我说:“下夜班了?”(我每天早晨都是同一时间到达那里),我就看着他微笑,大大方方的走过去。可是有一天一个年轻人拦住了我,我一边绕着小区走一边想:问题出在哪里?原来是前一天有个同修问我是怎么進来的,我说:“正念哪!神想去哪谁敢拦?”这不是显示心、欢喜心嘛!

有一次去一个比较远、管理严的小区的同修家,我骑着自行车到的时候,“恰巧”一辆车往小区里進,我也溜边骑進去了,看管的人看到了,嘴里叨咕着:“这是汽车道不让自行车走”,并没有拦截我的意思。我微笑的招了招手说:“谢谢!”好像他是我本家弟弟一样。

一次去一个同修家,她家小区门口是由两根平行的粗铁管子组成的人行通道,仅能过去一个人,我也和别人一样排着队,等到我的时候,看管的人突然指着我说:“你不用扫码!”我先是一愣,继而明白过来,快速的走过栏杆,忍着眼泪,不停的喃喃道:“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同修去省城進耗材回来说:“没有健康码,根本進不去,好几道岗。”我和同修到那一看,有三十多米的距离,四道岗。我们坦然的发着正念往里走,第三道岗有个人说:“你们从我这里过去,最后一道也会被拦下。”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大法师父说了算。”到了第四道岗,那人只是拿着测温仪给我们量了量体温,就顺利通过了。回想起来,我当时的意念中没有能進去和進不去的念头。

二、面对面讲真相

退休了,我终于可以不用羡慕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了,也溶入了救人当中。

1、法理的展现

师父鼓励弟子,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时候,显现出在我这个层次所看到一层层的空间,明白了师父讲的树的枝杈就是层层叠叠的空间,不是平面,也不是立体,是各个空间的纵横交错。我们时时都在接触或在另外空间里。第一,炼功是和另外空间的直接接触,我们感到顶天独尊,师父说:“有的人问我:老师,我能不能炼功啊?我做绝育了,或者摘除什么了。我说这个都不影响的,另外空间你那个体没有做手术,而炼功是那个体在起作用。”[1]第二,师父的著作每个字背后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让你明白哪一层法理的时候,那层法理就会展现出来。我学法的时候,在书脊的空白处,每天的颜色都不一样,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第三,我们讲真相,救的不只是表面上的这个人,还有这个人所代表的另外空间的无量众生。第四,发正念更是直接清理自身的空间和另外空间的邪恶。

人为什么能跳入酒葫芦之中呢?就是他信师信法,师父说:“那个身体存在形式是什么样的?你当然不能用现有的这个空间的概念去理解,你身体得同化那种空间存在的形式要求。在另外空间的身体本来就是可大可小的,那时你会发现那也是一个无比广阔的空间。这就是指的另外空间存在的一种简单形式,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1]“任何物体包括人身体都是和宇宙空间的空间层次同时存在、相通的”[1]。由此明白了,我们身体范围中一粒沙里的三千大千世界里,就有我们自己。另外空间用“近在咫尺”[2]都形容不了。我们的心性越提高,自身的空间越多,场越大,容量就越大,层次也就越高。

还给我展示了“不正确状态的产生和消除”,“业力的转化”,“破除旧势力的干扰”等法理,自己感觉一天一个台阶。

2、突破

邪党开两会,满大街都是什么特警、片警的,如临大敌。我们就到郊区菜社挨家挨户的去讲,到大棚里去讲。虽然有一道道围墙(防疫设的),但是我们总能找到進去的口。农民既朴实又坦诚,大部份都能三退。虽然脸被晒黑了,脚磨起了水泡,但是心里却感到了踏实。

开始的几天只是发正念,怎么也张不开嘴,使了好大的劲也不行。我就仔细观察同修,不急不缓,徐徐道来,唠家常一样,我便有了信心。同修去找路,和我拉开了一段距离,我往一个大院子里一看,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我一边摇晃着一个真相葫芦(同修制作的刻有“法轮大法好”字的车挂,鲜艳夺目。)一边说:“大姐,送给你。”大姐被“吸引”过来,说:“这是什么呀?”我赶紧说:“赠送给你一个车挂,挂在家里能够驱邪、镇宅、保平安,现在疫情这么严重,瘟疫不上咱们家来。”大姐接过车挂说:“这么好看啊!”最后,大姐顺利的退出了少先队。我体会到了,其实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

3、向内找

走出家门的脚步是那样的轻快,心性也得到了提高。有一天走到我原单位的门口,我下意识的走到行车道上,快步走过去了。我马上向内找,本来在人行道上走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越过一排车,到大道上来走呢?原来是爱面子的心在作祟。我做的是宇宙中最荣耀、最正的事,为什么怕同事看见呢?还捂了个大面巾,表面上是为了遮阳,其实隐藏着“这样就不容易让熟人认出来了”。好大的求名之心啊!发正念清除,那不是我,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不要。

一次我刚给了一个年轻人真相资料,和我一起配合讲真相的同修带着嘲笑的口吻说:“你怎么和某某一样,偷偷摸摸的。”然后还在那里“乐”个没完。某某是个怕心较重的同修,竟拿我来和她比较,当时我心里有一丝不快,想:我也没有怕呀,怎么冤枉人呢?现在是讲真相时间,还是继续找有缘人吧!不能耽误救人。

回到家静下心来,找到了自己有不让人说的心、怨心、争斗心等,怕心呢?没有,因为当时心里很坦然。找到自己的执著后,再想想同修当时的表情,哪有什么“嘲笑”啊?是旧势力为了让同修间产生间隔而让我认为是被嘲笑了。为什么能让旧势力得逞呢?是我本身还有“嘲笑”的因素存在,有瞧不起人的心。彻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三、U盘的制作与发放

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我一出生的时候,很多的神就跟着下来了。从那之后年年都有,神就一直在往下下。等到我传法的时候,那个神来的就象雪花一样下来。就那么多。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他们下到地上来,散布在全世界各地,有的当人当不了,没有那么多人身,那就当动物,当植物,为什么当今社会对这个动植物保护的要求那么高,这些年,都是有原因的,是神在安排,在带动,没人看的清楚这些事情,但是都不简单。”[3]算下来,这些年轻人应该有三十岁左右了。那么怎样才能救得了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呢?我不禁想到了U盘这个项目。

以前我们地区因为U盘项目耗用资金比较多、发放等原因没有达成共识。通过学法交流,现在得到了同修的认可,我就到天地行中把所有有关U盘的内容都下载下来,逐章的学,然后试验,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发正念消除旧势力的干扰,把这当成修炼的过程,天热就吃根冰棍。师父看到我的决心,安排懂技术的外地同修来到我家帮助,终于突破了技术难关。

我们地区同修年龄大的较多,走出来的也较多,地方还小,所以常人年龄大一点的人基本都知道真相,看着大街上的来去匆匆的年轻人心里不是滋味,我儿子就是这个年龄,回到家整天摆弄手机。正好U盘这个项目填补了空白。现在是遇见三十左右的年轻人就送,来不及讲真相劝三退的,我们就把正念打给他们,只要接受U盘就有机会得救。

刚开始的时候,我称这些年轻人为“美女”“帅哥”,认识到我叫自己的儿子这么称呼了吗?这不是没把众生当成自家人吗?在一家医院门口,我看过来一个年轻人,走路不太方便,好像是来看腿疾。我拿着U盘,脱口而出说:“孩子,赠送给你个U盘看一看吧……”当我说出“孩子”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是那么的轻柔,我感觉全身的能量在往上涌,眼睛都湿润了。也许这就是慈悲吧!孩子一个劲儿的谢我。

四、一封真相信引起的风波

要过年了,同修有了给当地每家每户送一封真相信的想法,我立刻赞同。首先是根据当地被迫害和遭恶报情况,站在为他的角度写了一封真诚的慰问信,几个同修逐字逐句斟酌后,定下了稿件。然后我進行了排版,用信纸格式,挑选了五种手写字体。我觉的只送一封信有些单一,就下载了贺卡,并加上了“某某区全体法轮功学员,给父老乡亲们拜年了!”字样。得到了同修们的认可。

之后,我在一个同修家里听说早晨来人把真相信都收走了,原因是有个同修有异议,就是信的落款写的是:“某某区全体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写“全体”?她都不知道这件事,就不能代表她。把信都收回去的目地就是要把“某某区全体法轮功学员”改成“法轮功学员”。我一听火(魔性)“腾”的一下就起来了,有些激动的说了些气话。我的声音越来越大,忿忿不平。

晚上,一起配合的同修来到我家,我根本就不听她的解释,心里想:墙头草,都没商量一下就这么做了。抢着说:“我找自己了,找到了自以为是的心,我有什么权利代表别人呢?我只能代表我自己,每年年节给师父的贺卡我都注上“某某区全体大法弟子敬上”的字样,今年啊,我可不敢这么写了!”怨心、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怕麻烦、不让人说的心、强势、党文化等表现的淋漓尽致。

冷静下来以后,真是感到汗颜。师父说:“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只要你有这个心,他想尽办法让你出现矛盾,让你认识到不足的这颗心,所以你们还在那儿找: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们还在想:我在维护法呀。他在想:我也在维护法呀。其实你们可能都有不对的地方才会有矛盾。”[4]忘了用法去衡量,是在证实自我,而不是证实法。

这几天感到状态有些不对,晚上算下来接待了七个同修,学法的时间都挤没了。是自己的什么心导致的呢?同修是有些依赖,可是被依赖的我呢?深挖自己,是不是有点洋洋自得,很舒服呢?觉的自己比别人强呢?还有些显示心和欢喜心呢?说白了,还是在证实自己。不管是感觉体悟到什么了,救人项目顺利進行了,还是技术有了提高,无一不是同修们的无私圆容,无一不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之下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